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喧宾夺主,表明立场
    “够了!”

    伴随着周围数十颗硕大星辰闪烁光华的附和,一声怒喝从星空深处滚滚而至。

    杨君山冷笑一声,非但没有停手,反而更进一步加快了掌控整个虚宿的进度。

    “放肆!”

    星空深处的这位大神通者显然发现了杨君山的手脚,显得大为愤怒。

    玄武星宿七十二颗星辰立马形成联动,一层层的星辰之力开始叠加,最终汇聚到虚宿十余颗星辰之上,试图阻止杨君山成为虚宿星主。

    然而杨君山的速度显然更快一步,便在整个玄武星宿阵法之力展开反攻的时候,他便已经掌控了虚宿中七成的星辰之力,然后强行驱逐了反噬的阵法之力,将整个虚宿掌握在了他的手中,虚宿星主瞬间易主。

    平心而论,单纯的凭借阵法之力,杨君山想要通过虚宿的阵法之力反击整个玄武星宿显然不可能做到,但杨君山在这个时候显然也不会迂腐到单纯的与对方斗阵。

    如果说之前虚宿星主设下埋伏困住杨君山一行,虽然上不得台面,但还算是想要借着阵法切磋令杨君山难堪,好让他们知难而退的话,那么当杨君山反制虚宿星主,便已经算是在这一场阵法的切磋当中取得了全胜。

    可在这个时候玄武星主悍然出手,试图以整个玄武星宿之力来压制杨君山,那便显得有些输不起了。

    而在这个时候,杨君山自然也不会客气,不再保留自身的修为实力,以大罗仙境的修为强行压制整个玄武星宿的阵法之力,好让他趁机完成了对虚宿的掌控。

    而这也似乎一下子踩到了玄武星主的痛脚,气急败坏的玄武星主直接勾动整个玄武星宿的阵法之力,于星空之中幻化成一尊庞大的玄武法相,径直向着西山长舟所在的方位撞了过去。

    整个周天星斗大阵乃是一个横贯一座星宫的庞大阵法体系,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之前虚宿星主暗算杨君山等人还能够在玄武星主的遮掩之下不被人发现,而此时玄武星主调动整个玄武星宿阵法之力,几乎便是在瞬间,就已经被坐镇河洛星宫的各大星主所察觉感知,其中便包括如今的白虎星宿星主伏震仙尊。

    杨君山冷笑一声,玄武星主如今的行为完全可以说是失去了理智,而这也正是杨君山所希望看到的,尽管这样一来,他所面临的危险大大增加,甚至有可能损及西山长舟,可玄武星主这般做也必然是对河洛星宫一贯原则的违背,势必就会失去角逐太微星主的资格。

    可如果能够在正式的太微星主人选出来之前,便将伏震仙尊的竞争对手打掉一个,那么毫无疑问,伏震仙尊在他这里欠下的人情大了!

    眼见得庞大的玄武法相横贯星空而来,杨君山立于西山长舟船头之上,就如同卵石之于泰山。

    然而便是如同卵石一般渺小的杨君山,却在这个时候摇动虚宿星幡,原本与他手中星辰幡遥相呼应的十数颗星辰的星光忽然间便暗淡了下来,远远的看上去这些星辰便仿佛陷入了沉睡一般。

    别忘了,虚宿原本就是玄武星宿中的七宿之一,如今杨君山以一己之力将虚宿暂时脱离了玄武星宫的掌控,原本玄武星主想要倾整个玄武星宿之力也是做不到,那横贯虚空的玄武法相自然也就会被大大削弱。

    可即便如此,玄武星主也有足够的信心将西山长舟撞碎。

    事实上现在的玄武星主也是骑虎难下,他在中途拦截杨君山,便已经是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如今杨君山故意将事情搞大,弄得整个河洛星宫几乎人尽皆知,他最初的打算实际上已经落空。

    而现在则是,若就此认怂,别说竞争太微星主,便是手中这玄武星宫的星主之位能否保得住还是两说,而要是与杨君山放开了手脚大战一场,只要能够占得上风,那么他至少可以凭借展现出来的阵法实力保住手中的星主之位。

    周天星斗大阵,号称无垠星空第一阵,可不仅仅只是因为这座笼罩了整座星宫的大阵能够做到攻防一体,更为重要的是,凝聚了数百颗星辰之力的庞大大阵,能够源源不断的吸纳星空之中的灵气转化成为天地本源!

