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前六名,杀手锏
    天庭大陆万仙会的仙擂之上。

    一层无形的虚空屏障将整个仙擂罩住,使之成为一处独立的空间。

    这样既能让观战的九天众修能够看到一场场精彩绝伦的仙人斗法,又能避免大战余波扩散所造成的巨大的破坏。

    从外部看,笼罩仙擂的虚空屏障似乎只是一个方圆数十丈的大气泡而已,而实际上在仙擂内部,却是一片极为广阔的空间秘境,足以令两位仙人全力发挥自身的实力。

    万仙会的仙擂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经过一段时间的厮杀,能够得到天帝布道宣讲金仙之道的十二位仙君已经决出,而毒仙君安大朴便是其中之一。

    这些年来,安大朴作为天庭剪除异己的急先锋,毒仙君的名号在九天世界当中可谓是凶名赫赫。

    但九天世界数千年来积攒下来的长生者也有数十位,在许多人看来,安大朴威名虽盛,毕竟成仙日短,未必就是一些积年老仙的对手

    事实上,此番参与万仙会的众修当中,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希望看到安大朴能够被人狙击在十二位得授金仙之道的名单之外。

    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事与愿违,当安大朴凭借着令人忌惮的毒术神通,以及手中的破天石锏接连击败对手,一路闯进最后十二位强名单的时候,暗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不过在从十二强进入最后六人名单的时候,安大朴终于遭遇到了一位强劲的对手。

    这是一位登仙已达千余年之久的老仙,虽然是野游仙出身,但一身修为底蕴积累的却是极其厚重,其元神仙境巅峰的修为,再加上层出不群的应敌手段,在与手段较为单一的安大朴对战的时候,曾经一度占据了上风。

    甚至于安大朴在成功进入最后十二仙人的名单之后,也在向着是不是就此放弃,尽管他曾经面见过九天天帝,可心中却始终有着害怕身份被识破的顾虑。

    不过一想到若是再进一步的话,便能够从天帝手中得到一件本源至宝,安大朴心中却又不免一阵火热。

    安大朴曾前后两次与西山杨氏接触,虽不曾从杨君山手中得到重塑仙躯进阶金身仙境的具体传承,但也曾零零碎碎的知晓一些关于进阶金仙的消息。

    而这些消息当中曾反复提及的,便是能够用来重塑仙躯的本源至宝,而偏偏本源至宝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却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之物。

    尽管用本源至宝如何重塑仙躯,安大朴自己并不知道,所得的本源至宝是否契合自己所用,他还是不知道,但这却并不妨碍他想要得到本源至宝的决心。

    一想到这里,安大朴原本要打退堂鼓的心思顿时又坚定了起来,面对咄咄逼人的野游老仙,安大朴突然将身后的披风一抖,顿时一大团看上去五颜六色色彩斑斓,却给人一种滑腻危险感觉的烟雾,从中迸发出来,并很快向外扩散,刹那间便几乎弥漫了大半个仙擂空间。

    原本在仙擂之外观战的天庭众修顿时骂声如潮,然而安大朴却完全充耳不闻,此时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已经放在了正在毒雾之中四处游走的老仙身上。

    “不好!”

    那老仙知晓安大朴定然要出绝招,可急切间却也只能将实现早已准备好的几味辟毒的丹药吞入腹中,同时将一张在进入仙擂之前,有人秘密送给他的一张灵符贴在身上,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而就在这个时候,老仙身周已经完全被五颜六色的毒雾所笼罩,目光所及不及丈许之地。

    老仙心中一沉,但千余年的阅历却也能够让他在这种情况下保持足够的冷静。

    老仙在毒雾之中不断游走,以期避开躲藏在暗处的安大朴的袭击,而且他心中很明白,毒雾在仙擂空间当中不可能持续存在,随着时间的拖延,这些毒雾肯定会渐渐散去,拖延时间对他有利。

    期间,老仙曾试图将神识发散出去,以期能够捕捉到安大朴的位置。

    然而神识刚刚散出半丈便已经感受到毒雾的侵蚀,勉强发散到三丈之外,原本轻微的腐蚀更是加重到如同刀劈火灼一般,剧烈的疼痛几乎令老仙大叫出声,忙不迭的将神识收回的时候,老仙已然面色苍白扭曲,仿佛被人在头脑当中用铁棍狠狠搅了一搅。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抹黑影突然从毒雾之中窜出,兜头便向着老仙砸去。

    老仙虽然刚刚吃了一个暗亏,可警惕心却丝毫未曾放松,而且丰富的经验更是令他在神识受到侵蚀的刹那,便已经算准了对方可能会趁机偷袭。

    “早就等着你呢!”

