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不胜而胜,不败而败
    “三花附身!”

    天帝低呼一声,冕旒之下的目光重新落在了跌落在甲板之上的安大朴身上:“吃里扒外的东西,果真已经成了域外之人的走狗!”

    “难道你以为一具三花化身便能救你么?”

    天帝大喝一声,双手一团,四周天地灵气顿时涌来,形成一团浓郁的灵光。

    便听得一声龙吟从光团之中传来,一只巨大的龙头从光团之中探出,而后修长的身躯跟着从中钻出,在虚空当中蜿蜒掠过,直奔舟中的安大朴而来。

    长河灵舟的守护阵幕尚未完全修复,便已经再次被巨龙法相轻易撕裂,巨大的龙爪向下一探,便向着安大朴的身上抓去。

    “这次你还能往哪里逃?”

    可天帝话音未落,一条巨蛇突然从安大朴身后窜出,庞大的蛇躯趁着巨龙法相不备,轻易缠绕在其身躯之上。

    天帝所操纵的巨龙法相八成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三花附身”之上,哪里料到这安大朴的身上居然还藏着一条不弱于大罗境的巨蛇?

    不等这龙之法相挣扎脱身,腾蛇庞大的身躯已经收紧,将法相绞得支离破碎。

    然而待得法相的灵光散去之后,腾蛇早已掉落在甲板之上,身躯也重新缩回到了三尺长短,浑身僵直,看上去就像是一条来不及冬眠的蛇一般。

    腾蛇早已元气大伤,尽管后来本源回流,使得腾蛇勉强保住了其大罗境的修为,实则已然是外强中干,积蓄了这半天,也不过就是勉强这一击之力罢了。

    “腾蛇?”

    天帝一眼便认出了安大朴身上这条小蛇的跟脚,然而眉头却深深的皱了起来。

    三花附身,腾蛇守护、星域灵舟,所有的这一切都表明在安大朴的身后站着一个庞大的势力。

    天帝的目光终于再次落在了安大朴身上,更为确切的说是落在了安大朴身旁上空的哪一位身形虚幻的“三花化身”身上。

    “原来是你!”

    尽管化身的相貌并不清晰,但天帝在认真打量了两眼之后,终于还是参照化身的气息,认出了曾经最先闯入九天殿的杨君山。

    杨君山的“三花化身”虽然看上去极虚,可手握破天锏刚刚才击退了天帝意图擒捉安大朴的企图,不过天帝却仍旧不将其放在心上。

    只是这化身神色间若隐若现的微笑,却是令天帝心中略略有些不安。

    “一具化身而已,你又能挡得住多长时间?”

    天帝冷笑一声,然则话虽如此,随着一具具四灵法相浮现,天帝显然是拿出了全部的实力。

    “九天界主这是要准备连灵舟一起毁掉么?”

    一直以来悬在安大朴头顶的那具淡薄的三花化身突然开口说道。

    天帝顿时面露惊色,原本正要发动的四灵法阵顿时被他按捺下来。

    再次看向三花附身的时候,天帝的神色已经看上去有些阴晴不定起来。

    “滴血重生,不灭境第四重境界?”

    天帝言语之际却是满脸的狐疑,随即仿佛一下子意识到什么,目光向着四周大量道:“不对!险些被你骗了,阁下既然已经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灵舟之上,杨立钊有些懵懂的打量着四周,杨君山在安大朴身上伏下的一道道后手,在刚刚一道接着一道爆发之际,令他的心情随之高低起伏之际,同样也变得有些疑神疑鬼。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安大朴头顶的那具三花化身,脸上却浮现出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出来。

    天帝的目光盯着这具化身看了片刻,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神色一下子变得羞恼,双手向下一按,四灵法相在虚空之中齐动,从四面向着长河灵舟撞来。

    杨立钊心中一沉,明白现在就算是长河灵舟的守护阵幕已经恢复,也决然挡不住九天天帝全力出手。

    咦,长河灵舟的守护阵幕居然都已经恢复了?

    杨立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然回头之际,忽觉整片虚空都在缓缓的被禁锢冻结,原本冲向灵舟的四灵法相此时看上去就如同慢动作一般,分明与长河灵舟近在咫尺,可在这一刻却变得遥不可及。

    “呵,总算赶来的不是太晚!”

    这道声音对于杨立钊而言实在是再熟悉不过。

    长河灵舟上空,杨君山的本命仙器山君玺高悬,将以灵舟为中心的四周虚空尽数镇压禁锢。

    九天天帝此时的脸上看上去难看至极,到了这个时候,他哪里还不明白对方故弄玄虚就是为了拖延时间等杨君山到来。

    “哼,阁下就算赶来又能如何?朕当初能够在混沌之地压制尔等,如今便也能再此破了你这灵舟!”

