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南天之门,广寒之宫
    谁都没有想到,四位大罗仙境的存在两两捉对厮杀,居然会这么快便分出了胜负,以至于其他域外大罗仙境的存在来不及赶来支援。

    而在击退了大罗境的巫尊相柳以及蛮修骨相之后,原本想要阻拦杨君山与三元化身与普元界主汇合的域外大神通者们,却要反过来面临杨君山与天元仙尊的联手阻击了。

    南天门之外,杨君山与天元仙尊面前的虚空之中,能够感知到的大罗仙尊的气息一下子便多了三道,这还是在相柳与骨相败退之后紧急赶来的,后面的不知道还有多少。

    “嘿,一群藏头露尾之辈!”

    天元仙尊毫无形象的狠狠朝着地上啐了一口,然后对杨君山低声道:“我们退!”

    “嗯?”杨君山有些不解的扭头看去。

    “退到南天门后面!”

    说罢,天元仙尊也不多做解释,当先向后退了两步,人便已经到了南天门之后。

    所谓的南天门,其实并非是一座大门,而是一座类似于牌坊的建筑,下面任由出入,根本就没有遮挡的门户。

    杨君山虽然不解,但见得天元仙尊率先后退,便也跟着退到了南天门之后。

    两人毫无征兆的后退,果然便引起了潜藏大神通者的怀疑,紧随着杨君山而来的便是数道于横贯虚空的潜流。

    杨君山在南天门之下甚至都已经做好了守御的准备,却突然听得身后的天元仙尊大喝一声:“关!”

    两扇完全由灵光凝聚而成的大门突兀的出现在南天门下的门框之上,并且分别从两端掠过杨君山的身躯合上。

    与此同时,数道潜流同时轰击在两扇灵光门户之下,发出巨大的犹如金铁交鸣一般的巨响,而两扇灵光门户却丝毫无损。

    杨君山有些惊讶的转头看向天元仙尊,却见他“哼哼”一笑,双手向上猛然一举,再次喝道:“起!”

    一层层完全由灵光光幕凝聚而成的城墙,开始沿着南天门的两端分别向远处延伸。

    “仙阵?”

    杨君山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南天门以及仍旧沿着圆光岛边缘延伸的光幕城墙。

    他本身阵道造诣极深,乃是地地道道的阵道仙师,这等成就便是在河洛星宫这般阵道圣地当中,都是受人尊崇的存在,然而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却总也感觉似乎哪里有些不妥。

    可要不是仙阵的话,又怎么可能抵挡得住数位修为至少都在大罗仙境之上存在的冲击?

    不过天元仙尊并没有给杨君山太过观摩的时间,低声道:“什么阵法,唬人的!你先去广寒宫,然后尽快赶往青石广场与界主本尊汇合,我且留在这里再阻一阻。”

    杨君山脸上的错愕一闪而逝,再次看向南天门的时候终于有些恍然,低声道:“仙器?”

    天元仙尊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催促道:“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快去快去,路上小心点,先前本尊便已经发现有鬼族之人事先潜入圆光岛,岛上肯定还有其他人!”

    杨君山微一点头,再次向着南天门之外瞅了一眼,转身便走。

    南天门能够抵挡住数位大罗仙尊的冲击,并非是因为它乃是整个圆光岛守护仙阵的一部分,而是因为它自身乃是一件仙器!

    至于天元仙尊刚刚利用南天门所搞出来的仿佛环绕整个圆光岛的城墙一般的阵势,完全就是用来唬人的东西,就看此时在圆光岛之外的那些个域外大神通者什么时候才能看破,或者戳破这个伎俩了。

    广寒宫原本是仙宫之中道境存在用来交流和交易的一处秘境空间,同时也是修士前往凌霄殿青石广场的一处毕竟通道。

    不过现在杨君山却已经知道,广寒宫本身同样也是一座法宝,而且是一座品质达到了仙境的洞天法宝,而这座法宝此时便掌控在心元仙尊的手中。

    见得杨君山前来,心元仙尊在不远处招呼道:“天元虽然启用守护仙阵暂时将域外之人挡在了圆光岛外,可凌霄殿却已经事先被几位闯入圆光岛的域外合道天尊联手封锁,就连界主天尊也无能为力,只能通过广寒宫的空间通道潜入凌霄殿了。”

    说着,就见得心元仙尊手掌之中的一座小巧玲珑的楼阁飞出,在半空之中化作一座巨大的宫殿,随着宫殿正中两扇门户开启,门户上方“广寒宫”三个字熠熠生辉。

    杨君山快步拉近了与广寒宫的距离,眼瞅着便要进入其中,心元仙尊双手掐诀似乎也要在他进入之后开启通往青石广场的空间通道。

    岂料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突然祭出破天锏,兜头便向着心元仙尊头上砸去。

    “你做什么?”

    心元仙尊吓了一跳,连忙散去双手指诀,整个人向后飞退的同时,将半空之中悬浮的广寒宫也收了起来。

    杨君山几步踏出,脚下地面的空间距离仿佛被一再压缩,缩地成寸神通之下,很快便再次拉近了与心元仙尊的距离。

    “谁告诉你外面那是仙阵?”

    杨君山冷笑一声,神色狠厉,破天锏随之横扫,虚空都为之破碎,露出一片星光点缀的夜空。

    “君山道友快快停下,我等俱为界主天尊三尸化身,天元知道的事情,老夫又怎么会不知道?”

