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雷浣纱,拼背景
    雷浣纱,表面上看与一块薄纱似乎并无不同,实则却是一种天地孕育的造化至宝。

    这种雷行至宝孕育而成的挑拣极为苛刻,偶尔出现之地,无一不是在雷霆密集的区域,而且还需要大量本源之气的凝聚,但更为关键的是,还需要一种能够用来承载雷霆与本源之力的载体。

    尤其是后者,往往比前两者更为难得,因为能够承载雷霆与本源之力的载体往往还会从本源至宝上延伸出一些其他额外的妙用,因此,雷浣纱通常能够在雷行至宝中排进前十。

    当本源至宝雷浣纱在这一片雷域出现的时候,周围近百里范围内充斥的雷光在这一刻开始扭曲,三百里范围内的雷霆之力都受到影响,以至于在这片范围虚空当中修行的修士,在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异样,并急速向着雷浣纱出现之地飞遁而来。

    几乎不分先后,一共有六位修士在第一时间赶到雷行至宝出现的虚空之中。

    “本源至宝!”

    其中一位黄庭境修士最先反应过来,顿时身化一道雷光一闪便已经来到了雷浣纱身前,无视四周突然开始暴虐的雷霆,伸手便向着这件至宝抓去。

    “在下琼天星界空玄宗无雷子,还请诸位道友给个薄面,空玄宗日后定有厚报!”

    这无雷子显然意识到自己率先出夺本源至宝,可能会引发其他几人的围攻,于是在第一时间便将自家宗门搬了出来,试图震慑其余五位修士,而这其中便有丁如兰在内。

    丁如兰在小七星星域茅屋山坐镇近二十年,对于琼天星界内部各大势力多少也有所了解。

    这空玄宗在琼天星界也是一家颇为知名的宗门,据闻宗门内有金仙坐镇,至少尚有三位元神仙境的长生者,其整体实力底蕴甚至还要超出周天星界除去西山杨氏以及飞流剑派之外的所有顶尖宗门势力。

    果然,在这无雷子自报家门之后,原本正欲出手拦阻的五位修士至少有两位缓了一缓,显然对空玄宗颇为忌惮。

    可其余三位却仍旧还是毫不犹豫的出手了,而这其中便包括丁如兰。

    面对三人联手的攻势,无雷子无奈之下只得一边抵挡一边后退,但口中却不忘叫嚣:“三位执意要与我空玄宗为敌么?”

    其中一位褐发修士冷笑一声,道:“空玄宗好了不起么?在下万岁沼泽贺奇寒倒要向阁下讨教一番。”

    无雷子闻言神色一黑,万岁沼泽乃是琼天星界一方妖修势力,同样也有金仙坐镇,实力并不弱于空玄宗,而且据闻万岁沼泽为首的妖修金仙乃是一只啸天鹤,修行已达万年之久,便是这万岁沼泽也是因其而名。

    而另外一位出手的玄衣修士则笑道:“在下虽没有两位的势力,不过可惜的是,此番与在下一同来到雷域的乃是在下的叔父大人,想来他老人家很快便会到来,在下无意得罪诸位,还请诸位能够将这雷行至宝让与在下,如何?”

    这位玄衣修士从始至终不曾说出自己的名字,但却并非是怕了无雷子与贺奇寒身后的势力,相反其言语中的威胁更甚,因为他的身边便有一位仙人跟随!

    便在无雷子与贺奇寒心神震动之际,原本正参与围攻的丁如兰在中途身形一转,一伸手便向着数十丈之外的雷浣纱抓去。

    “大胆!”

    无雷子面对丁如兰,却是最先发现了她的企图,可惜却暂时腾不出手来阻止,于是连忙大喝一声。

    贺奇寒与玄衣修士很快便察觉到了丁如兰的动作,二人同样惊怒交加,反身便向着丁如兰身上打去。

    丁若兰似乎早知会如此,便在这两人出手之际便已经抽身退开,仿佛看上去非但不是要抢夺雷行至宝,反而更像是在引人出手一般。

    果然,在丁如兰退开的刹那,二人的神通非但没有落空,反而一路延伸,径直向着先前那两位迟疑着不曾动手的修士身上打去。

    原来便在丁如兰三人出手阻挡无雷子之际,原本那两位还在迟疑是否动夺雷行至宝的修士,猛然见得四人大战居然无暇争夺至宝,便再也按捺不住,冲上前去试图渔翁得利。

    丁如兰正是因为察觉到这二人的动作,这才故意转身引得其他二人出手,却又在第一时间退出了战圈。

    丁如兰原本想要引得其他人硬拼几个回合,然后她再浑水摸鱼,可惜在场之人没人是傻瓜。

    无雷子张手打出一道雷光,却并非是针对任何人,那雷光在雷域之中一闪便融入无处不在的雷光之中消失不见,这是空玄宗独有的一种传递消息的手段,一件排名前十的雷行至宝,显然已经值得宗门内的仙人出手争夺。

    无雷子很清楚,混战之下,他能够得到雷浣纱的可能性并不高,更何况雷域之中也不可能只有他们几个,一旦混战持续,必将会引来更多觊觎之人加入到争夺雷行至宝的大战当中,

    这种情况下,他只能传讯宗门仙人出手,尽管他自己也明白,一旦宗门仙人出手,这件至宝就算被夺下,恐怕也与自己无缘了。

    而在传讯之后,无雷子引动身周雷霆之力便向着丁如兰劈来,丁如兰自也不甘示弱,两人登时对轰起来。

    而在无雷子传讯之后,贺奇寒与玄衣修士也不落人后,纷纷向外传讯,试图召唤帮手,甚至于连那两位正与二人大战的修士也各自发出了消息。

    贺奇寒看着自己的随后,冷笑道:“还未请教阁下如何称呼,又是何出身?”