    天帝低喝一声,四灵法相齐齐而动,巨龙摆尾,白虎咆哮,朱雀振翅,玄武拱身,禁锢的虚空当即被破开,翻涌的空间乱

    流直接掀翻了悬在长河灵舟上空的山君玺。

    汹涌的暗流冲撞而来,长河灵舟再难保持平衡,剧烈的颠簸令舟体开始出现崩溃的迹象,大块的船板碎片从船体上剥离,三面船帆早已经被撕裂,桅杆都断了两根,无数的缆绳到处飞舞。

    而就在这时,被掀飞的山君玺处突然有一点刺目光华闪烁,而后四道青白霹雳雷光,无视周围翻涌的空间乱流,突然分劈正试图掀翻长河灵舟的四灵法相。

    “哈,又是你那开天境的雷术神通!”

    天帝哂笑一声,喝到:“吞!”

    便在开天雷光即将临身的刹那,四灵法相居然各自张口,将那一道霹雳吞入了腹中。

    然而无数的雷光开始在四灵法相体内肆虐,试图搅散法相本体。

    这时天帝单手掐诀,口中默念几句,头顶之上元气澎湃,顶上三花盛开之际,双目陡然圆睁,大喝道:“融!”

    只见原本体表不时有雷光散溢的四灵法相,体内各自有奇异的氤氲之气泛起,原本霸烈肆虐的开天雷光霎时间仿佛遇到了克星一般,居然在四灵法相的体内渐渐消融。

    不过四灵法相在消融开天神雷的过程当中却也并非没有代价,至少法相本身看上去已然涣散了不少。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直以来守护在安大朴身边的三花化身动了。

    这具完全以杨君山自身修为本源凝聚而成的化身突然跃出灵舟,身形在虚空之中接连闪烁,刹那之间便已经趁机脱开了四灵法相的包围圈,手持破天锏直奔天帝本尊而来,而在此过程当中,这具化身本身居然变得更加凝实了许多。

    天帝嘴角掀起一丝讥诮般的笑意,待得化身冲到身前之际,突然伸手凌空一攥,化身原本不太清晰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扭曲的表情,紧跟着整个化身虚影都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得稀烂。

    不过这具化身在崩溃之前,却是将破天锏猛地向前一掷。

    这一掷却仿佛凝聚了化身仅余的所有力道,带起一片风雷之声直奔天帝而来。

    天帝非但没有丝毫紧张,反而轻松一笑,无视破天锏携带的威势,伸手便要便向着掷来的锏身抓去。

    却不料破天锏飞至中途,突然有一只手从虚空之中探出,精准的抓住了破天锏的石柄。

    与此同时,杨君山的身躯从一道空间门户之中冲出,顺着破天锏飞掷的威势,鼓动体内仙元,四周星空都为之震颤,狠狠的向着天帝的头上砸落。

    杨君山的骤然出现显然令天帝有些意外,脸上原本的讥讽之意尽去,可凝重的神色之间却也不见丝毫慌乱。

    眼瞅着伴随着一层层虚空破碎的破天锏就要砸落,却见一尊青铜巨鼎突然出现在天帝头顶上空。

    “四灵凝血鼎!”

    这四方巨鼎的四面分别雕琢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灵,却仿佛活转了过来一般,在鼎身之上游走,血红色的双目如有实质一般盯着不远处的杨君山。

    这带着一抹暗红色的青铜巨鼎升起的一刹那,便与破天锏迎面相撞。

    方圆千里的星空为之一静,余波扩散开去,湮灭了沿途的一切,包括两件仙器相撞之时所发出的惊天巨响。

    巨大的反震之力将破天锏几乎从杨君山手中抛飞。

    饶是杨君山肉身强悍,也被这巨大的反震之力震得手臂发麻,身形更是不得不不断的后退,借以延缓那一记法宝相拼所带来的反噬。

    不过杨君山的目光却是始终盯在那尊突然出现的四灵青铜鼎上。

    毫无疑问,这具下品仙器的青铜巨鼎应当是天帝的本命仙器无疑。

    想到这具四方巨鼎的鼎身上雕琢的怪异的四灵浮雕,杨君山本能的将之与天帝所修炼的混沌境神通“四灵通天诀”联系了起来,顿时神色一变,原本只是后退卸力的身形陡然加速向后冲去。

    而就在杨君山突然逃遁的刹那,刚刚从破天锏那一砸下缓过神来的天帝却是神色大变,急忙单掌擎鼎,向着杨君山追去。

    与此同时,杨君山这才看清,便在他选择突袭天帝的刹那,原本在他的开天神雷下元气大伤的四灵法相不知何时已经恢复,而且正在形成对他的包围。

    索性杨君山见机得早,在天帝祭出本命法宝四灵巨鼎的刹那便察觉到不好,这才堪堪在天帝反应过来之下冲出包围。

    毫无疑问,天帝的混沌境神通与他的本命法宝之间定然有着神妙的联系,天帝便是故意以自身为饵来引杨君山入彀。

    好在杨君山机警,在最后时刻先一步跳出了陷阱包围,可毋庸赘言的是,双方这一战最终的结果却是杨君山逃了。

    不过天帝虽然在斗法当中占据了上风,可长河灵舟却早已在三花附身冲出灵舟的时候便已经趁机离开了,天帝此时已然明白,那道鸿蒙紫气他恐怕已经是无力再追回了。

    然而天帝所不知道的是,他失去的不仅仅只是安大朴身上的一道鸿蒙紫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