    心元仙尊急声解释道,语气之中却颇多埋怨之意。

    “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

    杨君山冷笑一声,不过却并未再多解释,反而将破天锏的攻势发挥的越发凶猛,将心元仙尊逼迫的一退再退。

    “心元仙尊”脸上原本的神色突然一变,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沉声道:“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你没机会知道了!”

    杨君山手一扬,山君玺向着他的头顶落了下去。

    对面的“心元仙尊”嗤笑一声,道:“我承认阁下实力的确不弱,可想要杀我,怕是阁下未必有这个能力!”

    说罢,却见那“心元仙尊”伸手一掀,随着身上一张披风扬起,整个人相貌大变,化作一位风韵犹存的成熟妇人,而后就见那披风向上飞起,却是在半空之中将山君玺一兜并将其甩飞。

    “上品道器罢了……”

    妇人脸上的讥讽尚未散去,声音却已经戛然而止,低头看去时,却见胸口之上不知何时已经冒出了一枚剑尖。

    “魅夫人的变幻之术固然神妙,怎奈圆光岛上又哪里来得守护仙阵?”

    一道声音却是从那妇人的身后传来。

    魅夫人乃是正宗大罗金仙,自然不会因为一剑穿心便轻易陨落,奈何道元仙尊的仙剑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挨得住的,更何况面前尚有三位虎视眈眈的大罗金仙,以至于魅夫人重创之下,却也没有半分挣扎的想法,只能束手就擒。

    一座晶莹剔透,看上去如同透明一般的水晶宫殿从魅夫人的身后升起,这才是真正的广寒宫!

    广寒宫门户开启,一道吸力从中传来,道元仙尊的仙剑趁势一收,魅夫人整个人便被收入广寒宫之中镇压,只留下一张披风和一只胭脂盒子跌落在地上。

    广寒宫从半空下落,待得落入心元仙尊手中的时候便只有巴掌大小。

    心元仙尊身旁,道元仙尊笑道:“之前一直在追踪此人,却不料这位魅夫人躲藏的本事实在高妙,多亏碰上了道友并识破了此人的伎俩,否则真要被此人混进了凌霄殿,还不知道会惹出多大的乱子。”

    杨君山笑道:“怎么会?纵使此魅族之仙能够到达青石广场,又怎么可能逃得过界主天尊法眼。”

    心元仙尊却是笑道:“行了,二位莫要再谦让,还是看一看地上这两件物品该怎么分配吧,不过老夫已经得了魅夫人,这两件法宝便不要了。”

    “魅影披风,画皮盒,没想到魅族两样大名鼎鼎的法宝居然会在一个人的手中!“

    道元仙尊微微一叹,显然对于这两件法宝的底细有所了解,然后看向杨君山道:“君山小友,你自己先选一样吧!”

    “不知这两样法宝究竟有何功效?”杨君山很是诚恳的请教道。

    见得杨君山一副懵懂的模样,道元仙尊解释道:“这两件法宝品质虽不入仙品,可在魅族修士的手中却有着极大的妙用,那魅影披风非但能够用来藏匿行迹,提升飞遁速度,还能够用来随意改换形貌,的确惟妙惟肖,若非对方露出破绽,又或者修炼有专门的秘术神通,想要甄别却是极难。”

    “至于画皮盒则过于歹毒了些,此法宝既是魅族修士用来应变对敌之物,也是他们用来收集皮囊的手段,别看这只画皮盒不过道器上品,对手只需一时不慎被收入这盒子当中,一身血肉便会被化作一盒浓水,独留一张完整的皮囊在其中,而魅族修士在变幻形貌的时候便会再次多出一个选择。”

    杨君山闻言笑道:“好险,刚刚差一点便要被这蛇蝎女人骗入这画皮盒之中,就是不知这盒子能不能化得了我的血肉。”

    道元仙尊闻言正色道:“君山校友可千万莫要小看了此盒,此盒品质虽不如仙品,却有魅族秘术催动,据老夫所知,便曾经有大罗仙人曾经被这画皮盒生生炼死!”

    “既然此物如此歹毒,那算了,在下还是选这件魅影披风吧!”杨君山笑道。

    道元仙尊闻言一怔,旁边的心元仙尊却是笑道:“君山小友好眼光,对于我等而言,魅影披风的价值却是要比画皮盒强多了。”

    见得杨君山不解,原本略微有些失望的道元仙尊解释道:“画皮盒虽然听上去威力更为强大一些,但实际上这件法宝却需要魅族之人特有的血脉秘术才能够催动,旁人得到也只能当成一件普通的道器来使用而已,而魅影披风对于魅族之外的修士而言,仍旧保留着大部分的功用,哪怕改换形貌比不上魅族专精,但用来应付寻常情况却也足够了。”

    道元仙尊显然同样钟意于魅影披风,不过道元仙尊为人却是极为谦和豁达,魅影披风哪怕被杨君山挑走,在解说此物功用的时候,却也丝毫不曾藏私。

    瓜分了两件法宝,心元仙尊向着南天门所在的方向远远望了一眼,道:“不晓得天元那里进行的如何了,能否来得及赶过来。”

    话音刚落,便见得天元仙尊正急匆匆的赶来,远远的看到三人便大叫道:“快,打开广寒宫我们离开这里,他们闯进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