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四九星辰,死里逃生
    尽管杨君山不认为灵植园中的一株灵桑王树能够给杨氏带来多大的损失,但此时杨氏家族之中没有一位仙境长生者坐镇却也是事实。

    因此,当突然收到来自于海外的预警之后,杨君山不得不令身外化身先带着长河灵舟返回西山星宫,而他则只身一人前往海外。

    西山阁楼秘境之中,杨沁瑜等一众杨氏修士在十余丈之外,望着场中的情形沉默不语。

    一棵超过了二十丈的茂盛桑树,此时却活转过来,如同一棵树人一般,不断的伸展着如同手臂一般的树枝,同时地面的泥土也不断的翻滚,仿佛随时都会有化作双足的树根从中迈出来。

    然而无论这株树人动弹的如何厉害,发出何等奇诡的嚎叫,周围的杨家修士却仍旧无动于衷。

    因为此时便在这棵树人的身周,正有一层晶莹剔透的丝线裹在它上面,任凭这棵树人如何挣扎,也始终无法从这层看上去异常单薄的丝线当中挣脱出来。

    不仅如此,这树人脚下的泥土虽然不断的翻涌,可随即便马上又重新化作质密的地面,虽然在树人跟脚的不断挣扎之下不断的隆起,却始终无法将地面下的根系从地面的束缚当中挣脱出来。

    而在这棵树人身前七八丈之外,站着一位衣着朴素的中年女子,略带沧桑的面孔还能够看到以往的一丝清秀,可原本清澈的双目,如今看上去却只剩下了苦楚过后的空寂。

    在这女子的身旁,则有一位容貌看上去与女子有几分相似的三旬男子正做搀扶状。

    “你背叛了自己的父亲!”嘶哑而怪异的声音从挣扎的树人身上传出。

    “你不是我的父亲,而这里却是我丈夫的家族,我的儿子也在这里!”

    那女子说到这里的时候,这才有些僵硬的转头看向搀扶自己之人,原本空寂的目光当中才有了几分色彩。

    “娘,您……”男子神色间充满了担忧。

    “呵哈呵哈,笑话!”

    那树人如同树皮摩擦一般怪异的声调再次传来:“你觉得这样就能讨好杨家的人吗?别忘了,你当初嫁给杨君昊原本就是老夫的谋划,否则就凭当时杨家一个旁系子弟,如何能够配得上灵溢宗桑无忌的千金?就凭这一点,你就不可能得到杨家的原谅,更何况杨君昊在众人看好的情况下渡劫失败,你觉得杨家的人要是怀疑你,你能说得清楚?”

    那树人这一番话说出,哪怕明知道是在挑拨,却也还是让周围一种杨家修士微微出现骚动。

    女子却仍旧是一副死寂一般的神色,道:“我的丈夫已死,杨家与我何干?如今我只是为父亲复仇!”

    “复仇?你太天真了,我不过是一具主人随时可以舍弃的傀儡而已,杀了我又与你何益,与主人何损?”

    哪怕树人说话的强调再怪异,也足以让人从中听出嘲讽的意味。

    “只要能坏掉你的布置便是了,我只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剩下的自有人会找你清算。”

    女子似乎哀莫大于心死,任凭那树人如何挑唆,却始终都不曾激起她丝毫的情绪。

    说罢,女子便在身边儿子的搀扶下欲退走。

    那树人见状高声道:“你以为这样做就能在杨家人面前将功折罪么?你太单纯了!在你用千年寒冰蚕丝将我的本体束缚起来的时候,我的本体地下的根系早已经处在了灵植园木脉的包围当中,就连这地面也早已被藏匿于地下的后手镇压,使得我的根须无法破土而出移动行走。杨家在此之前并未发现我能身化树人,可他们仍旧准备了这些手段,防备的是谁?只能是你,他们早就在怀疑你了!”

    搀扶着中年女子的难修忍不住向着周围杨家修士看去,却见为首的杨沁瑜避开了他的目光,男子顿时明白那树人说的不错。

    “珝哥,你先带十三婶离开这里安顿一下,灵植园的事情处理之后,这里还要交给你继续打理。”

    杨沁瑜这时上前一步开口说道。

    “好的!”

    杨沁珝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不过马上又意识到什么一般,语气很是平淡道:“不过打理灵植园就不必了,我现在恐怕并不合适。”

    杨沁珝话一出口,原本正向外走去的桑椹儿步伐一顿,微微斜过来的目光中愧疚之色一闪而过,而杨沁珝却看上去很是平静,继续向外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