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毒仙野望,避祸圣地
    “登仙!”

    安大朴神色一时间看上去有些迷惘,又有些激动。

    此番得西山杨氏召唤前来,安大朴不是没有想过杨氏可能会给他一些好处,用以提升他的实力,好在九天化界的过程当中,作为西山杨氏的代言人,为他们谋取好处。

    但安大朴想过西山杨氏可能会传授他一道神通,也可能是一件强力法宝,甚至可能会是某种保命秘术之类,更说不定连一点好处也不给他,只是单纯强迫他效力而已,却决然想不到西山杨氏会助他登仙!

    难道他们就不怕自己登仙之后脱离他们的掌控?

    对于登临仙门,凝聚纯阳元神,安大朴岂止是想过,根本就是梦寐以求!

    然而现实对于安大朴来说却是极为残酷,因为修行到了他这一步,他赫然发现,他的道途已经断了,登仙对于他来说,已经完全变成了天堑和绝望!

    安大朴兄弟二人走得是毒修一脉,这一脉在九天世界的传承原本就不完整,事实上如果没有杨君山提点的话,安大朴兄弟当初在庆云境的时候便已经走到了尽头。

    想要在他的道途之上继续走下去,要么有大机缘大福运,要么能够将毒修一脉的传承补齐。

    然而无论是哪两者,安大朴显然都不大可能得到。

    安大朴不是没有奢望过杨君山能够助他补齐传承缺陷,可他根本没有任何底气提出这样的要求,归根结底,他只是一颗被杨君山所控制的棋子而已,杨君山无论要他做什么,他都没有拒绝的可能,哪怕是要他去死。

    可也正是因为安大朴早已不报任何希望,以至于当杨沁琰亲口问起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显示错愕,可紧跟着他便意识到所谓的大机缘大福运恐怕就在眼前了,从天而降的喜悦令安大朴整个人看上去都在颤抖。

    “安某真的还有希望踏入长生仙境么?”

    安大朴心中忐忑,以至于连他自己都能够听得出他的声音在发颤。

    杨沁琰闻言爽朗一笑,道:“当然!”

    语气平淡的就如同喝水吃饭一般理所当然。

    “若能踏入仙门,安大朴必赴汤蹈火以报!”安大朴忙不迭的表忠心。

    “呵呵,安道友且跟我来!”

    杨沁琰说罢便向外走去,看样子似乎要离开杨家。

    “敢问琰长老,这是要去哪里?”安大朴连忙跟上问道。

    “南轩沼泽!”

    杨沁琰回头看了看安大朴,笑道:“有一条毒蛇,不知道琰长老见过没有。”

    “毒蛇?毒蛇有什么好看的,有什么特别吗?”安大朴满心狐疑。

    ----------

    便在杨沁琰带着安大朴前往南轩沼泽的时候,杨沁瑜正在杨家祖宅当中大发雷霆。

    “搁浅了?怎么就搁浅了?”

    在消息刚刚传来的时候,杨沁瑜尚且有些感到意外,看了一眼返回西山传递消息的冰原巨鹰杨盈盈,道:“在哪里搁浅的?”

    杨盈盈不敢与杨沁瑜的目光对视,脖颈一缩,小声道:“谁晓得他们怎么就搁浅了?他们的灵舟现在出了西山大陆,在中央星域和双瑶星域之间的虚空当中。”

    杨沁瑜冷哼一声,目光如电一般盯着她,问道:“你不是一直跟着三弟他们夫妻两个么?他们两个现在在哪儿?怎么就会知晓飞流剑派的星舟在星空当中搁浅了呢?你不会也不知道吧?”

    杨盈盈被杨沁瑜盯得心里发慌,说话的时候也变得结结巴巴:“自,自然是跟着的,就……就是他们派我回来,回来通知……通知家族的……”

    杨盈盈本体乃是冰原上巨鹰修炼化形而成,后来杨沁琨与冰凰仙子的女儿寒朵结成连理,寒朵在见到杨盈盈之后便颇与之亲近,而杨盈盈对于寒朵身上的冰凰气息也极为敬畏,后来便一直跟随在杨沁琨小夫妻两个身边。

    杨沁瑜知道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一艘星域灵舟怎么就会无故搁浅,而且偏偏就是在离开西山大陆之后,见得杨盈盈一直在躲闪他的目光,脸色一沉,道:“说实话!”

    杨盈盈被杨沁瑜这一声喝得浑身抖了一个激灵,连带着身后披着的大氅上的鹰羽都一根根炸了起来,小心翼翼的看了杨沁瑜一眼,见得对方正一脸铁青的望着她,连忙喃喃自语一般,道:“就是……就是三少爷在河港见到飞流剑派的星舟一时兴起,便想要上去瞧瞧……”

    “呵呵……”

    杨沁瑜怒极而笑,以他对自己这个亲兄弟性子的了解,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他差不多已经能够猜到了:“呵呵呵呵……”

    飞流剑派与西山杨氏之间的龃龉可刚刚化解!

