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驭天星界,迦楼罗鸟
    驭天星界,星空大世界中诞生的第十五个小型位面世界。

    这座小型位面世界所诞生的修真文明,因为与妖族大有渊源,因而在世界解体并融入星空之后,很轻易便被当时如日中天的妖族所征服。

    驭天星界的本土势力并未形成一个独立的种族,但因为从一开始便屈从于妖族之下,因此,这座星界的本土修真传承倒也得以延续。

    而事实上,驭天星界的本土势力也曾经有过谋求立族,可最终却是被他们给搞砸了。

    驭天星界的本土势力实力并不强劲,但因为从一开始便与妖族结下的良好关系,使得他们完全有可能借助妖族的力量完整种族的确立。

    驭天星界的孕育、开辟,以及后来的自行发展进化,使得其本土修士拥有一种在星空之中极为罕见的特质,或者说是天赋,那便是能够很容易感悟到百灵之性。

    而且这种特质还会随着他们本土的修行方式的提升而不断得到增长。

    而驭天星界本土修士的这种特质,在他们第一次与域外星空接触的时候,便已经被妖族各方势力所注意到了。

    这种感悟百灵之性的天赋,更为直白一点说,便是能够在各种有生命之灵未曾成妖之前,与之进行沟通,并能够在很大程度上鉴别其自身潜力。

    虽说在妖族之中流传着一种说法,那便是“万物有灵,皆可为妖”,然而真正能够开启灵智并走上成妖道路的随机性却是极大,哪怕是妖族之中血脉高贵,传承悠久的种族,也不敢保证诞下的后裔就一定能够走上妖族之路。

    启灵,也就是开启灵智,永远是成妖路上的第一天堑,同时也几乎可以称之为最难的一关,因为绝大多数情况下,生灵要跨过这一关只能够通过自身的顿悟。

    然而生灵开启灵智之前本就蒙昧,想要跨过这一关又何其难?

    而在这个时候,驭天星界的出现,却无疑让妖族在这最难一关上看到了些微曙光。

    他们拥有感悟百灵之性的天赋,在很大程度上能够得到许多仍旧处于蒙昧状态生灵的亲近,从而可以进一步尝试建立简单的沟通。

    而沟通往往便意味着拥有开启灵智的潜力,而同时这种潜力也会在慢慢的沟通当中逐渐增长,并最终跨过启灵的大关,懂得修炼的本质,并最终成为一个真正的妖修。

    于是,具备了与未曾启灵的生灵沟通,并能够促进生灵灵智增长,且能够在沟通的过程当中分辨这些未成妖生灵潜力大小的驭天星界修士,自然便获得了妖族的拉拢与友谊。

    与此同时,在与妖族的交往过程当中,驭天星界的修士同样能够获得巨大的好处,以至于原本多条道途齐头发展的本族修真文明,最终只有驭兽一道发扬光大,成为了驭天星界的主流。

    原因就在于在万物生灵当中,不成妖却并不意味着这些种族后裔便无法成长,许多遵从于兽性本能的生灵仍旧在其悠久的生命当中不断的强大,于是便有了凶兽、灵兽、荒兽、仙兽之类的称呼,甚至于有的强大存在完全可以媲美妖仙之类的长生者。

    而驭天星界的本土修士便能够通过他们的天赋以及修行方式,收服或者获得这些未曾器灵兽类的友谊,也有可能是用一种循序渐进的强迫方式,结成类似于主从、共生之类的关系,将这些拥有强大威力的兽类化为自身实力的一部分。

    原本只是一座小型位面世界的驭天星界,因此而实力大涨,在妖族的支持之下,当驭天星界解体并融入星空之后,他们完全可以建立一个全新的种族,立足于星空各方势力之林。

    然而事情就在即将完成的时候,却被驭天星界的本土修士自己给玩脱了。

    驭天星界的修士拥有一定程度上与未曾成妖前的生灵沟通并辨别其潜力的能力,可有潜力的未来不一定能够启灵成妖,但能够最终启灵成妖的,多半都是有潜力了。

    然而驭天星界的修士自身同样需要强大,而他们的强大却又离不开有潜力的驭兽。

    于是向妖族隐瞒一部分有可能成妖且很有潜力的未成妖生灵,然后将之作为自己的驭兽收服并培养,以提升自身的实力,这类事情便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然而妖族这个庞大的族群能够成为星空第一种族,哪怕在内部派系林立,却仍旧能够媲美星空各大势力,又岂能没有存在能够看破驭天星界本土势力的这点小伎俩?

