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斩仙器,同阶无敌
    一件道器能不能在正面交锋当中一举击毁一件仙器?

    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就算是最脆弱的仙器,也绝无可能会被一件道器所毁。

    这是两者之间从本质上的差别所决定的。

    那么当一件道器和一件仙器分别持于不同人手中相斗法的时候,这种情形有没有可能发生?

    可以说这种可能性极小!

    即便是成功,往往也是多种因素巧合汇聚之后才有可能侥幸成功。

    然而当手持道器的乃是白虎一族仙人的时候,这种侥幸的可能性似乎也就不能算小了。

    白虎一族的神通向来霸道!

    在极少数能够单纯以神通破坏仙器的手段当中,白虎一族传承的神通数量,以及在斗战当中毁掉对手仙器的频率,向来在无垠星空之中名列前茅。

    捆仙索能够捆绑禁锢仙人,自身的品质靠的就是一个“韧”字,原本就是极难斩断之物。

    然而在最近千年,星空之中的白虎族踪迹几近全无,却是让许多人都忘记了当初白虎神通斩天破空,坏人法宝的霸道。

    杨君秀的虎魄斩虽然融合了金行至宝中排名第二的如意铁,可毕竟因为她的修行日短,虎魄斩远未达到进阶仙器的标准,充其量只能算是与上品道器相当。

    然而当那割裂虚空的刃光呼啸而落的刹那,句肥手中的捆仙索应声而断。

    “杨君秀,你要抢鸿蒙紫气,杨君山可不在这里!”

    句肥心头滴血,却不忘挑唆其他觊觎鸿蒙紫气之人。

    “放屁!”

    杨君秀手持巨刃从天际而落,大声道:“安道友乃是我杨氏贵客,尔等与安道友为难,便是要与我西山杨氏为难!”

    周围窥视的各方大神通者个个心中暗骂杨氏好不要脸,什么贵客,还不是冲着鸿蒙紫气去的?就不信那杨君山会舍得一道鸿蒙紫气给这九天土著用。

    句肥更是冷笑道:“明人不说暗话,诸位,如今各方大罗天尊都已经去了混沌入口,此番真要是这鸿蒙紫气归了西山杨氏,你们就甘心?”

    “句肥,你话很多啊,真以为你是句芒部落本姑奶奶就不敢杀你?”

    杨君秀指着虚空某处大骂道:“你要还算个巫人,就给姑奶奶滚出来大战一场,躲在暗地里摇唇鼓舌这也是你巫族的风格?”

    杨君秀曾听杨君山数次说起过这句肥,知晓此人秉性与巫族之人大不相同,最是圆滑不过,可以一点巫族之人的节操也无。

    此人曾数次与杨君山为难,虽然每一次都失败而退,却总是能在关键时刻全身而退。

    杨君秀在众目睽睽之下向句肥邀战,要换做其他巫仙八成就要按捺不住跳出来大战一场。

    可偏偏这句肥便能在此时偃旗息鼓,再无动静传来。

    虚空之中也不免有心怀叵测之辈冷嘲热讽,希望借此机会激句肥出手试探,可那句肥何等老奸巨猾,打定了主意装死狗,任凭其他人如何说就是不露头。

    “呵!”

    杨君秀发出一声嘲讽意味十足的哂笑,针对的却不仅仅只是句肥,而是周围虚空当中所有那些都不愿最先出手的大神通者们。

    “我们走!”

    杨君秀将门板大小的虎魄斩轻巧的挽了一个刀花,这件本命法宝瞬间在她手中消失不见,然后一把抓住了浑身是血的安大朴,便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包鱼儿和钟九见状连忙跟上,不过只追出去几丈,二人的身形便已经消失。

    “想走没那么容易,将鸿蒙紫气留下来!”

    眼瞅着杨君秀等四人大摇大摆便要离开,终于有人沉不住气,一位妖族金仙拦在杨君山面前,张口一吐,一条散溢着浓浓的呛人气息的绿色河流垂下,拦在了杨君秀等人面前。

    然而不等这妖仙张口要说什么,两柄短剑突然出现在他三尺距离内的所有两侧,径直向着他的两侧太阳穴上扎去。

    那妖仙怪叫一声,连忙抽身急退。

    却不料那两柄短剑速度同样不满,犹如跗骨之俎一般紧紧的追着妖仙而至。

    以那妖仙修为,原也不惧两个元神鬼仙偷袭,奈何此人为了拦截杨君秀,却是将其最强的手段施展了出来,一时间居然难以抽调回来护身,只能在包鱼儿和钟九的追击之下狼狈而退。

    杨君秀知晓一旦有人出手,立马便会有人源源不断的跟上,自己马上便要陷入被围攻的局面。

    于是在那妖仙被包鱼儿和钟九逼退的刹那,杨君秀干脆舍了原本的从容,张口一声咆哮,震散了散布在身前的绿流河幕,一手抓着安大朴便向外冲去。

    “不好,这头白虎妖逃,拦住她!”

