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元天教,赠指环
    杨君山在雷域之中为弟子护法数日,之后返回茅屋山又停留了数日,直至确定丁如兰新创的仙术神通彻底稳定下来,这才带着澜萱公主离开。

    丁如兰虽然在融合三道本命道术之后,搭起了本命仙术的框架,可想要将整个神通体系完善,并能够作为一道传承体系流传下去,则必然还需要她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杨君山离开之后,丁如兰仍旧在茅屋山闭关,而且看样子短时间内怕是无法出关,好在杨家派驻在茅屋山的修士不止丁如兰一个,有杨君山威名镇压,自然不会出什么乱子。

    长舟于虚空横渡,不久之后在飞天星界的白虎秘境处接上了在此闭关的杨君秀、包鱼儿以及钟九三人,一路向着元天星界的九连星宫去了。

    飞天星界原本位于未曾化界前的周天世界葬天墟之外,化界之后,飞天星界与西山星宫的距离虽然因为空间变化而拉远,可实际上仍旧是距离西山星宫最近的星界。

    杨君山此番前往星空游历,原本最近的路线便是从西山星宫直驱飞天星界,不过却因为某些原因,不曾返回西山,而是取道雷州星宫来到琼天星界,再绕了小半个周天星界来到了飞天星界之外。

    杨君山自从在周天星界之初错失了肉身成圣的机会之后,这数十年来一直都在为重塑仙躯进阶金身仙境做着准备。

    因为有着白虎秘境的底蕴,杨君秀重塑仙躯所需的本源至宝并不缺少,而她的修为也早已达到了元神仙境的巅峰,却仍旧迟迟无法冲破修为屏障,可见想要进阶金身仙境何其难,绝不仅仅只是拥有足量的本源至宝便能够做到,修炼的根本永远在于修士自身的修为。

    对于河洛星宫之行,杨君秀原本是不大情愿的,她留在白虎秘境原本是为了重塑仙躯而积累底蕴,此番出行,怕是又要将她冲击金身仙境的时日推后数年。

    不过杨君山却认为伏震仙尊特意嘱咐他带上杨君秀并非无的放矢,或许此番河洛星宫之行对于杨君秀而言便是一次难得的机缘。

    “那什么周天星斗大阵的白虎星宿,当真与白虎一族有关?难不成还能助我重塑仙躯?”

    杨君秀这句话可不是在问杨君山,而是看向了澜萱公主。

    澜萱公主道:“具体情形如何我也不得而知,这毕竟是河洛星宫之秘,恐怕也只有掌控周天星斗大阵核心之秘的河洛星宫高层中阵法仙师才能知晓这其中的奥秘。”

    杨君秀面露失望之色,道:“原来你也只是猜测,并不确定啊!”

    澜萱公主笑道:“却也并非全然凭空猜测,从我在龙族中查到的记载来看,早在周天星斗大阵初创,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星宿构架先后初成之时,先后主持这四大星宿阵法体系构筑的初代星主,的确便是来自这四族的阵道仙师。”

    杨君秀目露惊光,道:“这说明什么?”

    澜萱公主笑了笑,不过不等她开口,杨君山便替她回答道:“能够参与到周天星斗大阵这等庞大阵法体系创建当中的,哪一个不是星空世界中最为顶尖的阵道仙师?而这一类人往往都会在最为得意的作品当中留下属于自己的独特印记,而这种印记或许便与血脉有关。”

    杨君山自己便是最为顶尖的阵道仙师,对于同道中人的心理感受自然也最为透彻。

    杨君秀看了看澜萱公主,又看了看杨君山,点头道:“那就去看看?”

    数日之后,西山长舟进入元天星界,而星隅仙尊早已知晓了杨君山等人即将到来,甚至带着元天教的一众骨干高阶修士一路迎到了九连星宫之外。

    杨君山与星隅仙尊交情匪浅,杨君山曾在星隅仙尊重塑仙躯的时候为其护法守护,而星隅仙尊也曾在周天星界之际,前往西山助杨氏家族抵御域外入侵。

    不过星隅仙尊此番大张旗鼓迎接杨君山的到来,显然也别有目的,只需看随在星隅仙尊身后一众元天教修士振奋的神色便能猜到一二。

    元天宫密室之中,星隅仙尊请杨君山与澜萱公主、杨君秀三人落座,这才向着杨君山作揖谢道:“此番又要借道友虎威,星隅这里谢过了。”

    杨君山连忙起身避开了,作色道:“道友这是作甚?些许小事,何足挂齿!”

