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合道不灭,真正意图
    一般来说,合道境天尊便已经是不死不灭的存在。

    杨君山进入荒天星界的混沌入口之地的时候,原本是带着十二万分的警惕的。

    利益上的交易,言语中的诱惑,神识间的迷惑……

    杨君山设想了多种可能会在此地遭遇到的情况,可实际上却是在这一次为期十年的闭关修炼当中,他不曾遭逢过一次意外!

    周天星斗大阵对元荒天尊的封镇难道当真滴水不漏?

    杨君山心中多少是有些怀疑的,那毕竟可是合道境天尊,不死不灭的存在。

    不过转念一想,河洛星宫能够让自己进入到这里,在距离元荒天尊被封镇之地仅咫尺之遥的地方闭关修炼,显然是有着足够的自信。

    更何况在此之前,河洛星宫之中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位金仙以上的大神通者,进入此地闭关修炼。

    如果元荒天尊当真能够在被封镇之下还能做出些许小动作,恐怕早已经被太阳、太阴两位星主察觉到了端倪。

    而在排除了这种警惕之后,在再一次赞叹周天星斗大阵伟力之余,杨君山却也不免揣度其中的方法,以及封镇元荒天尊的最终目的。

    没人敢小瞧一位合道天尊的能力,哪怕元荒天尊此时身陷囹圄!

    因此,哪怕周天星斗大阵的封镇再坚固再严密,元荒天尊的存在便仍是整个河洛星宫最不安定的因素。

    而这样的不稳定因素,杨君山不相信河洛星宫上下便会听之任之,又或者将周天星斗大阵的封镇迷信到了极致。

    不过这件事情始终都是河洛星宫自家之事,杨君山虽然身为白虎星宿的星主,可实际上他可从未将自己看成是河洛星宫的一份子,他与河洛星宫的关系更多的时候看成是一种交易,又或是一种相互利用的关系。

    更多的时候,杨君山只是一种好奇罢了,他可没想着要参与到这样的事情当中。

    然而想到这里的时候,杨君山却是心中突然一沉,他不想参与却并不意味着别人就不会引他入局。

    甚至于他现在都已经入局却不自知!

    就比如说他推演出了将五行阵道完美融入周天星斗大阵的阵图,再比如说,如今河洛星宫正在兴建的那座崭新的星宿,虽然具体实施的乃是郑基仙尊,可名义上的主持者却还是他杨君山!

    一旦新的星宿建成,五行阵道的融入必然会使得整个星斗大阵产生大幅质变,大阵的威力也必将进入一个崭新的台阶,就算到时候仍旧无法灭杀元荒天尊这样的合道天尊,至少也能让封镇变得更加严固。

    想到这里,杨君山的脸色不由变得更加难看,他却是又突然想起太阳、太阴两位星主之前说过的话,一旦星斗大阵融入第六脉阵道,那么不仅是整个大阵会迎来质变,作为大阵核心的河图、洛书两件阵道至宝的品质,也会由下品仙器齐齐进阶成为中品仙器!

    难道说这便是河洛星宫真正解决元荒天尊的办法?

    而这个契机还正就是在河图、洛书进阶之日?

    如若当真如此的话,那么将五行阵道推演完成并融入星斗大阵的自己,便是这个方法当中压倒这个问题的最后一根稻草,想不引人瞩目都难!

    不知不觉当中,自己还是落入了他人的算计当中。

    尽管这一切都还只是他的猜测,但杨君山一旦在推理上的说得通,便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他人。

    便如在进入混沌入口之地前,太阳星主那看似倾诉一般,与他说出的那一大段关于云荒天尊与河洛星宫之间恩怨的秘辛。

    虽说这其中也有杨君山好奇询问的缘故,但太阳星主毫无保留的诉说前因后果,似乎也超出了两人之间原本只是寻常的交情的范围。

    现在想来,这其中也未尝没有让自己在此事之上越陷越深的打算。

    至于为什么会是他杨君山,这原因就太多了。

    精深的阵道造诣,深不可测的修为实力,刚刚进阶上品道器的阵棋,正在改造而成的星河大舟,等等。

    无论哪一方面,杨君山的潜力都值得河洛星宫去深交。

    然而对于此时的杨君山来说,河洛星宫此举便显得有些其心可诛了。

    若在河图、洛书进阶仙器中品之后,周天星斗大阵当真能够将元荒天尊湮灭,打破合道境天尊近乎不死不灭的神话,这恐怕首先引发的不是轰动,而是来自于星空合道天尊们的震怒!

    就如先前说的,杨君山补足了五行阵道,才是周天星斗大阵发生质变的关键,说不定到时候他就要首先承受源自于星空之中诸多合道天尊的怒火。

    别看如今的河洛星宫上下对于杨君山表达出了前所未有的善意和尊重,可实际上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捧杀?

