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章 撞圆光,仙宫沉
    这个时候,大罗境之上的大神通者都已经闯入混沌入口所在的空间仙阵之中争夺鸿蒙紫气。

    而其他域内外的仙境存在也自忖无法在这些大神通者眼皮子地下讨得便宜,纷纷远离了现世的圆光岛,生怕受到大神通者之间交锋的波及,以至于现在的圆光岛附近几乎无人接近。

    然而普元天尊或许早有所料,偏偏将六道鸿蒙紫气中的一道,借助昊天镜光的遮掩,直接送到了空间仙阵之外,这一点决然出乎了那些域内外的大罗境存在,包括杨君山等人在内。

    而按照鸿蒙紫气青睐周天本土修士的原则,这一道无人注意的鸿蒙紫气一旦脱离了大罗境大神通者们的掌控,那么其首选也必然会是周天本土修士中的强者。

    这样一来,在域外势力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周天本土一方便有极大的可能能够得到一道鸿蒙紫气的归属,对于普元天尊所谋划的立族之事便有着绝大的助益。

    事实上,这也算得上是普元天尊的行险之举,毕竟能够被各方大神通者争夺的鸿蒙紫气总共也就六道,或许在鸿蒙紫气现世之初所引发的混战,令其他大神通者无暇顾及鸿蒙紫气的数量,但这绝对瞒不了太久,一旦有人察觉,而第六道鸿蒙紫气又不曾被得到之人炼化,那么此人便必死无疑,哪怕是如申箕仙尊这等曾经的大罗仙尊也是一样。

    “大胆!”

    申箕仙尊目光盯着身后那个陌生金仙,脸上的神色显得惊怒交加,无鞘飞剑在虚空扭动之际发出凛冽的剑吟,一道虚空门户被劈开,无边的剑气从门户之中汹涌而下。

    仙术神通天门剑诀!

    岂料这位金仙非但全然不惧,反而长笑一声,神色间浮现出一丝缅怀之色,道:“能够将天门剑诀施展出这等火候,看来万年的镇压,虽然削弱了老友的修为,可这剑术神通却是越发的老辣精湛了!”

    “你究竟是何人!”申箕仙尊厉声问道。

    “好叫祖师知晓,此人乃是灵溢宗桑无忌!”吕眉仙尊的声音从远处的西山长舟之上传来。

    “灵溢宗?”申箕仙尊眉头一皱。

    来人面对汹涌而来的剑气洪流哂然一笑,忽然身后在额头之上一拍,一柄紫气缭绕的小刀浮现在他头顶上空。

    “杀生刀!”

    申箕仙尊神色一变,惊叫道:“你是木桑,你居然没死?”

    从申箕仙尊手中抢先一步夺走鸿蒙紫气之人,正是早已潜伏在圆光岛附近的木桑仙尊。

    虽然被申箕仙尊一口叫破了身份,木桑仙尊却是神色不变,伸手向着迎面而来的剑气洪流一指,喝道:“破!”

    那紫气缭绕的小刀瞬间化作一片紫芒向前劈去,只管将迎面扑来的剑气洪流劈开,紫芒逆流追溯而上,余威直接将悬于虚空之上的天门斩碎,天门剑诀立破。

    杀生刀,仙术神通榜排名第十三位,乃是以一口本命仙元融合神通种子凝练而成的一柄小刀,施展之际夺人生机,中之立毙,乃是一道纯粹的杀伐神通。

    “嘿,是不是很奇怪,普元居然不曾杀掉我等?”

    木桑仙尊虽然破掉了对方的神通,但那是因为自己对对方手段知之甚深,而对方一开始并不清楚自己底细的缘故。

    事实上木桑老祖可是知晓眼前之人那一身的剑术神通有多难对付,哪怕现在看来,对方修为的恢复情况尚差了自己一筹。

    “你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是走了夺舍的路子?”

    申箕仙尊嘴里一边猜测,手上的飞剑却掀起更为凌厉的剑芒向着对方杀去:“管你是谁,敢夺申某的东西,可曾做好死的准备了么?”

    木桑老祖一边抵御着申箕仙尊的凌厉剑势,一边笑道:“申道友,若是你我全盛时期,老夫对于你的剑术自然忌惮三分,可惜,如今老夫的修为远在你之上啊!”

    说罢,木桑老祖周身气势大盛,头顶有五道五行本源之气如狼烟一般腾空而起,在尽头之处隐隐有五行交融之势。

    五气大成,甚至于距离五气朝元的金仙巅峰也仅剩下了一步之遥。

    申箕仙尊的剑势虽然依旧凌厉,但在对方修为上的压制之下,虽不至于落败,可再想要从对方手中夺回鸿蒙紫气,却无异于痴人说梦。

    “祖师,弟子来助您一臂之力!”

