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迷雾重重,海外预警
    . =  + []

    灵舟之中,杨君山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杨桦仙尊劝道:“不必着急,西山之中如今虽无仙人坐镇,可一株三五百年火候的灵桑王树,又能掀起多大的乱子来?到时候孩子们自然会处理!”

    杨君山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担心的倒并不是那棵树,而是留下了被木桑仙尊夺舍的桑无忌这个后患,在杨某登仙之后,此人乃是少有的能够令本尊吃亏的存在,而且此人夺了巨木仙尊的机缘底蕴,此时怕是已经进阶金身仙境,此人不得不防呐!况且此番虽得悉许多秘辛,可新的疑惑反而是越发的多了,更是让人觉得这其中迷雾重重,摸不着头脑。”

    杨桦仙尊却是笑道:“本尊却是关心则乱,想那木桑仙尊可是与普元仙尊同为开天之初的远古存在,本尊担忧此人成为祸患,可普元仙尊怕是杀他之心更切,如今那木桑仙尊想要躲避普元仙尊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会暴露身份去针对杨家?”

    杨君山闻言不由自失一笑,道:“说的也是,就算他想要前来寻仇,至少也要将修为恢复到大罗仙境再说,到时候杨某也未必就怕了他。”

    放下了心事的杨君山顿时轻松了许多,两人开始盘点起此番前来桑州的收获来。

    除了杨桦仙尊进阶金身仙境之外,最大的收获当属杨君山从先天两仪仙阵的阴阳阵基之中得到了木行第一至宝聚宝莲,以及本源大损的摇钱树主干。

    尽管为了将摇钱树主干炼化成为仙器七宝妙树的胚子,杨桦仙尊几乎付出了进阶金仙之后一半的本源,但在灵溢宗事了之后,杨桦仙尊却是又炼化了一颗得自灵桑王母树精华所凝聚而成的种子,非但补足了杨桦仙尊的金仙本源,甚至还有颇多增益。

    说起这颗种子,乃是灵桑王母树在自行湮灭之后,这株存在了万年左右的古木所唯一遗留下来的东西。

    这样的一颗种子自然价值不菲,然而刚刚经过了灵溢宗宗门道场之中的灵桑王树动乱之后,对于这颗种子,诸仙却是宁可毁掉也不愿接手。

    最后还是杨君山放弃了一棵原本分给他的灵桑王木,从巨木仙尊的手中讨来了这颗种子。

    杨君山虽然不曾从这颗种子当中察觉到有什么木桑仙尊所遗留的后手,不过他原本也无需在意这些,因为他要来这颗种子可不是为了再重新种出一颗灵桑王树,而是为了给身外化身用来弥补本源不足。

    在被杨桦仙尊一巴掌拍烂,将内中的本源精华汲取一空之后,任凭这颗种子里面藏着猫腻又有何用?

    在灵溢宗的事情大致搞清楚之后,杨君山并没有再搞清算,并非是他以德报怨,而是至少现在灵溢宗还需存在。

    不是他没有覆灭灵溢宗的能力,而是杨君山自己很清楚,普元界主既然已经执意要立族,那么周天本土势力的元气就必须要保留。

    在见识了合道境仙尊的手段之后,杨君山可不愿做出得罪界主仙尊的事,尤其是现在他自己的手中有着一张界主令谕的情况下。

    在最后凭借一道紫霄神雷平定了灵桑王树在灵溢宗宗门道场中的动乱之后,杨君山开口讨要了两颗完整的灵桑王木,巨木仙尊自然无有不允,而这两颗王木已经足够用来修补长河灵舟的破损,并重新树立起两根桅杆来。

    这个时候,长河灵舟已经走得远了。

    杨君山挥舞并把玩着手中的一根吃木杖,却是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遂道:“其实我一直在疑惑,桑州的天地本源如此稀薄,想来大部分应当是被木桑仙尊利用地下构筑的根系木脉吸收无疑,只是天地本源的维持极难,稍有不慎便会退化做天地灵气,他又是如何能够妥善保存并加以利用呢?”

    杨桦仙尊笑道:“毕竟是与普元界主同时代的存在,如若此人当真与那紫霄仙尊一般,曾参与周天世界的开辟,那么知晓天地本源的秘密自然也并不意外。”

    杨君山则道:“如若按照玉州玄黄本源进行对比,桑州的天地本源几乎被木桑仙尊盗走了一半,如果此人当真能够对此善加利用的话,那么这些天地本源几乎可以一路支撑他冲击大罗仙境。”

    杨桦仙尊闻言却是看了看本尊手中的那根木杖,此物便是当初桑无忌从身陨的杨君昊身上拿走的本源至宝扶桑木枝,后来这根木杖又到了徐天成手中,如今却是被巨木仙尊主动物归原主。

    杨桦忽然开口道:“你也说,那只是在最理想的状况之下。不过那木桑仙尊虽然有保存天地本源的手段,可这种利用数目根系结成木脉并构筑阵法的手段,看上去却像是在借鉴你的方法,可就算是借鉴,就凭一个裘霖怡,嘿,非是杨某看不起她,未必就有这等本事。”

    杨君山“嘿”的一声,道:“桑椹儿不过是一颗被抛弃的棋子,算了!”

