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暗中指点,周天扩界
    “小西山印,刚刚那肯定就是琰长老的小西山印吧?”

    杨沁琰带着外域客人刚一离开,原本噤若寒蝉的一众杨氏子弟顿时喧闹起来。

    “没错,当时小西山印一出,这颗星辰便被镇压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一位“灵”字辈的子弟激动的说道。

    “那当然,琰长老可是华盖境道人,小西山印据说也已经将品质提升到了道器下品!”

    有消息灵通的杨氏子弟炫耀一般说道。

    “哇,下品道器,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道器的真面目呢!”

    顿时便有数位杨氏子弟同时惊呼道。

    “还不止呢,”那位消息灵通的杨氏子弟,显然有长辈在家族中上层,因此晓得不少家族秘事,炫耀一般,道:“据说琰长老还是家族高层当中,除了君山老祖宗之外,唯一一位在道境将撼天道诀凝练为本命道术之人呢!”

    “什么什么,还有这事?那岂不是说琰长老很了不起,日后也有可能得道登仙?”立马便有修士惊呼道。

    “假的吧?难道族长身为老祖宗嫡子也没有练成?还有少族长,据说也是天赋异禀,难道还比不上琰长老?”也有修士当即提出质疑。

    “这可是千真万确!”

    那个被质疑的消息灵通的杨氏子弟急声道:“我的消息不会有假,这件事在家族道境高层当中并不算秘密,对了,玄机叔,你应当知晓……”

    这名弟子转身想要向杨玄机求证,却见杨玄机正一脸愠怒的望着他,恼声道:“你们很闲吗?这颗星体里的星辰铁不需要处理吗?”

    一众杨氏子弟齐齐噤声,可随即有人惊愕道:“星辰铁?这颗星体居然蕴含有星辰铁矿,难怪杨灵河和玄机叔联手也挡不住它!”

    杨玄机此时脸已经黑的如同锅底。

    一个人开了口之后,杨玄机原本保持的一点威严再次荡然无存,立马又有后辈子弟开口接上了先前的话题

    “话说要是知晓这颗星体通体都是星辰铁矿形成,灵河还会不会自告奋勇上前阻止?”

    “这不废话么,肯定是琰长老告诉玄机叔的。”

    “琰长老果然厉害,话说灵河不也打算修炼撼天道诀么?你们说他会不会成为杨家第三位在进阶道境之际便将撼天道诀修炼成本命道术之人?”

    这个话题再次引发了杨氏一众后辈修士的争论。

    然而作为争论话题的当事人,杨灵河此时却是静静的立于虚空,看上去仿佛还在因为先前的鲁莽行为而心有余悸,可实际上却是在回味着之前琰长老在离开时,传音与他进行的一番对话。

    “小子,你的本命道术打算修炼撼天道诀?”

    “呃,琰长老?哦,那个,是的,弟子好高骛远,但也向着要试一试。”杨灵河答道。

    “撼天道诀三道衍生宝术神通,你练成了几道?”杨沁琰的言语很快。

    “地动山摇宝术,以及翻天覆地印,弟子都已经练成,但石破天惊拳……”

    “你的锻体术用的那一道传承,修炼到了何等境界?”

    或许是因为神念的缘故,杨沁琰的问话一道接着一道,若非杨灵河对于修炼撼天道诀早有谋划,恐怕甚至还跟不上杨沁琰的思维,但这突然将话题转移,还是令杨灵河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他却也没有必要隐瞒,而是马上实实在在答道:“丁祖师认为弟子体质并不适合修炼,故而让弟子去了一趟曲武山,从巴武妖王那里求来了灵明巨猿一族的锻体传承修炼,如今已然开始强筋锻骨。”

    说到自身锻体修为的时候,杨灵河多少还是有些自傲的,相比于不少同龄修士不断在锻体术上分心,他在修炼中还是时常兼顾的。

    却不料杨沁琰紧跟着传来的声音却显得有些轻蔑:“巨猿一族的锻体传承也算得上是上品,虽稍逊一筹,但正如丁师姐所说,合适的才是最好的,只不过锻体九境你才修炼到第三第四境,这点锻体修为连修炼石破天惊拳的反震都撑不住,就想要将撼天道诀修成本命道术,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了下来,杨灵河急忙道:“敢问长老,修炼这两道神通难道还有锻体术上的限制?”

    杨沁琰声音已经略显不耐:“锻体功效不及五脏六腑,就算修成了石破天惊拳又有什么用,未伤人先伤己么?小子,你好自为之!”

    说罢,星空之中长河星舟已经缥缈无踪,杨沁琰再无声音传来。

    长河灵舟之上,西山星宫就在眼前,杨沁琰与客人在船舷并肩而立。

    “一个很有潜力的后辈,难怪值得琰长老耳提面命,不是吗?”

