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诛天斩灵,划破长空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一道惨白的刀芒直接将天际撕裂成两片,刀芒之下照映的却是吕圭仙尊苍白的脸色。

    “饶命……”

    绝望之下,紧紧闭上双目的吕圭仙尊顾不得所谓仙人尊严,下意识的呼喊饶命。

    那刀芒果真也仿佛如有灵性一般忽然横翻,从竖斩变成了平拍。

    吕圭仙尊整个人就仿佛撞上了一张平滑的铁板,整个人从半空当中狠狠的坠下,在地面砸出一个深达两丈的人形深坑。

    刀芒收敛,杨君秀从长河灵舟之上跳了下来,直接站在了人形深坑边上向下看了两眼,感知到那个九天本土金仙并未身死,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从杨君山那里得知九天界主在九天化界之前培养了三位金仙,杨君山曾经说过,九天界主培养这三个本土金仙绝对有阴谋,因此,她这才在最后时刻手下留情,便是想要从此人口中得到所谓的秘密。

    杨君秀身后,杨立钊和安二一左一右扶着重伤的宁斌赶了过来与杨君秀相见。

    “怎么回事,你们怎得也来到了天庭大陆,还招惹到了一位金仙?”

    杨君秀回头看了众人一眼,见到宁斌伤势极重,不由皱着眉头问道。

    杨立钊面带愧色,道:“秀姑奶奶,都侄孙的过错,是侄孙太贪心了,原本我们应该待在黄壤大陆的,可在稳固了修为之后,侄孙便想着来天庭大陆碰碰机缘,宁先生拗不过侄孙,只得跟随前来,却不曾想刚刚来到这里便被此人袭杀,宁先生更是被此人重伤。”

    “宁兄伤势如何?小儿辈莽撞无知,却是累得宁兄受累,可先到灵舟之上歇息,上面还备有几颗疗伤道丹。”杨君秀连忙向宁斌问道。

    宁斌勉强笑了笑,道:“无妨,只是内腑震荡,休养三两个月便能好转,不是什么严重伤势。”

    杨君秀闻言面色一松,可随机便狠狠的瞪了旁边的杨立钊一眼,手指狠狠在杨立钊额头上点了点,道:“等着,回去看你爷爷怎么收拾你!”

    说罢,杨君秀面上却是浮现寒霜,冷哼一声,道:“无故出手杀我西山杨氏的人,刚刚不曾杀了此人果真是对的,姑奶奶我接下来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杨君秀话音刚落,就听得“噗通”一声,闻声望去时,却见之前与杨立钊扶着宁斌的那个华盖境小修跪在了地上,道:“启禀大仙,不关钊少爷的事,那吕圭仙尊之所以出手偷袭,是因为小的的缘故,大仙若要惩罚就惩罚小的好了。”

    杨君秀有些疑惑的看了杨立钊一眼,眼前这个小修看上去并非是西山杨氏的子弟,倒像是九天世界的本土修士。

    杨立钊见状连忙道:“秀姑奶奶,他叫安二,是安大朴的胞弟,这一次侄孙来天庭特意带上他便是要他带路的。”

    说罢,杨立钊看向安二,道:“老安,你先起来说,咱们西山杨氏可不兴这一套。”

    安二非但没有起来,反而将头伏得更低,道:“好叫大仙、钊少,还有宁先生知晓,这吕圭仙尊在天庭素来与家兄不睦,更是仗着与天帝亲近而数次与家兄为难,还曾暗中怂恿其他仙尊联手覆灭我万毒宗,此番此人之所以出手偷袭,想来便是因为认出了小的的缘故。”

    安二刚刚说完,旁边的深坑之中传来了沉重的呼吸声,一只手臂从坑下伸出地面,死死的扒住了边缘的地面,然后一张几乎已经变成了平板的脸从坑下方探了出来。

    “你……你们,果……果然与域外势力勾结,安氏兄……弟,你们就不怕成为众矢之的,为整个九天修士所唾弃么?”

    那吕圭仙尊一张口先吐出了满口的碎牙,以至于说起来含糊不清。

    杨君秀将脚在吕圭仙尊的那只手上轻轻一踏,随着一连窜清脆的“咔嚓”声响起,吕圭仙尊张口发出无声的哀嚎,而后随着杨君秀的脚轻轻一抬,吕圭仙尊整个人掉落在深坑,惨嚎声终于从口中发了出来。

    “啊哈哈……,你们不能杀我,你们不敢杀我……,我乃是天帝亲选金仙,背负天帝使命,你们要是杀了我,天帝必杀尔等为吕某报仇!”

    到底是金仙,哪怕全身上下的骨骼在杨君秀的打击之下断折了七七八八,却仍旧能够一边惨嚎着还能断断续续的把话说完,甚至还敢出言威胁杨君秀。

    然而这吕圭仙尊却是不曾看清了形势,且不说现在人为刀俎,那九天天帝虽然厉害却不在此处,便是杨君秀这位白虎仙尊那就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况且她的背后还有一位向来不能以常理度之的大罗仙尊,又怎么可能会害怕一个从界主宝座上跌落的天帝?

    “原本还想留你一条性命询问一二,既然你这么愿意找死,想来那天帝在你身上也肯定留下了追踪印记之类,索性早点成全你便是!”