    距离桑州天地本源现世已经过去了数日,在已经渐渐成型的桑州星宫某处隐秘所在,徐天成满脸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却又极为陌生之人。

    数棵大树的虬枝交错,在离地丈许高的地方织成了一个精巧的巢穴,而桑无忌,也就是木桑仙尊,便盘坐在巢穴当中旁若无人的全身心沉浸在修炼当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原本如同一座雕像一般的木桑仙尊忽然睁开了双目,在哪一瞬间,原本静寂的林间仿佛一下子便活转了过来,到处都变成了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翠绿、浅蓝、淡红色的光华在其身后一闪而逝,却被一直注意着他的徐天成看在了眼中。

    徐天成顿时面露惊讶之色,对于金身仙境他可并非一无所知,自然明白刚刚在木桑仙尊身后形成的异象意味着什么,不禁道:“你居然已经铸就了肝木、肾水、心火三道本源根基?”

    不仅如此,徐天成还能够感知到,木桑仙尊的三道本源根基分明就是新近铸就,肾水与心火的本源尚显淡薄,可肝木的本源根基所显现出来的那种苍翠之色,却意味着其根基之雄浑几近大成。

    木桑仙尊微微一笑,道:“这很奇怪吗?只是时间稍显仓促了一些,否则再有几日时光,老夫便能够将五行本源根基尽数铸就。”

    徐天成冷笑一声,道:“往日却是不曾记得阁下有说大话的习惯,莫不是放下了桑师叔的那层皮,阁下便终于可以暴露本性了吗?徐某虽然孤陋寡闻,却也明白进阶金身仙境之后,只有肉身成圣如同杨君山那般,才能够直接铸就五行根基,更不要说阁下乃是夺舍重生之人。”

    木桑仙尊摇头笑道:“肉身成圣之人先天可铸就五行本源根基是不错,可修炼界何其广阔,奇技妙术数之不尽,焉知便没有其他的方法能够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铸就五行本源根基?”

    徐天成目光一闪,神色间却是浮现出一抹嘲讽,怪腔怪调道:“哦,那倒要请教了,不知阁下用得却是何等秘术神通?”

    徐天成什么打算,焉能瞒得过木桑仙尊?

    不过木桑仙尊却只做不知,反而是一本正经答道:“老夫所用方法叫做‘五行本源嫁接筑基秘术’,此乃老夫当年所创,便是利用五行本源至宝来铸就五脏五行本源根基,虽然消耗的五行本源至宝,几乎可以用来再次重塑仙躯一次,但却能大大缩短金仙在五行本源修行上的时日,而老夫夺舍重来,原本的老路只会走的更加顺畅,时间也会压缩的更短。“

    徐天成神色变幻不定。

    木桑仙尊看在眼中,突然笑道:“怎么,想学?”

    徐天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沉声道:“我们更害怕普元天尊,灵溢宗上下被阁下玩弄于股掌之中,如今我等只想保护下灵溢宗的传承道统,阁下之事并非我等能够参与。”

    “那么杨君山呢?”

    木桑仙尊抬眼扫了徐天成一眼,而后伸手将身边的一簇灌木枝叶翻开,却见里面居然有一颗黄橙橙的灵果正在枝头之上。

    却见木桑仙尊随手将灵果从枝头上扯了下来,然后张口一咬,“咔嚓”一道脆生生的声响,伴随着淡淡的天地本源气息。

    见得徐天成的眉头蹙起,木桑仙尊道:“杨君山此番之所以没有与灵溢宗彻底清算,那是因为普元志在立族,不可能允许杨君山大开杀戒,可真要是最后普元在周天星界立族功成,你觉得那杨君山可是以德报怨之人?”

    “你想怎么做?”徐天成冷冷问道。

    木桑仙尊笑道:“到底不及巨木老奸巨猾,从巨木借助我的力量将你送出来的时候,事实上他便已经与老夫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普元那里自然有老夫应付,这场风波不会波及到灵溢宗,但灵溢宗必须在暗中全力助我。”

    徐天成不解道:“如何相助?”

    木桑仙尊指了指地下,道:“亘古密林的天地本源有一半儿已经被老夫汲取并藏匿,本尊需要借助灵溢宗的守护大阵来催动这些本源,然后以天地灵珍的形式孕育于桑州星宫之中,老夫需要借助这些富含天地本源的灵珍来尽快达到五气朝元的门槛,并尽快跨过门槛凝聚顶上三花!”

    ----------

    长河灵舟已经来到了桑州星界的边缘,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突如其来的感知惊醒了正沉浸在修炼当中的杨君山。

    杨君山目光不定,可神色间却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杨桦仙尊见状沉声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我的三花附身被触动了!”杨君山目光之中隐约间闪烁着杀气。

    杨桦仙尊一愣,道:“哪里?”

    “海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