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子正宗圣,丘圣真迹
    华天星域儒园。

    杨君山的来访显然有些出乎韩重仙尊的意料之外。

    “哈哈,韩道友,此番冒昧前来拜访颜宗圣,不知宗圣可有时间?”杨君山笑问道。

    杨君山对于颜宗圣却是极为尊敬的,颜宗圣虽然在儒族之中是出了名的好为人师却又不会教学生,可杨君山却曾在颜宗圣这里数次得了好处,先是琴音传道,后又领悟了浩然正气中“兼收并蓄”的真意,严格说来,颜心远于杨君山可算得上是有半师之谊。

    相比于杨君山的洒脱,韩重仙尊看向杨君山的神色便显得有些复杂,见得杨君山前来,便先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道:“见过君山仙尊。”

    杨君山连忙侧身避开了,惊愕道:“韩道友,你这是做什么?”

    “礼不可废!”

    韩重仙尊说罢,这才起身带着一丝歉意道:“仙尊怕是来得不巧,师尊他老人家如今并不在儒园之内。”

    “不在?”

    杨君山微微一愕,连忙问道:“韩道友可知宗圣去了何处,又何时归来?”

    “对不起,在下……”

    韩重仙尊说话的语气一顿,接着却只是摇了摇头。

    杨君山从韩重仙尊的神情之中看出了一丝迟疑,他心底明白,韩重仙尊为人方正,谎话大概是不太会说的,那就只能是不方便透露颜宗圣的行踪。

    杨君山大感失望,却又无可奈何,正要准备告退,却忽然听得一声朗笑从儒园之外传来。

    “老颜,这么快就从丰天星界那边探查回来了么,怎么样,可有找到太初玄光?”

    儒园之中的阵法禁制令外面之人无法探知杨君山的身份,但他大罗仙境的气息却在儒园开启的时候有所残留,来人显然有所误会,将杨君山当成了颜宗圣。

    一人从竹林边上转过来,腋下夹着数个卷轴,在见到杨君山的一刹那却是脸色一变:“是你?”

    杨君山微微一愕,他却是不曾记得自己还认识除了颜心远之外的另外一位儒族宗圣,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脑中灵光一闪,略略有些恍然,道:“尊驾可是柳子正柳宗圣?”

    来人将腋下的数道卷轴扔到了韩重仙尊手中,神色虽略有些不渝,却仍未缺了礼数,拱手道:“君山道友,柳某却是不知阁下与颜师兄居然也交情匪浅,居然能进这儒园之中。”

    在争夺鸿蒙紫气的大战当中,杨君山虽然不曾与柳子正交手,但当时参与鸿蒙紫气争夺的数位大罗仙尊,事后回顾此战的时候彼此都有所了解。

    相比于杨君山成功夺得鸿蒙紫气,柳子正的运气便要差了许多,原本已经到手的鸿蒙紫气却在最后时刻被人偷袭夺了去,这也就难免柳子正在见到杨君山的时候神色不快了。

    杨君山大约也能够猜出柳子正面上的敌意从何而来,尽管对方态度欠佳,杨君山却也并未放在心上,微微笑道:“晚辈此番前来原本是要向颜前辈请教一些事情,却不曾想前辈却是去寻找即将现世的第二十八座位面世界,恰巧错过了。”

    目前星空大世界所出现的二十七座位面世界当中,从未有过叫做“丰天”的位面世界,而从刚刚柳子正无意中透露出来的消息看,颜心远应当是去寻找能够开启位面世界的太初玄光,那么毫无疑问,即将成型现世的第二十八座位面世界便应当是那丰天世界。

    柳子正冷哼一声,却并未接杨君山的话语,他大约也已经明白,就因为他刚刚不小心的那一句话,不仅泄露了颜心远的行踪,还暴露了儒族对于丰天世界的一些谋算,于是颇有些不客气道:“那阁下不妨下次再来,老颜一时半会儿怕是还回不来。”

    说罢也不再理会杨君山,而是向着旁边的韩重道:“这几卷都是我找来亚圣手迹的拓本,这些拓本至少也是出自述圣之手,所有这些尽数留给老颜,按照他当初答应的,快快将老颜临摹的丘圣手迹请出来让柳某开开眼!“

    丘圣手迹!

    杨君山心中一动,原本正打算离开的他,却是一转身又折了回来。

    柳子正见得杨君山返回,眉头大皱,道:“你又回来做什么?”

    杨君山正色道:“杨某虽非儒修,可有机缘得见丘圣真迹,这等机缘试问又有谁愿意错过?”

    韩重连忙纠正道:“并非是真迹,只是老师临摹丘圣真迹中最为得意的一副而已。”

    杨君山当然知道不是丘圣真迹,颜心远手中真正的至圣手稿,早已在当年入侵九天世界的时候,为了抵挡九天天帝而用掉了。

    杨君山笑道:“便只是临摹,那临摹的却也是丘圣的手迹,自当一饱眼福。”

    柳子正却是冷笑道:“既然杨道友想看,那索性拿出来让他开开眼也好,书篆一道乃儒家独有,难道只是让人看看就能学了去不成?”

