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两道紫气,因祸得福
    杨君山与九天天帝在斗法过程当中各逞心机,后者虽然在斗法当中胜了杨君山半筹,可前者却最终全身而退,还带走了鸿蒙紫气。

    待杨君山追上长河灵舟之后,舟中之人除了杨立钊和包鱼儿、钟九三人之外,余者尽皆身带重伤。

    “祖父大人,您击退了那九天界主?”

    杨立钊见得杨君山无恙归来顿时喜道。

    杨君山闻言笑道:“哪里有那么容易!那九天天帝乃是大罗仙境巅峰,三花聚顶一般的人物,严格说来,祖父我还不是人家的对手。”

    “那……”

    杨君山微微一笑,道:“不过那天帝想要从祖父这里占到便宜,却也并不容易!”

    杨立钊闻言神色顿时一松,随即又笑问道:“祖父大人,那九天界主是否还会追上来?”

    杨君山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虚空,淡淡道:“应当不会了,他很清楚,祖父既然已经与你们汇合,再追上来便没有任何意义,他也不可能再夺回鸿蒙紫气了。”

    说到鸿蒙紫气,祖父二人不约而同的扭头看向了原本站在不远处的安大朴。

    安大朴也是心思灵动之人,尽管在此之前杨君山从未向其透露过有关鸿蒙紫气的事宜,但眼见得那一道没入他体内的紫气引得如此多的大神通者大打出手,他哪里还不晓得谋算此物便是杨君山当初选中他的根本?

    不用杨立钊示意,更不用杨君山多说,在杨君山返回长河灵舟的刹那,安大朴便已经在这里等候,眼见得杨君山祖孙二人看过来,他立马主动将鸿蒙紫气从体内抽出,并双手奉上。

    这一道鸿蒙紫气丝毫没有尝试炼化的痕迹。

    杨君山满意的点了点头,衣袖一扫,那鸿蒙紫气便已经不见了踪迹。

    “你很好,做的不错!”

    杨君山向着安大朴微微点头示意。

    安大朴躬身道:“不敢,都是仙尊运筹帷幄,这些都是在属下分内之事。”

    杨君山微一点头,道:“你在九天世界所做的一切我已略知一二,今后你便可在黄壤星宫经营自己的根基,西山杨氏便做你的后盾靠山。九天天帝放弃了混沌入口之地,便意味着他已经弃界主之位而去,九天本土修真文明所不能自称一族,但天地意志尚未完全沉寂,正是如你这般本土仙人为气运所钟的时候,玩不可错过这等机缘。”

    安大朴连忙道:“多谢仙尊教训,属下一定铭记于心。”

    杨君山“嗯”了一声,想了想又半是指点半是嘱咐道:“你能借助腾蛇本源修炼至元神仙境巅峰是你的机缘,但根基浅薄万不可轻易重塑仙躯,最好是静下心来沉淀十数年,也好借此机会收集本源至宝,日后成就金仙,方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安大朴闻言连忙拜倒谢过。

    杨君山点了点头正欲离开,却忽觉脚下有物,低头看去时,却见三尺长蛇正拦在他身前,正是那腾蛇无疑。

    杨君山见腾蛇上半身抬起,蛇头微微而动,于是问道:“你这长虫此番立功不小,不去养伤恢复,为何在此阻路?”

    却见那腾蛇伏下蛇头在甲板之上一蹭,下颌蛇皮顿时破开,露出里面深青色的新嫩鳞甲,而后随着腾蛇整个身躯从破开的旧皮之中钻出,甲板上却是多出了一条三尺余长的腾蛇蜕皮。

    蜕皮之后的腾蛇看上去修为气息一下子减弱了许多,也就勉强能够维持其大罗境的修为而已,可原本身上的伤势却大为好转。

    杨君山见状略略恍然,道:“你这是要将这一条蜕皮送给大朴?”

    腾蛇蛇头抬起微微点动示意,而后便转身游走进入了船舱之中。

    杨君山再次看向安大朴,笑道:“你小子倒是好运道,腾蛇退下的这条蛇皮虽多有破损,但却仍旧是星空之中难得的珍品,其价值甚至不差于中上品的本源至宝,该如何用你自己思忖便是。”

    安大朴此番作为杨君山布局九天世界的棋子,中间虽然经历了绝大的风险,甚至唾手而得的鸿蒙紫气都要拱手交给杨君山,看似付出了许多,可安大朴自身的收获却也足够丰厚。

    安大朴自己心中很清楚,若没有杨君山相助,他安大朴现在甚至连自身道途都难以保障,至今还徘徊在仙境之门之外。

    可尽管如此,待杨君山祖孙二人进入长河灵舟船舱之后,心中一股难言的怅然若失之感还是令安大朴大感失落。

    虽说他直到现在都不晓得鸿蒙紫气的确切用途,但安大朴却很明白,这种失落的感觉便是来自于那道紫气无疑。

    杨君山自不会去关注安大朴心里在想什么,现在让他诧异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安大朴不敢以自身仙元碰触鸿蒙紫气分毫,杨君山自然没有那个顾虑,更兼之他有过炼化鸿蒙紫气的经验,雄浑的仙元用来,炼化鸿蒙紫爱的速度可要比之前要快得多。

