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有心误导,无心毁宝
    桑无忌与柏青、飞云子三位仙人尾随长河灵舟进入亘古密林深处,因为忌惮杨君山这位大罗仙尊,又害怕对方误会什么,因此只是远远的吊在了后面。

    因此,当长河灵舟在亘古密林深处忽然挺住下来的时候,这三位仙人却是犯了难,一时间不知道是继续前进,还是留在原地等待。

    不过这种纠结显然并非持续太长时间,原本看上去平静的亘古密林忽然就像是一张画布一般,忽然间被人撕裂开来。

    骤然爆发的本源之海显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以至于令柏青等三位仙人一时间措手不及,桑无忌甚至惊惧出声道:“这个时候本源之海怎么会提前爆发?”

    然而话音刚一出口,便已经被席卷而来的木行本源淹没,同时被淹没的还有三仙对于灵舟之中杨君山那有如撑天巨峰一般的气息感应。

    好在三仙并非弱者,在经历了一开始的慌乱之后,三仙迅速聚拢,却是并未在本源之海的冲击之下离散,而后便见得柏青仙人头顶冉冉升起一只卷轴,原本如同洪流一般冲击而来的本源之海,在经过这只卷轴周围的时候,却是一下子化作涓涓细流。

    “会不会是君山仙尊提前引爆了本源之海?”柏青仙人神色略显轻松,口中却是马上问道。

    三人虽不晓得本源之海究竟在亘古密林何处,自然更谈不上该如何引发,但对于大罗仙境存在的神通手段却是一概不知,此时自然是杨君山的嫌疑最大。

    桑无忌目光一闪,道:“确实有可能,别忘了,那位可还是一位极其高明的阵法师。”

    相比于这两位,飞云子则要显得平静了许多,闻言淡淡道:“灵舟想来就在前面,我等前去一观不久知道了?”

    柏青与桑无忌都感到头皮有些发麻,飞云子轻笑道:“我等既然要深入亘古密林内部,若然那灵舟停驻原地不动,难道我等也要一直等待?二位,这界主令谕究竟尚有几分效力?”

    柏青仙人狠狠一咬牙,沉声道:“那就走,过去看看!”

    在本源之海的冲击之下,三人非但已经失去了对于杨君山气息的感应,就连自身的神识也受到了很大的干扰,但对于本源之海的涌动却还是有着一定的感应。

    便如此时的柏青仙人神色间便略有疑惑,开口道:“奇怪,两位有没有觉得本源之海的冲击力很弱?”

    桑无忌立马笑道:“柏仙友何出此言,忘了你头上的界主令谕?”

    柏青仙人摇头道:“我等虽然在令谕庇佑之下,可对于周围本源之海的流动却并非全无感应,除了一开始本源之海爆发之时的冲击力之外,如今本源之海从亘古密林伸出涌出来的后劲却似乎有些不足。”

    桑无忌还待要开口,却听得旁边的飞云子却是赞同道:“却有此感,我等之前已经听闻从炎州、玉州等地传来的消息,本源之海爆发之际都是浩瀚无比,如今爆发出来的木行本源,可是在称不上‘本源之海’的名号。”

    桑无忌这时忽然指着前方,道:“看,是那灵舟,我等小心些!”

    柏青仙人与飞云子立马闭嘴,二人抬头向着桑无忌所指的方向看去时,果然见得刚刚那艘破破烂烂的灵舟,此时正停泊在三仙数百丈之外的虚空当中。

    “咦,这里的本源之海的流动怎得变化的这般频繁?”

    柏青仙人走在前面,却是最先察觉到了灵舟周围本源之海的变化。

    飞云子忽然道:“本源之海正向着那艘灵舟之中汇聚!”

    桑无忌则皱着眉头道:“这是有人要冲击修为瓶颈?这般大的声势,难道是那位君山仙尊修为又要提升了不成?怎得却无法感应到他的气息?”

    飞云子笑道:“这般剧烈的本源涌动,对于神识的延伸几乎是绝缘性的,哪里还能感知到那位的气息?”