    书篆不同于符篆,乃是儒家所独有的一种借助文字、文章来施展力量的手段,在儒族内部,他们往往更愿意称这种方式为书法。

    同样的文字,修为越高,书法造诣越高的人,书写出来的威力自然便越大。

    但同样的一篇文章,需要的往往就不止修士的修为以及书法水平,还要看这篇文章的文笔辞藻,以及内容立意,甚至还要看不同修士对于同一篇文章的不同理解。

    杨君山的目光向着韩重仙尊放下那一摞卷轴看了一眼,这些卷轴虽然只是拓本,但临摹的对象却是亚圣真迹,而且在临摹的过程当中,往往会融入临摹之人自身的感悟,因此,别看这几卷拓本,真要用来对敌的时候,其威力恐怕也未必就比仙符差了。

    韩重仙尊要去拿颜宗圣临摹丘圣真迹的拓本,又不好意思直接将柳子正送来的书篆卷轴拿走,便先将这些卷轴放置在了儒园的石桌之上。

    柳子正见得杨君山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这些卷轴,便带着一丝取笑的意味打趣道:“怎么,难道杨道友当真有钻研书篆一道的打算?莫不是”

    杨君山迟疑了一下,道:“杨某只是对儒族几位圣人心存仰慕,想要一观他们的手书真迹罢了,这些虽然是拓本,但杨某才疏学浅,最多也只是观个形似罢了,想来也不会泄露儒族秘传,不知可否将这些卷轴打开,让杨某一饱眼福?”

    柳子正闻言却是“哈哈”大笑,道:“这有何不可,我儒族讲究‘有教无类’,杨道友有心于我儒家一道,我等万分欢喜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会撇帚自珍!“

    说罢,柳子正却是亲自动手,将石桌上的一道道卷轴展开并挂起,供杨君山观摩。

    这些临摹拓本上的字迹,或雄奇峻伟,或潇洒飘逸,或沉凝古朴,但每一卷拓本上毫无疑问都有着强大的力量封镇其中。

    不过杨君山想要揣摩的自然不是这些书篆真正的奥妙,这书篆乃是儒族不传之秘,那柳子正看似大方,又如何不知这其中的关窍,只不过是想要看杨君山出丑罢了,可他没有想到的是,杨君山压根儿也没想着去钻研书篆,他真正的目的只不过是想要对照这些拓本的笔迹,找出他手中那卷竹简的真正书写人罢了。

    可惜,这几卷拓本按照柳子正所说,其临摹的真迹分别包括了儒族的三位亚圣,尽管拓本书写的形势各有不同,但杨君山却能够肯定,他所拥有的那卷竹简上的笔迹没有与任何一道卷轴拓本相同。

    “怎么样,杨道友可是有什么感悟?”柳子正在一旁似笑非笑问道。

    没有理会柳子正言语之中的揶揄,杨君山的目光却是看向了韩重仙尊之前离开的方向,道:“韩道友什么时候能够将颜宗圣临摹的丘圣真迹拿来?”

    柳子正脸色一沉,冷笑道:“杨道友也太过好高骛远了吧?”

    杨君山仿佛没有听到柳子正之言一般,目光忽然一亮,道:“来了!”

    柳子正心中虽然恼怒,可见得韩重仙尊果真手捧一道竹简走来,却也让他一时间忘掉了刚刚的不快,目光盯着那卷竹简一眨也不眨。

    “这便是老颜临摹的丘圣真迹?老颜倒是舍得,只是临摹的拓本,居然也用碧玉竹所制的竹简!”

    柳子正口中虽这般说,可神情看上去却已经显得有些急不可耐。

    韩重仙尊刚刚走近,柳子正便已经从他手中将竹简夺了过来,口中一边还喃喃自语道:“也不知老颜这拓本能得丘圣几成神韵。”

    韩重仙尊见状也不以为意,只是笑道:“按照师尊与颜师伯的约定,师伯带来的这些卷轴拓本,弟子便收起来了。”

    柳子正闻言眼角便是一抽,这些亚圣真迹的临摹拓本虽然比不得这一卷丘圣真迹拓本,可却也是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收集来的,如今仅仅只是为了观摩丘圣真迹拓本一番,便要将所有的这些尽数送人,便是柳子正之前早有约定,一时间也不免肉疼。

    “拿走拿走,不要留在这里碍眼!”

    柳子正撇过了脸去,烦躁的甩着衣袖。

    韩重仙尊微微一笑,刚刚将这些卷轴拓本收起,柳子正便迫不及待的将竹简展开。

    伴随着“哗啦啦”的声音,竹简在韩重仙尊的手中徐徐打开,无论是柳子正还是杨君山,在这一刻无不都瞪大了眼睛。

    /book_1301/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