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本命仙器,阎罗天子
    本命仙术与普通仙器究竟有何不同?

    杨君山一直不曾体会这其中的区别,而事实上在他进阶仙境之后,破天锏在他手中使用的频率甚至还要远远超过山君玺这件本命法宝。

    而杨君山也曾经与不少拥有本命仙器的大神通者交锋,使用破天锏这件非本命仙器,却也不曾落得下风,同时也没觉得对手拥有本命仙器便能够有何不同。

    不过所有的这些却并不妨碍杨君山将自己的本命法宝晋升为仙器半分,甚至他还千方百计搜寻天材地宝,灵珍至宝,用以加深本命法宝的底蕴,以期将来山君玺在进阶仙器之后还能够走的更远。

    事实上山君玺距离进阶仙品已经只剩下了一步之遥,可偏偏就是这临门一脚,却是令杨君山只能一直等待至今,而直到现在,进阶的契机出现的又是如此的突然。

    白莲菩萨原本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从杨君山手中夺取了鸿蒙紫气,岂料无论是杨君山,还是宫潜、牵藤,这三位可没一个省油的灯,在他夺走鸿蒙紫气的一刹那,三人便放弃了彼此的交锋,极有默契的转而围攻白莲菩萨,防止他在第一时间逃脱。

    白莲菩萨显然低估了在场三人的实力,被三人联手一通围殴,好不容易凝练的法相金身没几个汇合便被砸得稀烂,差一点连作为顶上三花凝聚而成的两颗舍利子都要受损。

    在这等情况下,白莲菩萨自忖若是没有金灯佛尊出手相助,他是万万没有可能逃脱,然而偏偏在他数次发动秘术试图沟通金灯佛的时候,却无法例外全部失败了,似乎此时的金灯佛正处于一处极为奇妙的空间之中,无法与外界进行沟通。

    无奈之下,白莲菩萨已经在考虑是否应该放弃手中的鸿蒙紫气,不管怎么说,总也不能为了一道鸿蒙紫气连自己的性命都搭进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在三人当中对其所施加的压力最重的杨君山,却忽然放缓了对他的压迫。

    白莲菩萨正寻求自救,对于场上的变化自然感应敏锐,不过却也担心可能是对手设下的陷阱,因此,并未在第一时间采取行动。

    然而白莲菩萨很快便发现,杨君山的确已经分心了,而原因却是,他头顶的法宝居然在这个时候产生了质变,这是要晋升为仙器?

    白莲菩萨心中一动,暗忖机会或许就在眼前,就看眼前这位该如何抉择了!

    杨君山接下来的反应果然令白莲菩萨喜出望外,他居然从参与围攻白莲菩萨的战团当中退了出来,为的便是要保证头顶的那一颗印玺状的法宝进阶!

    看这件法宝被其如此看重的程度,难道说这是他的本命法宝?

    阿弥陀佛,佛祖保佑!

    尽管白莲菩萨对于杨君山的选择有些不太认可,但这对于他而言,可是逃脱升天的机会,他恨不得杨君山退得越远越好。

    杨君山的突然退开,令原本围攻白莲菩萨的包围圈受到了影响。

    白莲菩萨当机立断,迎着杨君山退开的方向便冲了过去。宫潜和牵藤虽然从一开始便察觉杨君山有退却之意,但白莲菩萨可也不是弱者,纵使有所准备,被白莲菩萨这般搏命一冲,一时间也难以完全阻拦。

    “愚不可及,一件仙器和一道鸿蒙紫气,孰轻孰重?”

    “自来仙途顺者凡逆者仙,阁下连这点风险都不敢赌,又有什么仙途可言?”

    宫潜与牵藤已经无法阻止白莲菩萨突围,只能追上去一路纠缠,可一腔怒火却是令他们不免向着杨君山冷嘲热讽起来。

    不过现在的杨君山显然没什么心思理会,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已经放在了正在缓慢却又坚定的进行着质变的山君玺上面。

    而宫潜与牵藤见得杨君山不曾跟上来,显然是彻底放弃了这一道鸿蒙紫气的争夺,反而微微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这一道鸿蒙紫气的争夺者已经从四人减少到了三人,而且二人之前都曾领教过杨君山的实力,见得他主动退出实在是再好不过。

    法宝晋升为仙器,最为显著的变化便是器灵的启蒙灵智化,便如同破天锏的器灵穿山甲,不但拥有了记忆,还能够与杨君山如同常人一般交谈。

    山君玺在进阶仙器的刹那,带给杨君山最深的印象,便是玺印顶端雕刻的这一只回首咆哮的坐山虎彻底活转了过来,耀武扬威一般在山君玺顶端向着四方咆哮。

    杨君山原本手握破天锏,而器灵穿山甲却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肩膀之上,正与杨君山一般仰头看着用咆哮声来庆祝自己新生的坐山虎器灵,目光之中居然浮现出了浓浓的羡慕之色。

    “它有一个好主人,将来可能会走得更远!”穿山甲的叹息声中居然带着一丝惆怅。

    杨君山扭头看了它一眼,眉头微皱,似乎在思索它刚刚说过的话。

    “你猜它一会儿下来第一件事情会做什么?”穿山甲忽然笑问道。

    杨君山眉头一挑,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道:“不会是要先跟你干一架吧?”

