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定海锚碎,三角旗帜
    到目前为止,进入周天世界的星舟当中,西山杨氏的这艘星界长舟无疑便是最大的一艘。m。

    尽管这艘长舟在此之前只是在玉州玄黄之海爆发的时候出现过,但早已经伴随着杨君山成就大罗仙尊的消息,传到了周天世界的各方势力耳中。

    因此,当那两道雷光降临,挽救了差一点就要被击中的定海锚之后,这个时候无论是飞流剑派一方,还是湖州其他势力一方,对此都是保持着高度警惕的。

    然而当西山长舟破开本源之物,降临在千湖海眼上空的时候,飞流剑派反而最先放松了下来。

    “是西山杨氏的道友!”

    最先开口的反而是曾经与杨氏有些龃龉的夏媛道人。

    这个时候东流仙尊的心思是有些复杂的,而吕眉仙尊刚松一口气之后,又升起了淡淡的警惕之心,不是针对杨氏,而是针对刚刚施展那两道雷术神通之人。

    至于江心仙尊,他现在根本没有余力注意其他的事情。

    西山长舟的降临,带给整个湖州修炼界的震撼是巨大的,以至于连长舟上的两位金仙都成了添头,带给人的冲击反而不那么明显了。

    “可是西山杨氏道友在上面?飞流剑派上下多谢道友出手相助!”东流仙尊高声道。

    “诸位道友客气了,我等奉家主君山仙尊之命前来,事先并未知会贵派,鲁莽之处还请贵派诸位道友海涵!”

    上官若仙将姿态放得很低,但下手却一点都不客气,整个长舟就如同一个懂得呼吸的生命体一般,趁机在海眼上空吞噬着最为精粹的本源雾气。

    要知道,在此之前,整个千湖海眼周围可是完全被飞流剑派以绝对实力独霸,湖州其余势力只能在更为外围的地域参与到本源雾气的瓜分当中,这才最终迫使各方势力联手突击飞流剑派,为的便是争夺千湖海眼的控制权。

    而上官若仙父子驾驭西山长舟虽然有着绝对参与的实力,却因为身为外来者的身份,以及对与飞流剑派关系的顾虑,同样也在外围徘徊。

    可现在上官若仙却是抓住了机会,以帮助盟友的名义,直接将西山长舟插入到了千湖海眼上空,以绝对实力造成既定事实的同时,还要令飞流剑派捏着鼻子承下人情,这手段就有些厉害了。

    特别是西山杨氏虽然来得人极少,可两位金仙外加一艘星界长舟,那可都是在场最为高端的战力,飞流剑派从千湖海眼当中汲取的天地本源一下子便被分去了三分之一!

    西山杨氏的突然强势介入,令湖州各方势力针对飞流剑派的袭击立马功败垂成,甚至因为两位金仙外加一艘星界长舟的威慑,使得湖州各方无论是本土还是域外异族势力,都放弃了对千户海域附近水域的觊觎,千湖海眼附近的局势再次稳定了下来。

    飞流剑派上下虽然对于西山杨氏的巧取豪夺同样感到恶心,可吕眉与东流等剑派高层却安抚了门派子弟的躁动,因为这对于飞流剑派最终的谋算还是有利的。

    “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这个时候,哪怕上官雷再迟钝,也明白飞流剑派的人绝不仅仅只是为了争夺千湖海眼的天地本源这么简单了。

    继吕眉仙尊将自身真元注入江心体内,助他借助定海锚镇压海眼之下的位面屏障之后,只是稍稍将自身修为稳定下来的东流仙尊,同样也加入到了助江心仙尊镇压位面屏障的行列当中。

    上官雷看着飞流剑派完全将精力放在了定海锚之上,仿佛西山杨氏的到来,反而让他们完全放下了顾忌,将千湖海眼附近的防御完全交给了他们父子二人一般。

    “这算什么?把咱们当成看门的了?他们对咱们就这么信任?要是现在咱们抽身而退会发生什么?这个时候要是有其他势力的人闯进来,又或者咱们父子起了什么歹心,整个飞流剑派岂不是就要面临一场屠杀?”

    上官雷神情振奋,颇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别闹,快看,那个定海锚要发生质变了,飞流剑派的人肯定在谋算着什么,我们的到来,反而让他们放开了手脚全力以赴!”

    相比于上官雷的跳脱,上官若仙观察的更为细致。

    “呵,三位仙尊的仙元,外加天地本源滋养,这铁锚的品质要从中品道器提升到上品了!”

    上官雷疑惑不解道:“难道说飞流剑派集中这么多人力物力,冒这么大风险,难道就是为了得到一件上品道器?”

