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相柳断头,骨相碎身
    南天门外,杨君山与三元看着眼前的两位大罗境存在,一时间有些面面相觑,他们显然是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便已经遭遇到了狙击。

    “私人恩怨,我等无意拦截三位!”

    一位身着玄衣,脖子看上去很是有些长的修士,盯着杨君山的头颅微微有些摇晃着,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探出去咬上一口。

    而站在这位玄衣修士身边的修士,却是一身皮包骨头的精瘦,听得旁边之人所言,顿时张口笑了起来,声音沙哑的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相互摩擦。

    天元仙尊有些奇怪的看向杨君山,道:“你跟这个巫人有仇?”

    杨君山也有些奇怪,看向那人问道:“不知阁下如何称呼,之前你我可曾照面?”

    那玄衣修士“嘿嘿”冷笑一声,道:“不曾!”

    “那……”杨君山有些奇怪。

    “小心,有毒,此人乃巫人相柳!”

    心元仙尊突然脸色一变,打断了杨君山的话提醒道。

    杨君山心中一动,一层青金色的光环从身周涌起,却见边缘地带不知何时已经染上了一层黑雾,而且正在急剧腐蚀着光环,而他居然不曾有所感知。

    好生诡异的毒术神通!

    杨君山的心中才只是闪过几个年头,道元仙尊便已经抢先出手,一道剑芒带起一声厉啸,一举跨越百余丈的虚空,向着巫仙相柳的头上斩去。

    “嘿,既是私人恩怨,道元道友又何必插手?”

    沙哑的声音从相柳身边传来,只见那位精瘦的修士手中不知何时捧起一颗不知是何物种的骷髅头,一股磷火从骷髅头口中喷出,迎上了道元仙尊的剑光。

    天元仙尊这个时候却是怪笑道:“也不知道你们两个哪里来的自信,居然敢在这里拦截我们四个!”

    说罢,人便已经欺近场中,一拳捣出便将虚空炸开,荡起明显的冲击波纹,直冲着那位精瘦修士而去。

    “骨头架子,某家早就看你不爽,吃某家一拳试试!”

    那身形精瘦修士明显乃是一位蛮族仙尊,闻言却也不惧,直接舍了道元仙尊便冲着天元仙尊而来,居然也不怕被人围攻。

    “嘿,记住了,某家蛮修骨相!”

    蛮族仙尊大喝一声,皮肤的表面赫然渗出白玉色的角质,同时身形暴涨,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具骷髅架子,甚至于连双目之中都闪烁着蓝绿色的火焰。

    面对天元仙尊这炸裂虚空的一拳居然不闪不避,同样一拳打出,劲力交锋的刹那,激荡的劲风远远波及开去。

    道元仙尊原本正要上前助战,却突然被心元仙尊拦住,沉声道:“不好,他们这是故意要将我们挡在南天门之外,再拖下去,只会有更多的人前来阻击。”

    这个时候天元仙尊的声音远远传来:“你们先去与本尊汇合,这里交给我便是!”

    其余两位化身相互对视一眼,道元仙尊立马收剑,与心元仙尊化作两道遁光冲进了南天门之内。

    “哈,君山小友,且看你我谁先解决了自己的对手!”

    天元仙尊高声叫道。

    先前在雷州之时,两人之间曾经有过一次短暂交锋,结果却是至少在表面上难分胜负。

    这多少令天元仙尊感到耿耿于怀,要知道当时的杨君山才刚刚凝聚“天之花”,进阶大罗仙境而已。

    可惜当时天元仙尊有任在身,而杨君山也同样急着回归西山,两人却是不得不各自离去。

    如今二人同时与一位大罗仙尊交手,这让天元仙尊见猎心喜,顿时便起了与杨君山比较的心思。

    同时天元仙尊也明白,当他们在南天门外遇到阻拦之后,很快便会有其他域外大神通者纷至沓来,二人只有在尽快解决各自的对手之后,才能够腾出手来应对接下来的局面。

    杨君山同样明白这个道理,他们两个留在这里,其实同样也有阻击后续外域大神通者进入圆光岛的目的。

    因此,当天元仙尊提出略带激将的提议之后,杨君山在数百丈之外高声笑道:“甚好,可惜道友你却是要输了!”

    说罢,原本正与那巫仙相柳隔空大战的杨君山,忽然无视对方那一浪接着一浪涌来的毒雾,径直向着对手冲了过去。

    巫仙相柳见状登时大喜,他对于自身的毒术神通有着绝对的自信,他曾多次与修为相若的不同种族大神通者交手,无一不对他的毒术神通忌惮非常。

    就如杨君山这般冒险强闯的,片刻之后也会因为仙元损耗而不得不退出,一旦沾染肉身,那便如同跗骨之俎,哪怕肉身修为再强,也要狠狠的吃一个大亏!

