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追杀,磨练
    桑州星宫某地。

    铺天盖地的紫气涌来,如同饕餮巨兽一般,将眼前这片方圆数十里的森林吞没。

    在这片紫气所笼罩的范围内,杨桦仙尊的神念被放大了极致,任何一点生机与灵性的波动,便能够很快被他所感知。

    忽然之间,杨桦闭着的双目猛然睁开,低声道:“找到你了!”

    说罢,身形在紫气之中一阵扭曲,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数里之外的一片松林之中。

    然而就在杨桦出现的一刹那,这片松林霎时间无风自动,漫天的松针向着他攒射而至。

    “哼,木桑,你便只有这些手段么?”

    漫天的松针被杨桦无视,而事实上这些松针在靠近他周围十丈范围的时候,便尽数跌落,并很快在地面上铺上了一层层厚厚的松针。

    眼瞅着漫天的松针根本无法对杨桦仙尊造成任何伤害,原本扑在地面上的一层厚厚的松针突然如同流水一般涌动,一个完全由松针凝聚而成的巨人形成,仰天狂吼一声,挥舞着一只翠绿色的巨拳便向着他砸了下来。

    “就这点本事?”

    杨桦身后紫雾涌动,同样凝结成一只元气巨手,向着砸来的松针拳迎去,一声闷响之后,松针组成的巨人顿时崩溃。

    而就在松针组成的巨人崩溃的刹那,原本静寂无声的松林忽然间无风自动,笔直冲天的高大松木整齐而剧烈的摇晃着,连带着整片松林都如同波涛一般起伏不定。

    “林海翻浪?”

    杨桦对于灵溢宗的神通手段很是清楚,尽管这在灵溢宗的传承之中仅仅只是一道宝术神通,但落在木桑这位严格意义上来讲,可算得是灵溢宗开派祖师的金仙手中,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杨桦纵身而起,试图冲出松林,站在高处俯瞰整片松林,从而找到木桑真正的藏身之地。

    然而便在他纵身而起的刹那,周围的松林却也开始跟着拔高,向上飞了半天,几百丈的高度都有了,却仍旧不曾飞到松林的树梢之上。

    “嘿,雕虫小技!”

    杨桦冷哼一声,突然伸手在旁边的一颗松树上一拍,随着树干的震颤,连带着整片松林都随着发出“嗡楞楞”的声响,紧随着便有一道“啵”的清脆声传来,四周原本还是那座松林,却仿佛在此时变得鲜活了许多。

    杨桦再次向上飞纵,却很是轻易在立于树梢之上,向着四周张望着整片松林。

    虽然杨桦仙尊轻描淡写之间便破掉了潜藏的木桑老祖的连续两道手段,可他非但没有表露出丝毫不屑,反而神色看上去显得愈发的凝重起来。

    木桑老祖堂堂远古金仙,不可能只有这么一丁点手段,攻击如此无力,那只意味着对方暗中肯定在准备着其他利害的手段。

    果然,便在杨桦立于树梢之上张望之际,忽然间整片松林仿佛在这一刻活转过来一般,黑压压的林海不断的起伏,泛起“滔天巨浪”,从四面八方向着他扑压而来,仿佛要将他彻底埋葬。

    “居然调动了整片松林,不对,这是身化木灵之身融入到了整片松林,从而以整片松林的力量与我对抗,我在这里的一举一动尽数都在他的掌控之中,难怪见我要飞出松林之外,便要全力打压!”

    杨桦脸色一变,忽然间明白了木桑老祖的谋算,然而他发现的却是有些迟了,面对整片松林的反扑,他却不得不从树梢之上重新落到林地之中。

    杨桦明白,自己此时已经落入到了木桑老祖精心设计的圈套之中。

    “呵呵呵呵……”

    一阵轻笑伴随着松涛声在松林之中回荡,让人难以捕捉到声音的具体方位,不过声音中那一丝带着咬牙切齿的报复一般的畅快却是怎么都遮掩不住:“杨君山,你追杀老夫这么久,风水轮流转,今日老夫也该与你算一算总账了吧?”