    上官若仙神色凝重,却是悄无声息的开始驾驭长舟缓缓爬升高度。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定海锚终于完成了从中品道器提升为上品道器的质变。

    江心仙尊这个时候突然上前大喝一声,单手抡起巨大的铁锚,狠狠的向着海眼漩涡中心掷去!

    而在定海锚从江心手中脱手飞出的刹那,一根完全由精纯仙元凝聚而成的锚链一端系在铁锚之上,而另外一端却是抓在江心手中。

    随着定海锚不断下沉,这一根完全由江心自身仙元凝聚而成的锚链也在不断拉长,直至仙元逐渐匮乏,连带着锚链上闪烁的灵光都开始跟着晦暗。

    “不行,太深了!”江心大喊道。

    吕眉见状再次将体内仙元度入江心体内,助他维持锚链与定海锚的联系。

    “还不出手!”

    吕眉回头看向仍旧站在一端发愣的东流,东流微微一叹,看向江心的目光略带一丝愧疚,但最终还是上前一步,同样向着江心体内度入自身仙元。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西山长舟之上,上官雷有些不解的问道。

    “看上去似乎要用那铁锚从这海眼深处抓取什么东西!”上官若仙若有所思。

    “究竟会是什么东西呢?千湖海眼的底部难道不是位面屏障么?”上官雷道。

    “是什么东西不知道,”上官雷的目光显得有些幽深:“但这位江心仙尊被两位金仙无节制的将仙元度入体内,日后怕是再无重塑仙躯的可能。”

    上官雷一愣,道:“怎么会这样?那我们要不要出手?君山仙尊不是说要你我在必要的时候助他一臂之力么?”

    上官若仙摇了摇头,道:“怎么救?他又没有生命危险,而且看样子还是自愿,你我贸然出手反倒引起误会,静观其变吧!”

    上官雷的目光再次看向江心的时候已经多了一丝怜悯:“这千湖海眼的地步究竟有什么东西,值得这飞流剑派将一个仙人的道途作为棋子牺牲掉?”

    “怎么样,到底了吗?”吕眉在江心背后皱着眉头问道。

    江心一言不发,正集中全部的注意力通过手中的锚链感知者千湖海眼深处的情况。

    东流仙尊看上去似乎也有些焦躁,因为千湖海眼所形成的漩涡已经越发的不再稳定,一旦漩涡崩溃,千湖海眼也就会跟着湮灭,到时候位面屏障也会跟着消失,外域修士进入湖州便再无阻隔。

    而就在这个时候,江心手中的仙元锚链突然绷直,江心神色一振,大声道:“抓住了!”

    身后的吕眉与东流闻言同时抓住江心的肩膀向后拉拽,与此同时,江心也开始全力回收抓在手中的锚链。

    然而此时在千湖海眼深处的定海锚却仿佛一下子有十万钧之重,而且还在随着锚链的收回而继续加重,以至于哪怕有身后两位金仙相助,江心回收锚链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慢,也越来越吃力。

    而随着锚链的回收,另外一端的定海锚所抓住的东西引发了千湖海眼的剧变,原本就不太稳定的海眼漩涡更是急剧回缩,连带着周围的虚空都变得脆弱不堪,仿佛下一刻便要彻底崩溃。

    东流仙尊仰头看向头顶上空的西山长舟,大声道:“还请西山两位道友助我等一臂之力,飞流派上下感激不尽!”

    两根足有小儿手腕粗细的缰绳从长舟之上抛下,东流与吕眉二人连忙紧紧抓住。

    原本正在徐徐上升的西山长舟上的长帆忽然鼓足,长舟舟体向上倾斜,加快了爬升的速度,连带着下方的飞流剑派三仙也被带了起来,而另外一端的定海锚也即将从海眼当中拽出来。

    上官若仙与上官雷两个都趴在船舷上向下观望,想要看一看那定海舟从海眼底部究竟抓出了何物。

    而就在这个时候,定海锚终于从海眼当中被拉了出来,两根倒钩型的锚臂上别着一根五尺长的旗杆,旗杆上一面三尺长的三角形旗面倒垂而下。

    “这面三角旗是什么了不得的法宝么?”上官雷向着旁边的老爹问道。

    上官若仙摇了摇头,他也不清楚。

    不过下方的东流与吕眉在见到那旗帜的刹那,却是一齐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放开了从西山长舟上垂下的缰绳。

    “将定海锚收回来吧!”吕眉嘱咐道。

    同时吕眉与东流二人也将转入江心体内仙元的手掌收了回去。

    然而就当江心继续将仙元凝聚而成的锚链缩回的时候,系在锚链一端的定海锚突然崩碎。

    江心脸色一变,开口惊呼之际,却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原本别在两根锚臂之间的三角旗帜顿时向着海眼当中掉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