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大言不惭,间不容发
    “你们他妈的在干什么,快快住手!”

    上官雷的身形出现在浮空山脉的峡谷上空后,见到一艘星舟已然停泊在上空多时,正有数十位修士在峡谷与星舟之间来来回回,似乎正在运送着什么东西,而峡谷之中则更是多有布置,看上去像是一座很不简单的阵法。

    然而不等上官雷身形落下,另有一道身影已经突兀的挡在了他的身前,道:“尊下何人,缘何干涉我等事?”

    是一位金仙!

    上官雷心中一凛,暗暗防备,却换了语气急声道:“你等知晓什么,某知你等来此是为九天化界,然则此处实有凶威潜伏,贸然开启必有大祸。”

    说到这里,上官雷冷哼一声,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道:“尔等自遭祸事原也与我等无关,奈何牵一发而动全身,此处被尔等触动,必然影响我等谋划,这才好意来阻。”

    那挡在上官雷身前之人面露异色,再次打量了上官雷一番,道:“阁下当年也曾应颜宗圣之邀参与九天之行?缘何老夫却是不识得阁下?”

    上官雷微微一愕,他当然不曾参与当初入侵九天世界一时,他所知道的东西都是听从杨君山的吩咐而已。

    不过上官雷不愿在这个时候暴露自家身份,只是道:“某一好友追随颜宗圣曾入九天世界,我那好友曾言,这里的虚空碎裂混沌,再行碰触便极可能有大危险发生,这可是当初随同颜宗圣的两位阵道仙师所言,听阁下之言似乎当初也曾参与此战,怎得居然不知此事?”

    “哼,此不过是那颜宗圣与伏震、杨君山二人一手导演的把戏罢了,骗过别人容易,想要骗过某家却难!”

    又是一道倨傲的声音传来,一位身着褐衣,面貌奇古的老者从那金仙身后虚空踏步而来。

    上官雷有些吃惊的看着来人,道:“阁下何人,居然如此大言不惭?你可知晓当初助颜宗圣开辟空间通道的两位阵道仙师是何人么?”

    老者双手负于身后,面露骄矜之色,道:“哼,不过是欺世盗名之徒罢了!为了阻拦他人再进九天世界,便如此夸大此处空间之地的凶险,不过是为了防止其他人将来再分一杯羹而已,吾闻近些年来便常有那西山杨氏之人徘徊此地,若非早有图谋,缘何会如此?老夫甚至怀疑那杨氏的子弟从此地潜入九天世界怕不是都有三二十人。”

    上官雷更觉惊骇,看向此人的目光甚至有些惊悚,道:“难不成阁下当真有办法疏离此处峡谷中的破碎虚空?”

    “哼,那是自然!”老者傲然道。

    “不过本尊却觉得阁下现在最好避嫌让开,便是想要趁机占便宜,也要等到我等潜入九天世界之后,否则本尊或许会认为阁下居心叵测!”那位金仙则对上官雷下了驱逐令。

    上官雷看向二人的目光几位奇特:“二位当真认定此处无险?要知道当二位可是河洛……”

    上官雷尚未说完,对面那位金仙头顶已然祭起了一口金钟。

    上官雷见状连忙向后退走,一边退一边道:“好吧好吧,在下就不打扰助威了!”

    “这世间尽皆人心叵测,魑魅魍魉之徒!”褐衣老者怅然唏嘘。

    “如此,此地就有劳茅翁出手开辟了!”那金仙对这疑似阵法师的老者深信不疑。

    上官雷在退出二人神识感知之后,非但没有停留,反而以更加快的速度回到了长河灵舟之上。

    这个时候星隅仙尊正在灵舟的顶层甲板之上自斟自饮,而杨玄枫就在他眼皮子下方的甲板之上揣摩刚刚学到手的一套剑术。

    却见杨玄枫在演练这套剑术的每一式剑诀的时候,都要事先揣摩一番,然后这才开始舞剑,而且还常在舞到中途的时候突然停滞下来,思索一番后再接着舞动,看上去已然是心无旁骛,全然不晓得身外的一切动静。

    “呵呵,上官小友,且看老夫这套剑术神通?”

    见得上官雷返回,星隅仙尊远远的将酒杯举起,似乎有几分邀他饮酒评剑的打算。

    然而星隅仙尊这一番风雅注定要被上官雷打破了,他甚至都没有心思听星隅仙尊在说什么。

    一道闪电遁光刚刚落在灵舟甲板之上,上官雷慌急的声音便已经传到了灵舟上的每一个角落:“启动灵舟,全力向后,我们离开此地,越远越好!”

    星隅仙尊身形一闪,人便已经来到了上官雷身边,而不远处的杨玄枫也顾不得舞剑,满脸愕然的望着不远处的杨玄枫。

    “发生了何事,前面有大神通者降临并在驱逐他人么?”星隅仙尊皱着眉头问道。

    能够让上官雷这等脾气暴躁之人如此惊慌失措,难不成来人乃是大罗仙境以上的存在?

