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大罗驭修,本命驭兽
    驭修一脉,其实力的七成以上都取决于他们手下的驭兽,因此,往往驭兽实力的高低,便能够直接决定驭修自身实力的高低。

    但驭兽自身的成长,以及驭修自身修行环境的险恶,往往又对驭修自身的实力产生了很大的制约。

    试想一下,一名驭修除了维持自身的修炼之外,还要兼顾驭兽的成长消耗,这对于本身便处于妖族打压之下的驭修而言,负担是极为沉重的。

    因此,普通的驭修极难找到并维持与自身修为相当的驭兽,多是选择修为上弱一筹,可实力上却还能作为帮手的驭兽。

    就譬如说,一位金仙境的驭修,他所掌控的驭兽,通常情况下也就相当于一位元神仙的实力。

    因此,当这名驭修驾驭一只实力可媲美元神仙境的海蛙出现的时候,澜萱公主一开始并未放在心上。

    在她看来,这名驭修充其量也就是看在她修为刚刚进阶,便想要趁火打劫的金仙而已,可事实上哪怕以她初入金身仙境的修为,澜萱公主自忖也足以应对,更不要说她本身尚有一艘定海舟作为依仗。

    直到驭修召唤出第二次驭兽,迦楼罗鸟的出现让澜萱公主意识到大事不妙了。

    不仅仅是因为迦楼罗鸟本身对于她有着一定的克制作用,更是因为眼前这只迦楼罗鸟本身便有着匹敌金仙的实力。

    这非但意味着这名驭修拥有两只实力在仙境以上的驭兽,还说明拥有与自身修为相当的驭兽的驭修本身实力绝不普通。

    果然,在迦楼罗鸟的双爪从云层之中探出,向着灵舟的风帆抓来的时候,层层空间被撕裂,连带着灵舟的守护阵幕都已经开始不稳。

    “哼,妄想!”

    澜萱公主清喝一声,口中飞出一颗硕大的明珠。

    随着那颗明珠飞起,一层本源寒气覆盖在了灵舟的守护阵幕之上。

    随即,那迦楼罗鸟的巨爪抓在了阵幕之上,巨大的力量直接作用在灵舟之上,使得庞大的舟体在半空当中猛然向下一沉,紧跟着便是无数的碎冰雪晶如同雪崩一般从半空当中垂落。

    迦楼罗鸟的双爪足以撕裂虚空,然而灵舟的守护阵幕却总也有源源不尽的冰墙雪层涌出阻挡,最终令这一击无功而返。

    可不等澜萱公主这里松一口气,便听得一声爆响忽然从下方的海面之上传来,一个庞大的身影从灵舟之下窜起,狠狠的撞在了灵舟的守护阵幕之上。

    或者说“撞”并不合适,从海底窜出来的仙兽海蛙实际上是利用其惊人的弹跳力直接趴在了灵舟的阵幕之上,四只脚犹如吸盘一般,仅仅的贴着虚实相间的阵幕,看上去似乎并未受到阵幕之中蕴含的澜萱公主的本源寒气的影响。

    与此同时,那海蛙庞大的体型所带来的重量直接压在腾空的灵舟之上,令其高度又猛地向下一沉。

    “老庞,你帮忙啊!”杨立钊大声叫道。

    这种仙境以上存在的交手,他一个华盖境的小修,实在难以起到什么作用,只能寄希望于庞竺能够拦下那只海蛙,好让澜萱公主腾出手来对付那名驭修和他的驭兽迦楼罗鸟。

    “好的!”

    庞竺倒是答应的干脆,现在可不是退缩的时候,更何况庞竺自己也是妖仙,对于驭修自然也没有好感,万一真要是被那驭修擒下了澜瑄公主,他自忖对方可不会放过了他。

    在星域灵舟之上,庞竺自然不好显露本体,只能以神通对那海蛙进行轰击。

    好在那仙兽海蛙也比庞竺强不到哪里去,况且此时趴在灵舟阵幕之上一时间也无法躲避,倒是被庞竺几道神通从上面轰了下去。

    然而不等庞竺和杨立钊松一口气,在海蛙掉落的刹那,整个灵舟在半空当中却是猛地又是一震,紧跟着再次下沉了十多丈。

    “不好,灵舟底部的阵幕被破开,船底已经被破开了!”澜瑄公主脸色一变道。

    庞竺与杨立钊相互看了一眼,两人同时从船上越出,然后再守护阵幕的保护之下,一路向下来到了船底附近,却正见到刚刚那被庞竺轰下去的海蛙,此时正将口中长舌弹出,在穿过了船底的阵幕之下,居然一举洞穿了底部的船舱,此时庞大的身躯就因为一根长舌而吊在半空当中。

    好机会!

