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东皇钟,亚圣书
    普元天尊无法决定六道鸿蒙紫气的归属,但他却可以在最大限度的范围内,对于鸿蒙紫气出世之后的走向进行影响。

    于是,在六道鸿蒙紫气从混沌入口处现世的时候,早有准备的心元、道元、天元三位界主化身可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率先夺走了其中的三道。

    按照三元曾经向杨君山的解释,周天本土势力此番想要立族成功,那么至少需要将总共七道鸿蒙紫气中的四道掌握在手中,才能够拥有十足的把握。

    也就是说,当三元仙尊将三道鸿蒙紫气得到的时候,这个时候仅普元天尊一人便掌控了四道鸿蒙紫气。

    说白了,从一开始,普元天尊便不曾经立族的希望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又或者说,杨君山的出现哪怕算得上是意外之喜,却也只是为普元天尊立族之事添加了几分额外的把握,或者是多出了一个分担压力的目标而已。

    要知道,三元虽然作为普元天尊的三尸化身,可却也是地地道道的三位大罗仙尊,更何况这三位彼此尚有合击秘术可以使用,一旦联手,可就不是三五个同阶大罗所能够匹敌。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当三元率先得到三道鸿蒙紫气之后,他们便已经被发现鸿蒙紫气踪迹之后追踪而来的几位外域大罗仙尊拦住了去路。

    “六道鸿蒙紫气便被三位取走了一半儿,三位不嫌太过贪心么?”

    一位羽扇纶巾的儒修宗圣率先开口:“柳某不才,只要三位能够匀一道鸿蒙紫气出来,这便让开去路不族三位,想来三位也知道,很快便会有其他人找过来,到时候恐怕就不会有人如同柳某这般好说话了。”

    心元仙尊闻言上前一步,笑眯眯道:“这位柳道友太过高看自己了,事实上已经有人已经招来了,只不过柳道友你还没有发现而已。”

    这位儒修宗门脸色一变,正要开口,却见心元仙尊目光一转,看向不远处的虚空,道:“想来这位来自太阳宫的道友应该乐于证实在下之言。”

    心元仙尊话音刚落,他目光所及之处的那片深邃虚空忽然爆发出万丈金光,就如同在忽然间消失的乌云之后显露出来的日光一般。

    那光芒是如此的刺眼,以至于便是儒修宗圣也不由的将双目眯缝了起来,不过他却是已经认出了来人的身份,冷哼一声,几乎是一字一顿道:“金乌大罗东皇纵!”

    一位头戴金冠,身着金衣之人从金光之中龙行虎步走了出来,神态倨傲道:“鸿蒙紫气,有德之人居之,三位若自愿让出一道鸿蒙紫气,普元天尊可获得太阳宫友谊!”

    “呵呵!”天元仙尊在心元背后发出意味不明的怪笑。

    金乌族大罗妖尊东皇纵皱着眉头看向天元仙尊,神情之间明显带着几分厌恶,却没有再多言,似乎在等着三元的回复。

    心元仙尊仍旧笑而不语。

    过得片刻,那东皇纵似乎极为不耐,忍不住带着训斥一般的语气开口道:“怎么,尔等可还不愿意?尔等可知获得我太阳宫的友谊意味着什么?”

    心元仙尊笑了笑,道:“不急,尚有其他人未曾到来。”

    东皇纵脸色一变,正要开口,却又一声长笑忽然从虚空之中传来:“东皇纵,又拿着你太阳宫的名声到处招摇撞骗?”

    东皇纵初听之际勃然大怒,可见得来人之后却又生生抑住了怒气,不悦道:“敖正,你来凑什么热闹?”

    来人身着一身玄衣,身材高大,威势气质不在那东皇纵之下,却没有对方那种倨傲到欠揍的神态,显然来人身份以及背景并不在东皇纵和他身后的太阳宫之下。

    心元仙尊对于来人似乎并不意味,但语气之中却带着一丝揶揄,道:“怎么,水晶宫也想要从周天世界的混沌入口分一杯羹?”

    水晶宫,乃是龙族大神通者的聚居之地,久而久之便被看做是龙族的象征,在星空妖族之中,水晶宫乃是地位不属于太阳宫的大势力,而这敖正显然是一位龙族的大罗尊者。

    听得心元仙尊之言,敖正微微一笑,口中却道:“敖某可没有狐假虎威的习惯,此番敖某前来只为自己,水晶宫的那些头老龙可顾不着这里。”

    心元仙尊别有深意的看了东皇纵一眼,笑道:“敖道友所言想来不虚。”

    东皇纵冷哼一声,一张脸却是拉得老长。

    这位敖正龙尊说话很有意思,既作为对比嘲讽了借太阳宫之力虚张声势,同时对于本族那些个实力和地位还在他之上的存在,似乎也并不太恭敬。

    心元仙尊这个时候却是面有难色,道:“如今三位道友在此,这却是难了,毕竟鸿蒙紫气如今可只有三道。”

    那位儒修宗门目光一闪,微笑道:“这有何难?三位乃是普元天尊三尸化身,要那鸿蒙紫气何用?何不让出来,我等三人正好一人一道,三位以为如何?”

    东皇纵冷笑不语。

    敖正却“咦”的一声,拍手笑道:“这个方法倒是不错,没想到柳子正你这腐儒的脑袋也有几分灵光,硬是要的,三位何不成人之美?”

    “好个屁!”