    随着声音而来的,是吕眉仙尊的一道恢弘剑气。

    长舟之上,东流仙尊站在眼珠子乱转的上官雷身前,沉声道:“你最好老实一些!”

    说罢,抬起头来看了旁边的江心一眼,道:“此番事了之后,长舟自然物归原主,你我便去西山上门请罪。”

    江心微微点了点头,只能满含歉意的看了躺在甲板上的上官雷一眼。

    不得不说木桑仙尊出手抢夺鸿蒙紫气所选择的时机极妙,此时的西山长舟陷入这片粘稠的虚空区域当中无法移动,使得申箕仙尊无法借助长舟之力,这才让木桑仙尊敢于肆无忌惮的出手抢夺。

    否则的话,申箕仙尊若有星舟相助,木桑仙尊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出手挑战的。

    只不过申箕仙尊并不只是一个人,吕眉仙尊的参战,令原本僵持的局面开始缓缓向着申箕仙尊这边倾斜。

    另外一边,在东流仙尊的要求之下,西山长舟开始缓缓后退,试图从这片粘稠的区域当中挣脱出来。

    木桑仙尊狡诈如狐,一见得西山长舟开始后退,便立马打算逃遁。

    长舟体型庞大,在这片虚空区域当中反而难以摆脱,反倒不如个人灵活。

    木桑仙尊一心要逃,申箕与吕眉联手虽然还能追的上,可想要拦下他来却没那么容易。

    奈何东流仙尊此时必须要坐镇长舟之上,否则一旦他离开之后,单凭江心一人根本无法压得住上官父子,一旦被父子二人夺回了长舟掌控权是小,若是再对飞流诸仙反戈一击,那乐子可就大了。

    眼瞅着木桑仙尊向着远离长舟的方向而去,马上就要脱离这片区域,东流仙尊立于船头之上鞭长莫及,只能干着急。

    便在这个时候,西山长舟突然剧震,原本那种粘稠掣肘的感觉突然失去,整艘星舟在这一瞬间仿佛一下子变得轻灵起来。

    东流仙尊神色一振,知晓长舟已经挣脱了出来,连忙大声道:“快,快,追上去!”

    长舟上的巨帆无风而鼓,巨大的星舟开始加速,天空之中的云层被一层层撕裂穿透。

    东流仙尊立于穿透神情振奋,一旦长舟参战,别说木桑仙尊只是一个金仙,就算是一位大罗仙尊又有何妨?

    然而便在此时异变又起,木桑仙尊且战且走,虽然先一步从那片空间仙阵的外部区域闯出来,可不等他摆脱申箕与吕眉二人,忽然之间一声厉鸣从头顶传来,不等他抬头看去,一双金黄色的利爪已经撕裂了云层向着他的头上抓来。

    “金翅大鹏!”

    木桑脸色一变,他能在申箕与吕眉的联手攻击之下逃脱本就已经勉强,此时再突然被一只实力堪比金仙的金翅大鹏中途袭击,形势一下子变得岌岌可危。

    木桑仙尊在半空之中勉强避开了头顶的一双巨爪,可遁光却已经被破,无奈之下身形急速下坠,却又被后面追来的两道剑气劈中,虽不至于被重伤,可再想要逃脱却已无可能。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一根仿佛是用某种巨兽的脊椎骨炼制而成的边状法宝从半空袭来。

    木桑仙尊避无可避,直接在半空当中被抽飞,带着一身长长的惨叫,狠狠的砸落在了圆光岛之上。

    金翅大鹏俯冲而下,一身得意的笑声连带着大罗仙境的气息从大鹏背上传来:“哈哈,不尽想居然有如此运气,当真是我驭修一脉的造化!”

    金翅大鹏的速度何其快,快到连驾驭飞剑的申箕与吕眉都望尘莫及,更不要提还远在后面的西山长舟。

    眼瞅着木桑仙尊重伤之下几无还手之力,鸿蒙紫气便要落入大罗驭修御苍穹手中,申箕与吕眉都已经心生颓意,却突然听得身后传来东流仙尊惊恐的大叫:“快——,快——逃——”

    发生了什么?

    申箕与吕眉两双眼睛在四周并未发现潜在的危险,而后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看向了脚下数千丈的海面,那里正有一圈高达上百丈的海啸正向着四周远远推去的同时,还在不断的升高。

    申箕仙尊先是一怔,紧跟着仿佛想到了什么,脸色骤然大变。

    而与此同时,身旁的吕眉仙尊突然颤声惊呼道:“看,看那里!”

    一条从身躯比之西山长舟还要庞大多少倍的巨鱼,从海底跃出不知几百丈,而且还在不断升高,直至这条巨鱼狠狠的撞在了悬浮在半空云层当中的圆光岛之上。

    “咚——”

    悠远的闷响过后,伴随着的便是整座岛屿的崩裂,在巨鱼从半空当中力竭跌落海面的同时,整座圆光岛开始崩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