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下马威,星辰幡
    九天世界某处虚空之中。

    野游仙白礼仙君一张脸已经变成了惨绿色,断成两截的法宝勉强被他抓在手中,而人却正大口大口的向外呕着紫黑色的鲜血,腥臭之气直扑数十丈之外,就连安大朴自己都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为,为什么?”

    白礼仙君努力的将自己的声音不被呕血打断,甚至还试图说服安大朴:“九天世界就要完了,你也是去过域外的人,应当见识过星空的广阔,以及那些强者如林的域外之人,我们困守在这一方小世界当中简直如井底之蛙,一旦九天世界解体,天庭必定是首当其冲,如今暗中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位天庭仙已经在暗中布置后路,阁下居然还在这个时候为天地卖命?”

    “哼,叛逆之人!”

    安大朴很是不屑的打断了白礼仙君的言语,大义凛然道:“我等身为九天之人,自当为九天世界利益着想,九天世界解体虽然不可避免,但九天世界的修真文明却仍旧需要我等长生者守护,似阁下这般只管自己死活,不顾及整个九天世界亿万生灵,简直毫无风骨可言。”

    白礼仙君面带诧异,看向安大朴的目光就如同在看一个傻子,他张了张嘴还要试图再说些什么,可安大朴却已经不再给他这个机会。

    “懦夫,受死吧!”

    安大朴挥舞着那根将白礼仙君法宝打断的石锏砸在白礼仙君的头上,在一片红白相间之物洒落之后,失去生机的百里仙尊脸上仍旧还保留着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

    安大朴面无表情的将石锏收起,然后扭头向着虚空之中某处冷冷看了一眼,随后身后毒云一卷,便向着天庭而去。

    而就在安大朴离开之后不久,虚空之中有两道身形一闪,屈目仙君与聂昌仙君出现在刚刚白礼仙君被击杀的地方。

    “他发现我们了?”聂昌仙君有些不大确定的问道。

    屈目仙君神色看上去很是复杂,沉声道:“应当是发现我们了。”

    聂昌仙君赞赏的语气之中带着一丝羡慕和忌惮:“他才刚刚进阶仙境,居然便如此轻易击杀了白礼,这等实力便是我等踏入长生境数百年的老仙怕也未必能够做到。”

    屈目仙君叹道:“这些在天帝向九天修士开启通往域外的空间通道之后才登仙之人,相比于我们,他们无疑拥有更多的选择,也能拥有更多的机缘,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比不过他们。”

    聂昌仙君一脸心有戚戚的模样,道:“听闻安道友的毒修道途早已断绝,却不知他在域外究竟得了什么机缘,不但重塑道途,居然还踏过了长生之门,那一身的毒功谁见了不心生忌惮?还有他手中那一件石锏法宝,也是威力绝伦,该不会是一件上品道器吧?”

    屈目仙君道:“正是因为担心安道友的崛起可能与域外势力有关,这才会派遣给他追杀白礼的任务,便算是他能够得到天庭诸仙认同的投名状,以目前看来,我们没有理由再怀疑安道友。”

    “但愿如此!”

    聂昌仙尊点头道:“如果安道友真正心向天庭,那么我等毫无疑问将得以强力臂助!”

    ----------

    在这一片不辨东西南北上下,也不分黑白七色的虚空当中,随着杨君山一脚跺下,长舟之中众人原本那种坠落的失重感顿时消失不见,可长舟之外,那种在虚空之中坠落的趋势似乎仍旧在持续。

    “哥,快将长舟停下来啊,到底是谁在暗算我们?”

    杨君秀见得杨君山站在船舷之上,看向长舟之外的目光就如同在观赏风景一般,口中甚至还啧啧称赞,不由得再次催促道。

    杨君山摆了摆手,道:“长舟并未在坠落,只是你们的错觉罢了,连同先前你们所感受到的也是一样!”

    澜瑄公主若有所思大:“幻境?”

    杨君山笑道:“更确切的说是阵法!”

    “阵法?”澜瑄公主疑惑道:“什么样的阵法能够将庞大的星界长舟都吞进去还事先不露丝毫痕迹?”

    “更何况又有谁能够算到我们的路线和行程,专程在这里布下如此庞大的阵法?”

    杨君山微微一笑,提醒道:“我们的目的地是哪里?”

    “河洛星宫?”

    澜瑄公主眉头一皱,道:“我们到河洛星宫了吗?怎么事先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之前周围分明是一片星空吧?”

    澜瑄公主的目光看向了上官若仙,在杨君山闭关修炼的时候,西山长舟一直都是上官若仙在掌控。

    上官若仙摇头道:“老仆事先并未有丝毫察觉!”

