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挂名星主,炉火纯青
    当白虎星宿在多年之后再次重新迎归白虎血脉,白虎星宿的实力重新回到了与其他三座星宿平起平坐的地步,然而当杨君秀重塑仙躯之后,白虎星宿的实力却是重新回到了冠绝四灵星宿的巅峰状态。

    当玄武星宿的玄武阵灵突然反水,撞开了青龙阵灵之后,原本凭借着伏震仙尊更为深厚的阵法造诣,堪堪能够在与朱雀阵灵的大战当中占据上风的白虎阵灵,突然间放弃了原本占据的先手优势,给了朱雀阵灵以喘息之机。

    然而当朱雀星主以为白虎星宿已然到了强弩之末的时候,却见白虎阵灵突然间仰天长啸,虎啸声有如狂风急雨卷动星空,漫天的星辰光辉仿佛都在白虎阵灵的啸声之下颤抖,又好像在用不断的闪烁来迎合。

    紧跟着,白虎阵灵身形暴涨,横贯星空的身躯几近暴涨三分之一!

    朱雀星主见势不妙,连忙趋势阵灵扑上前去厮杀,却不料这个时候白虎阵灵已然完成了蜕变,不等朱雀阵灵冲近,便径直撕裂了星光从朱雀阵灵的身旁窜了出来。

    朱雀阵灵双翅狂扇,卷起熊熊烈焰,火焰之中甚至夹杂着真正的南明离火的气息。

    然而白虎阵灵在此时却是全然不惧,浑身上下被一层白金色的光芒所覆盖,径直撞入了火焰当中,便听得火焰之中传来一阵阵凄鸣,紧跟着便有一道道散碎的火光四散抛射,而后便因为燃烧的源气耗尽而熄灭在星空深处。

    “停!”

    朱雀星主的声音从星空之中传来:“本星主退出!”

    白虎阵灵怒啸一声,从火焰之中跳出,在白金光芒的保护之下丝毫无损。

    而在火焰收敛之后,朱雀阵灵看上去却要凄惨了许多,非但一双翅膀残缺不全,满身的火焰翎羽更是七零八落。

    可朱雀阵灵的双目却仍旧有奇光闪烁,在深深的看了一眼星空之中耀武扬威的白虎阵灵之后,朱雀阵灵低鸣一声,转身向着朱雀星宿所在的方位飞去,而在双翅扇动的过程当中,一缕缕火焰从体内向外渗透,并向着全身蔓延,原本受损的部位纷纷恢复原状。

    眼见得朱雀阵灵退走,朱雀星主宣告退出此番竞争,白虎阵灵转身一跃,便已经来到了正在与玄武阵灵纠缠的青龙阵灵这边虎视眈眈。

    青龙阵灵一个甩尾将玄武阵灵于星空之中打退,而后身躯在星空之中一个蜿蜒,便已经退开到了千丈之外。

    “你们二位,嘿嘿,好,好,好,今日才算是领教了……”

    青龙星主借助青龙阵灵发出一声隐含恼怒的冷笑:“本座青龙星主也宣告退出!”

    而在青龙星主之后,原本与白虎阵灵并肩而立的玄武阵灵也向着白虎星宿的方向点了点头,随后便滑向了星空深处。

    不久之后,玄武星主的声音也隔着星空传来:“玄武星宫退出竞争!”

    星空之中渐渐安静了下来,只有白虎阵灵在漫天的星辰之下肆意的伸展着自己庞大而矫健的身躯。

    上垣星主的竞争已经决出了结果。

    这个时候,一道苍老如同亘古而来的声音缓缓的在河洛星宫之中的每一位修士的耳边响起:“既然已经决出了结果,那么上垣星主之位便交给伏震来掌管便是!”

    苍老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微微一顿,而后又响了起来:“伏震为上垣星主,则白虎星宿星主空置,道族的君山道友,可愿屈就白虎星主之位?”

    这道声音传来,河洛星宫之中前来观摩河图洛书盛会的各方阵法师尽皆哗然。

    河洛星宫之所以能够成为星空所有阵法师心目中的圣地,不仅仅因为河洛星宫许多的阵法传承向阵法师开放,更因为想要但凡想要加入河洛星宫的阵法师,只需要经过公平竞争便能够做到。

    然而即便是公平竞争,却也是从星宿之下掌控一颗星辰阵旗做起,然后凭借着自身的阵法造诣再能者上庸者下,即便是如此,却也万万没有如同杨君山这般,直接越过了阵星、星宿,直接就任四灵星宿之一的白虎星宿星主的道理。

    要知道,就算是一颗周天星斗大阵中的普通阵星,其星辰旗的掌控者或许便是一位资深阵法师,甚至是阵法大师也说不定;而若想掌控一座星宿成为星主,那么大师级的阵法造诣只是最基本的资格,其中就算是宗师级的阵法师也大有人在。

    更何况此番杨君山被提名为白虎星主候选,甚至都非是杨君山自己争取的,反而听那语气更像是河洛星宫的太阴星主上杆子在邀请杨君山屈就一般,能否答应还要看杨君山自己心情!

