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申箕古仙,傀儡仙术
    ;

    “祖师不可,这控水旗乃是下品仙器,岂能轻赐!”



    吕眉仙尊见得麻衣老者要将控水旗赠给江心,连忙阻止道:“祖师若要赏功,那几滴玄一重水便已经是了不得的了不得的重宝,控水旗太过重要,祖师又刚刚脱困,实力未复,还是留下防身为好。”



    江心听得吕眉仙尊之言,也连忙推辞道:“助祖师脱困,乃是我等后辈子弟应尽的本分,弟子不敢受此重宝!”



    麻衣老者不悦道:“老夫赏赐的东西,岂有收回的道理?况且我辈剑修,遇事只管一剑斩之即可,这控水旗于老夫也是无用。”



    吕眉仙尊还待再劝,旁边的东流仙尊却道:“谨遵祖师教诲,江心,你还不快谢过祖师赏赐!”



    江心微微一愣,见得东流仙尊在旁边给他使了一个眼色,最终还是感激道:“弟子谢过祖师厚赐!”



    麻衣老者点了点头,再次抬头看向了西山长舟,道:“让不曾登仙的弟子都返回宗门,你们三个跟老夫来。”



    吕眉仙尊闻言有些迟疑,道:“祖师,这里的天地本源……”



    麻衣老者头也不回道:“湖州化界已成,我们一走,这些弟子留在这里给人屠宰么?让他们回去谨守山门!”



    别看飞流剑派从一开始便占据了千湖海眼的核心位置,可一番折腾下来,湖州所爆发的天地本源也不过被他们截取了三分之一。



    这还要加上麻衣老者重塑仙躯,以及西山长舟趁机收集的量。



    此外尚有大量的天地本源散入湖州各地,但仍旧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天地本源随着千湖海眼的崩溃涌现出来,吸引着湖州本土势力以及域外异族争抢。



    麻衣老者一行四位飞流剑派仙人来到西山长舟近前,东流仙尊连忙道:“祖师,这艘长舟……”



    “怎么?”



    麻衣老者见得东流仙尊神色迟疑,便开口问道。



    东流仙尊硬着头皮,道:“这艘长舟乃是弟子一位小友之物……”



    “哦,那正好,可以借来用一用,倒也省的老夫动手!”



    麻衣老者不以为意道。



    东流仙尊无奈,只得低声道:“那位小友天赋异禀,之前传来消息,已经凝聚了顶上三花……”



    “嗯?”



    麻衣老者猛然回过头来,目光之中充斥着惊愕,道:“大罗仙境?普元居然让人凝聚了顶上三花,那人是什么身份,普元的私生子吗?”



    说罢,见得东流与吕眉都沉默不语,麻衣老者略作沉吟,却又忽的一笑,道:“既然如此,却需客气几分,不过这长舟终归还是要借来一用,否则哪里还有你我参与的资格?况且……”



    麻衣老者脸上的笑容越发的诡异,道:“……有普元背锅,我等又何必担心?”



    东流微微有些错愕,但也不好再说什么,而吕眉仙尊却道:“待得祖师恢复当年修为,却也无需对那杨君山客气什么。”



    “呵呵!”



    麻衣老者闻言只是发出了一声莫名的轻笑。



    说话间,飞流剑派四仙已经来到了长舟之外,隔着西山长舟的守护阵幕,已经能够与上官父子相互对视。



    不过麻衣老者这个时候神色却是微微有些凝重,喃喃自语一般,道:“这长舟的体型可是有些大啊,看来这艘星舟主人的心可是不小,不过这也正好,仗着此舟,便是老夫不曾恢复修为,也大可与那些大罗仙尊一较高低!”



    “祖师?”吕眉有些不解的问道。



    麻衣老者定了定神,将目光从西山长舟之上收回,透过阵幕看向上官父子,道:“两位可否开启阵幕,让老夫进内一观?”



    上官若仙上前一步,立于船舷之上,不卑不亢道:“这位前辈请了,此舟乃是西山杨氏君山仙尊名下之物,请恕晚辈父子二人不能让诸位进来。”



    然而麻衣老者在同上官父子说了一句之后,目光便越过了上官若仙,看向了上官雷,微微笑道:“这位小友,之前是否见过老夫的一位故人?”



    麻衣老者话音刚落,上官若仙就已经变了脸色,他猛然回头看向自己的儿子,就见得原本盘旋在上官雷肩头上的那一团氤氲之气忽然化作一道流光,从上官雷的眉心之间刺了进去。



    “不!”



    上官若仙怒吼一声,人已经向着儿子欺近,准备出手将他打晕。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上官雷的双目圆睁,隐约有一丝紫芒闪烁,手臂横架,却是挡住了自家老爹拍向他后脑的一掌。



    “你先莫急,本尊自不会害你儿子!”



    陌生的声音从上官雷的口中发出。



    “你是谁?”



    上官若仙猛然后退,与上官雷之间拉开了距离,而实际上却是挡住了进入长舟核心舱室的入口。



    “上官雷”对于上官若仙的质问置若罔闻,反而是将目光看向了阵幕之外的麻衣老者。



    “申箕,万余年时光过去,今日终于又见到了一位老友!”



