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百二十九章 阵棋、进化、星图
    杨君山也不例外,在河图与洛书聚拢了周天星斗大阵中所有星辰的光辉之后,两件阵道至宝的真面目浮现在所有阵法师的面前。

    与此同时,一道道阵纹道韵在星光的凝聚之下,从两件阵道至宝的本体之上剥离,而后向着星空之中飘散。

    杨君山在第一时间将自己的阵棋祭出,大地胎膜所制的棋盘,化作一缕薄纱向着星空之中河、洛出现的地方铺开,俄而便在星光的照耀之下若隐若现,直至彻底消失不见。

    杨君山的神识沿着阵棋薄纱一路向着星空深处延伸,试图利用阵棋去捕捉那些飘荡在星空之中的阵纹道韵。

    然而作为河洛星宫整个周天星斗大阵阵法体系的核心,河图、洛书两大至宝看似出现,实则却是被层层空间隔离起来,被周天星斗大阵牢牢的守护着。

    除开用以参悟阵道的神识之外,若是有谁试图抢夺,甚至哪怕只是接近河图、洛书的本体,则必将遭到整个星斗大阵的迎头痛击。

    这是从河洛星宫初创以降数以万年计来,用无数大神通者的失败、重伤、镇压、陨落,换来的血一般的教训。

    杨君山这几日与那郑基交流,便从他口中听得一则秘闻,说的便是在距今约七千年之前,曾有合道天尊趁河图洛书现世之机出手强夺,可最终却是被太阳、太阴两位星主联手,合三垣、四灵、二十八星宿星主之力,以周天星斗大阵将之镇压于太阳星之中,至今不得脱身。

    杨君山如今于阵道九脉上的造诣,唯有在五行与七星之上达到了仙阶大成,三才稍逊,四象再逊,八卦有所涉猎,不过在河图洛书现世之前,他却是又从太阳、太阴两位星主演化星空之际,学到了几分一元阵道的精髓。

    如今河、洛现世,河洛星宫创立以来所能够积累的阵道底蕴,以及河图、洛书本身作为阵道至宝所蕴含的阵道本源,尽数向所有前来河洛星宫的阵法师开放,但能够学到多少便要看各自的造化与悟性了。

    阵道修为到了杨君山这般地步,再要他去钻研其他几脉阵道传承,并一一将之达到仙阶大成的地步,意义其实已经不大,而杨君山自己也深知贪多嚼不烂的道理。

    而河、洛出世,真正能够吸引杨君山的,却是如同周天星斗那般,能够将数道仙阶阵法都融入到完整体系当中的复合仙阵秘术。

    西山杨氏的守护大阵起始是以五行阵道为主,三才阵道为辅,而后在杨君山的主持下不断扩张,待得周天化界之后,杨君山更开始融入七星阵道。

    西山杨氏的野心不仅是吞并整个西山星宫,更是要将整个西山星宫都笼罩在守护大阵之中,将整个西山星宫化作杨氏家族的后花园。

    不过杨君山自家知晓自家事,他曾经在九连星宫星崖之地残破的七星七巧连环仙阵中窥到了些许阵道复合的奥妙。

    但这种奥妙运用程度还比较低级,充其量不过是多种宝阵之间的勾连复合,从而越过道阵直接质变生成仙阵而已。

    哪怕之后在经过杨君山的推演升级之后,杨君山在构建整个环绕西山星宫的升级版七星七巧连环仙阵的时候,也只是做到了将五行雷光仙阵与七星七巧连环仙阵之间的共存而已,因为他所掌握的类似于“嵌阵秘术”之类技巧的存在,两道仙阵之间虽然可以做到部分的兼容,但杨君山自己却明白,相比于整个周天星斗大阵所构建的数座仙阵的融合体系而言,他的手段实在显得粗鄙简陋上不得台面。

    在见过了周天星斗大阵之后,杨君山便已经意识到,仅凭他自身的阵道造诣,想要将五行雷光阵与七星七巧连环阵融合为同一阵道体系当中极难,至少不是短时间内的他能够做到的,那么吸收和领悟河洛星宫已有的经验便势在必行。

    然而就在杨君山的神识观摩河图、洛书两件阵道至宝,沉浸在对于阵道的领悟当中的时候,最先发生变化的却是杨君山的阵棋。

    说来杨君山的阵棋跟脚很高,棋盘乃是以土行至宝中的大地胎膜所制,棋子则来自于九天应元石脱落的碎料,后来又被杨君山融入不少其他罕有灵物。

    整套阵棋经过杨君山多年孕养,又曾被他用于推演五行雷光大阵以及完整的七星七巧连环阵至仙阶大成,自身品质早已经过数次升华,达到了下品道器的地步。

    下品道器对于杨君山这样的大罗仙境而言,原本实在不算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好东西,但阵棋却是一个例外。

    阵棋本身作为一种全套和个体随时自由切换的异宝,是一种极难炼制,极难提升,极难使用,也极为小众的法宝。

    杨君山的这一套阵棋看似品质只在道器下品,可这在所有阵棋当中,已经算得上是上等品质了,如果要是再与那些动则传承数千年,甚至上万年之久的古老阵棋相比,他这一套阵棋甚至可以称得上不凡。

    此番这套阵棋再次被杨君山祭使,又是在河、洛现世之际,阵棋受阵道至宝影响,却是再次迎来了进阶的契机。

    杨君山在第一时间便从阵道的感悟当中退了出来!