    来人神色冷峻,闻言只是默然回道:“出身要是那么重要,还需要修为做什么,大家只管将各自背后靠山报出来分一分高下不就得了?”

    正与玄衣修士对战的另外一位雷劫境修士,身周盘旋十二柄金竹剑,闻言高声笑道:“天雷道友所言极是,想要雷浣纱,大家手底下见真章便是,何必叽叽歪歪!”

    玄衣修士冷笑道:“两个周天道族的土著罢了,真当俞某猜不出你们的身份?这雷域另一边便是周天星界的雷州星宫,左右不过就是那里几家雷修宗门的修士而已。”

    贺奇寒闻言怪笑一声,道:“哈,倒是有自知之明,难怪不敢将自家宗门摆到台面上来。”

    两位道族修士冷哼一声面色微变,却是不曾开口反驳,显然不想给自家宗门招惹麻烦,而气势也随之一弱,立马便在贺奇寒与俞姓玄衣修士的攻势之下节节败退。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长啸传来,直接便将雷域中不时响起的滚滚雷声湮灭,争夺雷浣纱的几位修士顿时个个色变,唯独俞姓玄衣修士大喜,显然此人之前所言非虚,他的一位仙境长辈此时正在雷域之中。

    “哈哈,”俞姓修士得意道:“诸位,承让了,这雷行至宝俞某叔侄便要收走了!”

    此时,来自雷州星宫的两位道族修士已然心生退意,而贺奇寒神色也显得阴晴不定,眼睁睁的看着俞姓玄衣修士向着雷浣纱走去,始终不曾下定决心动手。

    然而便在俞姓修士即将拿到雷浣纱之际,一道虚空雷球突兀的出现在他身前爆炸,刺目的光芒令措手不及的俞姓修士大叫一声,以法宝护住自身飞身向后退去。

    无雷子冷笑声传来:“莫说你那长辈还未到来,就算到了,那也是各凭本事!”

    无雷子已经得到消息,宗门以为仙尊此时距离小七星星域很近,得到消息之后正在全速赶来,这让五雷自又重新找回了自信。

    俞姓修士神色阴晴不定,不是因为五雷子敢出手拦他,而是因为他那仙尊叔叔到现在还没有来!

    众人交手混战已经持续了片刻,按照仙人的速度,这会儿足够他的叔叔赶到并镇压全场,将这件雷行至宝多下来才是,可事实上他的叔叔在先前发出那一声长啸之后,并再无其他讯号传来。

    而就在这时,却听得丁如兰一声冷喝:“与我斗法,你居然还敢分心他顾,谁给你的胆子?”

    五雷子猛然回过头来,却见眼前已然是一面森白,四周的虚空在跳跃的雷光之下居然被冻结,他居然被冻结在了虚空之中。

    雷域之中,丁如兰头顶之上冰魄寒珠散发着冻彻骨髓的寒意,却见她伸手超前一指,原本封冻五雷自的虚空居然便如同裂开的冰层一般在“吱吱嘎嘎”的声响当中龟裂。

    五雷子虽然不曾随着虚空禁锢的碎裂而被撕碎,可也因此大大吃亏,内腑在空间震荡之下严重受创。

    “你……”

    五雷子“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涩声道:“阁下究竟是何人?”

    丁如兰全然不作理会,再次伸手试图抢夺雷浣纱。

    然而她却再次被阻,而这一次拦截她的却是那两位雷劫境的周天道族。

    丁如兰秀美微蹙,寒声道:“怎么,难不成紫霄阁和天雷宗的两位仙人也到了么?”

    二人显然不曾想到各自的身份出身居然被人一口叫破,一时间显得有些意外和慌张,不过丁如兰猜的却是不错,雷州星宫的确已经有仙人在赶来。

    而丁如兰却是利用二人愣神之际,身形一转,急速绕过了二人,再次接近了雷浣纱。

    贺奇寒见状连忙出手,却见得丁如兰头顶一颗冰烛忽然散发出诡异的空间波纹,雷浣纱周围的虚空在“飘零冰封诀”的神通之下完全被凭空出现的寒冰所包围,而丁如兰却是趁机轻轻松松将雷浣纱拿在了手中。

    “把至宝交出来饶你不死,我叔父大人如今已经到了,难道你还能从仙人手中逃脱?”俞姓修士大声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