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各怀鬼胎,气运之物
    宫潜魔尊曾经与杨君山有过交手,自然晓得杨君山这位新晋大罗仙尊的实力还要胜他一筹。

    然而此番双手隔空交手,杨君山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可绝不仅仅只是胜过他一筹而已。

    要知道魔域血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完全可以算作是他的主场,可现在非但守护阵法被击破,连带着整个魔域血都都被毁掉了几近一般,他自己更是被重伤。

    这看上去根本就是两个实力悬殊的大罗仙尊之间不自量力的对抗一般。

    宫潜魔尊自己很清楚,造成这种结果的根本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杨君山正在将鸿蒙紫气融入本命神通之中。

    换句话说,宫潜魔尊刚刚所面临的是一道开始有鸿蒙紫气融入的半成品的混沌境神通。

    正在景阳峰上稳固体内伤势的宫潜魔尊突然察觉到有人正在接近,猛然间睁开眼睛,原本收敛的气势顿时如同火山迸发一般冲天而起,魔域血都上空原本刚刚凝聚起来的几朵云气,受这气势一冲,顿时再次化作虚无。

    “老师,老师可无恙?”

    一道跌跌撞撞的身形从三十丈外的一堵断壁之后转过来,看上去异常狼狈,在见到宫潜魔尊的刹那,顿时喜出望外:“老师无恙,这,这可真是太好了。”

    见得来人,原本异常警惕的宫潜魔尊顿时散去了冲天的气势,周身气息一下子虚弱了下来,脸色也变得苍白了许多。

    “是欧阳啊,看来刚刚老师与那杨君山斗法果真伤的不轻,你都来到了三十丈外,老师都不曾察觉到你的气息,看样子你距离重塑魔躯已经不远了啊!”

    宫潜魔尊看似赞叹,实则别有深意的说道。

    来人正是欧阳佩林,在察觉到有大神通者攻击魔域血都之后,他便第一时间远离了斗法的中心区域,而在斗法结束之后,他却是快速返回查看魔域血都的损失情况。

    只是不知道此人何时却是拜在了宫潜魔尊的门下,而且看样子这师徒二人之间更像是各怀鬼胎。

    欧阳佩林连忙道:“那杨君山蓄意偷袭,老师只是猝不及防而已,更何况老师以一己之力将之击退,弟子料想那杨君山也未必好过。”

    “嘿嘿!”

    宫潜魔尊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声,既像是嘲讽,却也好像是在自嘲。

    欧阳佩林这个时候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师尊伤势如何,可有弟子可以效劳之处?”

    宫潜魔尊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本尊的伤势还不是你能够打听的,错非你能够为本尊寻来本源宝一类的物事。”

    欧阳佩林见状,连忙道:“是弟子孟浪了,若无其他事宜,弟子就先告退了。”

    宫潜魔尊“嗯”了一声,道:“叫下面那些崽子们安静一些,魔域血都虽然损毁严重,可人却没死多少,那杨君山也不会再出手,但扩张的事情且暂时放一放,先将巩固琅郡星域这块落脚之处再说。”

    经此一役,魔域血都中的魔修数量至少少了三分之一,而宫潜魔尊所言“人却没死多少”指的却是修为在真魔境以上的魔修,至于修为在真魔境之下的,死的再多怕也不入魔尊法眼。

    “谨遵师尊之命,弟子先行告退,师尊若有差遣,可尽管吩咐便是!”欧阳佩林姿态做得很足。

    说罢,欧阳佩林并未直接转身,而是身子微躬向后退走,而在此过程当中,宫潜魔尊的目光也一直不曾离开他的身躯。

    直至欧阳佩林重新退回到三四十丈外的断壁之后,宫潜魔尊的目光再次被隔绝,他这才猛然回过神来,大步向着景阳峰下离开,而神色看上去却是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

    “能在数十丈之外便发现我的踪迹,居然还故意表现出一副虚弱的样子,这是想要诱使我动手吗?嘿嘿,我便偏不上当!”

    景阳峰之上,宫潜魔尊目送这个便宜弟子离开,心中却是冷笑:“来景阳峰居然还收敛起息暗中接近,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显然居心不良,不过此子倒也隐忍,本想将计就计将此子除去,却不想居然退走了,莫不是被此子发现了什么破绽?”

    不提这大小两位魔修各自算计,且说杨君山在见过了杨沁琅等人之后,却是并未返回西山星宫,反而转向一路向着桑州星宫的方向而去。

    长舟之上,杨君山站在船舷处凭栏遥望,相比于庞大的长舟,渺小的身躯此时看上去极为怪异的给人一种厚重如山的感觉。

    “很少见,你居然没有闭关修炼!”