    杨盈盈身为冰原巨鹰原本最是耐寒,可现在她却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意正从面前杨家族长的身上传来。

    “你们是怎么混上船去的?”

    杨沁瑜想要知道事情的详细经过。

    杨盈盈低头道:“三少爷身上有包姑姑送的匿形符篆,而且飞流剑派的灵舟当时停泊在河港之中,守卫很是疏忽。”

    “那又是怎么进的核心舱室?”

    能够让一艘星域灵舟彻底瘫痪在虚空,仅凭杨沁琨与寒朵两人的修为实力,在飞流剑派一众修士眼皮子底下还做不到,除非他们进了核心舱室,在浮空石或者浮空阵上动了手脚。

    可问题是但凡星舟上的核心舱室,无一不是守卫极为严密的区域,哪怕没有人守护,也定然有着重重叠叠的阵法禁制,想要悄无声息的潜入可并不容易。

    杨盈盈的头低得更低了:“三少奶奶的身上有仙尊大老爷赐下的破禁手段。”

    杨沁瑜觉得自己的牙花子都在疼,自家老爹的破阵手段是什么水平,难道还有谁比他这个亲生儿子还清楚的吗?

    别说只是一艘星域灵舟的核心舱室,就算是他飞流剑派的护派大阵,自家老爹现在恐怕也是想破就破了。

    “老三现在在哪里?叫他回来见我!闯了这么大的祸,他还想着要避开么?晚了!”杨沁瑜气哼哼的说道。

    杨盈盈小心的瞥了杨沁瑜一眼,小心道:“族长,三少爷和三少奶奶去了百雀山,你看……”

    杨沁瑜顿时觉得自己现在连脑仁都疼起来了。

    “他还知道跑去百雀山?这么说他还知道自己闯祸了,哈?”杨沁瑜心中邪火上涌。

    所有人都知道,杨君山乃是西山杨氏的定海神针。

    然而却很少有人知晓,在目前的杨氏家族之中,尚有一位老祖宗的辈分儿还在杨君山之上,乃是目前整个杨氏家族中仅存的一位二代老祖。

    此人便是杨君琪的母亲,杨君山的姑姑杨田灵。

    或许是年纪大的缘故,杨田灵待杨氏后辈子弟都极为亲厚,而杨沁琨却又是所有后辈当中最讨老人家喜欢的一个。

    这小子闯了祸,往百雀山一躲,别说是杨沁瑜拿这个弟弟没办法,就算是自家老爹杨君山出马,在百雀山那位姑奶奶面前,也得低着头听她老人家训斥。

    “你去,去夫人那里,把这件事说给她听!”

    杨沁瑜说的的夫人自然是母亲颜沁曦,这会儿恐怕也只能请母亲出面了,否则其他人恐怕连百雀山都上不去。

    飞流剑派那里肯定要给人家一个说法,那么杨沁琨就必须出面,杨家的子弟这点担当还是必须要有的。

    杨盈盈连忙逃也似得去了。

    杨沁瑜又唤出了金毛儿巴山,吩咐道:“去,通知苗师妹他们兄妹两个走一趟,先帮飞流剑派将星舟修好再说,就算人家不愿意将核心迷藏暴露出来,这个姿态还是要做出来的。”

    巴山满不在乎道:“老大,你也太小心了,别说他们没拿到琨儿破坏核心迷藏的证据,就算是拿到了又能拿杨家如何?还不是得忍气吞声!老大你别忘了,现在湖州星宫可乱的很,而且说不定接下来还会有求于杨家,否则的话,这一次怎么会主动与杨家寻求和解?”

    杨沁瑜没好气道:“跟你说了也不懂,快去快去!”

    杨沁瑜挥了挥手赶走了巴山,然后开始思考这件事情接下来该如何善后。

    飞流剑派不是傻子,核心秘仓都被打开,就算没有证据,也能猜到是谁动的手,现在的关键就在于如何给此次事件定性,若让对方认同这只是一次恶作剧倒还罢了,否则,刚刚平静下来的两家关系便要再起波澜了。

    飞流剑派杨家自然不怕,可也没必要平白无故就去得罪一方势力,更何况杨家到目前为止还没弄明白那位申箕仙尊与普元界主究竟是何关系。

    “回来!”

    杨沁瑜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叫住了向外走的巴山,道:“叫苗家兄妹去找上官雷,让上官雷用家族另外一艘星舟送他们过去!”

    ----------

    二十年前无尽海域争夺鸿蒙紫气一战,圆光岛被巨鲲撞碎,仙宫沉于海底,但青石广场与凌霄殿却在战后得以恢复,而这其中便有杨君山的手笔。

    只不过现在这里却已经成为了道族族长普元天尊的仙府行宫,同时也是整个周天星界的混沌入口之地。

    此时,一身征战气息的杨君山正在缓缓的收敛着自身凌厉的锋芒。

    而在他的对面,白髯垂胸的普元天尊正如同一位凡人老者一般含笑打量着他,待得他气息平静下来之后,这才问道:“如何?”

    杨君山微微叹道:“混沌之地,名不虚传!”

    :,,ngx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