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初窥滴血,九天殿前
    “斩!”

    随着一块从头顶上空砸落的巨型陨石被劈碎,杨君秀落在灵舟上的时候已经略显疲惫。

    这已经不知道是她斩落的第几颗星辰陨石。

    如果是一两颗的话,还可以说她驾驭的灵舟被误伤,可这连续不断的几颗陨石都在往长河灵舟的头上掉,傻子都知道她这是被人针对了。

    那些大罗仙尊或许不会将她放在眼里,却并不介意在以大神通者轰击天庭驻地的时候顺手除掉她。

    这也就是杨君秀自身战力强悍,又能够借助长河灵舟之力,才能够面前支撑下几个回合。

    可饶是如此,现在的杨君秀也已经气喘吁吁,体内仙元更是耗掉了大半儿。

    而不等她回几口气,神识一动脸色已然大变,连忙操控长河灵舟想要在半空之中躲闪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一颗正在坠落的陨石在半空当中仿佛被风吹拂一般,突然偏离了原本的轨迹横移数十丈,好巧不巧的从长河灵舟前行的方向掠过。

    杨君秀操纵灵舟躲闪不及,只能一头撞了上去。

    一声巨响之后,陨石当空爆开,无数碎裂的残片带着火焰向着四面八方爆开,而长河灵舟则撑开了守护阵法,从中横穿而过。

    杨君秀满脸冷汗,还好她在最后时刻反应及时,而杨氏的星舟守护大阵更是经由杨君山这位阵道仙师亲自出手改进,防护力远超寻常灵舟,这才在刚刚那次撞击之下撑过来。

    即便如此,看着前半部分斑驳受损的船体,以及三面风帆上被穿透的数十个大小不一的孔洞,杨君秀双目瞳孔正在反复不断的凝缩放大,带着杀意的绿光从她的双目当中都几乎如同实质一般溢出来。

    但杨君秀终归不是鲁莽之人,半蹲在那里强行压下心头澎湃的杀气,猛然伸手拍在了甲板之上。

    原本刚刚撞碎了巨型陨石的灵舟突然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就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突然被绊马绳绊住了前腿,身躯后半部骤然腾起向前栽倒。

    长河星舟突然从半空当中开始快速坠落,坠落的过程当中,船体不断前倾,直至船头向下船尾向上,几乎呈倒栽葱的架势向着地面摔落。

    这一下,果真再没有星辰、陨石之类往灵舟上招呼。

    ----------

    杨君山在域外很快便察觉到了自己的失算,可现在环绕在九天星界周围的虚空震荡尚未结束,他向着身后嘱咐了两句,随后纵身而起,直接便投入到了仍旧在肆虐的空间风暴之中。

    事实上星河大舟完全可以强行穿过眼前这片空间风暴引发的动荡,不过一来西山大舟尚未完全建成,杨君山并不愿太过冒险,二来舟体太过庞大,反倒不如杨君山一个人灵活应变。

    事实上眼前这片令绝大多数大神通者都为之顿足不前的空间风暴,对于如今已然将锻体修为修炼到躯体不死圆满境界的杨君山而言,并不会构成太大威胁,唯一可虑的便是有可能在这片支离破碎的空间带中迷路,从而耽搁更长的时间。

    好在杨君山发现他的肉身强度似乎比原本意料当中的还要高明一些,竟然能够无视大部分破碎、扭曲的虚空,直接以肉身横渡而过。

    当重新踏入九天世界的刹那,杨君山摊开手掌,却见掌心之中有一道横切的伤口,内中嵌有一丝空间本源之力,阻止着伤口的愈合,使得血珠子从伤口之中不断涌出。

    然而杨君山看着掌心之中的血珠却是若有所思。

    却见他将手掌微微一握,甚至不曾动用丝毫仙元,伤口之中的那一缕空间本源居然被他以纯粹的肉身力量所碾碎,并从伤口之中挤压出来。

    掌心之中那一道寸许长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而与此同时,掌心之中那一颗颗如同红色珍珠一般晶莹的血珠子,则如有灵性一般,一颗颗的在掌心之中滚动着,争先恐后的向着正在愈合的伤口处回流。

    而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心头一动,最后一颗血珠在掌心之中打了一个旋儿,而掌心的伤口却已经完全合拢。

    这颗血珠顿时有些着急,撒着欢儿在掌心之中来回转动,似乎想要找到重新回归血脉的途径。

    这颗血珠子似乎有了自己一定的意识!

    不过杨君山却能够感知到这颗血珠中的一切,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这颗血珠可以完全受杨君山所掌控,但在杨君山不干涉的情况下,似乎又有着一定的自主行为能力。

    就在杨君山进一步感知着血珠与他自身之间那种奇妙联系的时候,这颗原本沉寂下来的血珠居然再次行动了起来。

    它居然在贴着杨君山的肌肤,缓缓的向着掌心后的手背上流动!

