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鲲吞鹏,炼鸿蒙
    []

    “祖,祖师,那是什么?”

    堂堂金身仙尊,吕眉现在说话的时候舌头都开始打结。

    “没想到啊,普元居然一直留着它的性命,想必也如我等一般,一直被镇压在周天某处吧!”

    吕眉仙尊低声一叹,然后才开口道:“这是鲲,乃是星空之中极为强大仙境神兽,乃是,乃是当初普元的坐骑吧!”

    “鲲?坐骑?”吕眉惊呼道。

    圆光岛此时已经开始崩塌,大片的石块从圆光岛上脱落剥离,然后砸落入无尽海域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狂笑从正在崩塌的圆光岛内传来。

    随着一声穿透力极强的鸣叫,金翅大鹏双翅扇飞了在崩裂过程当中四处迸飞乱石,载着御苍穹从圆光岛上飞出。

    一缕紫芒从金翅大鹏鸟的背上浮现,显然鸿蒙紫气已经到了御苍穹的手中,只是不知那木桑仙尊情况如何,不过以此人之狡诈,未必会陨落在此地。

    “祖师,我们要不要拦下他?”吕眉在身后请示道。

    申箕脸上闪过一丝意动,可随即颓然道:“算了,星舟是追不上金翅大鹏的,况且那人乃是大罗仙尊,没必要冒这个风险,看来这鸿蒙紫气注定与老夫无缘。”

    申箕话音刚落,突然之间脸色一变,一把拉住了吕眉便向着西山长舟之上窜去。

    吕眉尚且不明所以,却突然听得海面传来宏大的破水之声,转头望去时,却见得先前落入海中的巨鲲居然再次破水而出,那巨大的足以一口吞进西山长舟三分之一船体的巨口张开,一股沛然吸力瞬间降临这片虚空周围。

    御苍穹驾驭金翅大鹏原本已经在虚空之中瞬间窜出数里之遥,可当背后这一股庞大吸力传来的时候,任凭金翅大鹏双翅如何扇动,非但无法在半空之中前进一步,甚至于在那大鹏鸟的凄鸣声中,开始急速向着巨鲲那如同深渊一般的口中滑去。

    “啊,不,这不可能!”

    御苍穹惊慌失措的嚎叫声从金翅大鹏的背上传来,可却根本无法阻止自身连同驭兽向着巨鲲口中滑落。

    “我是大罗仙尊,我是驭修一脉的希望,我刚刚得到鸿蒙紫气,怎么可能死在这里……”

    这位驭修一脉的天之骄子鬼哭狼嚎一般的哭号声,并不能阻止他向后滑落分毫。

    一道遁光从金翅大鹏背上升起似乎想要独自逃走,可那遁光刚从大鹏背上升起便以更快的速度向着巨鲲口中翻滚而去,反倒是金翅大鹏因为少了背上的累赘,挣扎的更厉害了,然而在巨鲲的巨口吞吸之下,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蠢,你的遁术难道比金翅大鹏的飞纵还要厉害?”

    早已经脱离了巨鲲吞吸范围的申箕仙尊转头正好看到那御苍穹无力抵御巨鲲的吞吸之力,鸿蒙紫气直接从其体内分离,落入到了巨鲲的腹中。

    生死存亡之际,那御苍穹甩出了手中的骨鞭,骨鞭在金翅大鹏鸟的脖颈上一绕,再狠命一拽,大鹏鸟在凄鸣声中加速向着巨鲲口中落去,而御苍穹却借力向外挣脱了去。

    死里逃生的御苍穹来不及庆幸,突觉手上一紧,人便又要被到拽回去。

    御苍穹惊骇之下转头看去时,却正见得那只被他抛弃了的大鹏鸟正双目闪烁着凶光,倒钩一样的鹰嘴死死的将脖颈下的骨鞭啄在了嘴中。

    “老子才不陪你去死!”

    御苍穹惊怒交加,却毫不犹豫的松开了手中的本命法宝,眼瞅着本命驭兽连带着本命法宝尽数落入巨鲲之口。

    而到了这个时候,从海中跃起的巨鲲也已经达到了最高点,原本张开的巨口也恰在此时闭上,令这位大罗驭修堪堪捡回了一条性命。

    然而就在不久之前,这位驭修大神通者还意气风发,作为驭修一脉史上第一位大罗仙尊,拥有三大仙境驭兽的御苍穹还梦想着重振驭修一脉。

    可短短时间内,三大仙境驭兽死的死,吞的吞,镇压的镇压,就连本命法宝都被他保命而放弃了,原本连龙族都为之忌惮的大罗驭修,现如今的实力甚至未必及得上一位金仙,可谓落魄到了极致。

    略过这位倒霉至极的大罗驭修不提,且说巨鲲从海面上跃之最高点,而后以一种与其庞大身躯好不相称的灵巧,猛然一个转身,如同弯月一般巨大的尾鳍从西山长舟二三十丈之外划过,扇起的狂澜直接令长舟半个船身倾斜,而后凭空横移了十多丈的距离。

    轰——

    巨鲲身躯在半空扭转的过程当中,尾部挟着庞大的惯性直接切开空间仙阵外围粘稠的虚空,狠狠甩在了仙阵屏障之上。

    整片虚空都在跟着摇晃,紧跟着如同蛛网一般的空间龟裂开始密密麻麻的在半空之中延伸,直至超过了仙阵空间所能承受的极限,而后在一片空间乱流当中,凌霄殿的空间仙阵最终破碎,十数道遁光分成三四股,不约而同向着不同的方向飞遁。

    与此同时,巨鲲庞大的身躯再次落入无尽海域之中,溅起如同海啸一般的巨浪之后,便潜入深海之中再不见踪影。

    “哎,天意如此,终归还是普元你技高一筹啊!”