    所有前来河洛星宫参与盛会的阵法师都认为太阴星主贸然的提议必然会受到整个河洛星宫的集体抵制,他们甚至都已经兴奋的做好了再次观摩一场闹剧的准备,然而……

    整个河洛星宫在此时除了太阴星主的声音之外,都再无其他杂音传出,仿佛整个河洛星宫上下都在等杨君山的答复一般。

    良久,杨君山的声音在徐徐响起:“抱歉,舍妹出了一点状况刚刚处理完,既然太阴星主以及河洛星宫上下如此看得起在下,杨某若再矫情,那岂不是太过不识抬举,这白虎星主之位,杨某便暂时接下了,当然,也欢迎其他阵道道友前来切磋!”

    杨君山的声音当中透露着强大的自信,仿佛早已明白接任白虎星主之位,必然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满,但对此却完全不放在心上。

    星空之中,不少阵道后起之秀看不惯杨君山的嚣张,不满道:“他以为他是谁……”

    “闭嘴!”

    往往这些“后辈”的身边都跟着各自势力的长辈,闻言之后便纷纷严厉告诫,更有甚者,一巴掌都已经扇在了后背门的后脑勺上。

    有知道杨君山威名的,自然要对自家后辈谆谆教诲。

    即便是不知道的,一位大罗仙境的阵道仙师,至少也是能够与三垣星主身份相提并论的存在,居然屈就一座白虎星宿的星主,怎么看都是河洛星宫占了大便宜!

    那道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道:“如此,便有劳君山道友了!”

    “不必客气!”

    杨君山的声音仍旧听上去不带丝毫的烟火之气,道:“对了,烦请星宫之中为杨某准备一位副手,以便在杨某不在的时候,接替杨某暂时执掌白虎星宿。”

    言下之意,杨君山愿意担任白虎星宿星主之位,但多数时候也仅仅只是挂个名而已,并不会真正涉及到河洛星宫内部太多的事务。

    “此事易耳!”

    又是一道苍老的声音从星空之中横插进来,而在整个河洛星宫之中,能够随意打断太阴星主话语的存在,仿佛也只剩下了河洛星宫第一星主,象征着整个星空之中阵道造诣最强个人的存在,河洛太阳星主!

    只听太阳星主又道:“河图洛书即将现世,凡是有志于阵法之道的各方道友,还请做好准备,此番两件阵道仙宝出世,按照老夫与太阴星主推算,千户总共不过月余时间,能够从中领悟到多少,便要看诸位道友自己的造化了。”

    且不提太阳星主突然透露的消息,在齐聚河洛星宫的阵法师当中引起的动静。

    白虎星宿总殿,伏震仙尊离开的却是干脆的紧,散去了白虎星辰旗中留下的印记之后,便直接将这面用来掌控整个白虎星宿的阵棋留在了总殿广场之上。

    见得杨君山慢慢的踱着步,绕着这一杆三丈高大的星辰旗慢慢的观摩,站在一旁的郑基仙尊忍不住开口道:“星主大人,还是尽快炼制星宿总旗为妙!”

    郑基仙尊,便是先前接应杨君秀以及西山长舟,后来又曾被杨君山一指弹飞的那位仙人,而此人便是河洛星宫为他准备的副手。

    见得杨君山的目光终于从星辰旗上离开,郑基仙尊很快便进入到了副手的角色当中,解释道:“因为是白虎星宿的总旗,这面白虎星辰旗想要完全炼化极难,可能需要不少的水磨工夫,而如今河、洛现世在即,星主到时若是不能借助周天星斗大阵的阵法体系来揣摩河、洛奥妙,必然会错过许多机缘。”

    “哦,”杨君山随口应了一声,道:“说的有道理!”

    说罢,却仍旧我行我素,一副慢悠悠的样子,哪里有准备动手炼化总旗的样子?

    郑基见状摇了摇头,但身为副手职责所在,还是劝道:“星主大人,哪怕炼化了星辰总旗,大人总也要留出些时间熟悉整座白虎星宿,整座白虎星宿下属七座小星宿,共计五十六颗星辰,想要一一了解清楚,还是需要不少的时间和精力……”

    “哦,哦……”杨君山只是随口敷衍着。

    “星主?”

    郑基仙尊也不明白杨君山到底是没听懂还是装糊涂,但眼瞅着河、洛即将现世,却也不免有些急了,同时心中对杨君山也大为不满,认为他似乎看不起河洛传承!

    杨君山似有所觉,终于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笑,上前一步单手握在了白虎星辰总旗的旗杆之上。

    郑基仙尊见状正要开口提醒杨君山几个炼化的诀窍,也好节省炼化的时间,却不料话还在嘴边,看着眼前的情景却已经长大了嘴巴说不出来了。

    在握住了星辰总旗的一刹那,杨君山体内仙元顿时如同山崩海啸一般涌入到阵旗之中,一路摧枯拉朽,几乎就是眨眼的功夫便炼化了这面可以号令整个白虎星宿的总旗。

    杨君山回头朝着郑基仙尊笑了一笑,而后将三丈高的阵棋摇动,整个白虎星宿攻击五十六颗星辰顿时齐齐星光大盛,在星空之中凝聚而成一头横贯数十里的活灵活现的白虎阵灵!

    这等速度,只有是将整个白虎星宿掌控到随心所欲的地步才能够做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