    作为玄武星主,他能够在日常修炼以及实验和改造阵法的过程当中源源不断的得到大量天地本源的补贴,这对于将全部心力都投入到阵法钻研之中,而无暇顾及自身修为的阵法师来说,毫无疑问是极端重要的。

    如果失去了天地本源的供应,原本拙于修炼的阵法师,非但可能在修为上陷入停滞,就连对阵法的钻研上也会止步不前,而尸位素餐的星主同样会在竞争当中被他人所取代。

    因此,现在的玄武星主已然全无退路,只能与杨君山死磕一途。

    然而对于玄武星主只能死磕,可对于杨君山来讲,这个横贯星空的玄武法相却更多只是一个样子货而已。

    因为玄武星主的运气实在不太好,就在此前不久之前,杨君山刚刚完成了鸿蒙紫气与本命神通的融合!

    便在那只玄武法相撞向杨君山以及其身后的西山长舟的刹那,构建玄武星宫的其余数十颗星辰一下子也变得明灭不定起来,而这一次却并非是阵法之力的反噬,而是杨君山神通之力的渗透。

    撼天仙诀,在杨君山将鸿蒙紫气融入之后,其潜力品质已然从造化境神通一举上升到了混沌境。

    当杨君山将这一道造诣最深的本命神通施展开来的时候,漫天的星辰都在颤抖,随时都可能在他神通的碾压之下彻底湮灭。

    玄武星宫作为周天星斗大阵的一部分,无论是作为部分还是整体,都拥有着极强的自主调控能力。

    可即便如此,在杨君山神通威力的碾压之下,构建成玄武星宿的数十颗周天星辰,还是在这一刻不得不抽调大量的阵法之力进行抵御。

    “你做了什么,你这是什么神通?”

    玄武星主的声音都在发颤,因为他发现形势正在失控,原本还在他掌控之中的玄武星宫,正在绕过他自主的抽调阵法之力进行防御!

    这说明杨君山的神通已经威胁到了玄武星宫阵法体系的安全,甚至还极有可能波及到了整个周天星斗大阵的完全,以及河洛星宫的安全。

    “呵呵!”

    对此,杨君山只是发出了一声不明意味的冷笑。

    然而横贯星空的玄武法相虽然因为阵法之力被抽调而缩小,却仍旧保留着极强的实力。

    玄武星宫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一咬牙仍旧继续向着杨君山装来,尽管他相信自己不会输,可在杨君山面前连番受挫之后,已然有了与他鱼死网破的决心。

    因为玄武星主忽然醒悟过来,杨君山是在他占尽了优势之后还能够翻盘,如果现在不能将他重创的话,一旦杨君山得到伏震仙尊白虎星宿阵法之力的支撑,那么无论他是否还是玄武星主,在杨君山面前都将再无反抗之力。

    可就当这两大足以倾覆数十颗星辰的力量即将碰撞的刹那,一连数道与玄武星宫同源的阵法之力忽然从四面八方齐齐向着玄武星宫涌来。

    这是整个周天星斗大阵的力量!

    然而这种力量虽然是为了支援玄武星宿,可却直接剥夺了玄武星主对于玄武星宿最后的掌控之力,散去了即将与西山长舟相撞的玄武法相的同时,也加强了整个玄武星宿的防御力量。

    一道威严的声音自星空深处滚滚而来:“够了,都住手吧!”

    杨君山心中有数,似乎对于有人出面阻止二人火并并不意外,因此,当这道声音出现的刹那,杨君山便也及时收手。

    可尽管如此,撼天仙诀的余威仍旧对玄武星宿造成了极大地破坏,索性这种破坏完全在可掌控的范围之内,数十颗星辰的星光在几乎就要幻灭的情况下,又重新闪烁了起来。

    “嘿,混沌神通果真不凡,君山仙尊名不虚传!”

    之前那道威严的声音再次传来:“老朽中垣紫薇星主姬辰有礼了!”

    杨君山向着星空深处拱了拱手,道:“紫薇星主谬赞,杨君山此番受河洛星宫之邀而来,却不知为何居然成了恶客,居然受玄武星主如此针对,也不知是玄武星主私自所为,还是河洛星宫的意思?”

    杨君山这话不但让自己占据了道义的高端,还给玄武星主与河洛星宫之间买下了一颗钉子,就看河洛星宫接下来怎么应对了。

    星空之中沉寂了半晌,杨君山站在船头好整以暇,不急不慌。

    片刻之后,那道声音再次从星空深处传来:“这件事情河洛星宫自然会给君山仙尊一个答复,仙尊仍旧是我河洛行宫此番盛会的贵宾,还请仙尊不计前嫌,能够赏光莅临!”

    这话已经将姿态放得很低,杨君山原也没想过将河洛星宫得罪致死,也没忘记趁机再给伏震仙尊助力一二,于是微微一笑,道:“紫薇星主放心便是,杨某是受伏震道友邀请,无论如何都不会错过此番盛会!”

    ——————————

    每次见完大神之后,都要受一番打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