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河、洛的进阶契机
    月桂树,又被称之为“不减木”,意思是说这种树的枝干只要不是一下子被斩断了,便会很快复原,无论你怎么砍伐,始终都无法将其砍断。

    当然,所谓的“不减木”也并非当真就是永远“不减”,真正的原因在于枝干之中所蕴含的本源生机不绝,只要本源生机不绝,那么树木的枝干便会不断的恢复原状,永远不会被砍断,而一旦枝干之中的生机耗尽,自然也就与普通灵材一般无二。

    星空之中有一则传说,说的便是曾有一位大罗仙尊被困一座奇阵之中,这阵法便是以月桂树作为阵眼,那大罗仙尊为了破绽,曾连续砍伐那月桂树数年,可结果却是树干依旧矗立,而那大罗仙尊也仍旧被困阵中脱身不得。

    这则传说在星空之中虽多被认为有夸大之嫌,但能够流传如此之广,月桂树“不减木”的名号也可见一斑。

    月桂树极难成活,每一株月桂树在达到万年树龄之后,在机缘巧合之下,可能会将全部的本源集中于一根树枝之上,而后这根树枝从树身之上脱落,便会化作木行一脉的本源至宝——月桂木枝。

    月桂木枝因为凝聚了月桂树万年以上的全部生机,因此又被称之为“长生木”,又被称之为“不死树”,可在月桂木枝从树身本体上脱落之后,月桂树自身也会因为生机绝灭而朽烂。

    曾有一则趣闻,说的便是一个凡人在与另外一个凡人的斗殴当中,被另外那个在地上随手捡起来的枯树枝一下子刺穿了胸膛。

    当所有人都认定这个凡人必死无疑的时候,这个凡人却仿佛没事人一般,胸口上插着枯树枝就这么活了二三十年,反倒是越发的健壮了起来,成为了当地一则奇闻。

    直至有修士路过听到此传说之后,一时好奇之下赶去查看,这才认出了插在那凡人胸口的半截枯树枝居然便是木行至宝月桂木枝。

    那修士自然不会顾及凡人死活,只管上前拔了树枝便走。

    原本以为那凡人没了至宝护佑很快便会死去,却不想月桂木枝残留在他心口之中的本源生机,居然又支撑他活了五年,最后才心脏崩裂吐血而死。

    月桂木枝是木行至宝,而月桂树却不是;月桂树可称之为“不减木”,而月桂木枝却没这个称号。

    杨君山要提升西山长舟的品阶,那么用到的自然是月桂树,而非是木行至宝月桂木枝。

    一旦西山长舟的船体有月桂树,或者是参杂了月桂树的灵材制成,那么可以想见,西山长舟的船体防御力将会得到品质上的极大飞跃。

    他甚至觉得,哪怕西山长舟到时候没有进阶成为星河大舟,那么仅凭月桂树所制的船体,也有很大的可能进出混沌之地。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杨君山听到太阳星主居然替太阴星主做主,以一株三万年月桂树以及协助杨君山生机西山长舟为星河大舟之后,立马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这个时候,杨君山甚至看到了太阴星主因为肉疼而脸上的抽搐表情。

    一株三万年树龄而不曾凝聚月桂木枝的月桂树,树干之中会凝聚多么庞大的生机?

    要知道杨君山的身外化身杨桦仙尊的本体,也才不过是一株万年的桦树而已,若非后来融合了建木之心,论及跟脚怕是都不配给月桂树提鞋。

    想到这里,杨君山心中越发的满意,伸手在袖口当中取出了阵棋,两位星主见状立马坐直了身躯。

    “全在这里了!”

    杨君山向着二人笑了笑,而后便将手中的阵棋抛出。

    周围的虚空一阵变幻,阵棋扩张开来自成空间,形成一片星空幻境,猛一看上去赫然便是河洛星宫的一部分星空,而此时杨君山与两位星主便置身于这片星空幻境之中。

    “这便是杨道友推演出来的阵图,能够将五行阵道完美融入周天星斗大阵中的阵图?”

    太阴星主神情激动,似乎连说话都带了颤音。

    太阳星主虽不像太阴星主这般激动,可看向星空深处的双目却是熠熠生辉。

    杨君山心中多少有些诧异,此番他能够补足星斗大阵中的五行阵道,固然是一件前人从未做到的事情,但眼前这两位可谓执星空阵道之牛耳数千甚至上万年,什么样的大风大浪不曾见过,本应当早已炼就一副波澜不惊的神态才对,怎得现在看来却是如同孩童一般毫无城府的表露着自己的想法?

    “果然还是要重设星宿啊!”

