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隔空一刀,白虎杀性
    杨君山在来到海外之后,却是碰巧遇到了曾在域外悬空海帮助过他的龙龟赑寿。

    这赑寿身具稀薄的霸下血脉,后得杨君山指点,又得到了血藻丹用来纯化血脉,如今已然是一位黄庭境的龙裔,甚至登仙之后尚有可能返祖成为霸下龙子。

    此番周天化界,域外势力纷纷进入即将成型的周天星界,这赑寿也是其中一个,却不曾想在这里居然遇到了恩人,当即表示愿意投效追随。

    杨君山如今已然是大罗仙尊,哪怕是在星空大世界中都已经是数得着的大神通者,这赑寿并不知晓,哪怕是在杨君山手下便是做一个坐骑身份都差了一些。

    不过杨君山却也不好推了人家的好意,便请托他来暗中保护杨立钊,赑寿在晓得保护之人乃是恩公嫡孙之后,自然满口答应。

    不过之前因为有澜萱公主与庞竺护送,自然也用不到赑寿露面,杨君山便一直吩咐他在海面之下潜行跟随,却不料现在却正碰上用场。

    在一众金仙捉对厮杀的时候,修为只达元神仙境的仙狐青姬的突然出现显然冒着很大的风险。

    然而事实上对青姬而言,此时却正是截取天狐血脉的最佳时机,一旦错过了,再想要得到天狐血脉无异于天方夜谭。

    而一旦得到杨立钊身上的天狐血脉,那么青姬几乎有八成的把握可以在十年之内重塑仙躯进阶金仙,从未成就八位金狐。

    事实证明在青姬出手的刹那,围绕着杨立钊争斗的诸位大神通者果然措手不及,若非突然浮出水面的赑寿以他本体的龟甲替杨立钊挡下这一击的话,此时正处于雷劫之后极端虚弱的杨立钊,必然身死无疑。

    然而这赑寿再天赋异禀,可终归还是没能踏过仙门,纵使能够挡得下七位仙狐一击,又能连续挡下几次?

    而青姬则对于杨立钊身上的天狐血脉却是势在必得!

    七条狐尾在海面之上乱舞,海面上形成一道道乱流翻涌,又有巨风卷起海浪,连带着虚空都带着一层层的褶皱,一股脑向着赑寿庞大的身躯发起冲击。

    饶是赑寿本体犹如海面上一座小岛,在此等冲击之下却也再难保持身形平稳,整个儿被掀了一个四脚朝天,在海面上溅起了好大的一片水花。

    好在杨立钊见势不妙,利用体内积蓄的一点真元勉强腾空,这才避免了被压入深海的后果。

    可随着青姬一声轻笑,一条狐尾已经当空向着几乎毫无抵抗之力的杨立钊伸来,随着一连窜的爆响,杨立钊身上数件护身法宝所撑起的守护光幕尽数被狐尾摧枯拉朽一般毁掉。

    眼瞅着杨立钊便要落入仙狐青姬的手中,却突然听得半空之中一声巨吼,就如同一声霹雳在青姬的耳边炸响,一种源自于血脉的战栗,令她不由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

    嗷吼——

    西面海天相接之处,一抹较之迦楼罗鸟飞遁之际也不遑多让的白金光芒瞬息而至,径直斩在了那条卷向杨立钊狐尾的中断。

    嚓——

    白芒一闪而没,伴随着青红色的血迹洒落海面上的,是仙狐青姬一声凄厉的惨嚎。

    “白虎——”

    青姬周身青萝衣衫一卷,一条堪比小牛犊大小的青狐,托着身后六条半狐尾,飞快向着先前那道白芒出现的相反方向逃去。

    “嘿嘿,从你进入炎州的时候,你的行踪便已经泄露,我等一路追踪而来,青姬,你还能逃得了么?”

    一道声浪从天边滚滚而来,可一道白金色的遁芒却比这声浪还要更快一步,直接从杨立钊的头顶越过,直奔仙狐青姬的背后而去。

    “是秀姑奶奶!”杨立钊喜形于色。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便突然听得身边一连窜如同爆竹一般的金铁交鸣之声,三道身形在虚空之中忽隐忽现,忽高忽低,翻翻滚滚战作一团。

    倏忽之间,三道身影在天边骤然分开,包鱼儿与钟九护在了杨立钊身边,虎视眈眈的与数十丈之外的钟馗对峙。

    “哈,什么时候堂堂鬼族金仙居然会对白虎伥鬼手下留情了?”

    原本先前还与钟馗战作一团的木桑老祖戏谑的声音突然响起:“如若这位钟馗道友下不得手的话,便由老夫代劳如何?”

    木桑老祖嘴里虽然在询问钟馗的意见,可手上却没有丝毫等待答复的意思,一柄木制小刀突然从虚空之中飞斩而出,刀尚未落下,一种时光流逝催人衰老的感觉便已经迎面袭来。

    夺生刀,周天星界仙术神通榜排名第十三位!

