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万象宝镜
    习州星宫沙郡星域某处一片荒漠之中,此时正被一片笼罩了方圆十数里的沙暴所笼罩。

    然而待得接近这片沙暴附近的时候,才会察觉到在沙暴之中非但有狂风怒号,更有金铁轰鸣之声,更有人大声怒啸,甚至还不时有些许灵光从沙暴之中一闪而逝。

    忽然之间,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从沙暴中心传来,紧跟着这片庞大的沙暴突然从当中被撕裂,而且彼此间的距离越拉越远,而后漫天的沙尘开始缓缓平息。

    荒漠上空的视线开始变得清晰,而相隔数百丈的两道身影也开始显露出来。

    张玥铭看着眼前这个与杨君山有着几分相似,可面目却要稚嫩且精致的多的少年,没来由的从心底泛起一丝屈辱:“嘿嘿,杨君山这是已经不将当年的老友放在眼里了么,居然派自己的孙子来追杀张某。”

    杨立钊很是一本正经的说道:“张前辈怕是误会了,晚辈此番前来,并非受了祖父大人的派遣,前辈也只是父亲大人为晚辈选择的一位历练对象而已。”

    张玥铭这些年来的日子并不好过,加之他的修为一直卡在黄庭巅峰无力踏入长生仙境,使得他的容貌变大很大,如今看上去颇多风尘之色,便如同一位四旬中年修士一般。

    乍然听得杨立钊之言,饶是张玥铭这些年来在修炼界看穿了人情冷暖,却也一张脸憋得通红,一口逆血险些从口中喷了出来。

    “好,好,好!”

    张玥铭被气得浑身哆嗦,以至于他指向杨立钊的手指都在颤抖:“竖子,安然如此辱我!”

    说罢,张玥铭祭出法宝四元牌向着杨立钊头顶打来,可在飞至他头顶上空的刹那,却是忽然间一分为四,向着杨立钊四周落下。

    而与此同时,在这四块元牌降临的位置,地面荒沙涌动,各有一道僵尸一般的身形从中升起,却是正巧将杨立钊包围在中央。

    杨立钊神色淡漠,他从父亲口中虽然得知了关于眼前之人的些许事迹,但老实说却并未太过放在心上,尽管父亲曾一再嘱咐此人曾经能够与祖父大人齐名,但更多的时候,杨立钊却只是将之看作一个笑话来听。

    在杨立钊看来,整个周天星界,但凡被拿来与祖父大人比较的,都是笑话无疑!

    “小子,难道你家的大人就没给你说起过老夫的张某的‘四元封灵术’?”

    张玥铭叫嚣着,四具雷劫境的封灵傀儡同时出手向着杨立钊发起围攻,再加上张玥铭自己,赫然便是五打一的局面。

    然而便在张玥铭的“四元封灵术”发动的刹那,杨立钊那里却已经做出了应对,一只巨大的六位天狐法相从他身后升起,六只狐尾遮掩蔽日一般,分别向着张玥铭以及手下的封灵傀儡扫去。

    二人再次战作一团,不过此时全力出手的张玥铭却明显占据着上风。

    张玥铭这些年来修为虽然已经无所寸进,然而却令他将大量的时间放在了神通、法宝的打磨之上,战力比之先前更有增加,手段的也越发的老辣,几乎已经达到了黄庭境的巅峰,这一下骤然出手,却是牢牢的将杨立钊压在了下风。

    杨立钊显然吃了一惊,“四元封灵术”的底细他自己有所了解,可待得真正交手之际,他才晓得眼前之人的难缠。

    然而杨立钊虽然吃惊却并不慌乱,他的修为并不弱于张玥铭,对方想要取得胜利并不容易,杨立钊在谨守门户的同时,也在渐渐的熟悉着对手的手段,并伺机准备反击。

    张玥铭何等老辣,如何能够看不出杨立钊的打算,随即嘲讽道:“小杂种,听说你身上的妖狐血脉,能够让你模样任何见到的神通,如今张某这神通就在你眼前,倒是模仿一个给张某看看!”

    当年杨沁瑜、杨立钊父子联手,在海外大战四大宗门首席弟子,算得上是他们父子二人的成名之战,而也就在那一战之后,作为君山仙尊长孙的杨立钊身具天狐血脉之事也为人所知,张玥铭知晓并不意外。

    张玥铭的“四元封灵术”神通,主体便在于四具雷劫境的封灵傀儡,与其他道术神通颇有不同之处,杨立钊的血脉神通能够模仿的了其他神通,却未必能够凭空造出四具封灵傀儡出来。

    却不料张玥铭话音刚落,杨立钊却是发出一声哂笑:“既然如此,如此所愿!”