    杨君山可没有忘记,当初周天化界之处,葬天墟之外突袭杨氏的域外势力当中,可还有一艘来自河洛星宫的星舟,躲在上面的阵道仙师还曾屡屡叫破他利用五行雷光道阵在葬天墟之外的布置,那可真的是恶意满满。

    为今之计,只有两个法子可以令他能够拥有对抗合道境天尊的本钱。

    其一,自然是将自身的修为也提升到了合道境,自然也就无从担心其他合道境天尊的报复。

    其二,便是如今正在白虎星宿改造的星舟了,如若一切顺利,拥有了星河大舟的杨君山,同样也拥有了平视合道天尊的本钱。

    第一种也就罢了,杨君山现如今顶上三花也不过才凝聚了一朵,短时间内根本没有希望一窥合道境界。

    倒是第二种么,闭关十年,也不知道西山长舟的改造已经进行到了何种地步。

    想到这里,杨君山再也没有了在混沌入口之地待着的心思,在太阳星主重新打开这一处封闭的空间之后,便急匆匆的出得关来。

    “十年不见,杨道友气质又雄浑了许多,定然是修为进展不少,想来距离凝聚第二朵顶上之花也已经不远了。”

    太阳星主见到杨君山之后便开口恭维道。

    杨君山笑了笑,道:“都是河洛星宫的混沌入口之功,使得杨某在此地闭关十年便得三十年修炼之功,不过想要凝聚第二朵顶上之花,却还差得远。”

    太阳星主哈哈一笑,而后便开口道:“杨道友此时出关却是正好,郑基主持第五星宿的构建,虽有道友留下的阵图,但到底不是他亲自推演,里面颇多高深奥妙之处他却是难以把握,如今正忙得焦头烂额,已经数次向老朽抱怨,道友既已出关,还是快快指点一二方好。”

    杨君山仰天打了一个哈哈,道:“这不正是对郑基道友的考验?想来两位星主也对郑基道友颇为看重,此番若是由他独立完成大阵的构建,今后势必对于新星宿的掌控得心应手,若是杨某中途插手,速度倒可能快几分,可将来新星宿大阵在他手中怕是难以发挥出全部的威力。”

    太阳星主“唔”了一声,道:“杨道友说的却也有道理,但……”

    “啊哈哈,那就先这样说定了,”杨君山装作没有听懂太阳星主意思一般,道:“倒不是杨某偷懒,只是十年过去,却不晓得杨某那艘星舟进行到了何种地步,还是先去看上一眼才放心。”

    太阳星主微微一愕,笑道:“杨道友放心便是,你的那艘星舟一切进展顺利,贵家族的不少修士也参与到了星舟的改建当中,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能够完成了。”

    杨君山喜道:“那可真是太好了,杨某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一看星河大舟的真面目了,前辈,杨某失礼,先行告退了。”

    说罢,也不给太阳星主挽留的机会,卷起一道遁光直接冲进了星空之中。

    望着杨君山的遁光在星空之中一闪而逝,原本神色愕然的太阳星主目光却变得深邃了起来。

    “混沌入口之地闭关十年便得三十年之功,而我等在里面闭关却只得两倍之功,看样子这位杨道友的锻体修为极高啊,否则又怎么可能抵挡得住混沌灵气的冲刷!”

    太阳星主喃喃自语道:“只是不晓得此人的锻体修为究竟达到了何种地步,不灭境第三重,还是……,更高?”

    随着太阳星主重新引动太阳、太阴两颗双子星辰的星光,混沌入口之地所在的空间再次开启,太阳星主的身形随即进入了其中。

    杨君山的遁光一路横贯河洛星宫,心中却是翻滚着一个刚刚见到太阳星主的时候冒出来的全新念头。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太阳星主自身修为便在大罗仙境巅峰,距离合道境也仅一步之遥,他与其处心积虑的湮灭一位合道天尊,为何不借助元荒天尊自己冲击合道境呢?”

    杨君山越想越觉得自己猜得没错,别忘了河图、洛书之所以每三百年现世一次,按照太阳星主的说法,便是为了限制元荒天尊修为因为混沌本源的自然融入而提升。

    既然能够限制元荒天尊修为的增长,那为什么不能从元荒天尊体内抽取合道本源为其所用呢?

    或许待得周天星斗大阵六脉阵道融会贯通,河图、洛书双双进阶中品仙器之后,这种可能便会实现了!

    太阳星主自己可也是荒天星界的原住民,受荒天星界残留天地意志的气运眷顾。界的原住民,受荒天星界残留天地意志的气运眷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