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白玉蟾,破界阵
    安大朴小心翼翼的打开手中的盒子,在盒中之物显露出来的刹那,一股清新却又居然令他从心底里感到厌恶的气息从盒中迸发出来。

    尽管事先安大朴便早已知晓盒中之物,但当见到并感受到此物气息的一刹那,安大朴的脸上还是看上去阴晴不定起来。

    从此物当中,安大朴仿佛感受到了那位高高在上的九天天帝的深深恶意。

    “嘿嘿,不知安仙君此番得天帝赏赐本源至宝为何物啊?”

    一道嘲讽意味十足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安大朴的沉思。

    万仙会之后,十二位仙人得以觐见九天天帝,其中六位得到本源至宝的仙人,是要被当堂唱名的,他们手中的本源至宝为何物并非隐秘。

    安大朴面无表情的抬头看了说话之人一眼,沉声道:“总也比阁下两手空空要好得多。”

    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在仙擂之上,逼得安大朴最后不得不暴露仙蛇存在的那位老仙。

    “那倒也是!”

    老仙闻言却也不以为忤,反而笑了笑,略带一丝遗憾叹道:“你我争锋,实则却是让他人占了便宜啊!”

    安大朴闻言倒是深以为然,眼前这老仙的确是一位强劲的对手,别的不说,单是在交锋过程当中,这老仙层出不群的手段便令安大朴疲于应付,能够胜此人一筹,安大朴自己都觉得有些胜之不武。

    更何况之后三场进阶斗法,除去自己认输那一场,其余两场安大朴也曾观摩,自忖那些积年老仙的实力修为能够胜过自身却也有限,正要生死相搏,凭借袖中仙蛇出其不意,能够胜出一筹也未可知。

    安大朴将手中的盒子缓缓合上,看向老仙道:“老仙如何称呼?”

    老仙笑了笑,道:“某家姓徐,你可称某家‘老徐’便可。”

    “徐道友!”

    安大朴向着老徐点了点头,道:“安某与道友交手却是获益良多。”

    徐老仙也笑道:“你我算得上是不打不相识,天帝讲道在即,你我同去如何?”

    “同去同去!”

    ……

    白玉蟾,传闻此物乃是由一种至毒的蟾蜍死后所化。

    传闻这种蟾蜍生前酷爱吞噬剧毒之物,从而在体内融为一体,化作天下至毒毒物。

    然而在此种蟾蜍死后却不腐坏,而是通体化作如霜如玉一般的结石之物,原本体内凝聚而成的至毒转而因为奇妙的变化,化作能够解除万毒的本源圣物。

    安大朴自身勤修毒功,这白玉蟾本身却是与他相克,然而九天天帝却就偏偏将此物作为奖赏赐予他,要说这当中没有什么不为外人道的寓意,安大朴自己也不相信。

    万仙会仙擂上的十二位仙人当中,名义上隶属于天庭的便有八位仙人,而这其中便包括安大朴,其余四位则是野游仙,由此也可以看出,在九天世界之中,天帝一方仍旧牢牢占据着大势。

    九天天帝向十二位九天仙人宣讲金仙之道,先后持续了大约三日之久,却也不过才堪堪将重塑仙躯进阶金仙的方法以及详细过程讲了一个大概。

    然而即便如此,九天殿上包括安大朴在内的所有人,却也是听得如痴如醉。

    可便也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整个九天世界随着天外一声巨响而剧烈的颤抖起来,随后便是漫天七彩华光生灭,将整个天地照耀的忽明忽暗,哪怕安大朴等人身处九天殿之中,也能感受到这种剧烈的天象变化。

    这种感觉,对于殿中十二位仙人而言并不陌生,百多年之前他们便曾经有过一场类似的经历,天地失控的景象至今难忘,只不过这一次的动荡似乎来得更为猛烈。

    一时间,殿中十二位仙人齐齐从感悟之中醒来,将目光看向了高居宫殿上首俯瞰众仙的界主天帝。

    “哼哼,哈哈嘿嘿嘿嘿……”

    一阵略显怪异的笑声从天帝的口中发出:“本尊岂会重蹈覆辙?却不曾想尔等居然还敢从那里潜入,当真是死不足惜!”

    天地话音刚落,在十二位听讲仙人种位于前排的吕圭仙人顿时拜倒高呼道:“天帝算无遗策,保我等平安,此乃九天之福!”

    其余诸仙心中虽然极为不适,却也不能无动于衷,只能随着吕圭仙人称赞天帝英明,却也一时间让殿中声音零零散散乱七八糟。

    “好了,今日本尊已然兴尽,好在金仙之道大体已然讲完,就到这里吧,改日本尊若有余暇,也可为尔等多讲一些重塑仙躯过程中的注意事项,若愿听便来听,不听也可按照这几日所讲自行揣摩。”

    天帝说到这里似乎显得有些兴意阑珊,挥了挥衣袖,道:“除了三个准备进阶金仙的,其余人等散了,散了吧!”