    便是长生仙人被这样一刀斩中,仙体身躯也会被窃夺生机,严重的话甚至有可能会被打落仙门,失去长生者的资格。

    不得不说木桑老祖这个时候选择的时机极好,之前他原本就有机会击杀杨立钊,可中途却被钟馗拦了下来。

    而现在杨君秀的两只伥鬼并不知晓钟馗之前相救之时,反而因为鬼族与白虎之间的死仇(木桑老祖并不知晓杨君秀登仙时,钟馗在曲武山阻拦钟九和包鱼儿之事),从一开始便将钟馗拦在了杨立钊身前,而这一来却反而让后者无法在木桑老祖出手之时再行阻拦。

    可就在木桑老祖出手的刹那,海面上空的云层突然破开,一艘星域灵舟从中俯冲而下,以泰山压卵之势,向着木桑老祖碾压了下来。

    木桑老祖若执意要杀杨立钊,那么他自己便难免要被灵舟撞上。

    木桑老祖显然不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去交换一个除了身份之外无足轻重的道境小修,身形在海面上接连闪动,终于在间不容发之际逃开了灵舟的俯冲碾压。

    而向着杨立钊斩来的木制小刀,则在木桑老祖分心逃遁之下威力大减,尚未到得杨立钊身前,便已经被突然出现在他身侧的仙僵赢弃弹飞。

    赢弃虽然按照修为来讲只是元神仙境,可身为仙僵的他,夺生刀这等奇诡的仙术神通反而对其无效。

    灵舟入海,木桑老祖眼见得事不可为便要遁逃,却忽然听得一声惨嚎再次从天边传来,脚下遁光刚刚一滞,杨君秀的斩魄刀便已经带着仙狐青姬的血迹,转而从十数里之外划破长空,兜头向着他的头上斩来。

    杨君秀没能重塑仙躯进阶金仙不假,可谁要是因此就要小看一个元神仙境巅峰的白虎妖仙,那简直就跟找死没什么区别,特别是在白虎妖仙杀生之后,实力反而会因为煞气的暴涨而更上一层楼。

    作为周天世界开天之际便已经存在的远古大神通者,木桑老祖自然不会犯这等错误,哪怕他现在同样因为一颗无漏金刚果已经铸就了完善的五脏五行本源之气,也不敢正面与气势汹汹的杨君秀硬钢。

    打不过倒不至于,关键是肯定会被拖住,要知道现在就在木桑老祖的背后,可正有一艘星域灵舟撞过来。

    赢弃护着杨立钊返回灵舟之上,钟九与包鱼儿便放弃了与钟馗的对峙,分别从灵舟的两侧向着木桑老祖包抄过来。

    灵舟之上,杨立钊高呼道:“秀姑奶奶,祖父留下的一条腾蛇被他抢了!”

    “好贼子,留下腾蛇,饶你一命!”

    杨君秀人未到声先至,同时到来的还有将海面垂下切开一道数十丈深沟壑的摧残刀芒。

    杨立钊立于舟头之上俯瞰杨君秀大战木桑老祖,却并未察觉到身后有人到来。

    “什么腾蛇?”

    杨立钊闻声猛然回头,却正见到来人也已经站在了舟头之上,连忙问候道:“祖母安好!”

    颜沁曦笑了笑,道:“跟你一样,刚刚渡过雷劫不久,看样子你爷爷又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居然惹来如此麻烦,连自己亲孙子都差点搭进去。”

    “是,祖父大人生擒并封镇了一条大罗仙境的腾蛇,并交给孩儿带回。”

    杨立钊心情颇为振奋,在他印象当中,颜沁曦少有这般和颜悦色与他说话的时候,连忙将之前的事情详细的说了。

    不过他还是留了一个心眼,这其中涉及到与澜萱公主相关之事,他都只是含糊的一带而过,怕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毕竟澜萱公主现在不出意外的话,也应该在附近不远的地方。

    颜沁曦何等精明,哪里听不出眼前这个孙儿的小心思,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更不会去深究这其中的究竟,反而若无其事笑道:“好了,看样子现在这些事情你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了,孩子你刚刚渡过雷劫,气息尚未稳定,还是先到舟中静修,想来这一战也没有多少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杨立钊见得祖母对待他的态度大改,心中喜悦之下,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违逆颜沁曦的吩咐,连忙道:“孩儿谨遵吩咐。”

    说罢,便在一旁赢弃的指点下,去往舟中寻了一座安静的舱室稳固修为。

    颜沁曦望着这个孙儿高大的背影神色有些复杂,她一开始的确对于这个人妖混血的孙子有些抵触,但更多的时候却还是因为对他生母的迁怒。

    如今一晃百多年过去,这孩子毕竟是她的亲孙子,还有什么心结是解不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