    心元仙尊尚未回复,一声冷哼突然从虚空深处传来,俄而在一片四溢的灵光之中,一只华丽的巨鸟跃空而至,双翅扇动之间,四溢的灵光顿时化作漫天的火焰,向着心元仙尊等三人席卷了过去。

    “朱炼,你干什么!”东皇纵大声喝道。

    “蠢货,你们还真以为三言两语,摆一摆身份背景,便能够让人家将鸿蒙紫气拱手相让?拖了这么长时间,真要让他们将鸿蒙紫气炼化,你们就是把他们炼成灰,也别想再得到鸿蒙紫气!”

    来妖却是蛮霸的很,一出场便向三元出手,根本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敖正等三位外域大罗见状也不得不跟着出手。

    “呵呵,这下却是不妙了,三道鸿蒙紫气,加上这位朱雀一族的道友,诸位却有四人,又该如何分?”

    心元仙尊虽然被打断了炼化鸿蒙紫气的过程,却还是不急不缓,声音仍旧和缓的从火海之中清晰的传来。

    敖正、柳子正以及东皇纵也都不是蠢人,眼见得大战已起,便晓得再无缓和余地,各自出手便不曾留有余地。

    然而四位大罗尊者虽然都是星空之中成名已久的强者,然而此时联手围攻普元天尊的三尸化身,却仍旧难以取得半点上风,甚至隐隐间还要时常被对手反制,搞得手忙脚乱。

    “三尸化身竟有如此实力?不是说三尸化身虽有大罗仙境的实力,却无大罗仙境的修为,连本命仙术都只能修炼一道么?到底是对方太强,还是我们四个太弱?”

    朱雀一族的大罗妖尊朱炼,将南明离火化作一片火海,源源不绝的向着三元烧去,却被天元仙尊祭起一座牌楼状的仙器法宝挡住。

    “这三人本为一体,又有合击秘术,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们的本尊乃是普元天尊,三位道友此番前来,难道各自都不曾得家中长辈耳提面命?”

    敖正此时已经化作本体,乃是一头身长达百丈的金红巨龙。

    话音刚落,一座空间门户陡然在其身侧打开,一抹犀利的剑气袭来,令敖正庞大的身躯避无可避,在被击中的刹那,在一声金铁交鸣的声响以及敖正的痛吼声当中,一片碎裂的龙鳞从庞大的龙躯身上脱落。

    儒修宗圣柳子正这时也开口叹道:“我儒家轲圣曾言,普元天尊乃是万年以降,星空之中最有希望踏入混沌至尊仙境的强者,看样子诸位家中长辈当也有类似之言。”

    东皇纵这时突然冷哼一声,道:“我看却也未必!”

    说罢,却见这金乌妖忽而化作一**日,便在众大罗仙尊错愕之际,忽而听得东皇纵大声叫道:“恭请钟祖相助!”

    “——”

    一声浩大的钟声响彻虚空,悠远而深沉的意境甚至令在场诸位大罗仙尊都为之失神。

    三元化身首当其冲,合击秘术当即被破,心元、道元、天元三位仙尊一个个身形剧震,各自有一道鸿蒙紫气从他们体内被震了出来。

    与此同时,一声高亢的长鸣传来,东皇纵所化的金乌忽然从日光之中俯冲而下,衔起一道鸿蒙紫气转身便走。

    而直到这个时候,一众仙尊才从刚刚那一道钟声当中清醒过来。

    “东皇钟!东皇纵居然请动了东皇钟!”

    敖正惊怒交加,脸上却是余悸未消。

    东皇钟乃是太阳宫的镇宫之宝,传说乃是金乌一族中第二位妖皇东皇泰一的钟爱之物,乃是星空大世界中一等一的上品仙器!

    这东皇纵显然不可能身携东皇钟这等重宝,但他本身便是金乌一族中东皇一脉的后裔,显然有着秘术手段能够沟通东皇钟,在关键时刻,于隔着不知多少距离的星空之外助他这一臂之力,上品仙器之威可见一斑。

    敖正刚刚还震惊于东皇钟声的出现,转头便见得柳子正头上一片紫气从一卷徐徐展开的竹简之上垂下将其护住,已经先一步夺取了从三元身上震散出来的第二道鸿蒙紫气。

    “亚圣手书!”这一次惊呼却是从朱炼的口中发出来的。

    柳子正显然已亚圣手书所蕴藏的浩然正气,抵挡住了遥远虚空之外,已经被削弱了七八成的上品仙器东皇钟的震荡。

    不过就在柳子正得到鸿蒙紫气转身逃遁之际,原本悬在他头顶上空的竹简却是忽然碎裂,原本从竹简中垂下的浩然之气也尽皆散去。

    “原来只是临摹拓本!”敖正微微一怔,随即恍然。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下方却是忽然传来朱炼一声惊呼,低头看去时,却正见得天元祭起南天门挡住了化为朱雀俯冲下来的朱炼仙尊,而道元随即一道剑芒削掉了朱雀本体不知多少翎羽,而清醒过来的心元则皱着眉头将最后一道鸿蒙紫气重新收了起来。

    朱炼知晓事不可为,本体在半空当中一转便向着虚空离去,而他离开的却正是儒修柳子正所去的方向。

    敖正暗道这朱炼显然并不死心,却突然感觉遍体生寒,转眼看去时,却见得三元正冷冷的望着他。

    敖正连忙“哈”的干笑一声,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敖某这就去也!”

    说罢,庞大的龙躯径直钻入虚空之中,那虚空如同一片水波一般,荡漾了许多才缓缓平息下来,显然是为了防止有人追踪其行迹。

    appa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