    申箕仙尊神色间的怅然之色一闪而过,随即招呼吕眉仙尊转身便走,空间仙阵被破,各方大罗仙尊冲出,这片海域已经不是他们这样的金仙能够久留之地。

    二人驾驭剑光一前一后返回长舟,剑光一收,申箕仙尊便急声道:“快走,迟则生变!”

    然而说完之后,这才察觉到东流与江心都站在原地无动于衷,仿佛根本没有听见一般。

    申箕仙尊眉头一皱,旁边的吕眉已经斥责道:“你们两个还在愣着干什么?”

    东流仙尊这时扭过头来,僵硬的笑道:“祖师,师祖,我们恐怕走不了了,这艘星舟的主人已经找上门来了。”

    申箕仙尊一怔,突听得舟中一响,原本一直躲入核心秘仓之中的慕容若现居然走了出来,而且看着申箕与吕眉二人冷笑不已。

    申箕仙尊心中一沉,猛然抬头看去时,却正见到西山长舟的前方上空正有一人负手而立,默然的目光俯视着舟上众人,却在无形之中带给众人一种莫大的压力。

    “可是君山仙尊当面?老夫飞流剑派申箕有礼了!”申箕仙尊神情看上去很是镇静。

    “滚!”

    杨君山的声音干净利落。

    便在空间仙阵破碎的刹那,原本正在一座封闭的虚空之中追逐厮杀的各方大神通者,尤其是得到了鸿蒙紫气之人,第一时间便选择了逃遁。

    东皇纵身化虹光最先逃走,将身后原本的追逐者远远的拉在了后面,没用多长时间便已经离开了在化界的过程当中逐步膨胀扩张的周天星界,无垠虚空的寂冷丝毫没有浇灭他心中沸腾的热血,鸿蒙紫气在手,千年之后,太阳宫合道天尊当有他一席之地。

    然而得到鸿蒙紫气的喜悦并未持续太久,星空之中一点金芒闪现,眨眼间已经袭至他身前。

    “麒麟角,吉裕,居然是你!”

    东皇纵于间不容发自己避开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击,然而他的化虹遁术却也就此被打破,不得不在星空之中停下了身躯。

    原本空无一物的星空之中忽然有一位金发阔眼狮鼻的修士出现,此人身形高大,看上去别有一番威势,与那东皇纵于虚空之中对峙却也不落下风。

    “还有谁,叫他出来吧,单凭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拦得住我!”

    东皇纵冷声道,同时目光在四处游移,试图将对方的同伙找出来。

    “不用找了,是我!”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东皇纵来时的方向传来,敖正的出现显然出乎了东皇纵的预料之外。

    “不得不说,金乌一族的化虹之术虽然闻名遐迩,但却始终有一个毛病,那长长的一道虹光拉开,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要去的方向似的。”

    敖正说话之际,周身气息有些不稳,显然在东皇纵身后这一路追来并不轻松。

    “居然是你!”

    东皇纵的目光在吉裕与敖正二人身上徘徊:“星空之中传言,麒麟一族式微,有向龙族靠拢的迹象,却不曾想龙族居然大方到助麒麟一族培养一位合道天尊!”

    “没办法,其实这原本也只是答应要助吉裕道友一族一臂之力,却也并非是一定要培养一位合道天尊不可,可谁叫你东皇道友赶上了呢!”

    敖正言语之间倒是颇有唏嘘之意。

    东皇纵冷笑道:“本尊承认绝非你二人对手,可你二人就敢肯定一定能从我身上得到鸿蒙紫气?”

    敖正嗤笑一声,道:“别虚张声势了,大家同为妖皇一族,彼此底细多少知晓一二,你隔着几个星界的距离召唤东皇钟相助,现在一身仙元还剩下几分……”

    柳子正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被眼前这头灵妖作为渔翁。

    他用亚圣手书拓本虚张声势,从三元手中夺走一道鸿蒙紫气之后,便被朱炼这只朱雀给缠上了。

    真要论及实力,柳子正自忖并不弱于朱炼,可偏偏在逃遁一途上,他这个儒家宗圣却是无论如何也及不上这只本体长着翅膀的鸟妖。

    两人这一路逃遁一路大战,直至来到星空深处之后,双方各自打出真火,真正火并一场之后落得个两败俱伤。

    当牵藤毫无征兆的从虚空当中现身的时候,无论是柳子正还是朱炼,二人始终都想不明白这只大罗灵妖究竟是怎么在一路上避开二人的神念感知,暗中追踪至此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