    穿山甲点了点头,然后却又摇了摇头,道:“它第一件事便是要将我从你丹田的中心位置驱逐出去,然后据为己有,它肯定会想着要与我干一架,不过我却不会,因为它是你的本命仙器,而我已经不会是它的对手啦!”

    杨君山则道:“你放心,我会助你继续提升的!”

    穿山甲笑了笑,摇头道:“谢啦,事实上你对我的帮助几乎算得上是恩同再造了,别忘了你当初找到我的时候,不但品阶已经降到了道阶下品,就连本体都已经断成了三截,如今能够重复仙阶,我便已经心满意足啦!况且也正因为本体曾经受创如此严重,我的潜力早已耗尽,想要更进一步的可能微乎其微,倒不如用来支持它继续提升,势必会事半功倍,这可比支持我继续提升划算的多了。”

    杨君山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见穿山甲已经在他的肩膀之上人立而起,道:“看,它已经彻底完成了下品仙器的转化。”

    杨君山闻言抬头看去时,却正见到器灵坐山虎从半空扑下,目标正是杨君山肩头上的穿山甲,同时传进杨君山耳朵的,还有一道略显生疏且稚嫩的吼声:“钻山的,本山君已经忍你好久了!”

    杨君山摇了摇头,头顶的山君玺以及手中的破天锏一瞬间俱都消失不见。

    直到这个时候,杨君山才有机会细细品味本命法宝晋升为仙器之后,所带来的不同,而这种不同,首当其冲的,居然是来自于修为的反哺提升!

    本命仙器,或许是与器灵开启灵智有关,不再是完全依托于杨君山,而是仿佛化作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一种同呼吸共命运的感觉,使得两者之间出现了一种相互影响的螺旋上升趋势。

    杨君山修为的进步,势必会直接影响到山君玺品质的提升,而山君玺每一次品质的质变,也必然会反哺杨君山自身。

    而这一次反哺提升,在杨君山看来,至少也能节省其近百年修行之功。

    第二种改变便是对于杨君山锻体修为的改善,这种改善或许还远达不到令杨君山一窥不灭境第四重滴血重生的地步,但也必然大大缩短了这个距离。

    而第三种改变大约可以称之为两者心意相通,类似于言出法随,杨君山驾驭山君玺将会变得更加的随心所欲,而这一点却是破天锏所远无法相比的。

    当然,还有最后一点,那便是自身实力的提升!

    同样的神通,御使山君玺所爆发的威力已经远胜于杨君山手持破天锏的时候。

    假使山君玺晋升仙器实在他得到鸿蒙紫气之前,那么面对牵藤与宫潜联手的时候,他便或许可以轻松应对,至少白莲菩萨后来偷袭他的那一杖,便未必能够从他手中将鸿蒙紫气夺走。

    杨君山怎么可能会对鸿蒙紫气轻言放弃?

    如果说之前他即便夺得鸿蒙紫气之后,面对数量远超己方的外域大神通者的围攻,未必能够保得住的话,那么现在想必那些外域修士自己也已经乱起来了,此时再参与到鸿蒙紫气的争夺当中,最多也就是一场混战,而非是围攻,更何况他现在依然实力大增。

    适当的退让其实是为了更好的蓄势,这一场鸿蒙紫气的争夺战不会那么轻易便结束!

    杨君山循着自身感应一路追寻而去,片刻之后却是来到了青石广场之上,却是见到了凌霄正殿已经被打破,殿中数位受伤的仙宫修士正在收敛地上的两具金仙的尸身。

    “怎么回事儿?”

    杨君山停下了脚步,看向了众仙当中唯一的一位金仙白羽仙尊。

    杨君山先前经过凌霄正殿的时候,便已经察觉到里面有十二位仙人气息,其中更有三位金仙,如今却是一下子便陨落了两位。

    这陨落的两位金仙杨君山并不陌生,其中一位翡翠仙尊还曾与他有些交情,而另外一位元尊仙尊也曾听紫苑仙尊说起过,也是仙宫之中资历很深的一位仙人。

    “是鬼族的阎罗天子,他夺走了一道鸿蒙紫气!”

    白羽仙尊叹道,脸上却满是懊恼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