    说罢,杨君秀微微摇了摇头,手中那柄比门板也小不了多少的巨刃如同蝴蝶一般灵巧的翻动,一道刃芒已经向着深坑底部斩了下去。

    “不要……”

    这一回吕圭仙尊终于知道自己弄巧成拙了,可惜却是晚了。

    杨立钊挠了挠脑袋,低声道:“姑奶奶,祖父的意思似乎是想要搞清楚九天界主培养三个本土金仙的缘故……”

    “杀了就杀了……”

    杨君秀白了自家侄孙一眼

    一秒记住,福利来了,酷书包最新入库十万本完本短篇言情小说.大家有眼福了哦.

    ,目光一瞥,看向了旁边的安二,道:“那个什么什么小儿?你下去把他身上的东西有用的尽数扒了,我倒要看看这天帝究竟给他们准备些什么家当。”

    “是,是……”

    安二忙不迭的连滚带爬来到深坑边上跳了下去,不一会儿便听得他的声音从坑底传了上来,道:“大仙,钊公子,您,您二位还是亲自看一看吧!”

    杨君秀自己就站在深坑边上,闻言探头向下一瞧,却正见得安二仿佛发现了什么一般,将坑底吕圭仙尊的尸体一翻,一道紫芒突然从其身下飞出便要遁走。

    杨君秀几乎是下意识的用手一捞,瞬间将那道紫气攥在了手中……

    ----------

    紫芒入体,原本因为修为一路蛮不讲理的“拔高”,而使得陷入浑浑噩噩的安大朴一下子醒来。

    “有人来袭!”

    安大朴的声音就像是干涸的沙地一般干涩。

    包鱼儿与钟九如临大敌,却一时间无法察觉到来袭之人的方位。

    “哪里有人?”

    钟九皱了皱眉头,觉得这安大朴不会是因为秘法的冲击而神智错乱了吧?

    可便在那话音刚落之际,天边极远之处忽然有一道光华在虚空之中大盛,而后那光华便如同一道流星一般划破长空,向着三人所在之地飞遁而来。

    “是金仙……”

    包鱼儿之来得及提醒半句,难怪他们二人刚刚没有察觉到有人,因为来人所在的位置远在他们的警戒范围之外。

    “我先上……”

    钟九咬了咬牙,身形一闪已经向着那一团飞来的光华迎了上去。

    鬼族修士并不擅长与人正面想拼,可二人此番的任务便是保护安大朴与杨君秀汇合,此时杨君秀未至,安大朴却已经先得了鸿蒙紫气,二人也不得已之下,也只能硬着头皮强行出手。

    然而便在钟九身形刚动,一团黑芒已然从他身旁略过,先一步撞上了那团飞来的光华。

    轰然巨响当中,那团光华刚刚爆开,便被遮天蔽日的黑芒淹没,而后黑芒滚滚而上,直至蔓延至刚刚那团光华出现的虚空,半边天空都被这片黑芒所遮掩。

    “哼,区区一个金仙,也想夺安某手中之物?”

    一道肉眼可见的波纹以安大朴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开去,波纹所过之处,虚空都为之扭曲。

    五气大成,金仙巅峰的威势在安大朴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只有站在他身后的包鱼儿才看得清楚,安大朴所施展的这两道神通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在那黑芒所化的毒术神通渲染天际之时,安大朴背在身后的一条手臂已经在溃烂。

    而当他说出那一具威慑之言的时候,他的双耳被震得向外渗出一股股的黑血。

    安大朴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金仙”,强行借助腾蛇注入他体内的仙元施展神通,只能让他的肉身更快走向崩溃。

    似乎是安大朴的威势果真吓到了周围一众窥视的大神通者,给三人带来了宝贵的喘息之机。

    然而并未所有人都是傻瓜,很快便有大神通者察觉到了三人的猫腻。

    “不要被他们吓到了,那人真要到了五气朝元的地步,现在得了鸿蒙紫气早该跑了,留在这里等死吗?这就是个样子货,不晓得用了什么秘术,暂时将自身修为提升到了这般地步,骗过了鸿蒙紫气的感应。”

    一道声音在虚空之中回荡,然而人却不曾露面。

    “阁下说的不错,既然如此,阁下何不先上?”

    当即便有大神通者出言回怼道。

    安大朴的外强中干看出来的人不少,可关键是谁愿意做这第一个出头鸟,谁晓得那人的手中还有没有其他的底牌手段?

    “既然大家都不愿意先行出手,那本巫便先行出手抛砖引玉了,吴兄,且为兄弟我护法一二!”

    一道声音在虚空响起的刹那,一条绳索已然从虚空之中落下,向着安大朴的头上套去。

    “捆仙索!”

    虚空之中有识货之人,见得那根绳索顿时发出惊呼:“原来是句芒部分的巫仙!”

    那绳索很是奇异,在落下之际,任凭安大朴如何躲闪,包鱼儿与钟九如何劈斩,都无法多开那绳索的套捆,更无法伤及那绳索分毫。

    “是仙器!”

    包鱼儿大叫一声,手中已经摸出了一张金边符贴,这张符贴乃是阎罗天子生死簿的残页。

    就当包鱼儿正要将这张以生死簿残页练就的本命符贴贴在捆仙绳之上,助安大朴脱身的时候,天际传来一阵阵由远及近的“轰隆隆”的闷响。

    “句肥,谁给你的胆子敢再三为难我杨氏之人?”

    一声怒喝从天际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划破了天际虚空的璀璨刀芒。

    “诛天斩灵,给姑奶奶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