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控水黑旗,玄一重水
    这个时候的定海锚其实刚刚脱离海眼漩涡,在碎掉的一刹那,那墨色的三角旗重新掉向海眼漩涡之中,以至于无论是吕眉还是东流,二人一时间都有些措手不及。

    “不好!”

    吕眉仙尊一闪身向着海眼漩涡之中追去。

    江心这个时候体内的仙元早已经油尽灯枯,全靠身后两位金仙支撑。

    吕眉仙尊突然抽身离开,原本就因为定海锚碎裂而受了内伤的江心,体内的仙元连压抑伤势都做不到,一张口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看上去异常萎靡,要不是身后尚有东流仙尊,怕不是他整个人立马就要晕厥。

    且说吕眉仙尊径直向着海眼漩涡之中冲去,试图将那墨色三角旗抓回,然而越是接近海眼漩涡,周围的虚空便越是扭曲的厉害,饶是他心急如焚,却也不得不避开一道道的虚空潜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与黑旗的距离越来越远。

    可就在吕眉仙尊已然心生绝望之际,却忽然听得一声“咕嘟嘟”犹如气泡泛起一般的声音传来,一团漆黑如墨的水球从海眼漩涡之中泛起。

    那水球表面有如玉质一般的光泽在流动,却又与普通的水质看上去截然不同,在从海眼漩涡之中浮上来之后,便晃晃悠悠的升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那掉落的三角黑旗正巧从墨色的水球边上经过。

    “啵”的一声轻响,墨色的水球表面一处突然被破开,一条手臂从中伸出,一把将三角黑旗抓在了手中。

    吕眉仙尊眼见得黑旗掉落原本已经心生绝望,却不料突然间峰回路转,被藏身于墨色水球之中的神秘存在抓在了手中。

    眼见得这一幕,特别是见到那墨色水球的一刹那,吕眉仙尊仿佛一瞬间变得容光焕发,以至于望向那水球的目光充满了热切和激动。

    吕眉仙尊悬在海眼上空一动不动,一直等着那墨色的水球飘到了与他一般的高度。

    吕眉仙尊忽然拜倒在地,带着颤抖的声音激动道:“飞流剑派吕眉,携宗门子弟恭迎祖师回归!”

    吕眉仙尊之后,东流与江心二人也立马拜倒在地,向着那墨色水球之中的神秘存在高呼“祖师”。

    有飞流剑派三位仙尊在前,一众飞流剑派道境修士再无迟疑,纷纷在湖面上的半空之中拜倒。

    “唉——”

    一声长长的叹息传来,内中沧桑的气息几乎能够令在场所有人都沉浸在岁月流逝的氛围之中,感觉整个人都变得苍老了许多。

    只是一声叹息而已,居然就能够影响到包括金仙在内之人的情绪感官,这等实力!

    在场之人当中,最先从这等气氛当中挣脱的出来的赫然是上官若仙,不得不说,这个原本就已经活了不知道几千年的资深仙人,在这一刻展现出了远超诸人的心境修为。

    可也正因为如此,上官若仙才更加明白刚刚那一声叹息之人的厉害。

    扭头看了旁边仍旧沉浸其中一脸感慨之色的上官雷,上官若仙上前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而后又在上官雷猛然惊醒过来的刹那,赶忙示意他噤声并驾驭长舟离开。

    上官若仙可是听杨君山说起过紫霄仙尊之事,眼见得飞流剑派如此,哪里还不晓得这千湖海眼之下同样也存在着一位类似于紫霄仙尊那样的开天之际的存在。

    开玩笑,那些老不死的可都是当初在周天世界开天之际,能够与普元界主争锋的存在,留下来干什么,找死么,自己又不是杨君山!

    “我感觉到了‘老朋友’的气息,老友相逢,这位道友又何必急着走呢?”

    一声苍幽的声音传来,却是令上官父子身形一滞。

    “都起来吧,难得上万年的时光流逝,你们还能记得我这个开派祖师!”

    那道声音再次传来,这一次却是对着湖面上数十位飞流剑派的修士说的。

    说罢,千湖海眼周围的天地本源仿佛在这一刻完全被控制,然后开始徐徐的向着海眼漩涡之中回流。

    不对,不是流向漩涡,而是向着漩涡上空的那一颗墨色的水球之上汇聚而起。

    不仅如此,原本从海眼深处喷涌而出的天地本源,这个时候也不再扩散,而是纷纷向着水球之中涌去。

    与此同时,那个原本直径便足有四尺大小的墨色水球,也开始伴随着天地本源的涌入而开始回缩。

    “玄一重水,这是水行至宝中排名前五的玄一重水,里面那位神秘的飞流剑派祖师正在利用这水行至宝重塑仙躯!”

