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元荒天尊,气运眷顾
    河洛星宫之下果真镇压着一位合道天尊!

    饶是杨君山早有听闻,但此时听得太阳星主亲口证实,也难免瞠目结舌。

    见得太阳星主似乎并不讳言,杨君山连忙向其请教道:“愿闻其详!”

    太阳星主神色平静,道:“被镇压之人其实不是别人,正是原荒天世界的界主元荒天尊!”

    杨君山整个人都惊呆了,片刻之后这才醒悟过来,却是满脸的不可思议:“怎么会,那可是……”

    说到这里,杨君山似乎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神色一怔立马闭口不言。

    太阳星主仿佛没有意识到杨君山的言语一般,神色间却是浮现出一丝追忆的神色,道:“荒天星界化界成功之时,元荒天尊自身也才不过大罗仙境,我等原住民在他的号召之下拼死抵御域外势力的入侵,然而实际上却是尽数沦为了为他争取时间的炮灰,此人在抽取了整个荒天世界近七成的天地本源之后,却是背叛了整个荒天修真文明独自一人逃掉了,而我等原住民却因为死战而最终生还者百不存一,只留下了大小猫三两只,如今说不定老朽已然是荒天世界最后的一位原住民了。”

    “荒天修真文明几乎一夜尽毁,哪怕是整个荒天星界,也因为在化界过程中被抽走了七成天地本源,除了河洛星宫之外尽数化作一片荒芜,就算有更多的原住民存活下来,恐怕也没了立足之地,只能成为星空之中的流浪散修。”

    杨君山忍不住道:“那后来怎样了?”

    “后来?”

    太阳星主回忆道:“后来河洛星宫便因为特殊的星辰分布而被一群志同道合的阵修选中而建立了,老朽因为在阵道上还有些天赋,于是便被收进了星宫之中,从而避免了在星空流浪的命运。”

    “之后近万年,老朽几乎见证了河洛星宫的成长,而老朽自己也从一个普通的阵法师,一路成长为三垣星宿中的中垣紫薇星主,而大约就在这个时候,在星空之中躲藏了许久的元荒界主,终于利用强行抽取的荒天世界天地本源,跨过了合道境这个如同天堑一般的门槛,成为了合道天尊,并返回荒天星界准备夺回混沌之地的入口。”

    那个时候河洛星宫根基已成,在星空之中已然颇具名气,周天星斗大阵虽未曾达到如今的成就,但在当时也已经将两仪、三才、四象、七星四脉阵道融会贯通。

    更为关键的是,荒天星界的混沌入口就在河洛星宫的中央,就在河图、洛书两大阵道至宝之下。

    这个时候杨君山已然明白,一场冲突已经不可避免了。

    元荒天尊当时刚刚进阶合道境,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自然不会将河洛星宫放在眼里,在双方交涉无果之后,元荒天尊立马便采取行动强攻河洛星宫。

    因为已经知晓此战的结果,待得太阳星主说到这里的时候,杨君山不由赞叹道:“当时周天星斗大阵才融合了四脉阵道,便能够封印镇压合道天尊,如今已然六脉融合,甚至过不了多久便是七脉融合也说不定,到时候别说合道天尊,说不定连混沌至尊在河洛星宫面前都要铩羽而归。”

    岂料太阳星主闻言却是摇头,叹道:“并非如此,事实上那一次是河洛星宫历来所遭遇的最为严重的一次危机,整个星斗大阵已经在元荒天尊的冲击下濒临崩溃,当然,元荒天尊也并非毫发无损,而他显然也未曾料到自己堂堂合道天尊会受到这般强硬的抵抗。”

    杨君山忍不住问道:“那么转折点究竟在何处?”

    “当时,整个河洛星宫与元荒天尊可谓是两败俱伤!”

    太阳星主仿佛再次看到了当年星辰破碎的惨状,接着道:“但元荒天尊的回归以及对荒天星界最后精华之地河洛星宫的大肆破坏,却是唤醒了陷入沉睡几乎都要自行消散的荒天星界本源意志。”

    “本源意志?”

    杨君山忍不住插口道:“也就是荒天世界未曾化界之前的天地意志?”

    太阳星主点头道:“也可以被称之为本源气运,多数情况下被认为是虚无缥缈之物,但老朽却知晓,本源意志是真的存在的。”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不错,元荒天尊当初的行为无异于对荒天世界天地意志的背叛,哪怕他曾为荒天界主,曾被荒天世界天地所钟,当时恐怕也要被残存的荒天意志所厌恶!”