    杨桦神色镇定,目光却在仔细的打量着周围松林的动静,口中却是回道:“阁下就这么笃定能够将杨某困在这里?小心乐极生悲啊!”

    “不用找了,你是找不到老夫的!”

    木桑老祖的声音再次传来:“若是你的本尊杨君山前来,老夫别说处心积虑想要困住他,逃命都来不及,可惜你只是他的一具身外化身而已。”

    杨桦的身周再次腾起先天混元紫气,并随着紫气在林中的扩散而遮掩了自己的身形。

    “没用的,在这片松林之中,老夫足以掌控一切,你的任何行迹都逃不脱老夫的法眼!”木桑老祖的语气自信满满。

    然而杨桦在融入紫气当中之后,便对于木桑老祖挑衅一般的言语不再理会。

    “拖延时间?啊呵呵,你在等着这段时间追杀老夫的过程当中,那艘载着西山杨氏后辈子弟一直跟在你身后历练的定海舟?”

    木桑老祖一副早已看穿了一切的语气,却又带着几分唏嘘感叹道:“不得不说西山杨氏的崛起实非侥幸,你这身外化身前来桑州追杀老夫,既为消除老夫这个隐患,也为历练你这具身外化身,如若老夫料想不差,阁下想来是在为将来合道境做准备了吧?”

    原本一直在紫气之中隐匿行踪的杨桦却是开口道:“没想到连这点也被你看穿了,不愧为是周天星界开天之初的大神通者。”

    “嗨!”

    木桑老祖发出一声不明意味儿的感叹,道:“阁下凝聚顶上三花才几年?居然就开始琢磨日后进阶合道境之事了,当真是好气魄!从这一点上来说,阁下本尊之眼光与气魄,的确远胜老夫等人当年!”

    “过奖了!”杨桦的声音仍旧显得不咸不淡。

    “最妙的是,你们居然还让一艘定海舟跟在你的身后,”木桑老祖接着道:“化界之初,老夫以桑州林木根系作为渠道,将亘古密林中本源之海的大部分散入地下,然后再以天材地宝的形势散步在桑州各地,只有老夫才知晓每一处天材地宝可能集中出现的地点,所以你此番追杀老夫,便还有第三个目的,便是老夫在逃遁的过程当中,为了尽可能的恢复战力,每一次驻留之地,几乎都是一处天材地宝的集中之地,然后追杀接踵而至,老夫再次逃遁,跟在后面的定海舟便将老夫驻留之地扫荡一遍,想来这段时日,定海舟上的那些个杨氏后辈子弟收获颇丰吧?”

    “嗯,”杨桦却也并不否认:“杨家如今也算家大业大,西山星宫这片地域才多大,还是让后辈子弟在外面碰碰机缘,虽说多数收获都是阁下用剩下的,但这些后辈子弟多数也不过真人境而已,阁下看不上眼的,对他们来说都是如获至宝,同时还能让他们见见世面,增长见识,从这一点上来讲,杨某倒是还要感谢阁下!”

    “嘿嘿,说了这么多,难道阁下就不好奇老夫分明知道你想要拖延时间,可老夫却还要让你得逞么?”木桑老祖冷笑道。

    杨桦仍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语气:“哦,莫不是木桑道友想要将杨家的那艘定海舟也趁机毁掉?”

    “呃哈哈哈哈……”

    木桑老祖的声音明显有一个停顿,紧跟着便是一连窜带着些许尴尬的大笑声:“老夫之所以故意让你拖延这么长时间,那是因为老夫也需要时间做准备呀!”

    “老夫很想知道,若是毁掉你这具身外化身,你将来窥探合道境的把握还剩多少!”

    笑声戛然而止,木桑老祖的声音陡然变得冷冽:“起!”

