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阎罗刺,道族立
    []

    “滚!”

    杨君山的声音冷冽而干脆。

    在见得西山长舟被飞流派劫持,并卷入鸿蒙紫气争夺大战当中的时候,杨君山原本是起了杀心的。

    不过在见到舟上的东流以及江心之后,却是让他的杀意稍稍遏制了一些,特别是见到上官父子无恙,且长舟本身并未受到破坏之后,杨君山心中原本的愤怒也平息了许多。、

    当然,真正让他决定放过飞流派诸仙的,却是在他来到长舟之外的时候,耳边传来的一道声音。

    “还请君山仙尊手下留情!”

    是道元仙尊的声音,显然他,或者说他背后的那位存在,对此早有所知,甚至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原本背后就有那一位的默许。

    然而长舟之上的飞流派众仙却根本不知自身在杨君山的一念之间,已经于生死门前走了一趟。

    甚至在听到杨君山这般不留丝毫情面的斥骂之后,申箕仙尊勃然色变,寒声道:“年轻人,不要以为你已经踏足大罗仙境便能够为所欲为,须知这星空广大,便是周天世界这一汪水,也要比你想象当中要深得多!”

    “聒噪!”

    对于这种倚老卖老的老不死,杨君山向来没什么好脸色,径直大袖一扇,一股狂澜便向着申箕仙尊卷去。

    申箕仙尊面露冷笑之声,暗忖这杨君山果真自大,居然托大到一位随手一扇便能奈何得了自己。

    这一次铁定要给这狂妄小辈一个深刻的教训,要让他明白一个道理,在曾经的资深大罗仙尊面前,他的手段还稚嫩的如同一个孩子!

    申箕仙尊张口一吐,无鞘仙剑化作一道寒光便要将杨君山掀起的狂澜斩破。

    申箕仙尊已经打定主意,定要趁对方托大,一件削掉他的衣袖,给对方一个大大的难堪!

    然而申箕仙尊的飞剑刚刚指向杨君山的刹那,整个西山长舟上的守护阵法在这一刻尽数被激活。

    顷刻之间,为了保护西山长舟的真正所有者,整艘长舟上所有的阵法、禁制,全部作用在了对杨君山做出敌对行为的申箕仙尊身上。

    申箕仙尊一张脸憋得通红,双腿都在层层重压之下打颤,若非其最后的尊严让他拼死站直了,恐怕现在早已经不堪重负跪在了甲板之上。

    可即便如此,拥有着金身境修为的申箕仙尊,此时却如同一具雕像一般,被镇压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生死操于他人之手,任人宰割。

    这才是真正令申箕仙尊感到惊恐的地方,倒不是他怕死,而是杨君山的手段实在太过凌厉,迅捷到他甚至连做出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在全无征兆的情况下,便已经被人随手镇压,以申箕仙尊对于己身的自信,这决然不是一个普通大罗仙尊所能够做到的。

    直到这个时候,申箕仙尊心中才升起一丝明悟,能够在普元掌控的位面世界之中超脱而出,又岂是什么侥幸就能够成功的。

    从一开始,真正情敌的便不是杨君山,只是他自己!

    从申箕仙尊出剑到完全被长舟大阵镇压,整个过程看似复杂,实则却只一瞬,杨君山自无意杀人,狂澜涌来,申箕仙尊连同他的飞剑顿时如无根的浮萍一般飞出长舟之外,也不知落在了哪里的海面之上。

    “你……”

    吕眉仙尊惊怒交加,伸出手指正要指向杨君山,却被旁边的东流仙尊一拉。

    吕眉仙尊愤怒的转头看向东流,却见东流深吸了一口气,拱手为礼道:“之前是我等孟浪,日后定然会给仙尊一个说法,我等且先行告辞!”

    说罢,再一拉已经变得低眉顺眼的吕眉仙尊,然后又朝着一旁的江心点了点头,三人跃出长舟,急慌慌向着申箕仙尊被扇飞的方向飞去。

    东流一直在躲避杨君山的目光,而江心却是满脸愧疚,甚至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一直不曾鼓起勇气。

    从始至终,杨君山都没有再开口说话,脸上更是一如既往的淡漠,直至飞流派几人的身影消失在海天之处。

    “妈的,就这么轻易放他们走,便宜他们了,就该让他们付出代价才对!”

