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续)
    ;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南天广寒,两件仙器



    



    “道元前辈镇守海外,却对一大罗境驭修潜入毫无所知,更有甚者,此人还敢如此明目张胆现身动手,这算不算的正因前辈失职,才更助长此人的嚣张气焰?”



    杨君山头也不回,但语气却是前所未有之严厉。



    道元仙尊显然没有想到杨君山会如此言辞激烈,一时间有些发愣,而后才苦笑道:“杨道友却是苛责于老夫了,如今这周天世界四处透风,哪里还能守得住,难免顾此失彼,让人钻了空子。”



    “哦?这倒也是个不错的理由!”



    杨君山语带嘲讽,却不知何时已经转过身来,目光锐利犹如利剑一般直刺道元仙尊,寒声道:“一个有心钻空子的大罗仙尊在道元前辈的眼皮子地下潜入进来,倒也情有可原,可一个一身实力被削减了五成有余的伪大罗境仙人又从前辈眼皮子底下逃出去,不知前辈又有什么解释的理由?”



    道元仙尊闻言一脸苦笑,道:“这个,老夫只能说也是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



    杨君山语气仍旧嘲讽满满,不过眼神却是凝重了许多,口中却道:“晚辈可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够让界主天尊感到‘身不由己’。”



    道元仙尊虽为普元天尊的三尸化身之一,可实则双方却为一体,这等关系远比杨君山与杨桦仙尊还要神妙,可以说道元仙尊完全可以代表普元界主的意志,杨君山不相信这星空当中除了传说中的仙路至尊之外,还有谁能够让合道境大成的普元界主“身不由己”。



    听得杨君山的讥讽之言,道元仙尊也不以为意,反而开口问道:“杨道友在域外上百年,见闻想来也不少,不知对释族有何看法?”



    “释族啊?”



    杨君山知晓道元仙尊不会无的放矢,听得他询问,心中略作沉吟,道:“晚辈却也曾与释族之人有过接触,但在域外么,却似乎显得很是安静,不过晚辈却曾听闻释族与魔族为争夺元天星界而爆发过一场大战,似乎此战过后两族都元气大伤,一直都在休养生息。”



    道元仙尊听得杨君山之言却是不免惊讶,道:“不曾想杨道友连这些也知道,见识却是出乎老夫预料之外,那么杨道友又是否听过释族的八部天龙?”



    杨君山微微一愕,若有所思道:“却是不曾听说,莫不是这八部天龙与此事有关?”



    道元仙尊的笑容看上去高深莫测起来,道:“所谓八部天龙自然不单单指龙,但释族的八部天龙在与魔族的大战当中几乎尽毁却是不争的事实。”



    杨君山皱着眉头道:“前辈的意思是说释族要重建所谓八部天龙,却又不愿因此而结怨,而那驭修不过是释族随时准备推出去背锅的挡箭牌?”



    道元仙尊则笑道:“否则区区一个驭修,在星空之中几乎是过街老鼠一般的人物,哪里来的机缘,不但能拥有迦楼罗鸟这般本命驭兽,甚至还能踏入大罗仙境,更得到一只腾蛇,还真当此人乃气运所钟,天命所归不成?”



    杨君山点点头道:“如此倒也说得过去,那驭修一身本事七八成都在驭兽身上,本身实力却是极弱,若本命驭兽又是释族所提供,却有可能为其所制。”



    说到这里,杨君山也不由感叹:“这释族不愧为是星空世界顶尖势力,哪怕与魔族两败俱伤,此等底蕴和气魄却也令人刮目相看。”



    “什么刮目相看?”



    虚空之中,一朵橘红色的火焰忽然犹如虚幻一般在跳跃,然而随着火焰的跳动,周围的虚空也跟着渐渐泛起一层层的涟漪,直至虚空变幻,那火焰却是最终由虚转实,随后随着火焰突然大涨,一道人影从中走了出来。



    目光向着海面上的二人一扫,最后却是落在杨君山身上,微微点头示意道:“原来是西山杨道友,老夫此番在北边却是见到了令郎与你的一位女弟子,看上去都是一时俊彦,日后长生有望啊!”



    杨君山的目光在来人身上一扫而过,见得来人与道元仙尊有些相似的容貌和风格相异的衣饰,恍然道:“可是心元仙尊当面?仙尊谬赞,只恐犬子与劣徒给前辈多添麻烦。”



    来人神情气质看上去异常儒雅,唯独一双眼睛却是异常犀利,仿佛能够直透人心,听得杨君山所言微微一笑,道:“麻烦倒不至于,那两个孩子机缘还算是不错,刮骨冰川本源之海爆发也算有所好收获,不过杨道友与一些域外归化势力的关系,却是远比老夫想象中要深得多呐!”