    安大朴显然已经知晓杨沁琰刚刚正在指点杨灵河,于是这才笑问道。

    杨沁琰尴尬一笑,道:“倒叫安道友笑话了,只是遇到一个好苗子,实在不忍他行差踏错,这才提点两句,怠慢之处,还请安道友海涵。”

    “哪里哪里,琰长老客气了!”

    安大朴一副心有同感的表情,似乎也曾有次经历,不过张口之际,却是换了一个话题,问道:“九天世界入世不久,安某也只到域外不过三两次,见识自然浅薄,不过却也知晓周天化界这一大事,只是听闻周天化界早已结束,为何安某今日沿途所见,却仿佛化界仍旧未曾完成一般?”

    杨沁琰笑道:“周天世界虽已化作周天星界,但周天星界仍旧在持续扩张,而在扩张的过程当中,星空之中许多星辰天体便会受到吸引,从各处飞向周天星界,并扩充为星界的一部分。”

    安大朴恍然道:“这么说刚刚那一颗星辰便是受扩界吸引而来的天体了?”

    杨沁琰点头道:“正是!不过星界扩张虽是自发形成,但若是不加以掌控,那么这些天体便会在进入各个星域之后四处乱撞,虽终归还是会融为一体,但过程肯定不会平静,甚至造成大范围伤亡也说不定,所以,家族这才抽调人手,在凌璋、双瑶、流火、北瑜四座星域布控,拦截从星空之中飞来的各种天体,然后将之安排在各个星域合适的位置。”

    安大朴咋舌道:“四座星域何其广大?能够在如此范围内掌控扩界的过程,杨氏家族的实力当真令人惊叹!”

    杨沁琰笑了一笑,颇有深意道:“化界而后扩界,这是每一座位面世界解体后的必然过程,九天世界将来也必然会如此,安道友还是要早做准备为好!”

    安大朴叹道:“九天化界就在眼前,如此短的时间内,安某经营的那点势力,又怎么可能如杨家这般周全!只求能够得到杨家帮助,化界之后能够保住手下一份基业,便已经心满意足了。”

    两人说话之间,西山星宫中央星域已然在望,在一片大陆之上,巍峨高耸的西山如同天柱一般惹人注目。

    安大朴在见到西山之后,却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琰长老之前说起杨氏曾在西山星宫四座星域布控,掌控扩界的过程,却似乎忘记说这中央星域,难道说这一片大陆就不受扩界过程中天外星体坠落的影响么?”

    杨沁琰似乎对于安大朴的询问丝毫不感到意外,目光忽然一闪,向着北方天空一指,笑道:“这却是巧了,也省得杨某解释,安道友看那里就明白了。”

    安大朴闻言转身望去,却见北方天际正有一点光点闪烁,以安大朴与杨沁璋的修为,自然明白那应当是一颗天外流星无疑。

    心念闪动之间,那如同光点一般的流星已然急速临近,化作了一颗看上去足有拳头大小的流星,再临近时,已然堪比一颗人头大小,待得流星已经进入大陆上空的时候,已然化作一颗巨大的火球,目测体积不在先前在凌璋星域外见到的那颗天体。

    从始至终,这颗天外流星根本不曾受到丝毫拦截,一路滑进中央星域,向着大陆之上坠落。

    如此巨大的一颗流星,一旦坠落到地面上,势必会造成一场灾难,其危害程乎不亚于一道全无保留的仙术神通。

    然而就在这颗流星距离陆地仅剩数百丈的时候,在安大朴惊愕的目光当中,一道雷霆突然从天柱一般的西山山顶迸发,而后便在弹指间准确的击中了告诉坠落的流星。

    轰然巨响当中,流星当空爆开,无数的碎片火球在天空滑落,却在最终落向地面之前尽数湮灭成气体尘埃,并未对地面造成丝毫冲击。

    而在漫天的火光飘散之际,安大朴与杨沁琰正乘坐着长河灵舟从中穿过,作为黄庭境的顶尖道祖,安大朴敏锐的察觉到了周围的天地元气正在局部变得浓郁。

    “这是将域外天体化作最原始的元气和尘埃,最终散布在这片大陆之上?”安大朴震惊道。

    杨沁琰笑着点头道:“大概便是如此吧,作为西山星宫的核心,中央大陆已经完成了仙阵的大致覆盖,但凡有外遇天体降临,便会在坠落地面之前,被西山上迸发的仙雷湮灭,化作元气和尘埃,最终融入中央星域的扩张之中,也算是扩界的一种方式吧!”

    安大朴此时已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而杨沁琰似乎对此并不意外。

    事实上不仅仅是安大朴,便是杨沁琰自己等人,在一开始明白杨君山的气魄以及布局的时候,也是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