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彼来我往,召唤雷劫
    . =  + []

    “嘉惠,你发什么疯?钊儿可是杨君山的孙儿!”

    澜瑄公主皱着眉头看着眼前之人,她怎么也没想到拦截他们的会是杨君山的至交好友。

    嘉惠在周天世界游历的时候,为了收集灵材炼制释宝的时候,曾得杨君山自助,而其中有些海外所产的灵珍,便是杨君山通过澜瑄公主收集到的,因此,澜瑄公主也识得嘉惠。

    可也正因为如此,澜瑄公主才更觉得愠怒,杨君山对于嘉惠的为人可是极为推崇的,向来视其为至交好友,却不曾想这嘉惠今日却是不顾及二人交情,居然拦堵索要被杨君山封镇的腾蛇,更何况从辈分上来讲,杨立钊更是个孙儿辈。

    嘉惠低声喧了一声佛号,双目微垂,却是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脸色,只听声音略作停顿之后,这才道:“惭愧,公主且放心,嘉惠实不愿做此恶人,奈何身不由己,嘉惠愿做出补偿,只求杨小施主能够将手中腾蛇割爱。”

    澜萱公主冷笑一声,道:“好不要脸,你若真想要这腾蛇,杨君山就在无尽海域,大可以去找他讨要,在这里拦住我等又算什么?”

    嘉惠立于海面之上不语。

    澜萱公主又极为不屑的挖苦道:“更何况这条腾蛇乃是堪比大罗境的凶兽,你这穷和尚又能拿出什么东西交换?**之后捡你的舍利子么?恐怕那也不够啊!”

    澜萱公主之言不可谓不刻薄,然而这嘉惠却也并不生气,只管拦在澜萱公主等人身前不做让步。

    “金身罗汉!”

    澜萱公主这个时候终于察觉到了嘉惠身上的变化,不免有些吃惊,先前脸上的轻蔑之色却也收敛了许多,凝重道:“没想到你居然也跨过了肉身成圣这一关。”

    嘉惠摇头道:“你我都是趁着周天化界,天地意志衰竭,昊天镜无暇他顾之际,才敢踏出这一步,从这一点上说,你我便永远也比不得君山道友。”

    澜萱公主冷哼一声没有言语,事实上她比之嘉惠还要不如,嘉惠肉身成圣一举成为金身罗汉,虽然取了巧,但澜萱公主成就金仙却还借助了她从金舟道人那里继承来的那一颗本命龙珠的力量。

    “啰里啰嗦说这么多干什么?嘉惠,完成菩萨传下的命令才是正经,你以为这是来让你叙旧的吗?”

    一位看上去如同童子一般的释修从嘉惠身后站了出来,此人身高不满三尺,原本一副稚嫩面孔,此时却带着一丝扭曲和阴戾,目光不住的在杨立钊的身上打量,头也不回道:“那条母龙归你,佛爷我去多那条腾蛇。”

    嘉惠显然心有苦衷,闻言并未直接答应,微微一叹道:“嘉熙师兄,只可夺蛇,不可伤人,否则不要怪贫僧不讲情面。”

    那童子释修不是别人,正是与杨君山素有旧怨的灵童尊者嘉熙,听得佳慧之言笑道:“放心便是,杀了杨君山的孙子,佛爷我可还没有失心疯。”

    说罢,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对木鱼,轻轻一敲,目光看向杨立钊,道:“小施主,还不将手中的腾蛇放下!”

    那声音传来,仿佛直接就要刺入杨立钊的脑海之中,尚未纯阳化的元神顿时一片混沌,仿佛有一道声音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按他说的去做。

    “呔!”

    一声大喝在身边响起,杨立钊悚然而惊,一下子从刚刚那种诡异的状态之下清醒过来,便听得旁边的庞竺大骂道:“秃驴,好不要脸,你庞爷爷我最烦你们释族这等靡靡之音,一个个都他娘的是修欢喜禅的好料子,吃你庞爷爷一耙!”

    庞竺那庞大的身躯一闪身来到杨立钊身前,手中的法宝不知何时又变成了一柄巨耙,兜头便向着那灵童尊者嘉熙的头上打去。

    嘉熙神色一怔,他原是没有将杨立钊身边这头猪仙放在眼里的,待得那一耙钉下来,连忙出手阻挡,口中却带一丝诧异道:“居然是天蓬一脉!”

    “少废话,过不了你庞爷爷这一关,就别想打腾蛇的主意!”

    庞竺大骂一声,随后与那嘉熙尊者便在海面上空翻翻滚滚斗做一团,一时间看上去居然是平分秋色,谁也奈何不得谁。

    两位元神仙境的长生者战作一团,而澜萱公主与嘉惠却始终不曾有所动作。

    见得庞竺实力不弱,澜萱公主心中略微放心,看向嘉惠笑道:“看来你们也并无把握,怎么,还要打么?”

    嘉惠单手胸前一礼,低声道:“得罪了!”