    被解开了身上禁制的上官雷骂骂咧咧,却被上官若仙一巴掌拍在后脑勺上,这才讷讷不语。

    事实上飞流剑派也想着事后缓和与西山杨氏的关系,上官雷身上的禁制早已换成了简易的封元禁,仅仅只是封印他体内的仙元而已。

    “老奴大意之下为飞流剑派所趁,险些被他们夺走了长舟酿成大错,还请家主责罚!”上官若仙请罪道。

    身后的上官雷抓了抓脑袋,虽然有些不愿,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跟在自家老爹身后请罪。

    “罢了,非你之过,对方人多势众且出其不意,况且你能够守住核心秘仓不失,便是有功。”杨君山摆了摆手道。

    西山长舟在杨君山手中精心改造上百年,非但长舟本身形状风格大变,更为重要的是,还为长舟日后更进一步升级为星河大舟打下了基础。

    而这其中许多涉及到杨君山日后升级长舟的许多构想,以及长舟自身的许多秘密,都隐藏在核心秘仓之中,只要慕容若现守住了核心秘仓,那么西山长舟的掌控权便始终在杨君山手中。

    这也是为何杨君山在出现的刹那,便能够在长舟之外掌控全局的原因所在。

    上官父子刚刚松了一口气,便见的杨君山凌空缓步向着长舟之上走来。

    父子二人见状赶忙上前迎接,却不料便在杨君山即将踏入长舟的一刹那,异变突生!

    “诛心!”

    一道奇异的印诀居然紧贴着西山长舟的守护阵幕结成,而后便向着近在咫尺的杨君山胸口之上印去。

    这一道印诀出现的毫无征兆,且在一瞬间所爆发出的强大威能令人胆颤,以至于长舟上上官父子的惊呼声当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印在了杨君山的胸膛之上。

    谁也没有想到,袭击居然会发生在杨君山即将踏入长舟前的一刹那!

    “大罗君山,却也不过如此!”

    一声轻笑在虚空之中响起,一根墨黑的笔尖从虚空之中探出,向着杨君山的咽喉点去。

    与此同时,另有一只手掌从虚空之中伸出,掌心之中有灵光死气奇妙的融合而成一张符帖,向着杨君山的眉心之间贴去。

    然而便在这个时候,原本被一道印诀打在胸口的杨君山忽然抬头,双目如电冷冷的注视着迎面而来的两道攻势,居然不闪不躲,任凭咽喉被洞穿,眉心被贴上符帖。

    “杨某早料定你会出手,已经等你很久了!”

    杨君山神色不变,仿佛心脏破碎,咽喉洞穿,元神湮灭,对于他来说根本不会造成丝毫影响一般,仍旧平静额张口说话。

    “躯体不死,肉身不灭第三重!”

    虚空之中仍旧分辨不出声音的来源,而且越发的缥缈,可语气之中的惊诧却是异常的明显。

    “现在想要走,晚了!”

    却见杨君山周身一震,无数道如同蛛网一般的雷光以他自身为中心,一举将方圆三里范围内的虚空尽数笼罩,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球形雷网。

    与此同时,杨君山胸口的印诀被震散,洞穿的咽喉正在自行愈合,眉心间的符帖已经自行脱落便湮灭。

    杨君山手持破天锏,双目如电凝视雷网之中,忽而将石锏用力一挥,口中大喝道:“破!”

    漫天的雷网骤然湮灭,一声闷哼伴随着一蓬血雾飘洒,虚空之中正有一张被撕裂的纸簿飘落,却被杨君山收了起来。

    “还是让你给跑了,可惜!”

    杨君山看着手中泛着毛边的纸簿,喃喃自语道:“居然不曾将鸿蒙紫气剥离出来,看来已经被初步炼化了,日后说不得还要多出一位合道境大敌,当真棘手!”

    说话之间,杨君山已经落在了长舟甲板之上,阵幕合拢之后,整艘长舟已然完全纳入杨君山掌控之中,再不虞会有意外发生。

    “敢问家主,刚刚偷袭之人为谁?”上官若仙赶忙询问。

    “唔,还能是谁,阎罗天子!”杨君山随口答道。

    上官若仙脸色大变:“果然是他,家主居然击退了鬼族第一人!”

    杨君山笑了笑,道:“返航,我们离开这里,在返回西山之前,有什么事情你可自行斟酌处理,不要打扰到我!”

    说罢,也不理会上官父子二人敬畏的目光,径直去了核心秘仓闭关炼化鸿蒙紫气。

    仙宫现世,各方大神通者针对鸿蒙紫气的争夺也最终落下帷幕,周天化界至此已然完成。

    圆光岛沉海,周天星界混沌入口的空间仙阵被破,但普元天尊却仍旧牢牢的守护在混沌之地的入口处,似乎正在静静的等待着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坐镇混沌之地入口的普元天尊仿佛感知到了什么,原本古井无波的脸上突然浮现一丝笑容:“七道鸿蒙紫气,吾等得其四,吾道成矣!”

    此时西山长舟刚刚回返至西山星界之外,广阔的西山大陆之上,位于中央之地的西山在星空之中已然在望,已经在核心秘仓之中闭关多日的杨君山突然出现在舟尾甲板之上,遥遥望着深邃的星空不知正在等待着什么。

    俄而,一声浩瀚而悠远的声音传越过了整个周天星界,向着更加深邃的星空而去:“吾为周天界主普元,今于混沌之前立一族为‘道’,星空诸天各界为证。周天道族,立!”

    刹那间,昊天镜光横扫整个周天星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