    唔,是毛孔,这血珠要从手背的毛孔中渗入体内,重新回归血脉!

    杨君山几乎是在一瞬间便已经明白了血珠行动的目的。

    尽然奥妙如斯!

    杨君山面上啧啧称奇,心中却是颇为欣喜,在他的锻体修为达成不灭境第三重圆满之后,似乎已经窥视到了一丝关于第四重所谓“滴血重生”的真意!

    然而这一丝喜悦很快便被人所打断!

    杨君山并未遮掩他的气息,当他横渡空间乱流带,进入尚未开始扩张的九天星界范围内的一刹那,便已经被这里的三位大罗仙尊所感知。

    于是,原本正在隔空斗法的九天天帝以及另外两位大罗仙尊,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将矛头对准了立足未稳的杨君山。

    一道狂澜搅动弥散在九天星界范围内的天地本源,化作一条狂龙,向着杨君山迎面吞来。

    而在其左右则各有一条鞭影撕裂虚空,以及一声尖啸跃空而至。

    杨君山大笑道:“怎么,鸿蒙紫气尚未出世,三位便按捺不住了么?”

    话音未落,杨君山掌心中的那滴血珠突然被其弹出,而后左拳向着虚空捣出,同时右手伸出手指轻轻一点!

    那滴血珠在被杨君山弹出的刹那,四周天地元气顿时被引动,向着血珠之中涌入。

    而那血珠则立马开始稀释并膨胀,直至在天地元气的充斥之下,化作一个带着淡淡血色且与杨君山一模一样的人影,张口发出一声巨吼,居然直挺挺的向着那元气狂龙一头撞了过去。

    而杨君山左拳打出,那被鞭影撕裂的虚空顿时破碎,甚至连通杨君山身后的空间乱流带,汹涌的空间乱流直接将那条鞭影绞杀的支离破碎。

    而杨君山的右手手指点出的刹那,原本平静的虚空顿时如同水面一般,以他指尖为中心向着四周荡出一圈圈的空间涟漪,每一圈荡出,那刺耳的尖啸声便被削弱一层。

    待得整片荡漾的空间突然如同镜子一般破碎,那声尖啸却也跟着戛然而止。

    就在杨君山从容化解从两边而来攻势的刹那,一声巨响突然当空炸开。

    杨君山一滴鲜血所化的元气化身消散于虚空之中,而那一条来自于九天天帝的本源狂龙却也被炸掉了尾部三分之一的身躯,龙头更是被斜着削掉了三分之一,看上去凄惨无比。

    杨君山神色一凝,双手收回的同时,右手又向前隔空徐徐一按,一层层的空间随着他手掌向前推动而被压缩。

    原本杨君山距离那条元气狂龙至少尚有数里的距离,可在他手臂伸直的一刹那,手掌却已经按在了那元气狂龙只剩下了一只角的头顶之上。

    嘭——

    那条狂龙的身躯随着元气的溃散而彻底崩溃,卷起的狂澜令风云色变,却不能吹动杨君山的衣袖分毫。

    杨君山举手投足之间化解了三位大罗仙尊的攻击,所展现出来的威势一时间令其余三人暗自心惊。

    “呵呵呵呵,有意思了,如今九天鸿蒙紫气只剩下两道,诸位却有三人,而且新来的这位……”

    九天天帝的声音在杨君山与另外两位大罗仙尊的耳边响起,且丝毫不掩饰其**裸的挑唆之意。

    “只要鸿蒙紫气尚未出世便好!”

    听得天帝之言,杨君山非但没有暗自警惕,反而大大松了一口气。

    感受着虚空之中隐隐浮现的敌意,杨君山哂然一笑,道:“二位,别忘了我等终归是外来者,鸿蒙紫气就算出世,首选也绝无可能是我等!”

    杨君山的意思很明确,占据先机和优势的乃是九天界主天帝,他与其他两位大罗仙尊才属同一阵营,现在就彼此针对实属不智。

    “先找混沌入口!”

    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算是认可了杨君山的提议。

    杨君山微微一笑,闲庭信步一般向前迈出几步,身周虚空变幻,人已经来到了天庭大陆之上,神识瞬间铺开延伸,先是眉头微微一皱,不过很快便又轻轻一笑,抬步向前走了几步,九天殿便已经出现在他眼前。

    不过此时已经有两道身影已经先他一步来到了九天殿之前。

    而就在杨君山看到二人的刹那,这二人也同时回头看向了杨君山。

    杨君山眉头微微一皱:“一位大罗圆满三花聚顶,一位顶上双花大罗中期,不太好办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