    话音刚落,身后袈裟突然飞起,一轮佛光在嘉惠脑后绽放。

    杨立钊被漫天的佛光照耀的难以视物,耳边只隐约听得澜萱公主怒道:“嘉惠,若在陆地、天空,本公主或稍逊你一筹,可这里是海域!”

    待得佛光散去,杨立钊再睁眼看去时,却见海面上哪里还有那嘉惠和尚与澜萱公主,唯有头顶上空一声声有如闷雷一般的声响传来,正是庞竺与那嘉熙斗法到了激烈时刻。

    此时的海面之上居然只剩下了杨立钊自己一人!

    杨立钊本能察觉到不好,立马架起遁光便要离开这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天外忽然有一声高亢长鸣之声传来,海天相接之处,一线金芒瞬息而至,到得近前正是先前那在杨君山手中逃遁的迦楼罗鸟。

    “哈,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不曾想御某尚有如此运道!”

    鸟背之上,御苍穹那欲盖弥彰的声音却遮掩不住失而复得的喜悦。

    杨立钊神色大变,他可不相信这驭修的到来会这般巧合,那些拦路的释修十之**与这驭修是一伙儿的。

    杨立钊尽管知晓自己无法在对方手中逃脱,但却仍旧用尽全力飞遁,身上有元神法相浮现,五条狐尾全力摇动。

    “不力量里,逃得了么?”

    御苍穹的声音在杨立钊的脑后响起,一声冷风袭来,那迦楼罗鸟的双爪已然向着他的双肩之上抓来。

    忽然之间,一道雷光紫电在杨立钊的肩头之上向着袭来的方向迸射而出。

    “三花附身”秘术,杨君山不知什么时候将这道护身秘术转移到了杨立钊的身上。

    “轰隆”一声闷响,海面上空顿时阴云密布,内中有雷光孕育闪烁,杨立钊身后的危险气息瞬间消散一空。

    然而不等杨立钊松一口气,身后却再次传来御苍穹的声音,而且这一次似乎两者的距离分明有些遥远:“‘三花附身’,小子,你以为御某上过一次当之后便会不做准备么?早就防着你这一手了!”

    天边有巨风卷起,这一次却是从侧面向着杨立钊抓来。

    杨立钊知道自己逃不走,索性散去了遁光不再逃脱,而是转身面对着从正面俯冲下来的迦楼罗鸟。

    “怎么,小子,任命了吧?将你手里的腾蛇交出来,御某看在你那祖父的面子上不伤你性命!”

    迦楼罗鸟在杨立钊头顶盘旋,御苍穹的声音从鸟背之上传下,却又忽然也被头顶上空的一声雷鸣打断。

    杨立钊仰头看向头顶上空,冷冷一笑,道:“傻逼!”

    话音刚落,那御苍穹已经一声怪叫,连忙催促着脚下的驭兽飞逃。

    而就在这个时候,不知何时就在这一片海域的上空,已经完全被一片劫云所覆盖!

    杨立钊的劫云,他召唤了雷劫,在这个关头居然要渡雷劫冲击道境第四重!

    早在御苍穹出现的一刹那,杨立钊便已经知晓自己怕是无法逃脱,对方与自己的祖父一般都是大罗境仙人,纵使身上有着祖父的秘术护身,却也未必能够奈何得了对方。

    于是便在那个时候杨立钊便已经想到了强行冲击雷劫境来阻挡对方,而杨君山在他身上附身的一道秘术同样也是一道雷术神通紫霄神雷,而此仙术神通原本就在本质上与雷劫之力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甚至于在秘术爆发的一刹那,便干扰到了御苍穹对于雷劫之云汇聚的感知。

    也是因为这位御苍穹实在太过托大,更想不到杨立钊在性命无忧的情况下,居然还会选择这等偏激的死中求活的办法,以至于他堂堂大罗仙尊居然会被一个小小的华盖道修所算计。

    “疯子,疯子!本尊又不要你性命,这是要将本尊逼上绝路啊!”

    天空之中,御苍穹全力驾驭迦楼罗鸟逃离雷劫之云覆盖的范围。

    这雷劫实在是一个太过玄妙的东西,平心而论,一道针对道境修士的雷劫威力又怎么可能会伤得了堂堂一位大罗仙尊?

    然而雷劫就是这般不讲道理,当渡劫之人受到外力刻意干扰的时候,这雷劫随时都会针对偷袭之人而上升做天罚,更何况还是御苍穹这般明目张胆在劫云之下的行为!

    天罚不仅看人,还看修为!

    这位御苍穹虽然是大罗仙尊不假,可他一身的实力七成都在驭兽身上,更何况现在他最强的驭兽还在别人身上,能顶得住天罚才是咄咄怪事,而且就算能够顶得住,谁愿意平白无故被雷劈一顿?

    好在迦楼罗鸟到底速度给力,终归是在劫云最终成型之际看看逃脱除了雷劫覆盖的范围。

    随后一声惊天炸雷降下,杨立钊的第一道雷劫已然降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