    相比于阵道感悟的重要性,阵棋品质的质变更为重要!

    前者杨君山已有眉目,就算暂时从阵道至宝的感悟当中退出,也不会因此而前功尽弃,他有信心随时可以将原本中断的领悟接续上。

    可后者一旦错过了,杨君山可没信心遇到下一次进阶的契机会是什么时候。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能够遇到阵棋进阶的机缘往往更为难得。

    大地胎膜所化的阵棋在这个时候仿佛已经完全融入了星空,棋盘上的棋子表面上渲染了一层层的星光,闪烁之际看上去与一颗颗星辰完全无异。

    在这一刻,杨君山的阵棋看上去就像是一副完整的星图,在虚空之中与河洛星宫的星辰一一遥相呼应。

    杨君山明白,在他的阵棋能够将河洛星宫的星辰一一映射在棋盘上,使得整片星图完成之时,那么也必然就会是阵棋自身质变的到来之日。

    然而河洛星宫何其广阔,周天星斗大阵仅仅是用以布阵的阵星便足有三百六十颗之多。

    要想将这漫天星辰的分布浓缩于这一张小小的棋盘之中,哪怕对于杨君山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不过杨君山没有注意到的是,他的阵棋在进阶过程当中所引发的动静早已经引起了几乎所有河洛星宫星主的注意。

    哪怕是在河洛星宫这般阵道圣地,除却河图、洛书两大阵道仙宝之外,能够拥有道器级别的阵器也是少之又少,能够遇上道器级别的阵器再次进阶,则更为罕见!

    也正因为阵器进阶的罕见,因此在河洛星宫之中便有一条流传了上万年的不成文规定,一旦遇到高阶阵器进阶,星宫之中阵修通道便应当守望相助。

    于是待得杨君山的神识支撑阵棋倒映周天星辰越发吃力的时候,坐镇上垣星宿的伏震星主率先响应,主动引导上垣星宿阵源之力与阵棋接触。

    紧随在伏震星主之后,中垣紫薇星主、太阴星主以及玄武星主等也先后主动相助,使得杨君山压力大为减轻。

    得河洛星宫诸多阵源之力相助,杨君山便感觉阵棋所化的星图陡然一震,与此同时,周天星辰陡然光芒大放,一颗颗悬于星空之中的星辰与阵棋盘之上的棋子一一对应,整套阵棋便在这一刻发生了奇妙的变化。

    杨君山明白,他的阵棋从品质上终于完成了质变,从下品道器跨过了门槛成为了道器中品的阵器。

    杨君山并未将阵棋收回,阵棋品阶提升,阵道推演能力必定倍增,正是趁热打铁继续推演阵道的关键时期。

    于是杨君山只是向着星空之中拱手谢道:“白虎星主谢过周天星斗诸位星主相助之恩。”

    周天星辰星光闪烁,就仿佛是对他的回应。

    然而就当杨君山准备重新借助河、洛之力推演阵道复合的时候,星空之中却是异变再起,再次惊呆了正在观摩阵道至宝的阵法师,以及河洛星宫诸星星主。

    杨君山的阵棋如同一幅星图倒映河洛星辰,看上去就如同一座缩小了无数倍的星宫模型一般,而这一套模型却是在成型之后,吸引了背负河图、洛书的两大阵灵的注意。

    龙马与龙龟于此时仿佛找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一般,与星空之中来到了阵棋之前,并开始环绕在阵棋周围来回走动,显然对这套阵棋充满了好奇。

    就在龙马与龙龟绕着阵棋游走之际,周天星斗大阵的星辰光华再次被引动,这一次汇聚起来的星光却不再是照耀在河、洛两件仙宝身上,而是在中途被两件仙宝接引,实实在在的洒落在了杨君山的阵棋之上。

    不仅如此,在龙马与龙龟环绕阵棋而游走之际,河图、洛书两大阵道仙宝的本身之上,也有无数道经由星光拓印而成的阵纹道韵飘落,并完全融入到了阵棋当中。

    星空之中无数见证此次河、洛现世的阵法师,都被眼前的奇景惊呆了。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毫无疑问的是,杨君山的阵棋受到了河图、洛书两大阵道仙宝的青睐,在阵棋刚刚跨过道器中品的门槛之后,品质居然开始再次提升,一路朝着道器上品进发了!

    而以大地胎膜为跟脚而制成的阵棋,却是有着足够的底蕴来支撑这种跨越式的品质提升。

    然而待得杨君山的阵棋进化最终完成,龙马与龙龟背负着河图、洛书离开之后,杨君山这才骤然警觉,他的阵棋品质非但已经提升到了道器上品,更为重要的是,整套阵棋已经囊括了整座周天星斗大阵的所有星辰倒映,赫然便是一副完整的周天星斗大阵的阵图!

    这才是真正的大机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