    于是,某位真龙一夜风流而诞下的混血后裔,被一位驭天星界修士“鉴定”为孽龙,日后不会有开启灵智的可能,并在这位真龙失望之后,轻易得到这头龙裔的“抚养权”。

    然而就在这位驭天星界修士憧憬着待这头龙裔成长之后作为自己的驭兽,必将实力大增的美梦的时候,数年之后的某一日,这位龙裔的母亲在得到自己孩儿被真龙随意处置的确切消息之后,突然找上门来,将刚刚开启灵智,并正在遭受驭天修士百般虐待,强迫其结下魂印,成为其麾下驭兽的龙裔的凄惨模样看了个正着。

    一场由愤怒的真龙牵头的报复风波终于降临在了驭天星界的修士之上,并且很快便牵连出多宗上等妖修后裔的类似事件,原本有着极高潜力的妖修后裔,被驭天星界的修士以“无望成妖”的名义用来豢养,并最终成为他们的驭兽奴兽。

    于是,原本只是一位真龙修士的泄愤之举,很快便发展成为了泛妖族的众怒,驭天星界的本土势力如何承受得起?

    立族之事自然再无可能,甚至驭天星界的本土修真文明能够传承下去都已经成了问题。

    好在妖族之中却也并非全然否定驭天星界在驭兽、豢养方面的成就,而这些驭天星界的本土势力也有心思灵活之人,见势不妙,许下种种承诺投入某家妖修势力寻求庇护。

    最终的结果便是,驭天星界的修真文明,经过妖族扫庭犁穴一般的清理之后,虽然不至于断掉了传承,但剩下的精华却已经十之七八完全成为了为妖修服务的附庸势力,甚至不少驭修其本身的生死都要操之于妖修之手。

    原本以驭兽起家的驭天星界修士,如今反而成为了妖修麾下的兽奴、仆人,因为只有这样,那些妖修势力才会放心的将无法开启灵智的后裔交给这些驭修豢养。一来这些后裔不管怎么说也有着这些妖修的血脉,不至于当做野兽丢弃;二来不至于担心这些驭修利用自家后裔反噬;三来这些驭修实力的提升还能够增强己方的实力,如此可谓是一举三得,不得不说这因果报仇有的时候真是奇妙。

    不过驭修一脉虽然大部分已经落入妖族各方势力的掌控之中,但当初却也有一小部分驭修在妖族的清扫当中逃了出去。

    这些驭修在星空之中流浪,虽然受到整个妖族的敌视和绞杀,很难再汇聚起来形成气候,但至少还能够保有自由之身,其中也有在星空不乏颇有际遇之人,培育成极为强横的驭兽,哪怕是妖族之人也不愿轻易招惹。

    而澜萱公主这一次便遭遇了这样一位流浪驭修,而且很显然,还是一位拥有强大的驭兽,且极难对付的驭修。

    作为当年驭天星界本土修真文明陨灭的始作俑者,真龙一族对于驭修自然难有好感,可这些流浪驭修,同样也视龙族之人为终身大敌。

    当澜萱公主意识到那只被庞竺撞入海底的海蛙乃是一只驭兽的时候,那位在海面上踏水而立的驭修冷冷一笑,突然间仰头一声长啸,声音高亢几可穿云裂石。

    “小心,他在召唤其他的驭兽!”澜萱公主提醒道。

    而杨立钊却已经憋得太阳穴青筋直冒,妖仙庞竺化作本体之后非但体型庞大,这重量更是令人难以承受,若非尚有海水浮力可以凭借,他觉得自己的狐尾法相甚至能够因为力有不逮而自行崩灭。

    一声嘹亮的长鸣声忽然从天外传来,源自于血脉的战栗使得澜萱公主瞬间变了脸色。

    “迦楼罗鸟,你这该死的兽奴,居然敢豢养此鸟,我龙族必不饶你!”

    澜萱公主伸手向着海面上那驭修一指,忽然便有无量海水涌起,向着那驭修头顶之上落下。

    那驭修冷笑一声,声音不受海浪干扰,清晰的传到海舟之上:“真是幸运,居然在此能遇到一头刚登仙的小母龙,自从我驭族当年遭难之后,我等便有誓言,将豢养真龙作为最高荣耀,以洗刷万年之耻,今日合该本仙尊有此运道。”

    便在澜萱公主出手之际,杨立钊便已经有所察觉,沉入海底的庞竺同样被水流带动,向着海面上冲来,他连忙收紧狐尾法相,将庞竺向着海舟之上拽来。

    与此同时,随着海水涌起,海舟同样在海水带动之下升腾数十丈之高,然而随着海水崩落,海舟却并未随着落下,而是继续升高,甚至随着风帆鼓动开始腾空。

    一声惨叫由远及近,已经重新化作人形的妖仙庞竺被拽上甲板,如同一个大肉球一般滚动。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驭修的声音再次从四面八方传来:“小母龙,以为有一艘灵舟就能够逃得了么?”

    高空之中的云层突然裂开,一双遮天巨爪从中探出,径直向着腾空灵舟的风帆之上抓去。

    迦楼罗鸟,传闻乃是金翅大鹏同族,也有将之视作金翅大鹏血裔的,性情暴戾,喜食龙蛇,尤其是龙裔,曾在龙族围剿之下极近灭绝,但后有传闻得释族庇佑而躲过了灭族之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