    这些大人物在这个时候出现,似乎有些过早暴露了吧?

    上官雷从返回灵舟的那一刻,嘴里便不曾停过,不断在吩咐和催促灵舟之上每一个人加快灵舟撤离的速度。

    好不容易得了一口气的空档,扭头对星隅仙尊道:“有自诩高明的阵法师,要出手疏离你们当初强闯九天世界的那座峡谷。”

    星隅仙尊顿时吃了一惊,道:“什么?这星空之中哪个阵法师敢如此大言不惭,能够胜过上垣星主和白虎星主二人的阵道智慧,太阳星主么?”

    上官雷撇了撇嘴,道:“什么太阳星主?就算太阳星主现在还不是有求于我们杨氏老大!”

    说罢,也不再理会目瞪口呆的星隅仙尊,转身向着灵舟的核心秘舱走去。

    要想将灵舟的速度发挥到最大,上官雷还是觉得自己亲自驾驭为最好。

    至于杨君山在河洛仙宫大展神威一事,星空之中的消息传播说快也快,说慢却也极慢,更何况这还是阵道一脉内部之事,星隅仙尊没有听到消息很正常,而上官雷则时刻保持着与西山大舟的联系,对于此事自然知晓的清清楚楚,甚至于还颇具与有荣焉的的神态。

    而就在上官雷驾驭长河灵舟一口气在星空之中向着远离九天世界的方向退出上千里之遥后,突然间一声闷响从身后的星空之中传来。

    星隅仙尊连忙走到船尾观看的时候,却正见到一道璀璨的七彩灵光冲天而起,而后如同一颗巨树一般在星空之中盛开,一道肉眼可见的空间波纹以喷薄而起的七彩灵光而中心,向着四周上下的星空之中波及开来,漫天的星辰都开始在目光之中扭曲重叠,而后一座忽隐忽现的位面世界开始在灵光的掩映和扭曲之下显现出来。

    “那艘灵舟肯定完了!那个大言不惭的阵法师修为不过元神仙境,肯定也完了!就是不知道那个听信阵法师之言的金仙能不能活下来!”

    上官雷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了船尾,与星隅仙尊并肩望着星空深处那冲天的璀璨。

    星隅仙尊摇头道:“难,除非是那人有当初杨道友的肉身修为,或许尚有一线生机,要知道当初在我等逃出九天世界之后,封印并维持那一处空间节点平衡的乃是九天界主,那位至少也是大罗仙尊,且纳天地意志为己用,在九天化界之前,便是合道天尊都未必能在他手中讨得便宜,更遑论一个金仙!”

    这个时候,那从九天世界的一处空间节点爆发出来的空间波动也已经追上了长河灵舟,只不过经过上千里的消耗也已经不足为患,被两位金仙联手阻挡了下来,最多只是让长河灵舟经历了片刻颠簸。

    “对了,你说那金仙似乎也是当初九天之战的参与者,可曾问过此人名字?”星隅仙尊刚刚想起来。

    上官雷面色一窘,道:“呃,这个么,当初被那两位自我感觉良好的神态给惊到了,只顾着逃命,没想到这一节!”

    “好吧!”星隅仙尊也有些无奈。

    “回去看看?说不定还能捡到什么东西!”

    上官雷大胆提议,接着指了指远处已经在星空之中彻底暴露出来的九天世界的隐约轮廓,道:“都这样了,顺便看看能够抢得先机!”

    星隅仙尊却有些无奈道:“还是缓一缓吧,那里的空间波动尚未止息,那处空间节点根本就是九天界主故意留下来的一个圈套,再者说咱们脚下这艘星舟只是最小的星域灵舟,恐怕还承受不住那里的空间撕扯。”

    星隅仙尊刚刚说罢,就仿佛要验证他之所言一般,远远的看上去比一根小拇指也大不了多少的星舟已经向着九天世界轮廓出现的位置冲了过去,而后经过一阵颠簸,便在一阵扭曲过后开始解体,只有一两道比针尖儿大不了多少的灵光闪烁着从解体的星舟之中逃离,剩余的还有十几个如同火星一般的灵光一闪便即熄灭。

    “咝哈——”

    上官雷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极大,可面上却是一片庆幸之色。

    可没等二人暗呼一声“好险”,便又有一道剧烈到令两位金仙都为之心悸色变的空间波动从星空之中传来,而这一次空间波动的源头居然是在长河灵舟前进方向的虚空当中。

    “快,转!”

    星隅仙尊几乎是趴在上官雷耳边巨吼。

    而就在上官雷将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在间不容发之际将长河灵舟偏转开一个角度之后,前方数十里外的虚空突然破开,一艘比西山灵舟庞大了不晓得多少倍的巨舟跳出,擦着长河灵舟的边缘一路向前冲出了数百里之遥。

    ————————

    突发状况,手机上传,不晓得格式对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