    二人重新落座,星隅仙尊这才微叹一口气,道:“此番道友能顺路前来,对于道友而言或许只是一件小事,可对于在下以及元天教上下一众修士而言,却是意义重大,难道道友就不曾发现,之前你我二人言谈甚欢之际,这些人精神面貌大有不同么?”

    这一点别说是杨君山,就连澜萱公主与杨君秀都已经察觉到了,听得星隅仙尊之言,二人不约而同的相互看了一眼。

    杨君山肃容道:“怎么,可是近期元天教遇上了什么困难,释族还是魔族?”

    释族与魔族在元天星界之上保持着脆弱的平衡,而元天教便是在这种脆弱平衡的夹缝当中一点点发展起来的。

    作为元天星界本土修真文明的后裔,要说元天教创建至今从未被释族与魔族察觉,那根本就是自欺欺人,之所以能够发展到现在,无非便是元天教的实力与底蕴还远未有落入两族关注的资格。

    而现在经过星隅仙尊的苦心经营,元天教一点点壮大,各方面开始渐渐步入正轨,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遭遇了当头一棒,那不用想也知道阻力来自于何处。

    “元天教被困在了九连星宫!”

    星隅仙尊向杨君山讲述了元天教这些年来的发展经历,最后才道:“很显然,无论是释族还是魔族,他们早已经注意到了元天教的发展,但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却一直不曾出手打压干涉,直到元天教渐渐壮大并试图走出九连星宫的时候,却不约而同的遭遇到了这两族的联手打压!”

    近些年来,元天教一直试图走出九连星宫,向着整个元天星界发展势力,可每一次都会遭遇释、魔两族的迎头痛击,被迫重新龟缩于九连星宫之内。

    而就在杨君山来到九连星宫之前不久,九连星宫再次遭受重创,几位教中高阶道境修士被杀,更有一位元神仙人被一位魔仙偷袭,纯阳元神被魔元所污,只能自削修为等死。

    元天教除去星隅仙尊这位仅有的金仙教主之外,其他长生仙人仅仅只有三四位而已,如今生生折去一位,整个元天教可称得上是元气大伤,难怪杨君山等人来的时候,整个元天教高层修士看上去神气不振。

    “需要我做什么?”杨君山问道。

    星隅仙尊笑道:“你此番能来便已经帮了我的大忙,事实上近些年来我自己也在反思,或许是我太过心急了,元天教在我的手中迈的步子太大,而我们的实力却并不足以匹配我等的野心。”

    接下来几日,星隅仙尊也果真没有让杨君山蹈险,只是陪着他在九连星宫四处逛了一圈,向他介绍了一番元天教的发展状况,同时也在一些低阶修士伺机请教的时候,慷慨的指点一二。

    大罗仙尊的指点自然非同凡响,这个消息在元天教内部高层修士之中传开之后,赶来求见杨君山的元天教修士越来越多。

    星隅仙尊眼看这样下去不对,于是干脆请杨君山做了一次道法宣讲,将元天教道境以上的高阶修士尽数汇聚在元天宫,而这一次讲道,杨君山一口气便讲了三天有余。

    讲道完成之后,杨君山原本准备第二日便向星隅仙尊辞行,不过在临行之际,星隅仙尊却是告知了他一则消息。

    有人得到了太初玄光并被人看见,星空修炼界如今已经到处都在传播,第二十八座位面世界,也就是整个无垠大星空的最后一座大型位面世界,恐怕已经彻底孕育完成了。

    太初玄光……

    杨君山很好的遮掩了目光之中的震惊之色。

    临行之前,杨沁玺与杨沁瑶两个曾从星崖之地赶来拜见。

    “我听你们秀姑姑说,星崖之地被你们两个经营的不错!”

    杨君山面露欣慰之色,赞道:“你们两个很不错,星崖之地远离周天星界,你们两个能够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站稳脚跟,可见已经有了独当一面的资格!”

    说罢,杨君山从衣袖之中摸出了一枚铁环,然后向着兄妹二人扔了过去。

    杨沁瑶忙不迭的将铁环抓在手中,左右翻看了一番,似乎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于是开口问道:“大伯,这东西怎么用?”

    杨君山笑道:“这枚指环可不一般,它乃是一位金仙在选择了自我寂灭之后,特意留下来的传承和底蕴的线索,你们两个可以通过这枚指环将之找到,大伯能够帮你们兄妹两个的便只有这些了,如今你们二人也已经渡过了雷劫,日后的道途便只能靠你们自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