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天风吹拂,星空穿梭
    星空之中骤变突起,西山大舟之上的伏震仙尊几乎要惊叫出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河洛长舟之上突然有一点光华亮起,而后灰白色的光辉如同冲击波一般向着四周扩散,环绕着长舟形成了一道灰白色的保护带,与从左右船舷冲撞而来的洪流轰然相撞。

    大块的星辰碎片在洪流与灰白光辉接触的刹那开始碾做尘埃,而后呈放射状向着四面八方延展,几乎在瞬间便从两侧合拢,猛一看上去,就像是在河洛长舟周围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尘帐。

    不过这一层厚厚的尘埃却已经不具备威力,庞大的舟体直接撞穿了尘帐,向着西山大舟这边靠近。

    西山大舟之上,伏震仙尊终于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道:“还好还好……”

    杨君山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你高兴的太早了,还没完!”

    伏震仙尊脸上神色一滞,目光顿时惊疑不定起来。

    而就在刚刚突围出来的河洛长舟身后,原本庞大的一团尘埃,却在这个时候仿佛被人操纵一般,急剧向内凝缩,化作一只巨大的拳头从中伸出,向着河洛长舟便狠狠的锤了下去。

    “小心!”

    尽管两艘星舟之间的距离,不可能将声音从这边传到另外一边去,但伏震仙尊在这个时候还是情不自禁的大声喊道。

    然而河洛长舟在刚刚抵挡住两颗星辰的夹击之后似乎便已经耗尽了力量,面对这身后的一击想要抵挡却已经力有未逮,只能勉强撑起长舟自身的阵法护罩。

    然而在那巨拳的锤击之下,长舟的阵法护罩就如同一个气泡一般破裂,而后狠狠的砸在了船体后的甲板之上,尘埃巨拳也随之溃散。

    在无数船体碎片的飞射当中,整体也就只比西山大舟小了一圈的河洛长舟的船头猛然向上翘起,然后又重重的向下摔落。

    在这个过程当中,甚至还能够看到有几名修士在失控之下来不及飞遁,整个人从长舟之上抛飞了出去。

    此时长舟的船尾破损极为严重,整个长舟已经濒临失控的边缘,船体在星空之中无序的飘转。

    好在这个时候,两艘星舟乃是相向而行,尽管西山大舟的速度并不快,但两艘星舟之间的距离已经极近。

    “杨道友,还请出手相助!”

    伏震仙尊明白自己只是一位金仙,对于眼前大战所能够产生的作用极为有限,只能恳请杨君山出手相助。

    杨君山正要开口答应,便听得河洛长舟之上太阴星主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可是白虎星主杨道友当面,还请道友出手助老夫一臂之力!”

    太阴星主话音刚落之际,原本已经溃散的星辰尘埃再次涌动并向内凝缩,而后一只遮天巨手从中伸出,这一次却是直接从只能在星空之中飘荡的河洛长舟上空抓下,似乎要将庞大的长舟当做一个玩具一般抓在手中。

    “有意思,居然也是一位土行一脉的大神通者!”

    杨君山神色间兴奋之意一闪而过,抬步迈出人便已经到了大舟之外,再一步踏出的时候,已经来到了河洛大舟的上空,正巧便在那即将抓落的巨手之下。

    “杨道友小心,对方是已经凝聚了顶上三花的灵族大神通者!”

    太阴星主断断续续的声音从下方的星舟之中传来,似乎正在因为努力掌控失控的星舟而顾此失彼,语气之中透露着浓浓的疲惫之色,似乎这并非是一次蓄谋已久的伏击战,更像是一场持续已久的追逐战,而杨君山等人却是适逢其会而已。

    眼瞅着那巨手已经落在了杨君山头顶,却见杨君山此时也将一只手掌举起,要与那遮天巨掌迎面相接。

    然而一方是一只足以将整个河洛长舟攥在手中的遮天巨手,而另外一方却是杨君山的一只普通的手掌,看上去杨君山便如同螳臂当车!

    可就在双方接触的一刹那,一股奇异的律动突然从杨君山的掌心之中产生,而后很快便波及到了整个巨掌之上。

    原本正向下做抓取动作的巨掌猛然在半空当中一滞,而后便与这一股怪异的律动产生了共鸣,先是开始缓缓的震颤,紧跟着震颤的幅度越来越大,甚至于整个巨掌都开始跟着无意识的伸缩着。

    期间,曾有一股力量在巨掌之中游走,似乎要摆脱这一股怪异律动的影响,然而却很快便被杨君山所驱逐。

    终于,当这一股律动所引发的巨掌的震颤达到极致的时候,忽然之间整个手掌开始崩解,无数的尘埃从凝固的手掌之上簌簌而落,最终重新化作一团巨大的尘埃,却又不能四处飘散,只能如同一团被禁锢的星云一般,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被杨君山单手托举在手中。

    深邃的星空深处,一声愤怒的咆哮远远的传来,巨大的声波如同在星空之中掀起的巨浪,震得漫天的星辰都在忽明忽暗的闪烁着光辉。

    然而在咆哮声过后,星空深处却是再未有其他攻击手段出现,似乎那位隐藏于星空深处的大神通者,对于杨君山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极为忌惮,知晓事不可为,已然悄然退走。

    杨君山伸手一引,这一团完全由尘埃组成的,体积足以是河洛长舟数倍的浓密尘埃,顿时化作一个巨大的圆状尘埃球,随着他的手掌缓缓推出,这个巨大的尘埃球滚动着来到一个星空一处角落停滞不动。

    随着杨君山双手掐出数道印诀打出,这个巨大的尘埃球体之外被一层薄薄的禁制所笼罩,里面的尘埃不再四处飘散,或许数百上千年之后,这一团被禁锢的尘埃又重新会凝聚成一颗星辰也说不定。

    待得杨君山将这一团尘埃处理好的时候,没有了外力侵扰的太阴星主也很快将失控的河洛长舟强行掌控起来。

    待得杨君山从星空之中落下的时候,太阴星主并几位河洛星宫的仙人已经在船上等候。

    “多谢杨道友出手相助!”