    澜瑄公主又看向了杨君山,倒不是不相信杨君山先前的判断,而是肯定连上官若仙自己都被隐匿的阵法骗过了,这就越发的说明困住他们阵法的高明,现在众仙也只能够寄希望于杨君山出手解决。

    能够在除杨君山之外的几位金仙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他们困入阵中,却并不意味着澜瑄公主等人便没有办法从阵中闯出去,只不过既然已经进入了河洛星宫的范围,这种情形或许便是针对杨君山的一场考验,又或者干脆就是一次挑衅,那么这种源自于阵道的交锋便只能交给杨君山来解决,这个规矩澜瑄公主懂,上官若仙同样也懂,二人自然不会做越俎代庖之事,同时也阻止了杨君秀强行破阵的打算。

    “呵呵,这是打算要给杨某一个下马威啊!”杨君山轻笑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在这片虚空当中回荡起来:“呵呵,看来大名鼎鼎的阵道仙师君山仙尊的阵法造诣也不过如此,居然如此轻易便掉入了这片‘坠落虚空’之中。”

    “哦,这片空间被叫做‘坠落虚空’么?”

    杨君山看向这片虚空的神色淡然,丝毫感觉不到被阵法围困的羞恼和愤怒。

    “听说阁下此番前来是想要助白虎星宿的星主争夺上垣太微星主之位,可道友如此阵法造诣,我看不去也罢,如果君山仙尊答应就此离开河洛星宫,那么在下便放仙尊离开,如何?”

    那一道声音再次在虚空之中响起,似乎笃定了杨君山等人无法从这片虚空之中的离开。

    “阁下居然这般自信这片虚空能够困得住杨某?”杨君山好奇的问道。

    那道声音传来一声轻笑,语带讽刺道:“君山仙尊威震星空,以仙尊大罗仙境的修为,这片虚空自然是困不住阁下的,最不济也能凭借那艘星舟从阵中强闯而出,可那样做又有什么意义呢?这里是河洛星宫,是阵道圣地,伏震道兄要争夺太微星主之位,凭借的乃是阵道造诣,可并非是修为实力!”

    “哦,这么说来,这位一直不愿露面的道友应当便是伏震仙尊的竞争对手无疑了?”杨君山突然开口问道。

    虚空之中的那道声音消失了片刻,之后才缓缓道:“阁下想多了,在下只是周天星斗大阵中诸多星主中最不起眼的一位而已,也正是因为如此,在下才奉劝君山仙尊最好不要插手我河洛行宫星主更迭之事。”

    杨君山面露轻蔑之色,道:“阁下却是太过高抬河洛行宫的实力了,没有四灵星主之一调动整个星宿之力提前布下陷阱,真当这艘长舟是纸扎的,舟上几位仙人都是泥捏的不成?”

    说罢,杨君山不等对方在开口说话,忽然伸手在身前一划。

    “嗤啦啦——”

    一阵布帛撕裂一般的响声,伴随着一声惊呼,从虚空之中传来。

    原本空无一物的虚空,顿时露出了一道数尺长的口子,而从这道裂口之外,还能够看得清楚漫天璀璨的星辰。

    “混蛋,赶快补上!”

    还是之前那道声音,只不过现在听起来似乎显得有些焦急。

    “呼啦啦——”

    裂口之外的星空之中仿佛有一面大旗摇动,带动数十道星光汇聚在裂口之处开始编织成网,试图将这道裂口补上。

    “呵,来不及了,星辰阵道,杨某早就想要领教了!”

    只见杨君山人站在船舷之上,却是将一只胳膊直接从裂口处伸了出去一抓,一道惊叫声过后,待得他将手臂收回来的时候,却是夺了一杆旗面上布满了星光的旗帜回来。

    “星辰旗?”

    澜瑄公主见到这面大旗顿时惊呼道。

    杨君山将旗面展开,却见三丈长的旗面之上的星光隐约勾勒出了一只鼠状的图腾。

    “是虚日鼠,这面星辰旗是虚宿的星主,乃是四灵之一玄武星宿的属下!”

    澜瑄公主连忙将自己所了解的关于河洛星宫的情况大声说给杨君山听。

    杨君山闻言冷笑一声,雄浑的仙元向着星辰旗之中渗入,片刻之后便随着一声来自虚空的惨叫,旗中被虚宿星主中下的印记已经被祛除,并在短时间内被杨君山所炼化。

    “很可惜,对于星辰阵道,这些年来杨某也颇有研究!”

    杨君山语带嘲讽,只管将手中的星辰旗一摇,这片原本虚无一般的空间顿时如同油漆一般被层层抹去,漫天的星光洒进来,长舟又重新回到了星空之中。

    “你敢夺我阵旗!”

    星空之中,一个獐头鼠目的修士伸手指着杨君山,色厉内荏般叫嚣着。

    杨君山只管将星辰旗一卷一抖,这修士连一声惊呼都没来得及发出来,便被丢出了不知道几百上千里远。

    这还不算完,手持虚宿星主阵旗的杨君山再次摇动星辰旗,隶属于虚宿的十几颗星辰顿时星光大放,与他手中的星辰旗遥相呼应,却是杨君山想要伺机将整个虚宿掌控在手中,成为名副其实的虚宿之主。

    “够了!”

    星空之中传来一声怒喝,周围星空数十颗硕大的星辰光华闪烁为之附和。

    ——————————

    羡慕有存稿的大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