    上官若仙到底见多识广,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

    “呃,重塑仙躯?他不是开派祖师么,怎得修为比这些徒子徒孙还要差?”

    上官雷这句话说出来显然没经过脑子。

    果然,上官若仙又是一巴掌拍在了他后脑勺上,道:“动动脑子,到现在你还看不出来么?这位开派祖师显然是被压在了千湖海眼之下,无论是这一团裹在他身上的玄一重水,还是刚刚那一面三焦黑旗,都是用来封镇他之物,上万年的镇压,他的修为还能剩下多少?忘了家主曾经说过的那位紫霄仙尊?从本源雷海里面出来的时候,连记忆都失去了大半,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半疯癫的状态当中。”

    上官雷浑身一颤,道:“这位到时候不会也是如此吧?”

    上官若仙摇摇头,道:“应该不会,静观其变吧,呦,这速度也太快了!”

    上官雷向着下面一看,却见原本一个球形的玄一重水,此时几乎被炼化完毕,只剩下薄薄的一层附着在一位虚空盘坐的麻衣老者身上。

    金仙的气息散发出来,一层层的灵光在他的身周向外释放,远远的看上去就像是一层了一道五彩光轮,这是金仙铸就五行根基的表现。

    “五脏五行本源根基铸就,这可是肉身成圣啊!”

    上官雷惊叹的语气都带着一丝颤抖。

    上官若仙同样震惊,不过他却还算能够保持冷静,观摩了片刻之后,这才道:“不是肉身成圣,这位古仙原本就保持着元神仙境的修为,否则又怎么可能活到现在?他之所以能够铸就五行根基,是因为他原本的修为早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现在,如今不过是将修为重新恢复过来而已。”

    上官雷这个时候已经越发的感觉到不妙,低声道:“我们强行离开吧,有长舟在此,就算那古仙先前厉害非常,如今也只不过是一个金仙而已。”

    上官若仙看了看上官雷肩头上萦绕的那一团氤氲之气,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再等等吧!”

    毫无疑问呢,那一团氤氲之气便是先前上官雷在雷州被那位神秘的大神通者种下的手段,而父子二人先前不知道前后检查了多少遍,却一直不曾发觉,而刚刚那位古仙开口的一刹那,这一团氤氲之气便出现了。

    这也是父子二人一直等着那位古仙恢复修为却不曾趁机离开的缘故,上官若仙不可能拿自己儿子的安危冒险。

    这个时候,那位麻衣老者忽然睁开了双目,隐约间,就仿佛有两道锐利的剑芒从他双目之中射出一般,令在场之人,哪怕是吕眉、东流这样的金仙,也不由下意识的眨眼并避开了他的目光。

    老者长身而起,原本汇聚在他周围的天地本源重新散去,而脚下的千湖海眼漩涡却开始扭曲崩溃,原本广阔的湖面却正在干涸。

    动荡的虚空开始相互碰撞融合,千湖海眼下方原本位置的位面屏障终于消失,湖州终于开始彻底融入星空,域外势力进入湖州地界再无阻碍。

    “恭贺祖师修为重复!”吕眉仙尊道。

    “还差得远,被压在这海眼之下万余年,哪里那么容易就能够恢复!”

    麻衣老者抬头看了一眼仍旧停驻在半空当中的西山长舟一眼,淡淡笑道:“难为你们还记得老夫这个开派祖师,老夫还以为万余年的时间过去,在你们这些后辈子弟眼中,早已经成了不切实际的传说。”

    吕眉仙尊正不知该如何应答,旁边的东流仙尊开口道:“祖师修为刚刚恢复至金仙,可否需要静室闭关稳固修为?”

    麻衣老者看了东流一眼,而后目光看向东方虚空,淡淡道:“来不及了,这方天地演化星界怕是已经接近尾声,普元当年给老夫留下一线生机,恐怕就是为今日所预留的后路,老夫若不去,岂不是辜负了人家一番美意?”

    吕眉与东流不着痕迹的相互看了一眼,各自都看出了对方目光之中的疑惑。

    麻衣老者向后看了一眼,目光在江心的身上停留了片刻,而后刚刚那一面三角黑旗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不过原本六尺长的旗杆与三尺长的旗面却已经缩小成了尺许长巴掌大小。

    却见麻衣老者将黑色小旗轻轻一拂,原本附着在他周身上下的那一层薄薄的玄一重水,顿时凝成一颗颗黑玉珠一般滚落,而后便被尽数收入到了小旗的旗面之中。

    麻衣老者将黑色三角小旗一指,那小旗便飞到了江心的头顶之上,只听他道:“这控水旗作为镇器,将老夫压在千湖海眼之下万年,你这小辈之前为了救老夫,毁掉了一件上品道器,如今老夫便将这面控水旗,连同几滴玄一重水,送给你作为补偿。”

    “祖师不可,这控水旗可是下品仙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