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浩然气,坠虚空
    “所以说,这卷竹简本身乃是堪比本源至宝的千年碧玉竹,而竹简上面的内容乃是丘圣亲笔所书?”

    澜萱公主瞪大了眼睛,目光之中既有惊诧也有好奇,从旁边不断的向着杨君山面前的那册竹简上瞄去,却发现上面的文字她根本就看不懂。

    杨君山将竹简卷着的部分向外拉了一拉,笑道:“想看就看,我又没有禁止你们看上面的内容。”

    杨君山这话音一落,不说澜萱公主,杨君秀、包鱼儿几个也探过了头来,就连一直伺立一旁的上官若仙,也向前探了探身,对于这竹简上的丘圣真迹充满了兴趣。

    “这写得都是什么,完全看不懂啊,而且这字迹看上去也没觉得有多好!”

    杨君秀瞥了瞥嘴,毫无顾忌的说道。

    “这应当是儒族秘传的秘篆,比如今在儒族之中大行其道的书篆可要古老的多,相传便是丘圣所创,这种秘篆字体便是在儒族内部也不见得有多少人掌握,只有修为达到大罗仙境之上,才有资格修习儒家的本源秘篆,据说这种秘篆乃是丘圣当年于混沌之中所悟,于修炼儒族几道至高神通颇有助益,但或许是因为起点太高,普通儒修想要修习却是有害无益,于是每当儒族的大神通者以秘篆书写之后,都会在上面留下一层禁制,使得看到内容之人不会受到反噬,但也对于上面书写的内容不知所云。”澜瑄公主娓娓道来。

    龙族不愧为是星空大世界存在最古老的势力,知晓太多星空各方势力的隐秘之事,在这一点在澜萱公主身上表现的尤其突出,比如说关于秘篆只能修为达到宗圣之上才能够修习,便是杨君山自己之前都不知道的。

    不过见到杨君山极其认真的揣摩着竹简上书写的内容,澜萱公主有些奇怪道:“你认得这些秘篆?”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原本是不认得的,不过怎么说呢,只能说是一个巧合吧,谁都没有想到,颜心远临摹丘圣真迹的那一卷拓本上,又被他用普通的书篆在旁边一一对应书写了一遍,看样子似乎是为了方便低阶儒修修习之用,却被我强行记忆了下来,如此便多了一个能够识得几百秘篆字体的对照表,秘篆虽远不止几百字,但也足以让我将这一篇内容掌握五成有余了。”

    “这么多?”澜萱公主惊讶道。

    杨君山神色极为笃定,道:“当然,颜心远所临摹的丘圣真迹内容虽与这一册竹简上的内容不同,但同为儒修一脉,彼此传承却多有共同之处,更何况还都是出自丘圣之手,彼此印证之下,读懂五成的内容并不难,当然,也仅仅只是限于读懂,想要书写还是无法办到的,这里面也有儒族独到的传承之秘。”

    澜萱公主对此只能咋舌,但听得杨君山的意思,便多问了一句,道:“这上面记载的传承是儒族的功法还是神通?”

    “是神通,”杨君山答道:“便是‘浩然正气’”

    “浩然正气?”

    澜瑄公主奇怪道:“这道神通在儒族不是公认为亚圣轲圣所创么?怎得会是丘圣所书?”

    杨君山解释道:“严格说来,‘浩然正气’并非是轲圣所创,确切的说应当是由他第一次提出了‘浩然正气’这种说法,并加以归纳并发扬,真正的‘浩然正气’的修炼,早在轲圣之前的先儒便已经涉猎,就比如说丘圣曾经提出的‘有教无类’,其实与‘浩然正气’中‘兼收并蓄’这一特点如出一辙。况且就算是轲圣系统的提出了‘浩然正气’的修行方式,丘圣难道就不能记录并书写下来?别忘了,‘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可是丘圣自己提出来的。”

    “好啦好啦,算你说得有理!”

    澜瑄公主娇嗔的伸手在杨君山肩上轻轻一推,然后才道:“看你琢磨的这么认真,这丘圣真迹虽然珍贵,但在我等非儒修的手中,充其量也不过就是拿来当成一道顶级的仙符来用而已,难不成上面记载的‘浩然正气’的传承你还能修炼不成?”

    杨君山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揶揄,笑道:“谁说我不能修炼,别看我现在连蒙带猜也不过弄懂上面五成的内容,可按照这上面的方式修炼浩然正气,我却足有七八成的把握。”

    “你可别胡说!”

    澜瑄公主反倒担心起来:“你又不是儒人,如何能修炼‘浩然正气’?再则说了,你总共才不过看明白五成,怎么可能修炼起来反倒能有七八成把握?”

    “我便知道你不信!”