    柏青仙人却是略有所思道:“这气势虽然确实宏大,可却也不该达到大罗仙尊修为变化的程度吧?我看倒像是有金仙在重塑肉身的样子。”

    飞云子倒吸一口冷气,道:“这么说君山仙尊并不在灵舟之中?”

    飞云的话令柏青仙人也是神色一变,杨君山若不在灵舟之中,姑且不论此时在舟中正在进阶金仙之人为谁,关键是杨君山现在在哪里?

    三人同时望向了亘古密林的深处,那里同时也是本源之海现世的方向。

    若杨君山当真进入到了亘古密林深处,那么事情恐怕就不大好办了。

    就在三仙各自踌躇之际,桑无忌忽然“啊”的一声发出一声怪叫。

    柏青与飞云子齐齐皱着眉头向他看去,却见桑无忌的脸上隐约间有一丝惊怒闪过。

    “桑道友,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柏青仙人不满问道。

    桑无忌神色间闪过一丝尴尬,却又突然惊慌道:“君山仙尊会不会有危险?”

    飞云子忍不住笑道:“这从何说起,这周天世界当中,除了界主之外,如今还有谁能伤得了他?”

    桑无忌一指亘古密林的深处,道:“诸位莫不是忘了我等此行的目的?”

    柏青仙人眉头一皱,道:“你的意思是说,本源之海的提前引爆是界主令我等欲诛杀之人所为?”

    桑无忌道:“我看倒像是那位存在借助了君山仙尊破除亘古密林隐秘之际,趁机想要逃脱,否则亘古密林伸出的仙阶阵法怎得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被破掉?甚至说不定那位远古存在还想要趁机除掉君山仙尊。”

    飞云子眉毛一挑,道:“桑道友的意思是,进去?”

    桑无忌点头道:“正是,我们去助君山仙尊一臂之力!”

    说罢,桑无忌又进一步解释道:“君山仙尊此番进入十之**要与那位远古存在发生冲突,有他在前面顶着,我等凭借柏青道友手中令谕,想要完成界主交予我等人物,岂非轻而易举?”

    桑无忌这番话却是说的柏青与飞云子二仙颇为心动,二人相互看了一眼,最终决定继续进入亘古密林深处。

    然而这二位没有注意到的是,在桑无忌千方百计鼓动二人进入亘古密林深处的同时,他的脸上却是一副阴晴不定的神色。

    或许是有心,或许是无意,当柏青等三位仙尊即将进入亘古密林深处,也就是先天两仪阵的核心地带的时候,这里原本残留的一些残根败须却早已经是一片干净,甚至连斗法的痕迹都已经不大明显。

    “这……”

    眼前的一切显然令柏青仙尊心中疑虑大升。

    “难道说君山仙尊已经败了?”

    桑无忌吃惊当中颇有痛心疾首之色。

    飞云子沉声道:“诸位,要小心了,那位远古存在既然能够提前引爆本源之海,便说明此人并非是被镇压数千年那般不堪。”

    三人言语之中居然似乎都不大认为杨君山是战胜的一方,否则界主当年随手将之灭掉就是,又何必等到现在,甚至还郑重其事的赐下一道灵符?

    桑无忌却道:“我却觉得此时正是好机会!”

    见得二人看向他,桑无忌道:“君山仙尊惊采绝艳,又岂是好惹的?此番纵使战败,那位远古存在恐怕也会重伤,却正是我等渔翁得利之时?”

    说罢,桑无忌对着旁边的柏青仙尊,正色道:“柏道友,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万万不要给对方从容应对的机会,最好在发现对方的第一瞬间,将手中的令谕扔出去。”

    柏青仙尊闻言皱了皱眉头,硬邦邦道:“在下自有谋算。”

    三人在亘古密林深处一路追踪,沿途的斗法痕迹渐渐看不到一点,可三位仙尊却是越发的感到凝重,直到第一座已经被杨君山取走了聚宝莲的阵基核心处被发现。

    桑无忌低声叹道:“一点挣扎的痕迹都没有,看样子君山仙尊当真是战败了。”

    飞云也点头道:“这里看上去像是一座阵法的紧要核心之处,能够这般悄无声息的破掉,想来也只有是那位远古存在从内部而为了。”

