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河洛请柬,四灵星主
    海域之上,西山长舟正在云层之中航行。

    核心秘仓之中,杨君山盘坐在地,头顶之上正有五行气浪翻滚,当中融为混沌一团,上面却有一朵完全由雷浆凝聚而成的“天之花”盛开。

    “天之花”之上,正有一道紫气盘旋,与杨君山修炼过程当中所产生的诸多异象遥相呼应。

    而每当这道紫气盘旋一次,五行气浪所融合的混沌一团处,便隐隐有一丝律动传来,就像是一颗地底发芽的种子,想要将压在头顶的石块顶翻一般,奈何终归尚未成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沉浸在修炼当中的杨君山,眼皮忽然微微一动,紧跟着头顶上空的异象开始缓缓消散,而那一道紫气也在盘旋了一圈之后,径直没入到了他的后脑之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轻微的脚步声在核心秘舱之外传来,上官若仙并未选择敲门,而是在门外轻声问道:“启禀家主,龙岛澜萱公主已经来到舟上,还带了一人想要求见您。”

    如今西山杨氏的族长乃是杨沁瑜,但上官若仙还是习惯称呼杨君山为“家主”。

    上官若仙话音刚落,身前的秘舱门便已经向内打开,杨君山从里面走了出来,道:“走吧。”

    上官若仙当即来到前面引路,向着上层甲板而去。

    西山长舟共分五层甲板,这才星界长舟之中已经算得上是最顶级的星舟,而杨君山所在的核心秘仓便在第三层甲板的中央。

    “你怎得来了?”

    杨君山见到澜萱公主便笑问道。

    澜萱公主半开玩笑道:“你来海外却也不去龙岛见我,没办法,我只能自己来了。”

    站在澜萱公主身后之人也算是半个熟人,乃是出身河洛星宫,后在龙岛上做了客卿的阵法大宗师洛秉阳,杨君山曾经还从他这里得了不少关于河洛星宫的阵法典籍。

    “洛兄,你今日前来却是稀客。”杨君山笑道。

    “不敢不敢,洛秉阳见过君山仙尊!”

    洛秉阳毕恭毕敬的向杨君山见礼,抬起头的一刹那,目光之中却是闪过了一丝复杂之色。

    眼前这位当初可是与他一般同为道境修士,甚至于出身河洛星宫的洛秉阳,虽然无法否认杨君山在阵法一道上的造诣,但打心眼儿里多少还是有些看不大起杨君山这个周天土著的。

    然而短短两百年过去,当年那个道境修士,如今已经成长为名传星空的大罗境大神通者、阵道大仙师,而洛秉阳投靠龙岛,如今虽然也已经踏破仙门成为长生者,然而现在站在杨君山的面前却只有仰望的份儿。

    元神仙境与大罗仙境之间的差距,在普通长生者看来,通常至少也有三千年差距。

    而事实上两人之间从拉开差距那一刻开始,前后总共也不过两百年而已。

    “洛兄客气了,不知洛兄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杨君山一看便知,澜萱公主此番前来,不过是藉着一个理由单纯来与他相会而已,真正有事儿的应当是跟在她身后的洛秉阳。

    却见洛秉阳伸手从袖口之中掏出一份请柬,双手送到杨君山面前,道:“河洛星宫每隔三百六十五年一次的河图、洛书现世之日临近,届时必然会吸引星宫各地阵法师前来,在下奉伏震仙师之命,邀君山仙尊前往参与盛会。”

    “哦,伏震道友却是客气了,”杨君山接过了请柬打开一看,随即有些疑惑道:“不过杨某于阵法一道也算略懂一二,伏震道友先前也曾数次相邀,也就罢了,怎得此番却是注明一定要舍妹杨君秀也一同前往?”

    洛秉阳闻言也是一愣,摇头道:“这个洛某却也是不知了,实不相瞒,洛某自从来到龙岛后,也已经有百多年不曾回返河洛星宫,对于河洛星宫之事并不清楚。”

    杨君山见他满脸错愕,显然事先并不知晓请柬内容,于是笑道:“既是如此,若有余暇,杨某定然前往。”

    将请柬收起来之后,杨君山又问道:“对了,距离这河图洛书现世之日尚有多久?”

    洛秉阳默算了一下时日,道:“怕是不足一年的时间了。”

    洛秉阳信差的使命达成,他也是一个有眼色的,当即便告退,由上官若仙引着到其他舱室奉茶。

    杨君山这才笑问道:“你对这河洛星宫的河图洛书现世知道多少?”