    杨君山笑起来带着一丝神秘,而后便见他伸出指尖儿,上面有一缕本源元气显化,星空之中的五行灵气被吸引,尽数向着指尖儿上涌来,而那一缕本源元气却是也不分金木水火土,只管一气儿吞了,然后便渐渐被这一缕元气同化并彻底融合。

    “这怎么可能?”

    澜瑄公主惊叫一声,看向杨君山的目光带着惊异之色:“你怎么可能懂得‘浩然正气’的修炼方式?难道是那些儒修故意泄露给你的?”

    说到这里,澜瑄公主忽然想到了什么,质问道:“他们不会想着要将你同化成为儒修吧?”

    杨君山散去了指尖儿的那一缕本源元气,笑道:“是你想多了,我对于‘浩然正气’的理解,是源于一次偶然的机会,得以观摩颜宗圣凝聚‘地之花’时候的过程,再加上颜宗圣的不吝指教,让我对于‘浩然正气’的本质有了较为深刻的理解,当时还直接融合五气成功,直入五气朝元之境。”

    “正因为如此,我才能将丘圣手书与先前的感悟两相对比,从而才有足够的把握修炼真正的‘浩然正气’。”

    “原来是这样!”

    听了杨君山讲述的过程,澜瑄公主放心不少,可还是叮嘱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小心!”

    将事情搞清楚之后,澜瑄公主便不再打扰杨君山深入揣摩千年碧玉竹简上的内容。

    杨君山当初初悟“浩然正气”本质的时候,当时他还只不过是一个金仙,如今他已然是大罗仙尊,再回想当初颜宗圣凝聚“地之花”的情景,顿时感觉能够揣摩出来的东西还有很多,再加上如今有千年碧玉竹简对照,杨君山很快便沉浸到了这道神通的揣摩当中,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西山长舟在星空之中前行,沉迷在丘圣真迹之中的杨君山忘掉了周遭的一切,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间一道奇诡的波动从长舟的周遭传来,一下子将杨君山惊醒了过来。

    杨君山霍然起身,双目之中冷光凝聚,身前那一卷竹简“哗啦啦”卷了起来,可他却知晓,自己等人怕了已经着了人家的道儿了。

    一阵剧烈的震荡突如其来,西山长舟仿佛闯入了险滩一般颠簸了起来。

    “是谁!”

    上官若仙愤怒的吼声从长舟甲板之上传来。

    “怎么回事儿?”

    澜瑄公主与杨君秀联袂从舟中行来,可长舟周遭的情形却是令二人脸色一变。

    此时西山长舟周遭哪里还是无尽的星空,长舟仿佛闯进了一片虚无的空间之中,周围一片分不清黑白的虚空,漫天璀璨的星辰都已经消失无踪。

    “回禀二位,老仆无能,事先并未察觉到异常,只看到长舟之前的一片星空如同水波一般被抽掉,紧跟着长舟便毫无征兆的闯进了这片虚空之中。”

    上官若仙尽可能简短的将刚刚遭遇向二人做了说明,他还在全力掌控长舟,事实上此时长舟遭遇到的空间震荡要远比现在这种颠簸要剧烈的多,能够将长舟控制在这种程度便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如同流水一般波动的星空?”

    澜瑄公主皱着眉头思索着什么,接着道:“看样子我们怕是中了别人的埋伏!”

    “埋伏,谁?”

    杨君秀浑身煞气蒸腾,一副仿佛随时择人而噬的样子,而在她身周盘旋的一颗金色小球便是她的本命法宝,融入了如意铁的本命法宝可以再她的心念之下,随时变化成任意的形状对敌。

    澜瑄公主摇了摇头,正要准备说什么,却突然被上官若仙的惊呼打断:“小心,这周遭又有变化!”

    话音未落,庞大的长舟在这一刻突然失去了浮空之力,开始了急速的坠落,一瞬间失重的力道几乎要将甲板上的几人尽数甩飞出去。

    澜瑄公主连忙稳住了身躯,可长舟仍旧在急速的坠落,而且坠落的速度仿佛越来越快。

    “快,快去叫醒他!”澜瑄公主大声说道。

    “不用了,我已经来了!”

    杨君山不急不缓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仿佛带着一种奇异的安抚人心的力量,在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无论是澜瑄公主还是杨君秀,都没来由的松了一口气,哪怕此时似乎仍旧处于险境。

    “哥,该怎么办,你倒是快想办法啊!”

    杨君秀见得杨君山仍旧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却听杨君山这时轻声一笑,道:“原来只是幻境而已!”

    说罢,却见杨君山脚下轻轻一跺,“轰隆”一声闷响传来,四周仿佛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坍塌,舟上的众人顿时一个踉跄,纷纷稳住了身躯,这才突然发现刚刚那种坠落的失重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