    “上官雷”的声音当中充满了唏嘘与沧桑。



    麻衣老者,也就是“上官雷”口中的申箕仙尊冷笑一声,目光紧紧的盯着上官雷,道:“这么说,申某可还要感到荣幸了,界!主!阁!下!”



    此时附身于上官雷,甚至直接镇压了上官雷自身意识的存在,赫然便是周天界主普元天尊。



    对于申箕仙尊语气之中浓浓的怨气,普元天尊直接选择了无视,反而转移了话题道:“很奇怪呀,你应该知道这个时候出来要做什么,但以你目前的修为……,眼见便是一艘长舟,你为何不用?这可不像是你的脾气,难道你不打算争夺鸿蒙紫气了么?”



    申箕仙尊闻言“呵呵”一笑,道:“老夫被压在海眼之下万年,总该也有所长进,你打得如意算盘,想来如今那位杨仙尊已经去了混沌之地,你居然还要算计他这艘长舟?嘿,老夫可不上当,除非你将这阵幕打开!”



    普元界主“咦”的一声,道:“果然长进了许多啊,只是难道你不打算要争夺鸿蒙紫气了么?你也当知道,既然有了那位君山小道友,本尊却也不必执着于你的相助。”



    申箕仙尊不以为然道:“那么阁下又何必在人家儿子身上用上‘傀儡仙术’这等手段?况且当初乃是阁下自愿做出的承诺,阁下大可不去遵守,难道老夫还能威胁界主天尊你不成?”



    傀儡仙术,周天星界仙术神通排行榜排名第二十位,乃是一种介于“三花附身”以及“夺舍秘术”之间的神通。



    这种仙术神通一般多用于傀儡化身之上,这种方式又与身外化身不同,前者乃是一具可以随时舍弃的替代物,就算毁掉也不会伤及修士自身,而身外化身若是受损,却是能够伤及修士自身的。



    当然,傀儡化身所能够发挥出的实力极其有限,而且还有着上限,这又是与身外化身远无法相比的,身外化身的实力往往是能够随着修士自身修为的增长而增长。



    当然,傀儡仙术还有另外一种施展的方式,那便是如同眼前的上官雷这般,整个人的意识完全被施术之人所压制,几乎类似于夺舍。



    不过这种方式的施展并不会持久,随着施术之人仙元的消耗,神通便会自行泯灭,被支配之人自身意识也不会受到伤害,更不会因此而失去记忆,甚至在被支配的过程当中,都能够以一种旁观者的眼光,全程记忆被支配的过程。



    “上官雷”也就是普元天尊微微一叹,道:“本尊又怎么可能毁诺?便是那位君山小道友,本尊也并非算计于他,想要争夺鸿蒙紫气,不冒风险又怎么能成?”



    说罢,“上官雷”转身看向了不远处的上官若仙,道:“阁下现在想来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始末,那么,就请将长舟的阵幕打开吧!”



    上官若仙神色冷肃,深深的看了“上官雷”一眼,却是一转身便遁入了船舱之中。



    “上官雷”冷哼一声,显然大为不满,不过对于长舟的阵幕他却并非毫无办法。



    事实上,之前为了熟悉和方便掌控西山长舟,上官若仙是曾经向自己的儿子放开了部分权限的,哪怕现在上官若仙遁入核心舱室,也来不及阻止上官雷在阵幕上打开一道口子,而之前“上官雷”只不过是试图沟通合作,显然最后上官若仙选择了拒绝。



    阵幕之上,一道门户开启,申箕仙尊带着飞流剑派的三位仙尊鱼贯走入。



    申箕仙尊来到长舟之上后,一边四处大量,一边啧啧称奇,随口调侃道:“你确定那位君山仙尊不是你的私生子么?”



    “上官雷”古怪的笑了笑,道:“本尊留在这小子身上的神通快要消耗完了,本尊已经为你找来了星界长舟,又替你背锅打开了阵幕,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对了,还有一件事忘了跟你说,那位君山小道友还是一位阵道仙师!”



    说罢,“上官雷”忽然双目一闭,整个人仰头便倒。



    “喂——”



    申箕仙尊想要阻拦却早已经晚了,地上的上官雷捂着脑袋呻吟,眼瞅着便要清醒过来。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将这小子制住先?”



    申箕仙尊被普元天尊阴了一把,神色很是难看,但还是一头窜进了长舟内部并很快找到了核心舱室。



    片刻之后,满脸阴郁的申箕仙尊再次来到甲板之上,正见得吕眉将十二支如同长针一般的细剑,插进了已经清醒过来正大声咒骂的上官雷的十二处大穴之中。



    “祖师?”



    东流仙尊见状连忙上前,目光带着询问之意。



    申箕仙尊摇了摇头,道:“核心舱室无法打开,那里的禁制别具一格,便是老夫修为全复,也没有打开的把握。”



    说罢,申箕仙尊顿时感觉心中一股邪火上涌,猛然上前一步一脚踏在上官雷某处大穴之上,不理脚下上官雷的惨叫,高声对躲入核心舱室的上官若仙道:“你听好了,申某无意与你为敌,更不欲得罪那位君山仙尊,所以也不强行进入核心舱室,但现在你需要解除长舟操控的部分禁制并前往海外,否则你可以一直听到你儿子的惨叫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