    殿中诸仙除了最后得胜的三人之外齐声告退,原本其余诸仙在这个时候多少是会羡慕留下的三人的,然而刚刚突然间爆发的天地异象却是令安大朴等人无心在此多做停留,匆匆向着九天殿之外走去。

    听天帝刚刚三言两语透露出来的消息,毫无疑问,刚刚的天地异象十之**与域外入侵有关,虽然听天帝语气似乎是被他出手所算,但谁又能知道是否会有余波降下?

    毕竟当年域外势力第一次入侵的时候,天帝为人所算,天地失控之下,两座浮空大陆相撞的惨剧还历历在目。

    不过在从九天殿走出的一刹那,安大朴若有所觉,不经意间转头瞧了一眼,却正见到天帝的目光正透过了冕旒落在他的身上。

    安大朴没来由的心头一颤,连忙垂下了目光快步离开了九天殿。

    安大朴在其他几位仙人之后慢了一步,刚刚走出九天殿,便听得其余几位仙人惊叹出声。

    安大朴微微一愕,抬头望去时,却见到九天世界的天空依然大变,清澈而无垠的星空笼罩了整个天际。

    ----------

    “太阴星主他们几个肯定有鬼!”

    杨君秀看向澜瑄公主道:“还有那个什么麒麟族的吉袒,你不觉得蹊跷么?说不定就与吉裕的死有关呢!”

    澜瑄公主只是笑了笑,却并未多言。

    杨君秀又转头看向了上官若仙,老仆微笑应承道:“秀姑娘说的是,只是家主虽是白虎星主,可到底只是挂个名字,咱们杨家与河洛星宫的瓜葛终归不会太深,家主即便知晓这中间藏着猫腻,想来也不愿深究。”

    这个时候杨君山从舱外走了进来,一进门便笑道:“星河大舟可以虚空穿梭,但到底还是不太熟练,又用天风柱强行吹动,到时候可能会有一些颠簸。”

    刚刚说完,便听得杨君秀质问一般道:“哥,你当时怎么不问问太阴星主他们为什么会被一只灵妖追杀?”

    杨君山微微一愕,道:“问那干什么?”

    杨君秀正要开口,西山大舟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剧烈的颠簸起来。

    “哎呦,这是有空间波动正在干扰大舟的虚空穿梭!”

    杨君山惊呼一声,人影一闪便已经从舱中消失,不过声音却已经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小心了,可能要提前从虚空当中跳出来!”

    在一阵手忙脚乱的惊呼声之后,从虚空当中跳出来的西山大舟,在差点碾翻了自家的灵舟之后,又在剧烈的颤抖之下,于星空之中一路冲出了上百里,这才堪堪停了下来。

    而在这个时候,长河灵舟在避开西山大舟的冲撞之后,很快便在星空之中转向便追了上来。

    随着杨君山急匆匆出来的上官若仙,见得跳上大舟甲板后正一脸新奇的打量着四周的上官雷,厉声喝到:“怎么回事儿?”

    上官雷吓了一跳,见得正与星隅仙尊寒暄的杨君山等人也向他看了过来,连忙将之前的经过又说了一遍。

    杨君山与伏震仙尊听到自己二人被那狂妄的阵法师质疑并斥责之后,相互看了一眼,都觉得实在是太过荒诞和无奈。

    “参加过当初我等与颜宗圣潜入九天世界的那一战?那人会是谁?”

    伏震仙尊疑惑的看向了旁边的杨君山和星隅仙尊。

    杨君山这个时候却是心中一动,道:“先去事发之地看一看吧!”

    “你是想……”

    伏震仙尊立马便猜到了杨君山的意思,“唔”的一声,点头道:“也好!要真是那样,我们还要快些,以免被其他人抢了先!”

    事实上伏震仙尊的提议并非没有道理,事发之地的空间真当余韵未消,却已经有人冒险接近此地进行探查了。

    而且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还敢深入事发之地的,哪一个的修为也不在仙人之下。

    好在探查者只是个人,并没有其他星舟冒险接近此地,而当西山杨氏的星河大舟无视周围的虚空震荡,在一艘小巧的星河灵舟的尾随下,一路欺近事发之地的时候,正在周围窥视之人便纷纷远离了此地。

    “可惜啊,好好的一艘星舟,尽因一欺世盗名之徒而毁!”

    伏震仙尊在大舟船舷之上望着不远处的星舟残骸,神色看上去很是唏嘘。

    那一座峡谷早已经在爆发的空间洪流之下抹平,连带着整座浮空陆地也已经四分五裂。

    那艘星舟船尾朝上高高竖起,可星舟船体的前半段却早已消失,只剩下周围尚有许多碎裂的木片之类漂浮,而那倒竖的后半段船体也早已破烂不堪。

    “船上还有人活着吗?”

    星隅仙尊向旁边的杨君山问道。

    杨君山摇了摇头,他并未感知到任何生机的存在。

    伏震仙尊这时却道:“看来杨道友刚刚猜测的不过,在经过这一轮的爆发之后,这一处空间节点反而重新变得稳定了许多,或许我们可以将破界阵布置在这里!”

    ——————————

    只能半夜码字更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