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兔起鹘落,意外频频
    []

    御苍穹虽然被杨立钊突然强行召唤雷劫吓退,然而这在他看来却也不过是饮鸩止渴而已。

    且不说雷劫之下,这杨立钊能否全身而退,就算他能够侥幸渡过雷劫,一身真元还能剩下几分?

    因此,在被一个道境小修算计的恼怒过后,御苍穹反而好整以暇,等待着杨立钊渡劫的结果。

    然而御苍穹却是忘了,圆光岛出世之后,域内外各方大神通者都向着海外涌来,渡劫这般大的动静,在空旷的海面上空,怕不是千里之外都能够感知到汹涌的天劫之力,难保就不会有人跑来横插一杠。

    对于现在的杨立钊而言,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都已经不会变得更坏了。

    而事实上杨立钊赌对了!

    这里是海外!

    龙岛在角蚩龙尊的经营之下,能够喧宾夺主一般力压四大宗门位居海外第一势力,又有澜萱公主传讯求援,又怎么可能不作出第一反应?

    杨立钊那里的雷劫尚未完结,在劫云边缘之外的大海之中,一条乌金色真龙破海而出,一声嘹亮的爆吼声之后,半空之中一个巧妙的转身,龙尾便已经如同山呼海啸一般向着驾驭着迦楼罗鸟的御苍穹拍了过去。

    驭修都该死!

    角蚩龙尊,借助周天化界的机会,在风暴峡成功利用本源之气重塑仙躯成功,甚至于因为其这些年在龙岛韬光养晦,积蓄底蕴,其重塑仙躯之后的潜力,甚至比之取巧肉身成圣成功的澜萱公主都差不了太多。

    “大胆!”

    御苍穹暴喝一声,然而面对角蚩龙尊这蓄谋已久的全力一击,身为大罗仙尊的他却也没有太多的应对办法,好在脚下的迦楼罗鸟不愧为金翅大鹏一脉,双翅微微一振便已经在海面上滑翔十数里之遥,却也再一次拉开了与劫云的距离。

    “这里是海上!”

    角蚩龙尊低沉的声音在海面之上回荡,无量的海水忽然从海面上泛起,骤然间便已经稀释化作漫天的大雾,一举将方圆数十里的海面上笼罩,包括御苍穹在内,而且这个范围仍旧还在不断的扩张。

    “可本尊却还是大罗仙尊!”

    可御苍穹显然也不甘心就这般一再被修为远逊于己的存在逼迫,一扬手中的骨鞭,同样有着不逊于金仙的实力。

    然而在弥漫的大雾之中,迦楼罗鸟一时间无法判断方向,而御苍穹居然也感知不到角蚩龙尊的具体位置,唯有脚下驭兽的双翅却仿佛在不断的加重,以至于迦楼罗鸟的沸腾高度居然正在缓缓下降。

    大量的水汽正在不断的渗透,打湿迦楼罗鸟双翅的翎羽,连带着全身的羽毛都挂上了一层厚厚的水雾。

    这听上去似乎是一个笑话,一只不逊于金仙的仙禽居然会被水浇湿,可事实上就是如此。

    而就在御苍穹被角蚩龙尊在海雾之中拖住的时候,杨立钊的雷劫已经接近了尾声。

    尽管他是在无奈之下强行召唤雷劫冲关,可自身雄浑的底蕴和潜力,再加上其觉醒的血脉之力,最终还是助他渡过了这生死之关。

    然而被声势浩大的雷劫吸引来的却不仅仅只有角蚩龙尊一人。

    便在杨立钊渡过了雷劫,头顶的劫云渐渐散去的刹那,海面上突然有一道身影连续闪烁,每一次出现的时候,都会极大的拉近与杨立钊的距离,几乎便是在眨眼之间,那人便已经来到了杨立钊身前不愿处。

    “哈,居然将一条仙兽腾蛇交给一个道境后辈,杨君山进阶大罗之后难道已经自大到认为无人敢捋其虎须了么?既然如此,老夫便留给他一个教训吧!”

    来人闪烁的速度实在太快,快到杨立钊甚至无法捕捉到此人的面孔,而那人却已经扑近到了他身前三十丈范围之内。

    然而不等杨立钊做出任何反应之际,那道身影却是在倏忽间抽身急退,甚至比先前逼近的速度还要迅捷。

    而几乎就在那道身影后撤的刹那,杨立钊的肩头突然再次迸发出一道紫色雷光,雷光落地之处,正是在那道身影距离他最近位置的那片海域,可此时那道身影却早已经远远离开了。

    很显然,来人对于“三花附身”秘术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熟悉,熟悉到可以引诱秘术迸发,并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

    “哦哈哈哈哈,菜鸟!”