    庞竺与杨立钊立马意识到这是个重创海蛙的机会,庞竺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半丈长的弯刀,抖手便向着那根拉直了的长舌上斩去。

    然而就在庞竺即将得手的一刹那,又是一声高亢的长鸣声从高空传来,紧跟着头顶的灵舟忽然又传来一声巨震,庞大的舟体再次下压十数丈,庞竺与杨立钊二人急忙跟着下沉,哪里还顾得着去斩断海蛙的长舌。

    好不容易待得庞竺再次稳定下来,正要准备再次出手的时候,忽然间一道毛骨悚然的声音在二人耳边响起。

    “一头天蓬猪仙,一个天狐血脉,没想到本尊此番降临这周天世界居然尚有这般运道,都是可造之材,可造之材啊!”

    却见先前还在海面上的那位驭修,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二人近前,与二人之间的距离几乎便只剩下了一道守护阵幕。

    庞竺被吓得一身肥肉乱颤,强自镇定道:“喂,你可要想清楚了,我身边这位可是大有背景,想要动我们,小心阁下再出不得这周天星界!”

    驭修却是微微笑道:“这有什么打紧?本尊连真龙都要收为奴兽,难不成你们的背景比龙族还要显赫?再则说了,只要你们都能被本尊收为驭兽,还有谁会知晓今天之事?”

    庞竺突然出手,不过他的大弯刀这一次可不是劈向海蛙的长舌,而是径直向着阵幕之外的驭修头上斩去。

    “呵,不自量力!”

    一声轻蔑的冷笑声从阵幕之外传来:“我等驭修一脉,虽然七成以上的实力都在驭兽身上,可只剩下三成实力的金仙,那也是正宗的金仙,又岂是你一头小小的元神妖仙有资格挑衅的?”

    一声爆响从阵幕之上传来,庞竺的弯刀被一股巨力击飞,旋转着从他的头顶飞过,直接嵌入灵舟船底的木板之中。

    庞竺凝神看去,却见阵幕之外的驭修此时正手持一根看上去如同某种兽类脊柱骨一般的长鞭,又是一鞭直接打在了守护阵幕之上,虚空之力渗入其中,将原本虚实相间的守护阵幕打得一片片的龟裂,仿佛下一刻便要彻底脆裂开来一般。

    眼瞅着第二鞭便要砸落,庞竺已经在考虑该如何跑路的时候,却见那驭修猛然扭头,一脸怒容道:“竖子,尔敢如此!”

    庞竺惊愕的向着驭修看去的方向望去,却正见到那根将海蛙吊在半空当中的长舌从中断开,海蛙庞大的身躯伴随着一阵阵凄鸣从半空当中掉入海中,溅起了好大的一片水花。

    而在那被海蛙长舌洞穿了的舟底下面,杨立钊的头顶悬着一张异常精美且华丽的符篆,此时正以自身真元勉力推动者身前一片紫色元气向下,封堵在了原本被海蛙长舌击穿了的阵幕缺口处。

    “仙符?而且你居然还能够驾驭里面封印的仙术神通?”

    庞竺问道,看向杨立钊头顶那张正在自行湮灭的符箓充满了好奇。

    “嗯,里面封印了仙术神通先天混元气,我祖父留给我的保命的东西,因为我修炼的神通与之一脉相承,因而在激发之后能够做到勉强掌控,那海蛙的长舌便是被这道神通的先天紫气给熔断了的。”

    杨立钊答道。

    “你们激怒我了!”

    驭修在阵幕之外神色狰狞,忽然间整个人腾空而起,眼瞅着便要没入高空的云层之中,却忽然间云层向着两边涌去,一只看上去几乎遮天蔽日一般的金翅巨鸟从云层之中冲出,这还是自澜瑄公主受袭以来,这只迦楼罗鸟首先全然现身。

    然而那驭修冲天而起,迦楼罗鸟却是俯冲而下,两人相向而行,在遭遇的刹那,那驭修居然平稳的站立在了巨鸟的头颈之上,以默然的目光俯视着下方的灵舟。

    “人兽合一,这是驭修一脉一种极为高深的修行境界,凡是达到此等境界的驭修,往往都能够与自己的本命驭兽联手发挥出非同一般的力量,这驭修的身份恐怕不简单,至少也当是星空之中驭修一脉领袖一级的人物!”

    庞竺身为星空妖仙,这等见识自然是远超杨立钊的。

    眼见得迦楼罗鸟在驭修的驾驭之下再次向着灵舟冲来,庞竺一拉杨立钊,二人赶忙从灵舟之下离开,再次回到灵舟甲板之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迦楼罗鸟的第三次攻击终于再次降临,灵舟的阵幕再次被撕裂,虽然被澜瑄公主的本命龙珠击退,可两者斗法神通爆发的余威却是在瞬间摧毁了灵舟的一根桅杆。

    澜瑄公主索性化作本体,一条身形修长优美的真龙盘旋在灵舟周围,正中央正有一颗璀璨的龙珠悬浮,灵舟周围原本被撕裂的阵幕正在快速被修复。

    可就在这个时候,灵舟却是接连遭遇两次攻击,船舷之上忽然出现了数处崩裂。

    “第三头驭兽!”