    可也就在他炼化鸿蒙紫气之时,两道若有若无的感应突然出现在杨君山的神识之中,令他大感惊讶。

    这种感应对于杨君山而言自然也不太陌生,隶属同源的鸿蒙紫气彼此之间原本就有着一丝淡淡的感应,杨君山当初在炼化周天世界鸿蒙紫气的时候,也曾隐约能够感知到其他几道鸿蒙紫气的大概方位,而在他炼化鸿蒙紫气之后,也可以随时将这种感应切断。

    毫无疑问,出现在杨君山神识当中的两道感应,应当便是来自于九天世界所孕育的其余两道鸿蒙紫气,其中一道感应来源的方向正是九天天帝先前所在的方位。

    想来这也应当是在混沌入口秘境虚空破碎之后,九天天帝反而能够先杨君山一步找到长河灵舟的原因。

    可令杨君山赶到奇怪的是,另外一道鸿蒙紫气带给他的感应却是更为强烈,足以证明这道鸿蒙紫气应当距离他不远,甚至可以说是极近。

    更为令他感到错愕的是,这种感应来源的方向似乎就在长河灵舟之中!

    “你是怎么与你秀姑奶奶遇到的?”杨君山忽然问道。

    杨立钊微微一愣,将他与宁斌冒险来天庭大陆寻找机缘的经过说了,又说了之后接应安大朴之事,直到杨君山赶来与九天天帝大战为止。

    饶是杨君山自忖数百年来经历丰富,此时却也有些不敢相信,第三道鸿蒙紫气居然就在杨君秀身上。

    想想杨君山为了谋夺九天世界的一道鸿蒙紫气,不惜布局百余年,西山杨氏各种人力物力不知道投进去了多少,费尽了多少心机。

    就这,要是杨君山晚来一步,安大朴身上的那道鸿蒙紫气恐怕就要得而复失。

    可杨君秀从头到尾却是什么准备都没做,可偏偏就有吕圭仙尊这般气数该绝的金仙,为了一点私愿脑袋一热便撞上了白虎仙尊,身上的鸿蒙紫气最终也为他人做了嫁衣。

    只是不知道那九天天帝是否知晓他的一番谋算早已付之流水,不过看样子他还不曾察觉到长河灵舟上有着两道鸿蒙紫气存在一事,否则的话,他绝对不会如此轻易便放杨君山离开,哪怕死缠烂打也要纠缠到底。

    杨君秀本身底蕴积累极为厚重,杨君山在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在包鱼儿和钟九的照料下清醒了过来。

    在见到杨君山的一刹那,杨君秀便道:“哥,我也得了一道鸿蒙紫气!”

    杨君山笑道:“我妹子一人独得白虎一族气运,合该有此运道,看来白虎一脉注定要在我妹子手中复兴。”

    杨君秀有些不好意思道:“只是怕耽搁了哥哥的大计,如今两道鸿蒙紫气尽在我等手中,一旦为人所知,恐怕我等便要成了众矢之的,别人不说,那九天界主之前是先入为主,不曾想到我身上会有鸿蒙紫气,一旦那位吕圭仙尊之死被他所知晓,想来他很快便能够回过味儿来。”

    杨君山宽慰道:“放心便是,一个天帝还奈何你哥哥我不得。”

    “可就怕此人求之不得之下,破罐子破摔,将鸿蒙紫气的消息故意放出去,引来合道天尊的觊觎。”杨君秀忧心忡忡道。

    杨君山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轻松道:“你却是忘了咱家的星河大舟!”

    见得杨君秀还待再言,杨君山抢先道:“不必多说,天予不取必受其咎,这两道鸿蒙紫气我西山杨氏还真就要定了。”

    见得杨君山说得认真,杨君秀反倒不好再多言,只是神色间颇有愧疚之色。

    杨君山不欲见向来爽朗大方的义妹心情低落,遂笑道:“我却是要问你,刚刚只想着鸿蒙紫气了,却是不曾察觉,你居然已经将五行五脏根基金属开辟铸就,连肾水本源都已经修炼圆满,究竟是得了什么机缘?”

    杨君秀闻言果然精神一振,神色间流露出一丝得色,道:“这可算是因祸得福了,原本得哥哥指点,在那座本源之海当中已经将肾水本源修炼至圆满,甚至还开启了脾土本源,可后来得了鸿蒙紫气之后连番大战,受伤之后在运转仙元之际,却是不自觉的对鸿蒙紫气进行了些许炼化,后来又冒险向天帝劈了一刀反被人家重伤,这一次原本是伤到了本源,可不曾想体内仙元因为修补本源反而加速了鸿蒙紫气的炼化,虽然到现在也还没能炼化多少,却不曾想因为紫气中本源的反哺而接连开启了心火和肝木两道五脏本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