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九天来客,炼器传承
    长河灵舟在距离西山尚有百里的时候便已经落下,而后沿着沁水逆流而上,来到了西山河港。

    “周天化界之后,星空之中多有前来西山星宫拜访老祖者,为表达对于君山老祖的敬意,这些大神通者所乘坐的星舟多在距离西山百里之外便降落下来,久而久之,大家便都开始习惯性的遵守,反而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杨沁琰解释道。

    安大朴则道:“君山仙尊威震星空,这般做正是对君山仙尊的敬畏,也是表达对西山杨氏的尊敬!”

    如今的沁水早已不是当初那一条小河,数百年来,在经过数次河道加深拓宽,以及在阵法灵脉的加持之下水源的不断丰沛,沁水已然成为一条水运繁忙的大江,而当初的西山村河港也已经成为了一座繁华的港口城市。

    不过即便是沁水足够宽阔,西山河港也够深够大,想要停泊一艘巨大的星域灵舟还是会显得窘迫,毕竟西山河港比不得海港,沁水也不比无尽海域。

    不过作为能够出入星空的灵舟,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做到大小随意却是不难,至少在长河灵舟降落在沁水水面上之后,安大朴便已经察觉到灵舟至少已经缩小到了原本的五分之一,此时看上去已经与河面上普通的货运大船不相上下。

    不过就在长河灵舟进入西山河港之时,迎面却正有一艘大船出港,两艘大船错身而过,杨沁琰却是突然“咦”的一声,眉头微皱,看向那艘大船的目光似乎有些不善。

    安大朴虽是九天本土修士,这一路虽被杨氏家族展现出来的实力所折服,但身为黄庭道修的根本素质还是有的,见得杨沁琰这般神色,他只是稍加留意,便察觉到这艘错身而过的大船船体灵光潜藏,看上去如同脚下的长河灵舟一般。

    安大朴顿时恍然,眼前这艘出港的大船应当也是一艘缩小了的星舟无疑,而且看身旁杨沁琰的神色,这艘星舟显然并非杨氏所有,但杨沁琰定然识得此星舟的来历。

    便在这个时候,安大朴却是忽然听得杨沁琰喃喃自语的声音:“飞流剑派的人,他们来干什么?”

    从西山河港下船,在杨沁琰的带领下,安大朴一路领略着西山杨氏的繁华,但两人脚下的速度却是极快,不到半柱香的功夫,二人便已经来到了西山之下。

    西山高耸入云,云层之中不时有雷光闪烁,猛一看上去那里就仿佛雷神居住之地一般。

    转过几道围墙,安大朴还在思忖一路上遇到的几位杨氏族人的修为实力的时候,便听得前面的杨沁琰道:“到了,安道友,族人已经亲自在外迎接你了。”

    安大朴顿时颇有受宠若惊之感,抬头望去时,却正见得一位身形高大,面目看上去却有几分清秀的年轻修士,站在一座看上去极为普通的宅院门前,正含笑望着他。

    情知眼前之人便是君山仙尊长子,如今杨氏家族的掌舵人杨沁瑜,安大朴连忙上前深施一礼,道:“九天安大朴,见过族长仙尊!”

    在来的路上,杨沁琰曾经跟安大朴大致说起过杨氏家族的情况,便提到杨沁瑜乃是与他一般黄庭境巅峰的道修。

    然而在见到杨氏族长的一刹那,尽管杨沁瑜周身气息内敛,看上去就如同一个普通凡人一般,但安大朴到底是黄庭道修,却是能够更深层次的察觉到杨沁瑜身上返璞归真一般的气质,哪里还不知道这位杨氏族长早已经跨过了仙境之门,加入到了长生者的行列。

    相比于安大朴,杨沁琰的修为便要略逊,并未在第一时间察觉到杨沁瑜身上的异样,直到安大朴说起,这才惊讶的看向杨沁瑜,低呼道:“族长成功登仙了?”

    “安道友客气了,安道友远道而来,还请入内奉茶!”

    杨沁瑜先是向着安大朴回礼,安大朴连称不敢,然后才当先与二人向着院中走去,同时向杨沁琰答道:“不过是家父余荫罢了,怎么说我这杨氏族长也是正宗仙二代不是。” 一流小站首发

    杨沁琰微叹道:“族长何必自谦,如今再不是当初身处周天世界坐井观天的时候了,这星空之中的仙二代何曾少了?也没见着多少仙二代就必然登仙的实例,倒是不少长生者眼睁睁的瞅着自家血脉寿尽而逝的例子比比皆是。”

    “不谈这个,安道友且先尝尝我杨家自行培育的灵茶!”

    杨沁瑜不愿怠慢了安大朴,遂转移了话题,问道:“从九天世界横渡星空至这里,安道友这一路可还顺畅?”

    安大朴将灵茶浅尝辄止,赞了一声,这才道:“琰长老安排周到,大朴更是乘杨家灵舟而来,自然通行无阻。”

    “那就好!”杨沁瑜微笑着点了点头。

    安大朴略作迟疑,但还是开口道:“大朴受惠于君山仙尊颇多,不知可有机缘得见仙尊一面?”