    以太阴星主为首的几位仙人一齐向杨君山致谢。

    杨君山连忙侧身避开了,笑道:“诸位道友客气了,杨某添为白虎星主,与诸位可谓是同气连枝,又何必如此客气。”

    杨君山一边说着,目光一边在面前几位仙人身上略过,几位河洛星宫的仙人即便是不认识也大体有个印象,唯有站在太阴星主身侧的一位身形敦实,身披墨甲,黄发青须的修士,看上去极为眼生,而且与河洛星宫一众阵法师站在一起也显得格格不入。

    “这位是……”杨君山问道。

    太阴星主一拍自己的额头,语带歉意道:“忘了给杨道友介绍,这位乃是麒麟一族的金仙吉袒道友,吉袒道友,这位杨君山道友乃是周天星界西山杨氏家主,同时也是我河洛行宫的白虎星主。”

    吉袒用手一拍胸前的墨甲,头微微一垂,道:“君山道友久仰大名,麒麟族吉袒见过道友!”

    “麒麟族?”

    杨君山微微一愕,暗忖不会这么巧吧,口中却是问道:“不晓得吉袒道友可识得麒麟族的吉裕?”

    吉袒同样一愣,看向杨君山一眼,道:“杨道友识得族兄?”

    杨君山摇头道:“并未有幸识得,只是当初周天化界,星空诸多大罗仙尊争锋,事后听说便有吉裕道友,还曾听闻吉裕道友夺得了一道鸿蒙紫气。”

    杨君山说话的时候目光却是停留在面前二人身上,吉袒身子一颤面露悲色,而太阴星主则重重叹了一口气。

    杨君山故作不解,问道:“二位,这是怎么了?”

    太阴星主叹道:“杨道友或许不知,吉裕道友已经遇害了。”

    杨君山“惊”道:“尽有此事?难道是有哪位合道天尊出手了吗?”

    太阴星主摇头道:“此事极为蹊跷,过程也是扑朔迷离,我等也是不敢妄加揣测,毕竟……”

    说到这里,太阴星主似乎心有顾忌,只是重重叹了一口气。

    杨君山见状便也转了话题,道:“这艘星舟损毁严重,可需要杨某的星舟将之拖曳返回河洛星宫?”

    太阴星主摇头道:“不必了,敌人既已退走,这里距离河洛星宫也近,老夫很快便能够返回星宫,已经给杨道友添了这么多麻烦,便不再劳烦了。”

    说罢,太阴星主的目光还远远的望了西山大舟一眼,目光之中闪过一道异色。

    随即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面露苦笑道:“想来杨道友也已经认出了这艘星舟的跟脚吧?”

    杨君山“哈哈”一笑,道:“此事已得伏震道友坦诚相告,杨某得了星主的月桂树便已经占了天大的便宜,以往些许不快自然烟消云散。”

    太阴星主闻言面露喜色,道:“如此大好,杨道友胸襟老朽佩服!”

    两艘星舟相错而过,河洛长舟在星空之中晃晃悠悠向着河洛星宫飘去。

    杨君山望着远去的河洛长舟,头也不回的问道:“太阴星主请来麒麟族的金仙,可是因为新建的五行星宿?”

    伏震仙尊乃是上垣星主,在河洛星宫中的地位是要比杨君山这个白虎星主高的,自然知晓一些杨君山所不知道的事情。

    听得杨君山询问,伏震仙尊却也没有隐瞒,道:“应当便是如此了!”

    杨君山闻言微微点了点头,深邃的目光之中闪烁着微不可查的光芒,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家主,我们接下来便一路横渡星空去往九天世界么?”

    上官若仙再次前来请示:“因为三面巨帆尚未完成,如今的速度便已经是大舟所能达到的极致了。”

    杨君山伸开双臂似乎要拥抱整个星空,随即大声道:“当然不是,若是不能够穿梭星空,星河大舟又何以称之为‘星河大舟’?”

    “可……”

    上官若仙不解的问道。

    杨君山微微一笑,右掌突然一甩张开,一团漏斗状的旋风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

    上官若仙乃是积年老仙,见多识广,可猛一见得杨君山掌心之物,也是难免面露惊色,忍不住道:“这不是那风行至宝……”

    “天风柱!”

    伏震仙尊同样直勾勾的望着杨君山掌心之物,下意识的说道。

    杨君山大笑道:“不错,正是天风柱,有此物在,西山大舟的巨帆就算尚未完成又如何?”

    说罢,杨君山直接将手掌一抬,掌心之中的天风柱脱离掌控之后,顿时在大舟桅杆顶部化作一股无形的流风,三面巨帆顿时鼓胀,庞大的大舟猛然向前一冲,巨大的惯性甚至让站在船头上的上官若仙与伏震仙尊两位金仙都差一点站不住。

    随着大舟的速度越来越快,周围的星辰向后略过的时候,闪烁的星光几乎都拉成一道道光线。

    “二位还是先行返回船舱之中吧!”

    杨君山仍旧屹立船头,声音清晰的传到二人的耳中。

    上官若仙与伏震仙尊闻言相互看了一眼,连忙向着船中走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感知着船头之前的虚空,突然目光一亮,道:“开始了!”

    星空之中,庞大的西山长舟风驰电掣一般前行,忽然间前方的星幕仿佛被锋锐的船首切开,整个西山长舟直接撞入其中,消失在了茫茫的星空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