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四灵斗阵,白虎金仙
    “周天星斗大阵当真有逆反混沌本源之力?”杨君山再次确认道。

    伏震仙尊想了想,道:“伏某可以确信,周天星斗大阵的确可以凝聚本源之力,但混沌本源之力则只有太阴、太阳两位星主借助河图洛书两件阵道至宝才能够凝聚,且数量极少,白虎星宿这里原本是无法从中分润的,但今日令妹在此,却又大不一样了!”

    “因为白虎血脉?”杨君山道。

    “便是因为白虎血脉!”伏震仙尊笃定道。

    四灵星宿在整个周天星斗大阵的庞大体系当中处于中坚地位,而白虎星宿原本又是四灵星宿中实力最强的一宿,但因为白虎血脉在星空之中日渐稀少几近绝灭,故而在缺少了白虎血脉来配合调动星辰之力后,白虎星宿的实力也日渐消退,在四灵星宿之中敬陪末座。

    这是属于四灵星宿之间的竞争,虽然白虎星宿在四灵星宿中实力最差,但因为伏震仙尊多年经营的缘故,使得白虎星宿与其他三座星宿之间的实力并未拉开太远。

    因此,尽管白虎星宿实力最差,可伏震仙尊的阵道造诣之高,在整个河洛星宫之中也是得到公认的,而这也正是伏震仙尊有底气竞争上垣星主的原因之一。

    而对于整个周天星斗大阵的庞大阵法体系来说,四灵星宿却是整个大阵用以逆转混沌本源之力的关键,而四灵血脉的存在,却又是四灵星宿保持完整的关键。

    之前因为白虎血脉的缺失,导致整个阵法体系逆转混沌本源之力的效率大为减少,而今白虎血脉回归,至少真正掌控整个河洛星宫阵法体系的诸位星主,却是乐见其成的。

    但这却并不意味着其他三位星主便愿意伏震能够凭此上位,以上垣星主的身份稳压他们一头。

    因此,当数日之后,来自星空各地的阵法师齐聚河洛星宫,准备观摩这一场几乎代表着星空顶尖阵道高手之间的斗阵切磋的时候,才突然发现白虎星宿这一次面临的居然是其他三座星宿的联手狙击。

    这一次的阵法师盛会,真正吸引人的缘故自然是因为河图洛书每三百余年的现世,但四灵星主之间的斗阵对于阵法师而言,却更加具有实际的意义,特别是对于一些阵道造诣较低的阵法师而言,四灵星主之间的斗阵切磋对于他们的启迪很可能要比观摩河图洛书还要重要的多。

    一连数日,整个河洛星宫在星空之中完全被各种星光色彩所笼罩,这些星光在星宫之中如有灵性一般相互追逐驱赶,又或者幻化成为各种星宿法相在星空之中彼此厮杀,令汇聚在河洛星宫之中的各方阵法师看得如痴如醉。

    然而真正的阵法大宗师却知道,这一场能够决出上垣星主之位的决战尚未到来。

    不过尽管如此,不少阵法师还是对伏震仙尊在斗阵过程当中所展现出来的深厚阵法造诣而感到赞叹。

    要知道,在多数情况下,白虎星宿所幻化的各种星宿法相都要受到来自其他三座星宿所幻化法相的围攻和剿杀,原本所有人都认为在这种情况下,白虎星宿恐怕撑不了两天便要崩溃,而事实上却是五日下来,白虎星宿虽然处处落于下风,却仍旧顽强的存在着。

    不过当伏震仙尊已经找到了白虎血脉能够调动完整的白虎星宿星辰之力的消息传出之后,众多对于周天星斗大阵有着一定了解的阵法师纷纷恍然,似乎已经找到了伏震仙尊能够坚持到现在的原因。

    然而即便如此,来自各方的阵法师对于伏震仙尊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仍旧不看好。

    可就当四灵星宿各自将四灵法相凝聚成功,准备展开最后决战的时候,星空之中骤然发生的一幕却是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原本应该压制白虎法相的其他三尊法相,其中的玄武法相骤然发难,却是一头顶开了不远处猝不及防的青龙法相。

    星空之中,观摩此番斗阵的各方阵法师纷纷哗然。

    玄武星主立场的突然转变,别说是青龙星主完全没有防备,便是另外一位朱雀星主似乎也被突然发生的一切给惊呆了,以至于险些被从星空之中扑来的白虎法相撕掉了半边翅膀。

    “玄武星主,你做什么?”

    星空之中回荡着青龙星主暴怒的吼声。

    然而玄武星主对此却并未作出任何回应,只管利用阵灵凝聚而成的玄武法相死死的将青龙法相拖住。

    “他的玄武阵灵并未被削弱,虚宿的掌控权已经重新回到他的手中了!”