    杨沁瑜与杨沁琰二人闻言相互笑了笑,这二十年来,西山杨氏可以算得上是门庭若市,但凡有点身份的上得门来,无不想要求见杨君山,这兄弟二人几乎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见得二人如此表情,安大朴略略有些误会,涨红了脸道:“大朴晓得自己身份低微,提此要求也只是想要表达对君山仙尊景仰之情,并不敢当真奢望见到仙尊不可,族长仙尊可将君山仙尊吩咐之事告知大朴,大朴回返九天世界之后,定当尽心竭力!”

    杨沁瑜情知安大朴有所误解,连忙道:“安道友不要误会,非是杨某不愿为道友引见,而是家父此时并不在西山,之前有不少如同安道友这般想要拜访家父之人,却无一例外都不曾如愿,实在抱歉了。”

    安大朴因为误会而略显尴尬,但还是遗憾道:“既然如此,不知君山仙尊有何要求,族长仙尊尽可吩咐便是。”

    杨沁瑜却是“呵呵”一笑,故作神秘道:“不急,安道友原来劳顿,且先休息一晚,明日琰长老会带安道友去一个地方,届时会有一份惊喜奉上。”

    安大朴虽然满心疑惑,但见得杨沁瑜不打算透露,也只得随着仆人下去安顿。

    而在安大朴离开之后,杨沁琰却是神色微微一沉,道:“飞流剑派的人来过了?”

    杨沁瑜点了点头,明白他应当是在来的途中见到了飞流剑派的灵舟。

    安大朴只不过是杨君山早先在九天世界随手布下的一颗闲棋冷子,虽然现在看上去比较重要,但无论是其修为实力,还是地位资历,都还不足以令西山杨氏的族长亲自出迎。

    而杨沁瑜当时之所以出现在杨家宅院门外,只不过是刚刚送走了飞流剑派之人,且知晓安大朴随后便到,索性就等在那里没有回去而已。

    杨沁琰冷哼一声,显然对于飞流剑派并无多少好感,沉声道:“这一次他们怎么说?”

    “他们带来了这个!”

    说着,杨沁瑜伸手在衣袖之中掏出了一根上面被层层封印所覆盖的卷轴。

    “这是什么?”杨沁琰愣愣问道。

    不等杨沁瑜回答,便听得外面一道声音传了进来,道:“听说飞流剑派的人送来了那件法宝的炼制方法?”

    杨沁琰闻声望去,却见一人从屋外急匆匆的走了进来,道:“在哪里呢,给我看一看。”

    杨沁琰连忙起身让开了座位,道:“欧阳前辈。”

    欧阳旭林随口应了一声,注意力却全在杨沁瑜的手上,一把将卷轴夺了过来,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封印,皱着眉头道:“真是麻烦!”

    杨沁瑜连忙挥袖拂出一片两仪元磁神光,将上面的封印尽数消解,而欧阳旭林便已经迫不及待的将卷轴打开了。

    杨沁琰虽然对于炼器之术并不精通,但毕竟是道境修士,基本的见识还是有的,在旁边看了片刻,有些惊讶道:“这上面画的是定海锚?”

    欧阳旭林没有回应,此时他全部的心神已经完全沉浸在了卷轴之中。

    杨沁瑜在旁边答道:“不错,正是定海锚,而且还是定海锚全套的炼制秘术传承,这道传承原本属于龙族之物,不过数千年前却被飞流剑派从金舟道人手中换了来。”

    “那个真龙夺舍之人?”

    杨沁琰自然是晓得金舟道人的真正跟脚的,但他还是有些不解道:“是四伯要求的?四伯怎得知道飞流剑派会有此物传承?”

    杨沁瑜点头道:“定海锚乃是西山长舟提升至星河大舟的关键,而听我爹的口气,这星河大舟似乎又与周天星界的混沌之地有关。”

    “至于我爹如何知晓飞流剑派会有这道传承,则是听龙岛那位说起,那位金舟道人的前身原本便是龙族极有名望的仙炼师,当初定海舟上的定海锚被飞流剑派目的性极强的夺走,极有可能这道传承也落在了飞流剑派的手上。”

    杨沁琰点了点头,道:“这么说来,跟飞流剑派的过节,这就算是过去了?四伯当初可是一巴掌把人家的开派祖师都扇到海里去了。”

    杨沁瑜苦笑道:“那还能怎么着?这可是普元天尊亲自打的招呼,只能适可而止,更何况飞流剑派本就与家族渊源颇深,再坏还能坏到哪里去?”

    杨沁琰又问道:“此番四伯随那普元天尊进入混沌之地,大概多久才会回来?”

    杨沁瑜摇头道:“不清楚,想来大概快要回来了吧。”

    第二日一大早,安大朴便迫不及待的来见杨沁瑜,想要知晓杨君山给他留下的“惊喜”究竟为何物。

    不过杨沁瑜没那么多时间,等待他的仍旧是杨沁琰。

    “琰长老,昨日族长仙尊所说究竟是什么?”安大朴再次问道。

    杨沁琰轻声一笑,道:“安道友莫急,且容杨某先问一句,安道友可做好登临仙门的准备了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