    一片如同雨落一般的“簌簌”声响从头顶传来,紫气之中的杨桦抬头看去时,却见得一座座松塔从高耸的松树上剥离飞起,而后便有大量的本源之气从中渗出。

    得这些本源之气相助,在杨桦的感知当中,整片松林已经彻底从这片虚空剥离出来,形成了一座相对独立的阵法空间,而此时在这片松林阵之中,木桑老祖便是主宰。

    “杨君山,老夫知晓你本尊乃是一等一的阵道仙师,只是不知道你这具身外化身有你本尊几分本事,可能破得了老夫这座松林阵?”

    木桑老祖高笑一声,原本剥离出来的这片松林阵的空间开始固化,而后在一道道的无声的空间龟裂当中,整座松林阵开始崩溃。

    木桑老祖知道想要杀一个金仙并不容易,更何况这位金仙还是一位大罗仙尊的身外化身,因此他并不是要用松林阵困杀杨桦,而是从一开始便要松林阵以自毁为代价,拉杨桦同归于尽。

    毫无疑问,这片松林乃是木桑老祖为自己精心准备的一处备用据点,如今却被他毫不犹豫的舍弃,甚至于木桑心中早已打定主意,此番毁掉杨君山的这具身外化身,他宁可就此逃离桑州。

    眼瞅着随着整座松林阵的空间崩溃,无数的空间乱流汇聚,渐渐的形成一片巨大的空间漩涡,要将整座松林尽数吞噬,自然也包括身处阵中的杨桦。

    木桑老祖却早已在松林阵自毁之前便已经离开,唯有他的声音仍旧在松林之中响起:“等死吧,哈哈……”

    “哎,原来是均匀的分布在这片松林所有的松果之中,难怪始终未曾发现,杨某还以为你藏匿于此的本源精华当尽数纳于某一颗果实,或者某一株松树之中。”

    杨桦说着还摇了摇头,随着身周隐隐有七彩光华泛起,原本禁锢的空间根本无法对其造成影响,而后却见他伸手从衣袖之中摸出一物,看上去如同一棵小树,又像是一根木杖,却被他拿在手中向着身前一刷。

    七彩光华从这件法宝之中涌出,原本崩碎的空间顿时被抚平,空间漩涡也被轻易搅散,甚至于随着七彩光华的蔓延,这片松林残留的阵法痕迹也被抹除,却再未引起虚空的破碎。

    “七宝妙树!”

    松林之外的远处传来木桑老祖一声惊呼,随后他掉头便逃,仿佛刚刚遇到了什么大恐惧一般。

    “往哪里逃!”

    杨桦大喝一声,手中的七宝妙树再次挥出,七彩光华无视空间距离,径直追在了木桑老祖的身后。

    “啊——”

    远处传来木桑老祖一声惨呼,可待得七彩华光散去,人却已经在半空之中消失无踪。

    “跑得到快,”杨桦冷哼一声,将手中的法宝又重新放入到了袖口之中:“若非七宝妙树尚未真正成就仙器,此番岂容你轻易逃脱!”

    周围的空间波动正在渐渐平息,看着眼前这片几乎被毁掉了一半的松林,杨桦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不过见得林地之上散落的松果还保留了大半,这才微微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在杨桦身后正有一艘星舟从天际驶来,片刻之后便已经来到了这片松林的上方。

    一位中年修士从舟中落下,目光先是在这片松林一扫,而后落在杨桦身边,拱了拱手道:“杨兄。”

    杨桦点了点头,道:“宁兄,让孩子们将林地中那些散落的松果捡一捡,这些对他们来说可都是好东西。”

    宁斌闻言笑了笑,道:“便宜这群小鬼了,一路跟在你身后捡便宜,这哪里是历练,分明就是在捞好处。”

    见得宁斌正要回到舟上,杨桦连忙将他叫住了,然后衣袖一挥,散落在林地中的三座保存相对完整的松塔飞到了宁斌面前。

    见得宁斌疑惑的表情,杨桦解释道:“这些松塔上面的松果都还保留了大部分的本源精华,宁兄拿去给家族丹堂的人看一看,或许能够藉此炼出几炉不错的道丹,对宁兄登仙有所助益。”

    宁斌闻言神色一肃,将面前的三座松塔收了起来,看向杨桦正色道:“杨兄,多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