    杨君山微微一笑,道:“您也说了,他们是归化势力!”



    这时道元仙尊开口问道:“怎么,北边的形势很恶劣,有什么大神通者闯进来了么?”



    心元仙尊笑道:“那倒还不至于,除了一只金仙境的冰凤在有人接应的情况下冒险闯了进来之外,我布下的禁制倒是一直坚持到了本源之海的爆发后才自行破开。”



    道元仙尊文言“唔”的一声,笑道:“道友果然厉害,如此域外之人在本源之海的争夺当中无疑便落了后手,刮骨冰川的本源之海将会有更多融入凉州所化星界之中。”



    心元仙尊这时又道:“却不知天元道友那里形势如何?如今仙宫现世,本尊那里怕是要吃紧,我等还需尽快赶去助本尊一臂之力。”



    心元仙尊话音刚落,便见得虚空某处突然被蛮力破开了一道门户,破碎的空间碎片如同一扇被击飞的门一般乱飞,随后便见得天元仙尊从门户之后迈步走了出来。



    天元仙尊出现伊始,目光便盯着杨君山,眉头高高皱起,语气嘲讽道:“怎么哪里都能碰上你们杨家的人?杨道友这手却是伸得够长的。”



    杨君山微笑不语。



    道元仙尊察觉二人之间气氛有异,连忙圆场道:“杨道友如今可是周天世界少有的,能够在仙宫现世之后,助本尊一臂之力之人,如今各方大神通者降临,我等更当通力协作,当务之急,还是尽快助本尊立道族成功,如此我等方可立于不败之地。”



    天元仙尊冷哼一声,道:“日后有暇,倒要好生与杨道友切磋一番。”



    杨君山自然不会示弱,笑道:“自当奉陪到底。”



    道元仙尊见状连忙转移话题道:“雷州情势如何?”



    天元仙尊撇了撇嘴,一指杨君山,道:“还能有什么情势,这小子开了天之花,本源雷海生生被他一个人用去一半,连带着紫霄那老儿都在他手中烟消云散,待我赶去的时候,这小子甚至都已经将剩下的天地本源分发完毕,还有老夫什么事儿?那里与域外形成的虚空通道又被一片雷域遮挡,等闲之人谁敢硬闯?老夫在那里空等这么长时间,却也只随手打发了几只阿猫阿狗,反倒是有个小子居然敢在雷州凝练雷霆法身,被老夫一通暴揍,最后才知是这小子派过来捡便宜的。”



    杨君山冷哼一声,他哪里不知道天元仙尊所言之人正是上官雷,虽说此间或有误会,但上官雷到底是自己的人,而天元仙尊也明显是在借题发挥。



    道元仙尊显然没想到在雷州居然还有这样一番经历,一时间却也不知该说什么为好,只是反复道:“这可真是,这可真是……”



    便在这个时候,天地之间一片悠远却沉闷的巨响传来。



    杨君山等人闻声望去时,却见天际的圆光巨岛此时却是已经完全从虚空之中跳出,同时看上去也仿佛与海面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



    而与此同时,或许是圆光巨岛最终冲破虚空阻碍降临的缘故,巨大的空间动荡波及到海面之上,却是瞬间在无尽海域引发了高达百丈的海啸,一路向着远海以及近海的方向冲去。



    “走吧,圆光岛虽然才刚刚现世,可实际上现在明里暗里已经不晓得有多少大神通者已经潜了进来,”道元仙尊这番话明显是在对杨君山而言:“刚刚老夫便曾在域外与白莲菩萨有过交手,而秦广王之间也因为气息突然泄露,为本尊察觉之后擒镇,如今不晓得是否还活着。”



    说到这里,道元仙尊语气微微一顿,而后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凝重,道:“诸位,千万莫要掉以轻心,此番大战,就算是大罗仙尊那也有可能会死的。”



    ----------



    澜瑄公主与庞竺、杨立钊,带着被杨君山封镇的腾蛇一路向着近海海域赶去。



    原本以为这应当是一趟顺畅的回归之旅,但澜瑄公主怎么也没有想到,中途居然会再次碰上拦截之人。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传来,一位身着百衲衣的释族修士,从海面上信步而来,挡在了澜瑄公主一行人面前,单手为礼,道:“三位施主有礼了,贫僧此番冒昧前来,只是于这位杨小施主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小施主手中那条腾蛇能否割爱?贫僧愿意以他物相交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