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大舟将成,君平将死
    从星空之中远远的看上去,西山大舟的体型较之前似乎并未扩增多少。

    但杨君山却知晓,真正发生质变的却是在星舟的内部。

    遁光散去,杨君山已经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落在了星舟的甲板之上,神识铺开之际,整个星舟上下在他的感知当中可谓纤毫毕现,星舟改造的进度也已经被他所知。

    星舟船尾处,此时在欧阳旭林的主持之下,一众西山杨氏修士以及几位河洛星宫的阵法师,正在将一枚巨大的铁锚从船尾垂下。

    “四伯,您出关了?”

    一道惊喜的声音传来,杨沁琰满脸欣喜的走过来见礼。

    杨君山有些奇怪的问道:“咦,沁琰你怎得没有去九天世界么?”

    杨沁琰笑了笑,道:“回禀四伯,家族去往九天世界的人已经不少了,不差侄儿这一个,后来听闻四伯要在河洛星宫改进西山长舟,家族中几位炼器师、篆刻师、符纹师、阵法师,都要抽调到这里来,侄儿寻思着过来帮帮忙,顺便学一些东西长长见识,要是能有机会得四伯指点几句,可比去九天世界强多了。”

    杨君山闻言爽朗的笑了一声,道:“你这猴子倒是机灵,看你渡过雷劫不久,指点的事儿先不忙说,你来这里多久了?先给四伯说一说这十年来的大体情况。”

    杨沁琰闻言神色振奋,道:“侄儿在四伯闭关三年之后便来到了这里,那个时候欧阳宗师与几位炼器师正将一棵巨大的仙树分离之后,一点点炼化入船体之中,这个过程听说前后进行了五年才完成。”

    “之后玄机等几个家族阵法师与河洛星宫的阵法师合作,在船体之上重新篆刻阵法符纹,先后又是三年时间。”

    “如今星舟外部大体已经成型,不过大舟核心舱室却并未有丝毫改动,秀姑姑一直坐镇核心舱室,她说这里要等你出关之后会亲自出手改造,那里除了她、澜萱公主和上官先生之外,再没有其他人进去过。”

    “家里一切都好,四伯母听说正在准备冲击仙境,沁瑜坐镇西山便一直不曾离开。”

    “因为玄机等人被抽调至此处,西山星宫的星辰守护大阵进度放缓了,不过有杨桦和赢弃两位仙尊时常驾驭灵舟巡视星宫,倒也不虞有什么危险,而且丁师姐也会时常返回西山。”

    “不过,前不久刚刚收到从西山星宫传来的消息,说是立钊带着赑屃一年前随着家族最后一批修士秘密潜入了九天世界。”

    说到这里,杨沁琰语气一顿,抬头看了看杨君山。

    杨君山倒也没太担心,只是有些诧异道:“钊儿去了九天世界?他要在那里借机登仙吗?”

    杨沁琰摇了摇头,道:“这个侄儿便不知道了,不过这些年来倒是时常有狐族之人找上门来拜谒,有拉关系的,有求亲的,甚至还有直接将小狐女送到家里为妾做婢的,这些狐妖,不对,狐修,多是打着立钊亲生母亲的旗号,沁瑜有时候也不好驱赶,只好让立钊自己处理了。”

    杨君山哂然一笑,道:“看来你四伯母闭关当真到了紧要关头。”

    “呃?”杨沁琰微微一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杨君山此言何意。

    杨君山笑了笑,问道:“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情?”

    杨沁琰这时神色微微一黯,张了张嘴却不知该不该说。

    杨君山见得他神色有异,问道:“怎么?”

    杨沁琰低下了头去,低声道:“四伯,九叔他可能寿元要尽了!”

    杨君山脸色大变,一时间怔怔说不出话来,良久才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情绪,双目已然微红,沉声问道:“怎么回事,你九叔不当……,不当这么快才是……”

    杨沁琰垂着头低声道:“三年前九叔觉得他的肉身渐渐有老化的迹象,于是便决定最后一次冲击道境,沁瑜已经全力支持了,可结果还是……,事后九叔本源损耗极为严重,整个人须发皆白,就连他的修为也在渐渐衰退了。”

    杨君山目光微微上仰,注视着星空之中划过的流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杨沁琰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声道:“九叔原本是要瞒着你的,说家族现在正在一个关键的时期,四伯您正谋着大事,不要因为他的事情让您分心,可这样的事情哪里能瞒得住,谁又敢隐瞒?”

    杨君山叹了一口气,道:“你九叔还是不愿意用外力进阶道境?”

    杨沁琰摇头道:“九叔说既已不得长生,活五百年与活八百年又有什么区别?还说……”

    “还说什么?”

    “还说以现如今西山杨氏的底蕴,也不差于一个太罡境真人,而他的子女也各有成就,他已无所牵挂,可以放心去了。”

    杨君山只觉着一口闷气憋在胸口始终不得舒展,挥了挥手,让杨沁琰先行离开,却忽然听得一声闷响从船尾传来,庞大的星舟舟体也跟着一晃,紧跟着便稳定了下来。

    杨君山微微一怔,便向着船尾方向走去,却听得那里有欢声笑语传来,却原来是在欧阳旭林的主持之下,庞大的定海锚已经安装完毕,距离星河大舟的改建成功又近了一步。

    杨君山脚步一滞,微微摇了摇头,却是身形一转又向着核心秘舱当中去了。

    核心秘舱之中,杨君秀正与澜瑄公主不知道在聊着什么,见到杨君山忽然出现,两人在惊讶之余不免带着几分欣喜。

    “在聊什么这么热闹?”杨君山随口问道。

    “出大事儿了,”杨君秀促狭的向着澜瑄公主眨了眨眼睛,道:“跟他们龙族有关。”

    杨君山微微一愣,目光中带着疑惑看向了澜瑄公主。

    “别瞎说!”