    那退走的身影几乎又是紧贴着紫色雷光消失的刹那又瞬间而回,这一次却是直挺挺的冲着杨立钊去了,而杨立钊已经来不及再次激发肩头的“三花附身”了。

    “桑无忌,不……”

    这一次杨立钊终于看清了来人是谁,可也正因为如此,杨立钊才感觉到心惊,他已经从祖父那里得知了木桑老祖的存在。

    然而杨立钊终归有急智在身,他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在一位金仙面前逃脱,索性将手臂一甩,被杨君山封镇的腾蛇顿时向着数百丈之外的海面上抛飞出去。

    木桑老祖显然更加看重腾蛇,原本冲向杨立钊的身形在中途一转便向着腾蛇追去,可与此同时,回头一掌隔空向着杨立钊前胸按去,他同样还不忘置杨君山的孙子于死地。

    木桑老祖一掌按出,杨立钊周围百丈范围内的虚空都受到挤压而扭曲,使得他根本避无可避。

    然而眼瞅着杨立钊便要在虚空挤压之下化作一片肉糜,却忽然之间有一道剑光刺透了这一层虚空,随后便见得这一道剑光环绕着杨立钊划了一道圆,便将他整个人从挤压的虚空当中割裂了开来。

    “是谁?”

    木桑老祖一把将抛在半空当中的腾蛇抓在手中,却又瞬间转身看向杨立钊所在位置周围的虚空。

    “鬼族?不知是十位鬼祖中的哪一位?”

    木桑老祖的神色看上去稍显凝重,能够悄无声息避开他感知的,来人的修为定然不弱于他。

    一位身形魁梧却面貌丑陋黧黑,肩膀异常宽阔却驼背的虬髯修士,正单手持剑从虚空当中显露出身形。

    “咦?”

    木桑老祖先是有些惊讶,可随后仿佛想到了什么,道:“阁下并非十大鬼祖之一,想来便是新晋的金仙钟馗了?”

    木桑老祖并不识得钟馗,但自从域外入侵以来,周天世界便不再闭塞,是以对于域外星空的势力也有所了解。

    钟馗虽然站在杨立钊身旁十余丈之外,但木桑老祖若想要再动手,他却可以随时出手相救。

    “阁下既已拿到了腾蛇,为何还要为难一个小辈?”

    钟馗漆黑的脸上看不清神色,但其粗豪而低沉的语气当中却尽显轻蔑。

    木桑老祖闻言却是嗤笑一声,道:“什么时候鬼族之人居然与白虎妖修的义兄走到一起了?”

    木桑老祖对于杨君山在域外的人脉并不太清楚,但他却知晓杨君秀的身份,以及白虎一族与鬼族之间的恩怨。

    钟馗冷哼一声,道:“粗鄙的手段,不过钟某出手救下这孩子,只为还君山道友人情,却与白虎无关!”

    木桑老祖的目光在钟馗手中的长剑上一扫,忽然低声笑道:“好一柄仙剑,看样子阁下的目的也是冲着仙宫去的,不过恕老夫直言,阁下怕是未必有资格进入圆光岛,除非……,秦广王或是阎罗天子哪一位已经潜入到了仙宫之中?”

    钟馗心思精明,知晓对方这是在试探,长剑一指,道:“若钟某没资格进入,那么难道阁下便能进入不成?且不知阁下何德何能?”

    木桑老祖长笑一声,道:“正要拿你试一试老夫如今的实力究竟恢复了几层!”

    说罢,木桑老祖身形一动,便欺近到钟馗身侧。

    钟馗不惊反喜,大喝一声“来得好”,正南剑削出,几道剑芒在海面与虚空之中忽隐忽现,却硬是逼得木桑老祖不敢再施展先前那种在虚空之中不断闪烁的身形秘术。

    两位金仙瞬间斗在一处,没交手几个回合,两人的战团便已经距离杨立钊越来越远,显然是因为钟馗刻意拉开距离的缘故。

    然而杨立钊的危险却远未消失,此时他甚至能够感知到四面八方到处都充斥着神念,有己方诸如澜萱公主与庞竺的,也有对方如嘉惠、御苍穹等人的,这些神识魂念交织在一起,就如同一座座大山压在他身上,只要稍有异动,恐怕迎接他的马上便是山崩地裂一般的危机。

    可就在杨立钊还在思索着该如何破局,将自己从当前这种几乎被人绑架一般的状态当中挣脱出来的时候,危险已经再一次降临了,而这一次危险却并非是针对腾蛇,而是冲着杨立钊自己来的。

    原本在诸多大神通者灵压压制之下显得平静的海面突然被打破,七条狐尾从海水之中伸出,却是径直向着杨立钊的头顶之上罩下。

    “你身负天狐血脉又怎可为妖?既然你想做人,那么便将这一身血脉让与老妪吧!”

    望着正向着他的头顶照下来的七条狐尾,杨立钊干涩道:“七尾仙狐,你是天狐一族唯一的那位七尾天狐?”

    话音刚落,那七条狐尾便已经实实在在落了下来,封闭了杨立钊任何方向逃脱的可能性:“看你还能往哪里逃!”

    “休伤杨小公子!”

    一声闷响在海水水面之下隆隆传来,杨立钊的脚下突然有一座小岛从海面之下浮起,他此时便正巧站立在这小岛的最高之处。

    七条狐尾最终还是被挡住了

    仙狐望着护在杨君山脚下的庞然大物,沉声道:“龙龟?嗯,居然是霸下血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