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星斗之下,自作多情
    重建一座星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仅仅只是星辰的搬运,饶是有诸如杨君山这般的大神通者,就不是朝夕之间可成的事情。

    周天星斗大阵所用的星辰可并非是西山星宫用来拱卫西山大陆所捕捉那种大型的陨石星体,单纯就体积而言,星斗大阵所需的星辰个体就不知道要大出多少倍。

    河洛星宫的每一颗星辰都是一座堡垒,不但有着阵法师持星辰幡驻守其上,还可供人生存和修炼,可以说完全相当于一方小型的位面世界。

    杨君山主持五行星宿的重建,实则只是依托四灵星宿,并在此之外再重建一座星宿而已。

    因此,在河洛星宫之中初步做出规划之后,杨君山便将阵图以及一应事宜交接给了作为副手的郑基仙尊,而后便心安理得的做了甩手掌柜。

    杨君山看的很清楚,这位郑基仙尊应当是河洛星宫着重培养的嫡系阵道仙师,之所以给杨君山做副手,应当便是为了将来上位而培养资历。

    杨君山与河洛星宫的关系更像是一种互惠互利的交易,因此,自然也不介意做个顺水人情,给郑基仙尊表现机会的同时,也顺便与将来的河洛星宫高层打好关系。

    河洛星宫中央,太阳与太阴两颗双子星相互环绕旋转,这里是整个周天星斗大阵最为核心的区域,同时也是河图、洛书两大阵道仙宝的本体所在,同时也是太阳、太阴两位星主的驻守之地。

    杨君山的到来很快便被太阳星主所知。

    杨君山见到对方笑问道:“怎得只有前辈一人在此,太阴星主怎得不见?莫不是因为杨某伐了他的三万年月桂树,肉疼之下不愿再与在下相见?”

    太阳星主哈哈一笑,毫不留情的揭太阴星主的老底儿,道:“还真有这方面的缘故,那可月桂树算是他的心头肉,近万年来一直看护有加,始终不愿着其凝聚月桂木枝化为木行至宝,如今却被你伐了造舟,心中自然不快,恰逢一桩要是需老朽或他出面面谈,于是便干脆躲了出去,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杨君山指着太阳星主笑道:“这里面星主前辈你却也有份儿,别忘了,是你老人家最先提出了拿月桂树做交易,在此之前,杨某可不知河洛星宫之中居然会有此物,指不定太阴星主心中对你也有怨气。”

    太阳星主闻言一愕,神色间也略微有些讪讪。

    不过到底是积年的老不死,面皮自然够厚,很快便将杨君山的奚落抛之脑后,道:“杨道友这一次前来,是想要在混沌入口之处闭关修炼?”

    杨君山点头正色道:“正是!”

    河洛星宫,本身属于荒天星界。

    荒天星界本身便只是一座小型位面世界,却又因为河洛星宫赫赫名声的遮掩,以至于在星空之中几乎名不见经传。

    然而再小的位面世界也拥有混沌之地入口,而这个入口便在荒天星界仅有的一处精华凝聚之地河洛星宫之中。

    难怪河洛星宫之中拥有一艘星河大舟,正可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只是不知道能够开启混沌入口的鸿蒙紫气究竟是在谁的手中。

    除却改造西山长舟和本源潮汐,进入河洛星宫中央的混沌之地闭关修炼,也是杨君山与太阳、太阴两位星主交易的一部分。

    想要进入河洛星宫中央的混沌之地,则必须要经过太阳、太阴两位星主的首肯。

    太阴星主虽然外出,但杨君山事先已经得到了他的认可,则只需要太阳星主一人引导便可。

    当太阳星主出手引动太阳、太阴两座星辰的时候,杨君山再次见到了龙马与龙龟从两座星辰之中出现。

    只不过这一次两大阵灵的身上却并未托着河图与洛书的本体,但两大阵灵却仿佛已经认识他一般,极有灵性的朝着杨君山点了点头,而他也赶忙向两大阵灵致意。

    杨君山入主白虎星宿日久,对于河洛星宫内部之事也知晓了许多,便如这龙马与龙龟两大阵灵,其实本身还是河图与洛书两件阵道仙宝的器灵。

    之前杨君山的阵道法宝能够一举从下品道器提升至道器上品,便是得了河、洛两件仙宝的青睐,因此,他对于龙马与龙龟两大阵灵自然也心怀感激。

    不过杨君山没有看到的是,当他与龙马、龙龟两大器灵隔空致意的时候,站在他身后的的太阳星主将这一切看在眼中,面上却是浮现出一丝惊异之色。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太阳、太阴两颗星辰相互环绕旋转的中央,却有一片漆黑的空间被开启。

    “这里便是混沌之地的入口处了!”