    老仙突然发出一声冷笑,贴在胸前的一道灵符突然光华一闪,一道无形的冲击波瞬间将周围的毒雾向外推开,在老仙身周形成了一片方圆三十丈的无毒区域。

    与此同时,原本被毒雾侵蚀的神识毫无顾忌的再次发散开来,瞬间锁定了来袭之物,正是安大朴手中那一柄打得九天一众仙君心惊胆颤的方形石锏。

    一根绳索从老仙袖口飞出,瞬间将石锏缠绕了七八圈,而后又有七八丈符篆被老仙扬手洒出,将石锏从头到尾贴了一个严严实实。

    然而即便如此,那石锏仍旧在剧烈的挣扎,绕在锏身上的绳索忽松忽紧,那七八张镇灵符上的灵光更是忽明忽暗。

    老仙脸色一变,从怀中摸出了一块玉符,脸上还是闪过一丝肉疼之色,但还是毫不犹豫的咬破了手指,将一滴鲜血滴在了玉符之上,而后随着玉符一声碎裂,当中一道剑气迸发而出,凌空将石锏击落在地。

    然而不等老仙松一口气,那原本掉落在地上的石锏居然又在震颤着跳起。

    老仙面露阴狠之色,寒声道:“老夫便不信你这石锏是一件仙器!”

    说罢张口一吐,一枚铜环飞出,狠狠的击中了在地上挣扎的石锏。

    随着一声金铁交鸣一般的巨响,巨大的声波冲击开来,撞击在仙擂屏障之上,荡起了一层层的涟漪。

    仙擂之外,原本观战的天庭众修,有修为稍弱的,甚至都要被不知道削减了多少倍的巨响惊得从座位上跳起来。

    石锏受此重击终于掉落在地上一动不动,原本在锏身上闪烁的灵光符纹也尽数散去。

    铜环倒飞而回,被老仙拿在手中,可随即一声闷哼,口鼻之中居然有鲜血渗出。

    然而老仙却是面露喜色,一边警惕的关注着四周,防止始终未曾露面的安大朴出手偷袭,一边快步向着掉落在地上的石锏快步行去。

    老仙心中明白,刚刚在自己的连环打击之下,那安大朴所受的伤势比自己只重不轻,但活得久了,自然明白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松警惕的道理。

    “不过只要自己能够将这石锏夺走,那安大朴便必败无疑!”

    老仙心中极为笃定。

    那安大朴虽然以一身毒术神通名震天下,可明眼人都知道,那安大朴能够在万仙会的仙擂上一路横冲直撞走到现在,最大的依仗反而不是他的毒术神通,而是手中这一柄石锏!

    许多与他对战的仙人,都是在将注意力放在他的毒术神通上的时候,却不小心被他用石锏以力取胜。

    那石锏才是他真正的杀手锏,相反,他的毒术神通在与不少积年老仙对战的时候,表现相对乏力,应变也缺少变通,更像时一个初入仙境的愣头青。

    “那石锏绝对是一件有潜力晋升为仙器的上品道器!”

    老仙心头越发的火热,而他一直不曾在周围察觉到安大朴的踪迹,更是令他笃定,那安大朴的杀手锏在被自己破掉之后已然黔驴技穷。

    石锏就在眼前,老仙按捺下心头的火热,再次确定安大朴没有潜伏在附近之后,终于伸手将被他重重封印的石锏从地上捡了起来。

    然而便在此时异变突生!

    在石锏离开地面的刹那,一条只有小指粗细的怪蛇突然从锏身之下探头而出,无视老仙瞬间激发的护身罡气,一口便咬在了他的手腕之上。

    “啊!”

    老仙一声惊呼下意识的将手中的石锏扔掉,实际上倒有七分是被吓的。

    而那怪蛇在老仙手腕上留下两个细小的血洞之后,便如闪电一般缩回到了石锏之下,甚至都没有留给老仙反击的机会。

    老仙连忙默运仙元,试图将体内的蛇毒逼出。

    而墨黑色的血液也果然便从两只细小的伤口当中流出,然而随着时间的延长,那伤口当中被逼出来的毒血却似乎源源不断一般,甚至在地面上都积成了一个小小的血潭,地面上的苔藓草皮瞬间枯死一片。

    “没用的,就算你将身上的血液排干了,也不可能将剧毒排尽。”

    安大朴从毒雾当中走了出来,脸上看上去异常苍白,嘴角甚至还有残留的血迹,胸前的衣襟上更是沾满了血迹。

    很显然,之前老仙强行镇压了石锏,也间接的重伤了作为石锏持有者的安大朴。

    若非之后老仙遭了暗算,此番斗法安大朴定然是要输。

    那老仙果真便相信安大朴而放弃了排毒,勉强上地面上站起身来,道:“你要杀老夫?”

    安大朴微微一笑,却不料一下子牵动了体内伤势,顿时一连窜重咳,最后吐出了一小口血痰,这才顺过气来,笑道:“这可是万仙会,安某可不敢在天帝眼皮子地下杀人。”

    “哼!”

    老仙冷哼一声,却没再说话,他已经感知到毒素现在已经侵蚀到了半边肩膀,很快便要进入到心脏之中。

    “要解毒也很简单,不过您老是不是先认输?”

    安大朴的笑容这个时候看上去异常邪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