    庞竺高叫一声,心中越发的惊慌。

    眼前这位驭修除了迦楼罗鸟与海蛙之外,居然还有第三头驭兽。

    他虽然是天蓬猪仙,可自身实力最多也就媲美那只驭兽海蛙,如今那澜瑄公主抵挡人兽合一的迦楼罗鸟都困难,再有一头驭兽出现,灵舟很快便会被攻破,到时候他们谁都跑不掉。

    不是说一艘灵舟半个金仙么?

    究竟是那驭修太强,还是眼前这只肉身成圣的母龙实在太弱?

    “你们走!”

    澜瑄公主的真龙之躯忽然降下,身躯在主桅杆上缠绕而下,龙头直接垂在甲板之上,道:“他的目标是我,你们快走!”

    杨立钊高声道:“我们能帮上忙!老庞——”

    杨立钊说话之际,却见澜瑄公主真龙之躯龙首沿着主桅杆蜿蜒而上,就待杨立钊正要招呼庞竺出手抵挡其他仙兽攻击的时候,却猛然见得眼前黑影向下一扇,他整个人便腾云驾雾一般飞出了灵舟。

    杨立钊竭力向着身后看去,却见灵舟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远,耳边却是传来澜瑄公主清晰的声音:“我拖住这个驭修,你们快走,否则大家都要完蛋,庞道友,照顾好钊儿,尽快与他的祖父汇合,我或许——”

    话音未落,却突然被天空之中一声长笑打断:“蠢龙,终于将两个碍手碍脚的小家伙给丢出去了,你根本不知道,那两个小家伙才是你真正的护身符啊!”

    话音一落,却见刚刚平静下来的海面突然破开,一只让庞竺和杨立钊几位熟悉的巨蛇从海水之中蜿蜒着身躯垂直而起,那庞大的身躯甚至比澜瑄公主的真龙之躯还要大上两倍,而且沿着灵舟的阵幕绕了一圈之后,庞大的身躯突然收紧,撑开的守护阵幕立马回缩,连带着整个灵舟的舟体都已经在巨蛇的绞杀之下濒临崩溃。

    “腾蛇!你——”

    灵舟之上传来澜瑄公主的惊呼,可随即她的声音便已经被灵舟正在崩裂的巨响所淹没。

    “腾蛇?”

    杨立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转头道:“老庞,祖父的三花附身被激发的时候——”

    庞竺点了点头,道:“我们上当了,那腾蛇乃是驭修的驭兽,那驭修并非是金仙,而是真正的大罗仙尊,之所以一开始隐藏实力,然后再逼迫澜瑄公主将你我从灵舟上甩出来,实际上是不想君山仙尊的‘三花附身’被大罗仙境的气息激发,也不愿与君山仙尊为敌。”

    在实力堪比大罗仙尊的腾蛇出现的刹那,庞竺与杨立钊几乎便已经想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难怪那驭修居然如此强势,一改星空之中对于驭修一脉实力相对偏弱的评价,在澜瑄公主身为金仙,且坐拥一艘灵舟的情况下,又有庞竺这位妖仙相助的情况下,还被对方压制的如此狼狈。

    那驭修根本不是什么金仙,而是一位拥有堪比大罗仙境的腾蛇作为本命驭兽的大罗仙尊!

    或许一开始那大罗仙境驭修的确是对一名元神妖仙以及一个身居天狐血脉的人妖混血修士感兴趣,可当澜瑄公主出现之后,恐怕再没有一头金仙境的真龙适合作为驭修的第三只本命驭兽了。

    至于那只海蛙,不过是大罗驭修手下一只普通的驭兽罢了,他真正的本命驭兽只有两只,一只便是已经拥有大罗实力的荒兽腾蛇,而另外一只则是实力只相当于金仙的迦楼罗鸟。

    如果再能得一头金仙真龙作为本命驭兽,虽然实力在三头本命驭兽中最低,可潜力却无疑最高,如此便能够为他在驭修一脉的道途上走得更远打下根基,日后未尝没有可能得窥比大罗仙境更高一层的境界,一旦他能够走通这条驭修一脉从未有人走过的道路,那么到时候他便是重聚驭天星界气运,重建驭修一族也未尝不可!

    然而正当那大罗驭修眼瞅着这条金仙真龙在迦楼罗鸟与腾蛇的压制之下,挣扎的越来越无力,而他已经在憧憬着未来自己在长生之途上达到何等境界的时候,忽然间,一股异常粗暴的空间波动出现在了他的神识感应当中。

    这一道空间波动的来临是如此的粗暴,如此的蛮不讲理,又是如此的迅捷,以至于大罗驭修自己一时间都无法做出有效的应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道扭曲的空间门户强行在已经崩碎的灵舟上空打开,一根看上去有些古拙的石锏从中飞出,而后不受周围虚空扭曲的影响,狠狠的向着腾蛇的头上落去。

    ————————

    这章写得多了些,所以有些超时,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