    句肥的声音适时传来,这一次没人再会去想是不是挑唆之言了。

    数道光华在虚空之中绽放,齐齐向着杨君秀这边打来。

    杨君秀陡然回首,将安大朴向着身后远远一抛,而后双手持虎魄斩,向着七八道飞来的光华狠狠向前一劈。

    冷冽的刀芒划过,虚空都为之扭曲,在劈飞了前面的三件法宝,并披散了两道神通之后,终于耗尽了这一道神通的力量,被剩下的三道光华轻易击碎了刀芒。

    这一击的力量实在匪夷所思,杨君秀以一己之力力抗六七位金仙的围攻,双方居然拼了一个半斤八两。

    “谁还来?”

    这一击同样令杨君秀的战意燃烧到了巅峰,却见她单手持着巨刃,神威凛凛,向着眼前一片虚空一划,再次大声喝道:“谁还来?”

    一时间,连同句肥在内的几位金仙慑于杨君秀的神威,居然没有人出声,更没有再显露身形。

    杨君秀一身霸气竟至于斯!

    “哼,嘿嘿……”

    杨君秀毫不掩饰的发出一阵轻蔑的冷笑,却是激得周围隐藏身形的数位仙人一阵蠢蠢欲动。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云层之中突然向外翻涌,紧跟着一艘带着明显斗法痕迹的灵舟破开云层,径直向着杨君秀所在的位置急冲而来。

    在杨君秀的掩护之下,刚刚逃远的安大朴正巧便在灵舟经过的途中。

    包鱼儿和钟九恰在此时出现在安大朴身旁,一左一右将其架起落在了灵舟之上。

    “不好,那灵舟跟他们是一伙的!”

    句肥巫仙再次出声,而这一次他似乎也顾不得再隐藏身形,干脆直接现身向杨君秀出手,试图引得其他人也跟着出手。

    捆仙索虽然被杨君秀斩断了一截从未威力大降,可残损的仙器仍旧还是仙器,那捆仙索却是被句肥当成了一条软鞭来用,一抖之下,宛如一条游动的长蛇,径直向着杨君秀的身上抽去。

    杨君秀脸色一变,原本在她手中如同一枚绣花针一般的巨刃,此时被她勉力提起却如同举着万钧重物。

    好不容易将巨刃挡在身前,那软鞭已经“啪”的一声抽在了刀身之上。

    杨君秀猛地向后踉跄了两步,原本平静的脸色突然煞白,紧跟着一口血便喷了出来。

    “她重伤了,大家快出手啊!”

    这一次不用句肥多说,所有人都已经知道杨君秀早已是强弩之末,刚刚却是将所有人都给骗了。

    然而不等其他人出手,长河灵舟已然横冲直撞一般,从杨君秀的头顶之上呼啸而过,撞入到了这片虚空当中,一下子将这片虚空搅得鸡飞狗跳,数位金仙再难掩饰身形,纷纷从虚空跳出向外躲避。

    而就在这一刹那,一条狐尾从舟中垂下,在杨君秀身上一卷,倏忽之间便已经缩回到了灵舟之上。

    在所有人都已经上船之后,长河灵舟丝毫不做停歇,径直向着九天星界之外的星空当中窜去。

    尽管这个时候在场的几位金仙大约都已经明白,再想要将鸿蒙紫气|抢夺回来希望不大,在杨君秀亲自坐镇的情况下,想要打破灵舟几乎不可能,何况他们看得清楚,那灵舟之上的仙人可不止两三位。

    况且西山杨氏的背后同样也站着一位大罗仙尊,而那道鸿蒙紫气几乎不用想也明白是要拿给谁用的,没人想在翻盘可能不大的情况下再去得罪一位大罗仙尊。

    然而却仍有人不甘心,试图在灵舟身后跟随,他们虽然已经无法再参与争夺,却并不妨碍他们将灵舟的行踪泄露给自家背后的那些大罗尊者。

    不过也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天庭驻地方向突然爆发的剧烈的空间波动,浓烈的本源之气从中涌出。

    然而当周围的域内外大神通者错愕的看向那里的时候,急速向外扩张并肆虐的空间风暴霎时间令这些大罗仙境之下的修士纷纷作鸟兽散。

    原本彻底崩溃已成定局的天庭大陆,这一下更是变得支离破碎且急剧向外扩张,看来不久之后便会形成九天星界的第一座星域。

    “秀姑奶奶,你怎么样?”

    杨立钊搀扶着杨君秀小心翼翼的落座问道。

    杨君秀面如金纸,可目光却是炯炯有神,闻言用沙哑的声音大笑道:“你姑奶奶我这波可是不亏,你还是去看看那个安大朴,他的情况恐怕比我还要糟糕。”

    杨立钊知道金仙身上的伤势,只要不是致命,通常来说都不算什么,于是向着杨君秀点了点头,便疾步向着安大朴那边走去。

    安大朴的情形看上去的确很糟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