    张玥铭一怔,便见得原本正在抵御四具封灵傀儡的四条狐尾,突然在半空之中炸开,待得灵光散去之时,各自有一具与对战的傀儡一模一样的身躯出来,向着各自的对手扑了过去。

    与此同时,正在力抗张玥铭正面冲击的两道狐尾也跟着融为一体,紧跟着凝聚成了一具与张玥铭一模一样之人,同样向着他扑了过去,而且一出手便是张玥铭刚刚所用的神通手段。

    “幻象,不值一提!”

    张玥铭冷哼一声,随手便向着身前冲过来之人扫去。

    天狐血脉,对于幻象同样精通!

    然而便在此时,那冲向他的身影嘴角一翘,却是浮现出了一丝讥讽之意。

    张玥铭心下一惊,已然察觉到身前这道幻象并未被他一扫破掉,反而扑面而来的杀机令他心底泛起一阵寒意。

    这幻象能杀人!

    张玥铭想也不想立马向后暴退,可那幻象却如影随形,所施展的遁术都能张玥铭一模一样。

    “诛天!”

    张玥铭双手结印向着冲过来的幻象打去。

    然而那冲过来的幻象同样双手结印,施展出了“诛天道诀!”

    两道神通于半空之中轰然对撞,潜力暗涌,搅得脚下荒漠如同地龙翻滚一般。

    这幻象竟有如此威力,张玥铭暗自心惊。

    “咔啦——”

    一道龟裂声传来,幻象终归还是不及真身,被张玥铭一击打破。

    然而张玥铭却不喜反惊,因为便在对面的幻象被击碎之际,杨立钊不知何时已然来到他身前,同时手捧一面古镜正好便晃在他脸上。

    一道紫芒从镜中飞射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奔张玥铭身上而来。

    千钧一发之际,张玥铭只来得及双手向前一推,施展出“固若金汤诀”,体内真元涌出,凝聚成一片金芒护盾挡在身前。

    然而区区一道宝术神通又怎么能够挡得住杨立钊蓄谋已久的一击。

    金芒护盾在与紫芒接触到的刹那便被洞穿,张玥铭此时已经来不及躲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只是稍稍被削弱的紫芒径直没入到了他的身体当中。

    “紫气东来诀!”

    张玥铭怪叫一声,在紫芒入体的刹那,他便已经认出了对方所施展的神通,因为那种体内生机流逝,整个人被削弱的感觉再无其他道术神通能够做到,他甚至能够清晰的感知到自己整个人都在变得衰老。

    “是你逼我的!”

    杨立钊还待趁胜追击,却突然听得张玥铭这一声大吼,心中顿时一紧,立马放缓了追击的脚步,同时将手中古镜一收,挡在了胸前。

    然而刚刚还放了狠话的张玥铭却非但没有丁点拼命的迹象,反而一转身遁入荒沙之下便逃。

    情知上当的杨立钊还待要施展“指地成钢”进行阻拦,却不料身后左右分别有人杀至,而杨立钊立刻得知是张玥铭手下的封灵傀儡击破了幻象冲过来为他断后。

    “算你跑得快!”

    杨立钊知道已经追不上张玥铭,索性转过身来,将手中的古镜一晃,镜面之中忽然有几根青金两色玄光凝聚而成的狐尾伸出,一卷便将冲在最前面的两具封灵傀儡擒住。

    而就在这时,似乎是因为张玥铭已然脱险的缘故,后面的两具封灵傀儡却是身形一转,便分别向着不同的方向逃去,同时也堪堪躲开了随后伸过来的狐尾。

    杨立钊见状也并未去追,而是再次将手中宝镜一摇,其余几根狐尾收回,分别向着那两具被擒下傀儡的不同部位缠绕而去,并且越缠越紧,直至两具傀儡的身躯断成数截。

    随着狐尾收回,杨立钊那面古镜又重新恢复到了原本朴实无华的状态当中。

    万象宝镜,这是杨桦仙尊当初在仙宫推到镇仙碑的时候,从镇仙碑下抢到的三件宝物中的一件。

    这三件宝物当中,一件中品道器御天盾,已经被杨沁瑜用秘术与本命法宝相融,再经过化界过程中的玄黄本源滋养,如今已然成功进阶为上品道器。

    第二件宝物乃是道术神通天擎诀的传承,也已经被杨沁瑜炼化作为本命神通。

    万象宝镜虽然与之前的御天盾一般品阶都为道器中品,但这件法宝对于大多数杨家修士而言却并不适用,直至杨立钊崛起并觉醒天狐血脉之后,这才发现此宝于他而言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只见杨立钊将万象宝镜镜面朝上平放,另一只手在镜面上一拂,原本灰蒙蒙的镜面顿时发亮,一点紫芒在上面轻微的晃动,却大致指着某一个方向。

    “嘿,这次看你往哪儿逃,小爷的鸿蒙紫气也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化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