    太阳星主接着回忆道:“当是时,老朽记得异常清晰,河洛星宫虚空大变,元荒天尊整个人突然变成了一切可补充元气的绝缘体。虚空中弥漫的灵气、本源元气、混沌灵气纷纷远离,得不到丝毫补充的元荒天尊只能勉力再战。然而同样已经濒临崩溃边缘的周天星斗大阵,却是突然得到了精纯到了极致的天地本源的补充,甚至一切破损的残阵都能在充沛的本源支撑下发挥部分作用。此消彼长之下,双方形势斗转,元荒天尊最终被周天星斗大阵所镇压,并将其封印在了混沌入口,混沌之地与星空的空间相接之处。”

    杨君山这个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那么‘一元阵道’……”

    “杨道友果然敏锐,察觉到了老夫当初将‘一元阵道’融入周天星斗大阵的灵感起源!”

    太阳星主先是称赞了一句,然后又接着道:“‘一元阵道’在星斗大阵之中的主要作用,便是为了定期从封印当中的元荒天尊身上抽取本源,既是为了加固封印,也是为了将元荒天尊自身的实力控制在最低程度。”

    杨君山道:“如此说来,每隔三百年河洛现世,其实真实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从元荒天尊身上抽取本源罢了。”

    “完全可以这么说!”

    太阳星主抬头看了杨君山一眼,道:“杨道友身具鸿蒙紫气,必然也是见识过周天星界的混沌入口的,想来也该明白,哪怕是混沌入口之外,也不是普通仙人想来就能来的。”

    杨君山点头道:“不错,混沌入口外弥漫的元气虽然经过入口处虚空的过滤和稀释,虽然只是变得极有灵性,但同时便也意味着这种元气极具攻击性,若非肉身与修为俱都达到一定境界之人,根本不敢吸收炼化,就算是强行来到入口之地也不能久留。”

    “但河洛星宫之下的混沌入口之处却是能够令修为在金身仙境之上的修士进入,并能驻留很长一段时间闭关修炼。”太阳星主道。

    “为何?”杨君山开口请教,而后又思索道:“是因为周天星斗大阵的缘故?”

    “你这么说也未尝不可!”

    太阳星主笑了笑道:“但老朽认为更确切的说法,是因为被封禁在星宫与混沌之地之间的虚空夹缝当中的元荒天尊,起到了一个将混沌本源过滤的作用。”

    “混沌之地中的元气在从混沌入口处渗出的时候,便已经被稀释了一番,再被元荒天尊自身过滤一番,这些混沌灵气的攻击性被大大削弱,这才是连金身仙都能够进入混沌入口处修炼的缘故,当然,元荒天尊是被周天星斗大阵封镇在此处,你的说法便也不算有错。”

    二人在混沌入口之地外的星空之中交谈,却是让杨君山得知了许多关于河洛星宫的秘辛,同时也令他对于河洛星宫的底蕴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

    “难得有机会与人说起当年的往事,我等虽是长生之辈,然则这些数千上万年之前的往事记忆却正一点点的随着岁月的流失而一点点消退,或许用不了多久,老朽也会在岁月的孤寂之中选择自我寂灭。”

    太阳星主感叹了一句,见得杨君山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笑着摆了摆手,道:“杨道友还是尽快混沌入口之地吧,单凭老朽一人维持这片空间的开启却也不是一件易事。”

    杨君山点了点头,转身正要进入混沌入口之地,却在此时微微一滞,道:“在下还有一个问题,您说当初元荒天尊入侵河洛星宫之际,您还只是中垣星宿的星主,那么当时的太阳、太阴两位星主后来怎样了?”

    太阳星主微微一愣,叹息道:“当时与元荒天尊大战,老太阴星主当场陨落,老太阳星主重伤之后,趁着荒天意志反噬之际,与老朽联手封镇元荒天尊之后不久,便也因为重伤难愈而选择了自我寂灭。”

    说到这里,太阳星主又忍不住继续道:“说来当时乃是河洛星宫从建立以来,真正的危急存亡时刻,太阴星主陨落,太阳星主也已经重伤无法理事,老朽便是在当时从中垣星主越过了太阴星主,而直接接掌了太阳星主之位。”

    “好在这一战也真正打出了河洛星宫的威名,毕竟是一位合道天尊被镇压,在各方势力没有搞清楚事情究竟的情况下,各自投鼠忌器,自然不敢轻易前来招惹,这也给了河洛星宫以喘息之机用以修养生机,从而渡过了这一次危机。”

    杨君山这个时候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混沌入口之地所在的空间之中,只听他头也不回的说道:“星主有没有想过,您自身原本便是荒天世界的原住民出身,或许荒天意志在反噬元荒天尊的时候,也在眷顾着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