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滴血境的基础手段
    “鸿蒙紫气!”

    天帝瞬间变了脸色,也顾不得身后的杨君山以及掀翻的宝座,一伸手便向着入口附近探去,试图抓取从入口处飞出的鸿蒙紫气。

    严格说来,天帝作为九天界主虽然无法再收取炼化鸿蒙紫气,但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可以对鸿蒙紫气形成一定的干预和影响的。

    可不等天帝捕捉到鸿蒙紫气的轨迹,杨君山的山君玺已然从半空飞来,向着天帝的头顶之上落下。

    一声闷吼传来,一只巨大的玄武法相破空而出,将山君玺一举托在了背上无法镇落。

    可天帝却在此时眉头一皱,原本前行的身形陡然暴退,而在他原本所站立的虚空却在瞬间塌陷,一滩紫霄雷浆从破碎的虚空当中流淌而出。

    天帝正待绕路,雷浆却又在此时突然炸裂,密密麻麻的紫色雷光几乎将天帝的周围化作了一片雷狱。

    便是在片刻阻挡的功夫,杨君山已然后来居上,伸手凌空一抓,一只元气大手便向着两道鸿蒙紫气中的一道抓去。

    “还不出手?”

    天帝的怒吼令杨君山心中一凛。

    杨君山身前的混沌元气突然被引动,一道道凝实的元气在他身前勾勒,居然形成了一个儒族秘篆字体:封!

    在这枚秘篆字体成型的一刹那,杨君山身前的虚空完全被禁锢,形成了一道无形且凝固的空间屏障,阻住了杨君山的去路。

    杨君山猛然回头,却正见得手持一支篆笔的柳子正居然正在向他点头微笑示意。

    杨君山率先动手,立马引其他大神通者纷纷而动,便在他被阻的这一刹那,其他几位大罗仙尊也已经追了上来,试图争夺在混沌入口处盘旋的两道鸿蒙紫气。

    不过这个时候非但是九天界主已然从紫霄神雷所化的雷狱之下挣脱,便是柳子正与颜心远也各自出手,将韦弃等几位大罗仙尊拦截在外。

    然而就这片刻的功夫,先后又有两位大罗仙尊闯入九天殿,进入到了混沌入口之地这片虚空当中。

    七八位大罗仙尊瞬间混战在一起,大战所引发的神威足以令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杨君山见状非但没有继续出手,反而抽身后退,却是将刚刚被喷涌而出的混沌本源吹翻的那把宝座抓在了手中。

    这宝座天帝用来镇压在混沌入口之处,受那里的混沌灵气尽然数千年,又岂会是寻常之物?

    杨君山的动作自然瞒不过在场其他几位大罗仙尊,各自心下懊恼,刚刚却是被鸿蒙紫气现世吸引了全部心神,怎得就忽略了那宝座?

    天帝见状更显愤怒,哪怕是在被两位大罗修士联手围攻,且天地意志对他的加持正在大幅下滑的情况下,仍旧腾出手来向着远处的杨君山甩出一道金光。

    杨君山不敢大意,头顶本源气浪冲起,一支看上去仿佛完全由雷霆形成的长矛从中射出,电芒在虚空之中一闪而逝,距离杨君山仅剩最后三十丈的金光骤然炸开,在散乱的电蛇之中点缀上了星星点点的金芒。

    杨君山伸手一招,一道闪电落入他掌心之中重新化作雷霆之矛,法宝本体虽然不曾受到损伤,但他能够感知到法宝内中蕴藏的力量却是被消耗了不少。

    “符器?”

    杨君山有些意外。

    符器说白了就是一种一次性的法宝,类似于暗器。

    只是这类东西因为不能反复利用,哪怕就是制作相对容易,用一次就完的特性也会使得此物造价高昂。

    在寻常斗法当中反倒不常使用,通常都是作为大神通者赐给后辈子弟用以压箱底的手段,在危急时刻用来保命或者反败为胜。

    而刚刚天帝所发出的这一道金光符器,虽然威力不俗,但想要威胁到杨君山这样的大罗仙尊,似乎还稍显不足。

    然而就在这个念头刚刚从他头脑当中闪过的一霎那,不远处那些原本被击散的金芒突然加速,如同一蓬箭雨一般将她整个人都笼罩了起来。

    “就说没那么简单!”

    杨君山冷笑一声,身周顿时有青金两色光华形成,相互盘旋缠绕化作护身罡气挡在身前。

    却不料这一道道金芒却如同一枚枚金色牛毛细针一般,直接穿过了青金罡气的阻挡,眼瞅着便要钉在杨君山的身上,而杨君山却已经无力躲闪。

    一旦刺中,这些比牛毛可能还要细的金针,甚至可以无视修士的锻体修为,直接透过毛孔钻入修士的血脉之中,然后顺着血液的流淌直奔心脏而去。

    却不料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突然双手握拳浑身用力大喝一声,听上去就仿佛他已经被那些纤细的金芒刺中了一般。。

    此时如果能够在杨君山近前观察的话,便能够看到在杨君山大喝的那一瞬间,无数无形的细小气流从他体表的毛孔之中喷出,同时借助这一股力道射出的还有无数根汗毛!