    澜萱公主给了杨君山一个大大的白眼儿,举手投足之间自由无限风情,道:“刚刚你自不会去问他,却反过来问我这个不相干之人。”

    虽是这般说,可澜萱公主还是将她所知晓的关于河洛星宫的消息告知了杨君山。

    河洛星宫乃是以河图、洛书两件阵道仙宝作为根基,经由数万年来不知道多少代阵法师不断的修补、完善,从而将整座星宫纳入到了一座超大型的仙阵体系之中,而此阵也被称之为“周天星斗大阵”。

    在这个仙阵体系当中,共由太阳、太阴两颗主星,外加三垣、二十八星宿,共计三百六十五颗星辰构成。

    周天星斗大阵运转周密而严谨,只有在每隔三百六十五年的时候,作为大阵的双阵灵,同时也是两件阵道仙宝器灵的龙马以及神龟,便会背驮河图、洛书两件仙宝出现在河洛星宫之中。

    因为这两件阵道仙宝本身便有演化先天阵道的诸多奥妙,再加上作为周天星斗大阵的核心至宝,数万年来,不知承载了多少位阵道先贤的智慧结晶,堪称是星宫大世界阵法之道的百科全书,集大成的传承载体。

    因此,每当河图洛书现世之时,必然会吸引星宫不同种族、势力的阵法师前往观摩。

    而河洛星宫往往也会在此时大开方便之门,不仅让各方阵法师观摩阵道至宝,还借此机会促成了星宫阵法师彼此交流沟通,甚至互通有无的盛会,而河洛星宫也因此成为整个星空的阵道圣地。

    杨君山略作沉吟,然后问道:“你对伏震仙尊此人知晓多少?”

    澜萱公主道:“河洛星宫的核心乃是太阳、太阴两颗主星,这两颗主星的星主便算是整个河洛星宫的主事之人,听说乃是星宫之中两位活了不知多少万年的老牌阵道仙师,两人都是资深的大罗仙尊。”

    “除了太阳、太阴两位星主之外,之下又有三垣星主,分别是中垣紫薇星主,上垣太微星主和下垣天市星主,他们的修为或是大罗境或是金身境,但在阵法之道上却都无一例外达到了仙师级别。”

    “而在三垣星主之下,河洛星宫又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灵星主,这四灵星主的阵道造诣通常都要在阵道大宗师之上,而修为则无一例外都是金仙。”

    “四灵星主之下又各自分作七宿共二十八星宿,每一星宿都设有一位星主,这些星主的修为便有些参差不齐,有元神仙境的长生者,也有普通道境修士,同时这些星主更换起来也相对频繁,但无一例外,这些星主在阵道的造诣上都必须要达到阵道宗师才有资格成为星主。”

    “伏震仙尊本人在河洛星宫乃是一位地位颇高的阵道仙师,同时也是执掌白虎七宿的四灵星主之一,因其本身又是一位资深的金仙,而从龙族中传来的消息来看,河洛星宫三垣星主中的一位似乎选择了自我寂灭……”

    “哦,”杨君山有些恍然,道:“这么说来,我的这位老友有心要更进一步,竞争三垣星主之位?”

    长生者并非永生者,有的仙人无法在修为上取得进步,道途已然中断,数千上万年的时光千篇一律的重复着同样的东西,往往便会在精神上陷入消极,从而慢慢的走向自我寂灭,这在星空长生者之中并不罕见。

    澜瑄公主笑道:“更为重要的是,他需要你的帮助!”

    “我的帮助?”

    杨君山有些不解道:“我可不是河洛星宫之人,一个外人插手河洛星宫的高层更迭,这恐怕不妥吧?搞不好反而会让伏震道友成了众矢之的。”

    澜瑄公主捂嘴笑道:“看来你还是不大清楚自己作为一位大罗境阵道仙师的分量,以及如果伏震能够得到你的支持后,将会在竞争当中占据怎样的优势。”

    “这些都是你从龙族那里得来的消息?”杨君山问道。

    澜萱公主笑着点了点头道:“事实上我所知道的这一切,全都是来自于龙族对于河洛星宫的认知。”

    杨君山眉毛一挑,“哦”了一声明白了过来,这是龙族想要通过澜萱公主来向自己示好来着。

    至于原因么,一位拥有鸿蒙紫气的合道境潜力股,反正几个消息也没什么代价。

    杨君山哑然失笑,摇了摇头又问道:“对了,你知道伏震为何指明要我带虎妞去吗?”

    澜瑄公主想了想道:“这个确实不大清楚,难不成与这伏震如今身为白虎星宿的星主有关?”

    “咦,那这么说青龙星宿难道也与你们龙族有关?”杨君山笑道。

    “所以我也打算去河洛星宫看看!”澜瑄公主一副阴谋得逞的模样。

    杨君山错愕道:“你的意思是打算跟我一块过去?”

    “怎么,不愿意?”澜瑄公主娇嗔道。

    “那倒不是,不是!”杨君山连忙否认。

    澜瑄公主白了杨君山一眼,懒得理会他心里怎么想,而是道:“没准还真有可能,你别忘了,朱雀一族的势力他们原本就称之为朱雀星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