    柏青仙尊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比这嘴巴,头顶上悬浮的那张界主令谕旋转的却是越来越急,显然此时他身上的紧张情绪正在渐渐的加重。

    无论是杨君山还是那位神秘的远古存在,对于在场三位仙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存在,作为界主令谕的持有者,一旦封印失败,最先遭受反噬的便定然是桑无忌。

    飞云子却是有些奇怪的看了桑无忌一眼,他总感觉桑无忌在西山路上的行为似乎太过刻意了些。

    三位仙人不断的将各自的神识发散开来,却发现在这里他们的神识被压制的极为厉害。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奇异的空间波动传来,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撕裂了一般。

    桑无忌忽然满脸惊恐的指着前方大声道:“那里,他就在那里!”

    在桑无忌这一路上的刻意引导之下,柏青与飞云子原本便对此行越发的悲观,尤其是柏青仙人,手持界主令谕的他反而心中压力最大。

    可就在三人即将与那位远古存在照面的刹那,桑无忌这突然间的一声惊叫,却是一下子便令原本就高度紧张的柏青仙人乱了方寸。

    几乎是下意识的,柏青仙人将头顶的界主令谕向着空间波动传来的方向扔了过去,而后一片神光照耀了这里的整片虚空。

    霎时间,原本空间波动传来的方位尽数崩塌,就如同一面哈哈镜一般,那里所有的一切尽数被空间扭曲、伸缩、折叠,就像是一个面团一般,被人攥在手中蹂躏搓|捏,变换着不同的形状。

    “死了吗?”

    柏青仙人似乎一下子松了一口气,随口问道。

    “你……”

    飞云子忽然惊叫一声,指向柏青仙人的身后。

    柏青仙人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然而突然动手之人显然已经算到了他的一切可能性反应。

    一只手掌斜插进了柏青仙人的体内,破开胸前而出的同时,手掌之中却是握着一颗鲜红色热气腾腾的还在跳动的心脏。

    柏青仙人很努力的将脖子扭向身后,看到的却是一个在令谕神光照耀之下,面貌虽然相同,可身形气质却与原本截然不同的桑无忌。

    “你……是谁?”

    柏青仙人刚问出声来,就见那可被抓在手心的心脏突然被握紧,随后化作一团烂肉被甩掉。

    一道纯阳元神刚刚从柏青仙人的头颅之中遁出,却忽然从其身后吹来一阵阴风,元神顿时在满脸的绝望之中灰飞烟灭。

    “你不是桑无忌,你是谁?”

    飞云子一下子退开了百丈有余,本命法宝护在身前,遥遥指向了对面的杨君山。

    桑无忌闻言冷冷一笑,身形一动,却并非是向着飞云子冲去,而是一转身抓向了那张悬浮在第二座阵基核心上空的界主令谕。

    然而眼瞅着这张令谕便要落入桑无忌的手中,忽然之间,一根翠绿色的木棒,后面还留着几根嫩枝,看上去如同扫把一般的扫帚头,被一只晶莹剔透的手掌握着,从破碎的虚空之中伸了出来,一下子敲在了桑无忌的手腕之上,骨裂之声远在数十丈外的飞云子都能够听得见。

    “杨君山!”

    声音在意外当中透漏着惊恐,桑无忌一手握着手腕,一边快速向后退开了十余丈。

    又是一只不着寸缕的胳膊从扭曲的虚空当中探了出来,却是一把将悬浮在半空,色泽已经明显黯淡到了极致的灵符。

    而后两只手合力,分离向着两边拉扯,在一片片无声的空间切割当中,一道黑色的平面虚空入口出现,一颗脑袋忽然从中钻了出来,不是杨君山又是何人?

    杨君山双目闪烁着冷光,看向了对面的桑无忌,忽然沉声道:“你毁了我的摇钱树,你不是桑无忌,你是谁?”

    桑无忌突然怪笑一声,抽身便向着亘古密林之外逃去。

    “别跑,你到底是谁?”

    飞云子向着已经将肩膀、双臂、脑袋,从虚空当中挣脱出来的杨君山行了一礼,转身便向着桑无忌逃走的方向追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