    太阳星主的声音缓缓的说道:“原本便是一直被河、洛镇压并封闭起来的,杨道友进入之后,这片空间仍旧会合拢,直至道友出关之前,都不会被打扰。”

    杨君山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漆黑虚空,忽然道:“在下听闻,周天星斗大阵曾经将一位合道境天尊镇压在了河洛星宫之中?”

    说罢,杨君山抬头看向了已经来到他身侧的太阳星主。

    太阳星主神色坦然,面对杨君山的询问并未有丝毫遮掩,直接点头道:“不错,那人就在下面,原本杨道友就算是不稳,老朽也是要说的,因为在你进入混沌入口处之后,迟早会发现那位被封禁的合道天尊的。”

    杨君山闻言神色看上去有些奇怪,似乎凝重之中还带着三分好奇,道:“愿闻其详……”

    九天世界天庭。

    安大朴神色肃穆,可心中却是一片忐忑。

    在加入天庭之后,安大朴在这一段时期内成为了天庭剿灭域外势力最锋利的一把刀,“毒仙君”安大朴的名声如今可谓名震九天,甚至传到了九天天帝的耳中。

    在为天庭立下了一系列汗马功劳之后,安大朴终于得到了天庭上下的认可,此番前来天庭便是受到了传召,九天天帝要见他!

    安大朴心中的忐忑一半是在害怕,可另外一半却有着一丝莫名的期待。

    他很清楚自己在九天世界当中所扮演的角色,同时也明白自己只不过是西山杨氏手中所掌控的一具傀儡,虽然他连西山杨氏究竟用何种方法在掌控他的生死都不完全清楚。

    然而九天天帝乃是这方世界界主,甚至堪称这方世界的主宰,神通广大可谓通天彻地,安大朴有信心能够瞒得过天庭之中的任何一位仙君,却并没有信心能够瞒得过天帝。

    而一旦被九天天帝识破了身份意味着什么,安大朴再清楚不过,他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因此,安大朴心中在害怕,因为面见天帝对于他而言,就像是一场毫无反抗之力的审判。

    然而安大朴心中却又隐隐有着一丝期待,期待九天天帝能够一眼便看破他被人控制的事实。

    这样一来,或许他马上就会死在九天天帝的手中,又或许……,天地说不定会留他一条性命,甚至解开他身上的禁制也说不定。

    如果真是后者,安大朴心中翻涌着不可言说的念头,只要能够解除他头上悬着的利剑,自己就真心归附天庭,哪怕转过身来帮助天庭对付西山杨氏也在所不惜。

    安大朴心中暗暗打定着主意,原本忐忑的心情反倒变得兴奋了起来,心底原本那一丝期待反倒壮大了起来。

    “你就是毒仙君安大朴?”

    一道将高傲的情绪融入到平淡的语气当中的声音打断了安大朴的思绪。

    安大朴定了定神,抬头看去时,正看到一位面白无须的中年修士正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他。

    元神仙境巅峰!

    安大朴目光微微一垂,道:“正是在下!”

    “嗯,”那修士仍旧是一副淡然的语气,道:“天帝要见你,跟我来吧!”

    转过一道玉石屏风,在一座宫殿之中,九天天帝高坐|台阶之上,俯瞰着从屏风之后进来之人。

    安大朴小心翼翼的向上看了一眼,朦胧之间却只能够看到一个身影,头前有帝冕垂下,让人看不清其真实面目。

    “禀天帝,安大朴带到!”那中年修士上前复命道。

    安大朴见状连忙向上首天帝行大礼,道:“天庭麾下万毒宗安大朴,拜见天帝陛下,祝天帝仙福永享,问道混沌!”

    宫殿之中顿时陷入寂静,无形的压力顿时降临在倒在地上的安大朴身上,堂堂元神仙君此时却是冷汗淋漓,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猪猡。

    就当安大朴觉得自己下一刻恐怕就要支撑不住而崩溃的时候,一道缥缈如同天外的声音忽然传来:“嗯,起来吧!”

    “谢天帝!”

    安大朴如蒙大赦,连忙从地上起身,缓了两口气,正要准备再说些什么……

    “安大朴,”那道缥缈的声音再次从宫殿之上传来:“你最近做的不错,你的名字本天帝已经记下了,好生为天庭效力,天庭将来不会亏待你的。”

    “是,谨遵天帝教诲,大朴必赴汤蹈火!”

    安大朴连忙向九天天帝表决心道,同时心里还在斟酌着该怎么开口试探一下九天天帝的态度。

    “嗯,下去吧!”

    安大朴脑子顿时一懵,下……下去,这就完了?

    我还什么都没说……

    安大朴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却正见到刚刚那位引自己进来的仙君已经来到了他面前,皮笑肉不笑的开口道:“大朴仙君,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