    杨君山的护身仙元果然也没再毒雾的侵蚀之下坚持多久,而事实上他也没打算用仙元的巨大消耗去抵消毒雾的侵蚀。

    “哈,你也不过如此!”

    眼见得杨君山身周的仙光泯灭,相柳仿佛看到了下一刻杨君山皮肉腐烂的场景,不由大声的发出了讥讽。

    然而想象中的场景却并未出现,往常令同阶大神通者闻之色变的相柳之毒,居然并未对杨君山的肉身造成丝毫伤害。

    “你……,第三重……”

    相柳大吃一惊,能够真正无视他毒术神通的修士,要么是身上有着能够用来辟毒的至宝,而事实上这种可能性极小。

    因为相柳的毒术神通非同一般,并非是一种单独的剧毒,而是多种剧毒极为复杂的混合在一起,而且每一种剧毒都是修炼界闻之色变的顶尖毒素。

    辟毒至宝能够挡住一种、二种,却未必挡得住三种、四种,甚至更多种。

    那么便只有第二种可能,同时也是最令相柳感到不可能的可能,那便是眼前之人的肉身修为居然已经达到了不灭境第三重的境界!

    不灭境第三重,号称躯体不死,修士便是被五马分尸,大卸八块,当将这些躯体部位凑到一体的时候,仍旧能够合拢复活。

    拥有这等强横的肉身以及磅礴的生机,相柳剧毒腐蚀肉身的速度,甚至还赶不上杨君山自身恢复的速度,又怎么可能奈何得了他?

    不等相柳从震惊当中清醒过来,杨君山已然穿过了毒雾,与他的距离拉近到了不足三十丈。

    然而相柳这个时候却是不惊反喜,高叫道:“哈,难道你以为与本巫拉近距离便能占得上风吗?别忘了,我巫族才是近身肉搏的最强一族!”

    说到最后,相柳的身形非但暴涨,甚至已经大变,原本就长长的脖子显得更长,阴冷的双目变成了竖瞳,整个人的头颅已经变成了一个足以将人生吞的蛇头,更为可怖的是,这样的蛇头不仅只有一个,而是接连又从早已撑破的衣衫当中伸出来了八个!

    九头相柳仰天长嘶,每一颗蛇头口中吞吐着不同色泽的毒素,从不同的方向向着不远处的杨君山身上撕咬而来。

    然而杨君山却是神色不变,在相柳身形变化的同时,他的身形同样暴涨,待得九颗蛇头分别咬来的时候,他已经化作了一个身高超出了十五丈的巨人。

    “喝呀!”

    杨君山左臂横扫,将三颗向着他的脖子和脸上咬来的蛇头挡开,无视了另外五颗向着他身躯不同部位咬去的蛇头,身躯猛然一侧,右臂跟着一搂,将最边上的一颗蛇头夹在了臂膀之下。

    与此同时,五颗蛇头已经分别咬在了他的身躯之上,然而尖锐的毒牙根本无法刺破他的肌肤,致命的毒素也无法从封闭的毛孔渗入体内,甚至五颗蛇头形成合力,想要晃动杨君山的身躯都做不到。

    这个时候的相柳终于慌了!

    然而杨君山再不会给他机会,被夹在右臂之下的蛇头被他双手分别从相反的方向一拧,伴随着其余八颗蛇头的痛嘶,以及漫天飘洒的黑红色血液,一颗蛇头已经被杨君山生生扭断了下来。

    蛇头被扭断的刹那,杨君山同时也失去了对相柳巫躯的控制,失去了一颗蛇头的相柳一边惊恐的冲着杨君山发出色厉内荏的嘶吼,一边飞快的拉开着与杨君山的距离,向着圆光岛之外逃遁。

    杨君山同样也没有追继续追击,虽然在相柳几颗蛇头的撕咬之下没有受伤,可实际上他的肉身在大罗巫仙的攻击之下仍旧承受着极大的压力,相柳的逃遁同样也给了他喘息之机。

    杨君山与相柳大战的方式虽然看上去凶险异常,可实际上这却是建立在他对于自身的肉身修为有着充分信心的基础之上,相柳在判断接连失误的情况下,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而杨君山在赢得了与天元仙尊的赌斗之外,还避免了接下来可能陷入围攻的境地。

    杨君山搏命一般的打法显然刺激到了天元仙尊,这位在普元界主的三尸化身当中最为高傲的存在,眼瞅着杨君山轻而易举战胜了一位成名已久的大罗巫仙,顿时也爆发出了自身的最强战力。

    霸拳诀,周天世界仙术神通榜上排名第六,杨君山曾经亲身体验过这道仙术神通的狂猛与霸道。

    大罗蛮修骨相的骷髅架子在天元仙尊接连九拳的冲击之下完全被震碎,最终只有一颗巨大的骷髅头在四溢的罡风之中遁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