    那些汗毛在杨君山强大的锻体修为的加持之下,如有灵性一般,在杨君山身前三五尺之地与迎面而来的那些纤细金针相撞,细微的声响伴随着不时一闪而逝的点点光华,无数的金针纷纷坠落,尽没有一根刺到杨君山的身上。

    所谓“滴血重生”的不灭境第四重境界,杨君山已经有了越发清晰的认知。

    并不是说修士到了这个境界就算是被人碾烂了还能够复活——当然,这也并非不可能——但更准确的表达应当是修士在这个境界当中,身上的每一根汗毛,每一滴鲜血,都拥有了造化神奇的玄妙力量。

    传说中那种拔一根毫毛便能够演化化身,且化身还能够拥有不俗神通力量的手段,对于锻体修为达到不灭境第四重的修士而言,也只是最为基础的手段罢了。

    宝座一到手,杨君山便知道自己赚大了!

    这看上去像是半个床榻一样的宝座,其本体其实乃是以五行至宝所制而成。

    譬如这宝座的靠背,便是以一条通天藤编织而成。

    这通天藤在木行至宝当中排名第七,传说此藤有开辟虚空,移山填海,连接天地之功效。

    若是以通天藤练成法宝可以轻易撕裂虚空,鞭挞星辰,拥有莫大的威能。

    杨沁瑜手中的法宝赶山鞭,其中便融入了几缕通天藤的筋络纤维,便轻易成就一件下品道器,如今经过多年精炼孕养,赶山鞭品阶已达道器中品。

    而在这通天藤编织而成的靠背正中,则镶嵌有一块拳头大小的黄绿色宝石,当中充盈的灵性气息让杨君山一眼便能够辨别出这块宝石正是土行至宝当中排名第九的灵犀石。

    宝座的椅面上镶嵌有数块方形的赤红色晶石,则是火行至宝中排在第十一位的炙炎晶。

    宝座两边的扶手顶端,有两块巴掌大小的透明晶体,在这两块晶体当中则封存着两团龙眼大小的碧绿色液体,如果杨君山没有看错的话,应当是水行至宝中排在第十位的虚空露。

    至于这宝座下方的四根腿柱上,则镶嵌了四颗金银两色的珠子,杨君山更是熟悉,正是金行至宝中排在第十三位的金斑银光珠。

    不过在杨君山自己看来,这宝座上的五种本源至宝的品阶排名都位属中下,算不得太高,他曾经所得到以及手中所掌控的高品质本源至宝,随便拿出一件都足以抵得上所有这五种至宝的价值。

    这个念头也就是在杨君山自己心头萦绕,其他人也无从知晓。

    毕竟不是任谁都能够像杨君山那样,炼体用的都是息壤和三光神水,趁手的法宝主体便是由补天石、分宝岩炼制而成,家里藏着聚宝莲和异变的九天应元石,融入建木之心的身外化身所用的法宝都是摇钱树练成的七宝妙树,扶桑木都能分给自家兄弟,义妹手握如意铁,当初三十六粒千金砂送给自家夫人现在都觉得寒掺,天风柱都被他用来鼓风扬帆用,仅次于阵道圣器河图、洛书的上品道器阵棋,其本体所用的大地胎膜都居然是杨君山手中能够用到的最差的本源至宝!

    平心而论,这张宝座在除杨君山之外的任何人眼中都绝对算得上是豪奢,随便让那一位仙尊见到了,恐怕都要垂涎欲滴,哪怕是大罗仙尊这等大神通者也会眼红。

    这也就是因为刚刚现世的乃是鸿蒙紫气,这才让诸位大神通者的注意力不曾放在那张被吹翻的宝座身上,否则的话,单单是这一张宝座,都足以引发大罗仙尊之间的一场大战了。

    别的不说,单看刚刚杨君山趁乱将这张宝座收起的时候,其他大罗仙尊捶胸顿足的模样便知晓了。

    真要让眼前这些位大罗仙尊知晓了杨君山心中不屑一顾的想法,说不定这些人都要丢掉了鸿蒙紫气,先群殴杨君山一通泄愤再说。

    眼见得杨君山将宝座收回,鸿蒙紫气在前,之前想要抢夺的念头也只是在他们头脑当中一闪而过而已。

    不过这个时候柳子正与颜心远却已经快要撑不住了,因为随着时间的拖延,又有大神通者已经闯入九天星界,循着天庭大陆上空漫天的紫气直奔九天殿而来,而且可以预料之后赶来的可能会更多。

    颜心远沉声道:“界主阁下,拖得久了鸿蒙紫气会自行消失觅主,该是你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如果没有外力干涉,九天世界的天地本源所孕育而成的鸿蒙紫气,最终会选择九天世界的本土修士。

    天帝怎么可能轻易放这两位免费打手离开,连忙笑道:“两位勿急,朕自有办法保存两道紫气!”

    说罢,却见天帝将衣袖一甩,那袖口却突然有玄妙的空间波动传来,仿佛内中自成乾坤一般。

    “袖里乾坤术,没想到界主阁下居然还修成这道神通!”

    柳子正微微惊讶过后,却道:“袖里乾坤虽号称自成一界,却也无法禁锢鸿蒙紫气于其中!”

    可就在柳子正话音刚落之际,原本在天帝的禁锢之中左冲右突而不得脱的鸿蒙紫气,却在此时仿佛感知到了什么一般,齐齐向着天帝的袖中而来。

    在颜心远与柳子正惊愕的目光当中,天帝大笑着放开了对鸿蒙紫气的禁制。

    却不料就在这一刹那,两道鸿蒙紫气中的一道,却在中途突然微微一顿,而后在天帝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突然转了一个方向遁入虚空消失不见,而另外一道则顺利的遁入到了天帝的袖中。

    “九天界主,你居然敢使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