    另外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这是因为失了先机而被白虎阵灵压制的朱雀星主的声音。

    当日杨君山以一己之力夺走玄武星宿中虚宿的掌控权,并将玄武星主搞得灰头土脸之事,在河洛星宫的高层星主之中并非秘密,毕竟当初二人搞出的动静实在太大,连三垣之首的紫薇星主都被惊动了。

    然而现在看来,白虎星主与玄武星主在私下里定然达成了什么秘密的交易,而其中的条件之一便是将虚宿的控制权交还给玄武星主。

    而就在河洛星宫的上空,四灵星主的斗阵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的时候,在白虎星宿的总殿之中,杨君山却是正在紧张的看护着正在进行蜕变的杨君秀,而这种蜕变实际上从她进入白虎星宿总殿的时候便已经开始了。

    重塑仙躯的过程有长有短,而有着白虎星宿阵灵本源加持,再加上杨君秀本身修为在元神仙境巅峰滞留了多年,早已经做了相对充分的准备,因此,此番她进阶金仙的过程却是极为短暂,可也往往意味着其中的风险极大。

    在旁边护法的杨君山更是心分二用,一方面关注着杨君秀的进阶过程,而另外一方面则始终在注意伏震仙尊掌控白虎星宿与其他三座星宿斗阵。

    但凡伏震仙尊在斗阵的过程当中稍露败迹,那么杨君山便会毫不犹豫的强行接手白虎星宿的阵法之灵,直接介入到斗阵当中。

    至于这样做会是否符合规矩,会引起哪些后果,则全然不在杨君山的考虑当中。

    只要杨君秀此番能够顺利重塑仙躯,那么自然一切都好说!

    好在伏震仙尊不愧为是星空之中顶尖的阵道仙师,之前几日,尽管在其他三位星主的联手打压之下,被压迫的极惨,却始终都能够保持白虎星宿的核心本阵不受干扰,而这也给了杨君秀极佳的进阶时机。

    全力运转之下的白虎星宿源源不断的激发出白金本源之力,却被重塑仙躯的杨君秀吸收的点滴不剩。

    忽然之间,杨君山仿佛感知到了什么了,眉头微微一挑,而就在这时,身前杨君秀的身影却是忽然在他眼前变得虚幻起来,就像整个人一下子彻底从眼前这片虚空剥离了出去。

    周围的空间开始以杨君秀为中心龟裂,一道道的空间裂痕向着四周扩散,很快便要波及到白虎星宿总殿阵潭。

    杨君山见状却是不惊反喜,双手张开向前一锢,一道无形的空间壁垒已经完全将杨君秀周围十数丈的范围尽数罩了进去,原本向外延伸的空间裂痕顿时受到了阻碍。

    尽管如此,还是有剧烈的空间震荡波及开来,顿时惊动了正在总殿之中伏震伏震仙尊掌控整个星宿大阵运转的阵法师。

    当初在星空之中接应杨君秀等人的那位仙人急匆匆的从外面窜了进来,却被杨君山随手一指便定在原地动弹不得,就连急慌慌的表情都凝固在了脸上。

    随后杨君山又屈指一弹,那仙人如遭重击,整个人的身躯都弯成了一只大虾,屁股向后直接飞了出去。

    待得杨君山回过头来的时候,他所禁锢的那一片空间当中的裂痕已经在渐渐弥合。

    尽管杨君山对于杨君秀能够重塑仙躯的把握很大,但在这个时候却也难免有几分忐忑。

    直到杨君秀的身形无视仍旧在动荡的空间,直接来到了杨君山所布下的无形壁垒跟前,向着他微笑着招了招手,他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杨君山衣袖一挥,身前的空间屏障顿时消失,杨君秀上前一步,有些激动道:“哥,我成功了呢!”

    “那就好,那就好!”

    杨君山连声说道,罢了又忙问道:“对了,修为可还稳固,是否需要修炼一段时间稳固一下?”

    杨君秀笑了笑,却是没有说话,而是忽然伸出纤手一指,一根白金色的细针从指间飞出,直奔杨君山而来。

    杨君山“哈哈”一笑,伸手向前一探,似慢实快,却是在间不容发之际便将这根白金细针捏在了指间。

    “咦?”

    杨君山面露惊奇之色,一道道森寒的肺金本源之力从小小的细针之上传来,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小刀切割着捏着细针的手指。

    以杨君山的锻体修为自然不会被伤到,但他却能够通过细针之中散溢而出的本源之力来判断出杨君秀的修为。

    “肺金本源之气大成?”杨君山的语气之中带着一丝惊喜。

    杨君秀得意的笑了笑,炫耀一般道:“不止呢,或许是因为经常与澜瑄切磋的缘故,让我对肾水本源也有一定的领悟,正巧趁着机会以金生水,铸就了肾水本源之基。”

    “那可真是太好!”杨君山喜道。

    兄妹二人沉浸在修为进阶的喜悦当中,直到先前那个被杨君山一指弹飞的白虎星宿仙人再次畏畏缩缩的来到了门口,这才想起总殿之外,白虎星宿还在与其他三座星宿斗阵周旋。

    “对了,哥,外面的形势怎样了?”杨君秀看了一眼门外的那名仙人问道。

    杨君山笑了笑,道:“既然你已经重塑仙躯,那么外面的那场闹剧自然也就该结束了!”

    ——————————

    汗,出门在外真的不太适合码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