    不远处,太阳星主观摩着阵图幻境之中的布阵轨迹,虽未尚未涉及五行阵道的布阵细节,但到底是星空之中最顶尖的阵道仙师,只是大略一看便能够明白杨君山的思路。

    太阴星主这时也收敛了原本的激动,叹道:“为在星斗大阵之中融入五行阵道,我等也曾推演过数个方案,其中便有重设星宿这一方向,奈何在深入推演的过程当中却是屡屡碰壁,原本以为这条路子怕是走不通,却不曾想杨道友如今却是找到了解决的方法。”

    杨君山对于两位星主所言却也相信,河洛星宫汇聚星空阵道精华,要说杨君山的办法他们从未想到过,那么难免小看了天下英雄。

    事实上杨君山此番能够推演出与星斗大阵相融的五行阵道,这其中多少也有着许多侥幸和运气的成分,充其量他只是在别人开辟的道路上走得更远,而并非是独辟蹊径,开创了一条万千阵法师都不曾想到的途径。

    “两位谬赞了,杨某此番侥幸能够推演而出,实则也是多亏了星宫诸位星主慷慨相助,杨某不敢独占其功。”杨君山谦虚道。

    太阳与太阴两位星主相互看了一眼,太阴星主笑道:“看来杨道友还不知道星斗大阵在补全了五行阵道之后,意味着什么……”

    杨君山微微一怔,知晓他接下来恐怕要接触到河洛星宫真正的隐秘,于是很是郑重的向着两位星主拱了拱手,道:“还请二位赐教!”

    太阳星主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旱烟管,将烟嘴放在口中“滋滋”吸了一口,耳鼻之中居然都喷出了七彩烟雾,而后才不紧不慢的说道:“君山道友可知,河图、洛书两件阵道仙宝的其中之一,其实早有机会将自身品质提升到中品仙器?”

    杨君山闻言一愣,摇了摇头,连忙问道:“那为何不做提升?要是之前杨某看的不错的话,河、洛两大至宝如今的品质仍旧只是下品仙器!”

    太阴星主笑着反问道:“杨道友不妨设想一下,如若河图、洛书两大阵道仙宝中的一件进阶仙器中品,而另外一件却仍旧只是仙器下品,会发生什么情况?”

    “哦,原来是这样!”

    杨君山原本便要将“阵法双核心失衡”脱口而出,不过在见到两位星主面上的表情之后,他却是微微一愕,明白这应当是二人对他的一次考校,于是略作沉吟之后,这才开口道:“两件阵道仙宝,若一件进阶中品,一件仍为下品,那么为了弥补两者之间的失衡,则必须要通过人为的方式侧重于品阶低的一件仙宝,且不说这件事的难易程度,单单是资源材料的消耗,恐怕都是一个极其巨大的数字。”

    “更为关键的是,”杨君山顿了一顿后接着说道:“一旦另外一件仙宝也得到提升,两件阵道仙宝之间重新恢复平衡之后,那么之前为了平衡两件仙宝之间的差距而做出的努力便要统统废弃掉,这中间恐怕不仅仅只是造成资源的大量浪费那么简单,如果操作不慎的话,甚至有可能会从内部波及到整个周天星斗大阵的安危!”

    说到这里,杨君山看向了两位星主,得出了自己最后的结论,道:“所以说,河图、洛书并非没有机会将其中一件提升为中品仙器,而是一直在等一个机会,一个能够让两者同时进阶中品仙器的机会,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在不影响两者平衡,不触及周天星斗大阵整体性稳定,且不造成资源额外消耗的情况下,平稳的将周天星斗大阵提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杨君山话音刚落,太阳与太阴两位星主已然拍手大笑,太阳星主更是道:“精彩,尽管知晓不太可能,但老朽还是想要问一句,杨道友可否留在河洛星宫,或许用不了百年,我二人的位置便会交给道友来坐。”

    杨君山笑辞道:“杨某何德何能,况且又散漫惯了,真要久驻河洛星宫,怕是用不了多久便会发疯。”

    尽管早有所料,但太阳星主神色间还是难掩失望之色。

    太阴星主见状则开口道:“既然如此,为周天星斗大阵补足五行阵道之事,还请白虎星主万勿推辞,河洛星宫上下必定全力配合。”

    杨君山原本正待答应,可忽而听得太阴星主后半句话,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太确信道:“我?星主的意思是要杨某主持再建星宿,弥补五行阵道之事?”

    太阴星主笑道:“这幅阵图原本就是杨道友推演而出,难道说整个河洛星宫还有比杨道友更为熟悉之人吗?”

    见得杨君山还待推辞,太阳星主开口道:“一旦周天星斗大阵补足五行阵道,阵道九脉河洛星宫便能够独得六脉圆满,除却河、洛必将进阶仙器中品之外,周天星斗大阵也必然会迎来一次逆转混沌本源的潮汐,这对于杨道友而言或许是一次难得的修行契机。”

    话到此处,杨君山似乎已经没有了拒绝的理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