    身后澜萱公主袅袅而来,语气之中却是透露着三分惊奇。

    自从混沌之地归来之后,杨君山在融合鸿蒙紫气一事上有了决断,便一直处于闭关修炼当中,很少如现在这般有闲暇的时候。

    杨君山转头看了一眼,笑了笑道:“只是修炼的过程当中稍有领悟,便想着要验证一番罢了。”

    澜萱公主闻言目光一亮,道:“那结果如何?”

    “稍待片刻!”

    杨君山稍作示意,便身后在船舷之外的虚空一划,在裂开的空间门户之中,山君玺快速的翻滚着,带着一声厉啸冲了出来。

    “啪——”

    山君玺狠狠的砸进手掌之中,厉啸声戛然而止,杨君山的手臂纹丝不动。

    澜萱公主原本轻松的表情渐渐显得有些凝重,看向杨君山的目光充满了关心,柔声道:“没事吧?”

    杨君山忽的展颜一笑,收回手掌在她面前展开,却见掌心之中有两处被山君玺的棱角戳破的伤口,可从里面流出的鲜血此时却如同有意识一般在他的掌心滚动,而后居然从伤口处倒流了回去,而那两处伤口也正在渐渐的自行愈合。

    澜萱公主有些吃惊道:“难道这便是不灭境第四重‘滴血重生’么?”

    杨君山哑然失笑道:“哪里这般容易就能做到‘滴血重生’?所谓的‘滴血重生’其真正的本质也不过是灵魂不死、元神不灭而已,说到底,修为才是一切的根本。”

    说到这里,杨君山的语气顿了一顿,才接着又笑道:“不过,在熔炼鸿蒙紫气的过程当中,的确对于锻体术的提升大有裨益。”

    澜萱公主这才笑道:“看样子你的对手这一次怕是吃了大亏。”

    杨君山笑道:“不过是伺机给对方一个教训罢了,这次出手暗中不知道引来多少人的关注,再想要这般肆无忌惮的出手,恐怕就不会太容易了。”

    两人说笑了片刻,澜萱公主扭头看向外面的虚空,此时西山长舟已然离开了玉州星宫。

    随着周天星界扩界的持续进行,星宫与星宫之间的距离也越发的遥远,此时在长舟之上向着玉州星宫所在的方位望去,入眼之处只不过是一大团汇聚的星辰而已。

    澜萱公主美目流转,开口问道:“你这是不打算返回西山了么?”

    “她正在闭关!”

    杨君山似乎明白澜萱公主心中所想,微微笑了笑,然后又道:“而且家族里面鸡毛蒜皮的事情太多,我回去了反而让他们束手束脚,还不如不回去,眼不见心不烦也能图个清静,后辈小子们也能历练出来。”

    澜萱公主自然是不希望杨君山返回西山的,听得杨君山这般说心中自然欢喜。

    之后几日,杨君山果然也没有再闭关修炼,而是一直陪伴澜萱公主左右,直到这一日杨桦仙尊来到了长舟之上。

    “木桑应该是离开了桑州,已经有多日不曾追踪到他的踪迹。”杨桦仙尊开口便道。

    杨君山点了点头,事情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杨桦仙尊有些不解道:“本尊为何不直接出手将其灭杀?木桑此人到底是开天之际的大神通者,如今虽被压制无法恢复修为,可此人不死日后终归是心腹大患。”

    “还没到时候,而此人也终归是道族创始之人,轻易杀之有损气运。”

    杨君山给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理由,转而问道:“草还丹的嫁接情况如何?”

    杨桦仙尊闻言神色一振,道:“很顺利,不得不说这木桑老祖的算计当真令人叹为观止,不过却是为我等做了嫁衣,桑州本就是各类灵植丛生之地,大量高品质灵植的嫁接,使得人参果树的恢复和生长极为顺利,照此情形,人参果树将积蓄庞大的底蕴,非但人参果会提前结出,甚至结出的不止一颗,而是数颗。”

    杨君山闻言制止道:“此等可助修士孕养道胎进阶黄庭的奇物,乃是一方势力用来凝聚气运的至宝无疑,只要有此等奇物在,杨氏家族历代便不会断绝冲击长生仙境之人,但正所谓细水长流,道友可对果树进行控制,每过两三百年结成一颗便可,多则无益。”

    杨桦仙尊又道:“不过如今桑州各派势力似乎对于我等的行动也有所察觉,如今在桑州星宫各地搜寻本源灵植的各派修士已经越来越多,桑州终归非是我等主场,长此以往,收获必将寥寥。”

    杨君山摆手笑道:“这却也是避免不了的事情。”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