    澜瑄公主推了杨君秀一把,转过来对杨君山道:“你还记得麒麟族的吉裕妖尊么?”

    杨君山点头道:“你跟我说过的,周天化界之际,其中一道鸿蒙紫气最终便落在了他的手中,据说还是得了敖正龙尊的帮助。”

    “就是他,”澜瑄公主点了点头,随即神色略带一丝严肃道:“他死了,之前不久消息刚刚在星空之中传开,我也是刚刚从本族那里得来的消息。”

    “死了?”

    杨君山微微一怔,随即有些不太相信道:“那吉裕至少也是凝聚顶上双花以上的修为,又得鸿蒙紫气炼化,必然有一道混沌经仙术神通傍身,等闲大罗仙尊想要杀他可不容易,总不该是他不长眼得罪了合道境天尊吧?”

    澜瑄公主摇头道:“目前还不清楚。”

    杨君山道:“听闻麒麟一族与你们龙族近些年走得甚近,便是因为吉裕的主导,如今此人陨落,对于你们两族关系可有影响?”

    澜瑄公主微微一叹,道:“事实上因为此事两族之间便已经起了嫌隙!”

    却原来时近些年来,龙族有意扶持日渐衰落的麒麟一族,甚至于在周天化界之时,龙族的敖正仙尊还助吉裕夺得了一道鸿蒙紫气,试图为麒麟一族培养一位合道天尊。

    然而此时却也在龙族内部引发了很大的争议,毕竟那可是一道鸿蒙紫气,最起码代表着一道混沌境的仙术神通,若是运用得当,便是在修士冲击合道境的时候也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就这样轻易交给一个外族人,难免会让一些龙族之人心气难平。

    此番吉裕骤然陨落,内中便透着诸多蹊跷,麒麟一族不少修士甚至直接便将矛头指向了龙族,认为是龙族内部有大神通者反悔,出手偷袭并围杀了吉裕。

    龙族势大,而麒麟一族刚起了复兴的苗头,便死了领路人,自然大受打击,却也不敢因此事公认与龙族翻脸,但两族近期渐行渐远却是不争的事实。

    三人在核心秘舱之中闲聊一通,期间说起修为,无论是杨君秀还是澜瑄公主,二人的进展都很大。

    白虎星宿对于杨君秀血脉的成长以及修炼似乎的确有着极强的促进作用,杨君秀重塑仙躯之后,肺金本源已然大成,并铸就了肾水本源根基,如今十年过去,肾水本源虽尚未修炼至大成,但她却是又开启了脾土本源并成功筑基。

    澜瑄公主的修为提升虽然较之杨君秀要慢了一些,但澜瑄公主进阶金仙的时日要比杨君秀早得多,而且这些年多在青龙星宿修炼的她,也就是比杨君秀要稍慢,较之其他同阶修士可不知要快出多少,总而言之,如今二人的修为却是相当。

    ----------

    周天星界西山山腰之上。

    杨玄枫还是第一次来到西山之上。

    如今的西山乃是整个杨氏家族心目中的圣地,而杨玄枫此时进入西山,事实上更多怀着的便是一种朝圣的心绪。

    不过杨玄枫现在却不好将心中的激动表现在脸上,相反,他现在的脸上表现的很是肃穆,特别是目光落在身前他所跟随的那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身上的时候。

    “到了,”老者停下了脚步,叹道:“如今的西山较之以往不知道高大了多少,老夫只是来到半山腰便快要走不动了,看来是真的老了。”

    杨玄枫连忙上前一步,扶老人在一块巨石上坐下了,才道:“九祖,您可没老……”

    老者摆了摆手,笑道:“不必说那些没用的,老夫此番带你过来可不是为了听你说这些奉承话,呶,看到没有……”

    老者伸着下巴点了点头,道:“整个西山上下就没几个用剑的,即便是有,走得也不是土行一脉。老夫走剑修一脉,可惜资质、悟性、运气都很一般,道境这道门槛是踏不过去了,却又不忍土行一脉的剑修路子在西山杨氏绝了,这才找到了你小子。”

    杨玄枫一边听着,一边却将目光看向了老者刚刚指点的地方,却见一座很是突兀的石丘出现在西山的半山腰之上,而在石丘之上,却有几柄看上去如同剑柄一般的石质凸起,看上去如同从石丘当中天然生长出来的一般。

    “那里便是老夫种剑的地方,老夫这些年修为难进,大半的心思却是都放在了琢磨种剑术这道秘术上了,石丘之上的这五柄剑其中至少三柄的品质都达到了宝器级别,但却也有上中下品的差别,你上去用心挑选一把,看看运气如何!”

    老者的声音忽然在杨玄枫的耳边响起。

    杨玄枫闻言目光之中闪过一丝激动之色,但他却按捺下了心中的兴奋与忐忑,深吸一口气,道:“是,九祖!”

    ————————————

    诸位道友新年快乐,长生永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